《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王炳章博士是當代中國民主事業的真正領袖

 

北美各地集會強烈

 

 

要求釋放王炳章博士

 

 

 

網絡綜合報道2013年6月27日下午,加拿大溫哥華各界人士在中共總領事館前紀念王炳章博士落難十一周年,抗議中共政府非法秘密綁架、並判處中國民主運動領袖王炳章博士無期徒刑,強烈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王炳章。集會標語有“王炳章無罪、立即釋放王炳章”,“還我弟弟王炳章!”“立即釋放王炳章博士!”等大幅標語。王炳章的大姐王金環在溫哥華,弟弟王炳武在渥太華,炳章女兒青燕、兒子代時在洛杉磯地參加了集會或請願,要求中國政府釋放炳章出來與家人團聚。

人們紛紛發言譴責中國共產黨政府踐踏人權,欺騙世界輿論,無端地給王炳章博士扣上帽子,胡說他是什麼“恐怖分子”等,毫無根據地陷害他,收弄走狗攻擊他,打擊他,跟蹤他,秘密地綁架他回到大陸,致使王炳章“失蹤”8個月之久。後來,中共僅在半天之內結束“審判”,史無前例地重判這位代表正義和民主呼聲的民主領袖王炳章博士“無期徒刑”。表明了中國共產黨政府對王炳章博士的強有力的領袖才能、領導能力、組織能力、宣傳鼓動能力和他的遠見卓識,及其對中國民主運動所產生的巨大影響力,該是多麼的恐懼。

中共深知,王炳章博士積極主動地不但在海外組黨,建黨,而且還多次潛入大陸內地,先後創建了中國民主團結聯盟(簡稱“民聯”)、中國民主黨國內籌備委員會、中國自由民主黨、中國民主正義黨等民主政黨,直插中共要害 —— 因為,他知道,共產黨的一黨制不解除,中國人民就沒有真正的自由。

王炳章博士親手創辦了第一本享有極高影響力的《中國之春》雜誌。一本獨立於中國政府控制、直插中共心臟是民主運動刊物,揭穿了中共政府對中國人民的一貫長期欺騙統治,成為進行民主思想和獨立思維教育的強有力的工具。《中國之春》成了中國的民主、人權與法制的有力宣傳武器。

對於在王炳章博士辛勤培育下成長發展起來的中國民聯組織和《中國之春》雜誌,中共恨之入骨。為了搞毀《中國之春》,分裂中國民聯,他們不惜代價地大批地收買和安插共特,對王炳章博士除了進行惡毒的人身攻擊和誣衊誹謗之外,還軟硬兼施地發起了極其不可告人的罪惡的分裂活動。中共派出來的狗特務們天天圍著王博士轉,把他的生活習慣、政治行動計畫刺探倒手之後,總是充分地加以利用,並見縫插針地造謠污蔑他 —— 什麼貪汙啦、不民主啦、出風頭啦, 直至瘋狂地造謠他為“恐怖分子”,無所不用其極。他們用在打擊和排擠王炳章博士身上的早期“維穩費”不計其數。

王炳章博士十一年來一直被單獨隔離,中國共產黨政府以對他軟硬兼施,在精神上折磨他,在政治上打擊他,企圖使他屈服——供出他在國內的聯繫人。但是,王炳章博士十一年來始終如一地堅持他的崇高的對民主人權價值的信念,從未向中共獨裁統治低頭,供出大陸內地他所聯繫的人們。王炳章博士為此而得到的是嚴厲的懲罰 ——長期的單獨隔離監禁。但王炳章博士的英雄氣概十分令人讚歎,許多人都說,他是一個真正的中國民主運動的英雄,是一條硬漢子!

王炳章博士氣度非凡 —— 他曾經為許多中共政治犯的釋放在國內外奔走呼號;

王炳章博士的遠見,超越了中國民主運動中的許多領袖;

王炳章博士的無私,為了大多數的中國人都能得到他們的基本民主法制與人權犧牲了他自己的一切,甚至連他寶貴的生命的自由都置之度外;

王炳章博士是胸懷寬廣、富有雄心壯志又有傑出的領袖才能,是理論和實踐相結合的革命家。他的生涯不亞於孫中山先生。他無愧於中國當代國民革命之真正領袖的稱號。

1982年王博士棄醫從運以來,王博士的粉絲國內國外、大江南北處處皆是。然而,人們對王炳章博士越敬佩,越想更多地瞭解他,知道他的思想,越使共產黨獨裁統治者惶惶不可終日。他們已經把許多關於王炳章博士有關的網站封鎖掉,但是,中共越是這樣做,越是適得其反,人們越要知道到底這位傑出民運領袖有多麼“反動”。

與會人士奉勸中共政府不要把事情做得太絕,還是給你們的後背留點後路,積點德,不要繼續指鹿為馬,顛倒黑白。識時務者為俊傑,僅僅做裸官,準備出國逃跑是絕對不夠的!你們若真還想積點德的話。就不要再繼續追隨你們的主子了。對待民主人士你們應當善待,作為爪牙若你們不得不惡告也要能躲就躲,避重就輕,勿要主動傷害好人。缺德行惡者,惡果時機不到,一切不報,時機一到,一切都報!我們人民最清楚“誰是好人,誰是魔鬼”。你們倘若還想找個機會為你們自身留有餘地,就要積點德,多做點善事,否則,將來人們絕對不會輕饒你們!

集會強烈要求中共釋放在獄中患有嚴重疾病的王炳章博士。

 

《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