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變中共對外戰爭

 

為推翻中共的戰爭

 

 

  明

 

 

 

 

提要: 在中共納粹黨借挑戰二戰後美國主導的世界秩序以發動亡美戰爭的總體大局下,中國民主化最可能的途徑是,結合體制內的黨政軍健康力量,把中國對外戰爭變成推翻中共納粹專制的國內戰爭。

最近,天安門民主大學要在網上課。按理說,不論以什麼形式對民眾進行民主憲政教育,總是一件好事,值得慶賀。但是,如果深入考慮,不能不發覺問題:天安門民主大學的複課宣言沒有抓住問題的實質和要害:中共對中華大地的摧殘,正是由於它抄襲了希特勒要大炮不要牛油的納粹路線。中共為了武裝奪取全世界,把全世界都裝進黨官們的錢包裏,所以搶時間壯大它致敵於死命的肌肉,因而不惜犧牲幾代中國人的生 存環境和生命,要寶劍,不要保健。公開口號叫著發展就是硬道理個人利益、個人生命要服從黨的事業

我所以會起了動筆的念頭,是因為,當我看了當天報紙報導進入天安門民主大學網頁的時候,卻被封網,眼看著網頁似乎 被打開,卻不能進去!要知道,這是在美國被中共封網!

中共的魔爪可以肆虐美國和整個自由世界,這在現在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按理說,嚴辭抨擊中 共伸進美國的魔爪,是對中國民眾進行民主教育的最好教材,但我們有些民主精英們卻無視冷酷現實,有意回避中共的魔爪,只顧坐而論道,懷抱對中共的幻想,一 心做中共民主轉型的白日夢!他們好像剛從1989年醒過來,腦子裏只有1989年跪求中共開恩的幻想記憶,根本不知道這24年來中共的種種惡變和惡行,所 以要從1989年重新開始。

如果說在1989年,天真的學生們對趙紫陽抱有滿腔熱血的期望是人之常情的話,如果說,當中國剛剛中斷胡趙開明時期,希望中共回心轉意恢復胡趙開明時期是合情合理的期望的話,那麼在24年之後,無數的冷酷事實已經證明不應該對中共 繼續抱有幻想之時,在首位中國民主精英方勵之先生已經放棄對中共的幻想而把中國民主化的期望推到百年之後之時,我們現在這些精英們卻回避對中共反民主行徑的揭露和鬥爭,就成了我們必須議論的話題。

今天,在六四運動24年之後,中共已經愈來愈明顯地展現出,它不僅是中國民主自由潮流的大敵,不僅是中國人民的大敵,更是世界民主自由潮流的大敵。在中共嚴重威脅面前,整個世界民主自由陣營正處在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整個人類都面臨著由中共造成的深重災難。

這個話題可以從四個方面做一討論:

 

一,中共的本質:從紅色納粹黨到權貴納粹

二,中共正在暗暗推進毀滅民主自由陣營的驚世大棋

三,中國海內外民主力量應有的歷史責任

四,現代戰爭觀念要時時想天天講

 

一,中共的本質

從紅色納粹黨 到權貴納粹黨中共究竟屬於一個什麼組織?現在中共統治的中國究竟屬於什麼國家?鄧小平以來人們眾說紛紜困惑不定。大多數人都感覺中國是一個六不象 的國家:既不是一奴隸制國家,也不是一個君主制國家,既不象傳統的共產專制國家,也不象古典的或現代的資本主義國家;既不象北韓那樣的家族專制國家,也不 象伊朗那樣的宗教專制國家。

那麼,是不是說當今的中國就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全新型國家呢?

不,對照歷史,還是有一個國家與今天的中國最象,那就是納粹德國。

據說在一次中共內部會議上,高層發言者這樣概括了中國與納粹德國的相似性:當然從表面上看,現在的中國與當年的德國相比,歷史有著驚人的相似 之處。他們都認為自己的種族最優越,他們都有受列強欺淩的歷史而有復仇心理,他們都有崇拜自己權威的傳統,他們都感到生存空間嚴重不足,他們都高舉民族主 義和社會主義兩面旗幟所以自稱為民族社會主義,他們都崇拜一個國家、一個党、一個領袖、一個主義...... ”

那麼是不是可以說,統治中國的中共就是一個納粹黨,納粹黨統治的中國大陸就是一個納粹國家呢?
對此,一位直接向鄧小平負責、有權力直接向鄧小平建言,並且有權代表中共高層接見古巴元首卡斯楚的中共高層智囊,公開身份是中共政協委員的人 士何新,早就直接肯定過。他直言不諱地坦承,中共搞的社會主義,其實就是納粹主義,而不是馬克思所設想的社會主義。不過他有意拉上蘇俄做為掩護和墊 背。何新在他的《新國家主義的經濟觀》一書民族社會主義的形成一節(時事出版社,2001年第一版 P 227-229)中,拐彎抹角地寫道:“20世紀的社會主義,如蘇俄社會主義、中國社會主義,都不是馬克思所設想的在資本主義高度發達的經濟基礎上建立 ……實質是一種前工業文明的民族社會主義。博覽群書的何新,當然知道,民族社會主義這個辭彙,(有時候也被翻譯成為國家社會主義),其德文的 中文音譯,就是《納粹》。反過來說,納粹一詞,它的德文原意就是民族社會主義國家社會主義。何新進一步解釋了這個辭彙的國家主義含義: 國家的力量來管理工業,壟斷價格,壟斷市場,壟斷資源,統一外貿。” 

所以,現在是正式認識中共的納粹本質特徵的時候了。

讓我們從外部表現,來看看中共與希特勒納粹黨的共同特徵。

第一,他們都高舉民族主義和社會主義旗幟,自稱為民族社會主義,即納粹主義,標榜代表工農大眾利益;

第二,他們都奉行一黨專制,以寡頭政治統治國家,蔑視議會民主,實行黨禁、報禁,剝奪人民的言論思想自由;

第三,他們都鼓吹黨和國家至上,蔑視人民的人權;

第四,他們都在愛國主義的名義下鼓吹民族優越感,以種族主義鼓吹本民族至高無上;
第五,他們都把國家主義奉為治國法寶,犧牲人民利益,使得經濟和國力跨越式發展

第六,他們都崇拜武力,實行黨政軍一體化的軍國主義,抓緊軍事鬥爭準備,在短期內使得軍事力量爆炸式膨脹,為最終發動對外戰爭做準備,以吞併全世界為宗旨;

第七,他們都藉口領土主權問題經濟文化侵略等歷史問題,鼓吹排外和仇外,貫徹狼奶教育,培育對外戰爭思潮,為對外戰爭做準備。
第八,他們都奉行法西斯主義的方式來管理人民大眾。

因而,他們的最後結局都是發動對外戰爭,給世界帶來巨大災難。

但是,中共納粹黨又同希特勒的納粹黨有極大的不同。同樣是妄圖吞併全世界,殺人魔王希特勒是煙酒不沾,不搞女人,而毛澤東則是特製煙不離口,女 人不離手,被奸的女人難以計數,以享受毛著稿費的名義獨佔共黨的集體創作成果。如果說希特勒的納粹黨是真誠型的納粹黨,通過民族大選上臺,是由真誠的 民族主義者組成,殘害外族人民是為了本民族的利益,那麼中共納粹黨,則是黑幫型的匪黨,效仿中國歷代的江湖黑匪占山為王,通過日本的侵華戰爭,通過陰謀和 暴力奪權上臺,通過暴力鎮壓和欺騙本國人民而維持對本國人民的一黨專制特權。尤其是現在的中共成員,尤其是其上層領導人,大多數不是真誠的共產主義者和真 誠而有自我犧牲精神的民族主義者,而是入黨為私的市儈主義者,純粹為了謀取私利 而在共產黨這條船上同船共濟。中國0.4%的人口掌握了全社會70%的財富,而這少數人就是中共幹部及其親屬。保住他們的既得特權利益和權貴地位,就是他 們最基本的奮鬥目標。中共的吞併世界計畫,不是為了中華人民的利益,而是為了在世界範圍內永遠保持中共一黨專制的特權,把中共的權貴地位從中國大陸擴展到 全世界,把整個世界,都裝進中共特權階層的口袋中。今天,稍有頭腦的人都不再會被欺騙:一個害怕向全體人民公示財產的政黨,一個到處揮舞敵對勢力這頂 帽子而敵視人民的政黨,怎麼能夠真的為人民服務,怎麼能夠真誠代表人民
當毛澤東率領中共打江山時,史達林看穿了,毛澤東這夥搬弄馬克思主義詞句旨在步成吉思汗後塵的世界帝王夢野心家不是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但毛澤 東堅持不懈以人民代表自居,以紅色革命標榜自己。直到毛澤東去世,他的世界帝王夢景,都是戴著世界人民大救星的桂冠。所以毛澤東的納粹黨可以稱為紅色 革命納粹黨。而鄧小平以來的中共,雖然仍舊沿用鐮刀錘子來裝潢自己,但卻不再按照馬克思主義世界革命信條以世界人民的代表自居,而是聲稱自己只是代表本民 族人民,這就公開給自己塗上了納粹色彩。但事實上,現在的中共黨員大多數並不是真誠的民族主義者,而只是追求權貴地位的市儈主義主義者。所以現在的中共, 應該是一個權貴納粹黨。

 

二, 繼承毛澤東的世界帝王夢

胡習的中共正在暗暗推進毀滅民主自由陣營的驚世大棋習近平上臺後強調,中共的後三十年同前三十年雖然做法不同,但卻是 一個整體,不能互相否定。他說的是大實話。習近平高喊中國復興的中國夢,雖然沒有沒有象希特勒那樣赤裸裸地把海外土地納入德國版圖,但是在他之前透露 出來的胡錦濤內部講話,早就對這個中國夢做了注釋。胡錦濤說:現在我們天天喊民族復興,但什麼是民族復興的本質標誌呢?就是實現中華世紀。所以 我們在上一世紀末,在北京建立了中華世紀壇,向全中國人民吹響了開創中華世紀的號角。但怎樣才算是實現了中華世紀呢?我們關起門來打開天窗說亮話,就是全世界都由我們党領導和安排,不僅從思想、文化、經濟及政治上,也要從組織上有保證,為全地球制定統一計畫。(注1)而胡錦濤強調的全世界都要由中共安排,正是毛澤東對中共幹部發出的豪言壯語。據內部資料,一九五八年八月十九日,毛 澤東對一些省市領導人說,將來我們要搞地球管理委員會,為全地球制定統一計畫。(注2

如果說在江澤民時期,中共的韜光養晦主旋律是強忍著野 心在世界上到處求爺爺告奶奶爭取外援為中共輸血,那麼從胡錦濤主政開始,中共的主旋律就是悄悄地向對美戰爭過渡。中共在海內外大做各種文章,整個中國和全 世界各種事端層出不窮。可以說,整個世界的風風雨雨和浪濤漣漪,大多有著中共的背景,它們的背後,都是中共在主導暗箱操作。中國大陸互聯網上有人議論說, 在層出不窮的世界亂象之下面,是中共正在悄悄推進的一幅大棋。

人們對胡錦濤的大棋有著不同解讀。但據我看,棋局的核心是搶時間強軍備戰,為行將到來的對美軍事決鬥進行各種佈局。

如果我們站得更高一些,就能看到,從中共奪取中國大陸之後,六十多年來,中共通過武裝鬥爭奪取全世界的全球戰略是一脈相承的。

從毛澤東到鄧小平,中共吞併世界的戰略經過了三個階段。

第一階段,中共竊占中國大陸之後到1962年蘇共22大,毛澤東鼓動蘇聯同西方進行核大戰,企圖使蘇美互相核毀滅、同歸於盡,然後由中共來吞併 世界。但由於蘇共採取三和一少的對西方緩和政策(即:同西方資本主義陣營和平共處、和平競賽,使西方資本主義向社會主義和平過渡,少支援第三世界的革 命鬥爭,這一方針政策在蘇共22大發展成熟),毛澤東的計畫落了空。第二階段,從1962年到1972年邀請美國總統尼克森訪問,中共伸出兩隻手打敵 ,同時打擊三個敵人——叫著埋葬帝修反。(注3 :毛澤東的兩次代表性言論) 這個戰略雖然舉起了世界革命中心的旗幟,達到了宣傳效果,為中共吞併全世界打下了輿論基礎,但是卻行不通:自己被孤立,國內經濟發展嚴重受挫,軍事工 業上不去,核武器達不到挑起美蘇互相核毀滅的規模,在亞非拉挑動第三世界內部武裝叛亂、挑動美蘇第一世界同第二世界的內鬥,也嚴重受挫,農村包 圍城市成了空話。毛林分裂,使得中共變成徹底的紙老虎。無奈,毛澤東把吞併世界的戰略轉移到了第三階段:從邀請尼克森訪問,開始面向西方,進而啟用鄧小 平,甩掉思想僵化的四人幫而徹底對西方開放,以便借用西方的力量發展中共的力量,最後達到用西方陣營的褲腰帶勒死西方陣營(列寧語)的目的。(注4
第三階段的初期是聯美防蘇,而在蘇聯陣營遭受蘇東坡巨變,蘇聯不再是中共致命威脅之後,中共迅速轉變為聯蘇亡美——為最後滅亡美國進行準備。
讓我們重點看一看這第三階段。

(一) 代表性大事件顯示中共在對西方點頭哈腰搖尾乞憐的同時暗藏亡美大計的代表性事件有:

1,六四之後的反西方運動:中共反復宣傳的西方亡我之心不死的隱含真意,就是中美不共戴天,你死我活;

2,九十年代,中共領導人接連發表核訛詐言論,宣稱,如果美國協防臺灣,就要用核武器毀滅美國本土。這標誌著,中共不再把核子武器視為滅亡美國的主要手段,而大規模殺滅西方人口卻保留財富的後核超級武器(注5,注6),則成為中共全力秘密發展的主要亡美手段。

320世紀末,中共在北京建立中華世紀壇,中共領導集體在新世紀來到的時刻,象徵性地集聚在壇前,發誓要以對美鬥爭開創中華世紀。其亡美之心昭然若揭。

4,從江澤民到胡錦濤,中共接連與俄國簽約,拱手讓出數十個臺灣面積的中國北方領土,完成了向俄國出賣中國北方故土的驚人之舉,其政治膽量遠超政治巨人蔣介石和毛澤東。這一驚人之舉暴露了中國暗藏的亡美計畫。

5,就在2006年,中共洩露了其不久將統治全世界的美夢。當年中共社科院按照胡錦濤的旨意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世界社會主義黃皮書》,在副院 長李慎明專門為該檔寫的序言《另一種全球化的替代:社會主義在21世紀發展前景的展望》(注7)中,中共這個美夢是這樣表露的:社會主義作為另一種全 球化的替代的時機已經顯現。透過李慎明這個繞口令,中共這裏要表達的兩層意思值得人們好好品味。第一,社會主義全球化實現對資本主義全球化的替代 指的是全世界都要社會主義化,即全世界都要被中共領導,因為按照中共的慣用語言詞典,社會主義一詞就是指中共領導,只有歸中共領導的,才能算是社會主義,凡是中共領導的東西,都算社會主義。第二,時機已經顯現,就是指不久將來就要 發生的變化。這兩層意思合起來,就是不久將來,全世界都要歸中共統治。

(二)消滅敵國人口——鄧小平以來的中共人民戰爭新思維

如果說毛澤東打天下的最主要幌子是為了人民,要以解放敵方人民的名義消 滅敵人的軍事力量,那麼鄧小平以來中共高喊的則是核心利益,為了中共的核心利益,敵方的人民不再是被解放對象,而是要被消滅的對象。中共戰略思維 的這一驚人轉變,不僅體現在楊尚昆、朱成武有關中共對美國進行先發制性核打擊的言論中,也體現在中共高層其他負責人的言論中。

遲浩田:戰爭打開 了,美國的國土,侵略國的國土,都將受到致命的打擊……我們擁有先進尖端武器,能做出致命打擊。(動向。1999年,4月號)請注意,這裏在美國後 面附加的侵略國加上都將二字,指的是更多國家,即北約其他國家。遲浩田這裏連續兩次強調致命二個字,不僅是指要結束包括美國在內那些國家的生命,更主要的是指,要結束那些國家廣大居民的生命。 遲浩田這裏就不慎透露了,早在1999年,中共就已經擁有能夠同時對美國和北約諸國的本土給予致命打擊尖端武器 這種尖端武器是什麼呢?就是生化武器,而不是核武器。因為只有生化武器,而不是中共有限的核武器,才能夠同時對美國及其它北約國家給予致命打擊
在這以後中共又在對臺灣威脅時,再次不慎透露了它擁有能夠屠殺幾千萬人口的威力強大生化武器以對臺灣人民採取斷然措施2000年中共國台 辦主任陳雲林和江澤民分別叫嚷:如果陳水扁不同意中共的一個中國就等於用二千三百萬人做為犧牲代價就是把臺灣兩千三百萬同胞的生命財產孤注 一擲。(明報,2000328日;世界日報,2000417日)只有生化武器而不是核武器,才能一舉屠殺多達幾千萬人。

最直接論及這種新思維的言論是網上流傳的遲浩田的內部講話:在解決"美國問題"上我們要跳出框框。歷史上一國打敗了另一國,或是佔領了另一個 國家,但都不能把被征服國家的人民殺光,因為那時大刀長矛甚至步槍機槍的殺人效率太低,所以不可能只得到一片土地而不要那片土地上的人民。但是如果按照這 種框框征服美國,我們也不可能往美國大批殖民。只有用非常手段把美國"清場",才能把中國人民帶領過去。這是唯一的一條道路,而不是我們願意不願意的問 題。用什麼非常手段才能把美國"清場"呢?.....只有非破壞性的大規模殺人武器才能把美國完好地保留下來。

(三)中共悄悄而秘密推挪動戰爭腳步的蛛絲馬跡人 們不能不注意到,隨著中共國力的竄升,近年來中國東、南周邊出現越來越多的緊張局勢。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釣魚島風波。如果我們從最高處觀看這些問題,就能把 它們融合在這些年來中共步步為營不動聲色地悄悄挪動戰爭腳步的備戰步驟之中。讓我們回顧一下近年來中共一系列舉措的大事記,這些蛛絲馬跡這有助於我們洞察 中共的秘密戰略部署和血腥時間表。

20086月胡錦濤親自專程到人民日報報社做指示:新聞宣傳工作”“必須堅持黨性原則,牢牢把握正確輿論導向把提高輿論引導能力放在突出位置堅持正確輿論導向,提高輿論引導能力

幾個月後的20081023日,中共人民網首頁出現驚人標題:《美智囊:打一場戰爭可化解經濟危機中國或為首選》。細讀該文,是人民網-國際頻道以人民 網編輯部的名義發表的非同尋常文章。文章以編輯部的名義發表而不具署名,表明文章代表中共官方高層操作輿論導向,這極不尋常。這證明了胡錦濤專程到人 民日報報社指示堅持正確輿論導向,提高輿論引導能力的真實意圖。 文章問道:誰可能成為美國的首選?文章通過專家的口回答道:如果美國要通過軍事手段擺脫危機的話,中國將是其首選目標。公開向國民煽動說美國要對中國發動侵略戰爭,這在毛澤東時期是常事,但在鄧小平以來還是首次。鄧小平以來中共雖然時而高喊西方反華敵對勢力亡我之心不死,但避免直接指責美國要發動對華戰爭,而中共的每每高喊軍事鬥爭準備,都是以臺灣問題為理由準備同美國幹,而現在則升級,造謠說美國為了解決經 濟危機要發動對華戰爭。

同日,人民網在中共中央電視臺的復興論壇,專門出了一個題目美智囊:打一場戰爭可化解經濟危機中國或為首選你怎麼看?這個你怎麼看?的節目,要大陸人民對中共挑起的這個戰爭話題表態。中共這個輿論導向,在中國大陸激起極大的反響。單只是到200810月底,大陸幾 大網站都有數千跟帖。一方面,不少網友表示懷疑中共這個宣傳的真實目的是轉移視線,甚至表示盼望美國在第二次斬首戰帶領中國人民走向民主自由,但大多 數線民(《CCTV復興論壇》對投票總數6633人的統計是61%以上)的反映是,被中共煽動得摩拳擦掌,要同仇敵愾同美國幹。
2009年開始,中共撥鉅款在世界各地尤其是西方國家,建立大外宣陣地和孔子學院,為中共接管全世界,進行輿論準備和組織準備。

2010年的人代會上批准和公佈了國防動員法,正式確立了中共在各個方面的戰爭執法權。
2010年開始,把原來由中央死死控制的的七大軍區改為各自軍政獨立、基本自立的四大戰略區。當人們為此擔心會引致軍閥割據之時,誰會 想到,此舉的目的是針對最壞的可能——如果美國的反擊摧毀了北京政權,另外三大戰略區還可以各自為戰,哪怕只剩下一個戰略區,其二炮核武也能夠致美國於死 地,中共政權也可以獨立生存下去,以爭取反敗為勝。
20106月,中共宣佈,派海監船到日方控制的釣魚島海域進行的巡邏進入常態化階段。中共在毛澤東時期公開宣稱釣魚島是日本領土,而現在 卻以實際行動表示要武力奪回,邁出了走向中日戰爭的不歸路。而中日戰爭,當然就是對美戰爭的前奏,因為中共知道,日美之間有著安全防禦協定。中共這一步 棋,是透露中共對美戰爭計畫的最直接風向標。下面這一系列最簡單的邏輯,中共必然早就沙盤推演過無數次:中共一旦宣佈在釣魚島海域的強制性巡邏進入常態 階段,就再也不可能撤回;事態發展下去,日本不可能容忍釣魚島落入中共手中,所以必然矛盾激化,由對抗發展到開戰;一旦中日開戰,美國無路可走,只能 援助日本;一旦美國武力援助日本,那就是對全球華人的最好動員令,號召華人支持中共對美開 戰,充當中共的炮灰。

2010721日,中共通過《瞭望》雜誌發表權威文章:《抗美援朝勝利萬歲》,鼓吹要鼓舞”“朝鮮人民完成祖國統一的決心和意志支持朝鮮人民正義鬥爭,直接向中國人民暗示,要發動第二次朝鮮戰爭。

2010 年開始,中共每年都要在國慶日當天,在全國各地展開向烈士獻花的悼念烈士活動,這種利用國慶日號召全國人民學習烈士的活動,是中共建政議論從 來沒有過的,即使在毛澤東時期的全國高喊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最革命時期,戰爭一觸即發、最需要發揚烈士精神為中共獻身的時期,也沒有過。

2010年,中共民政部發佈檔,要求各地推廣免除基本喪葬費。這在各國,也幾乎是史無前例的。考慮到包括軍人在內的國家公職人員,本來就已經免除喪葬費,所以這種新舉措就是針對普通平民百姓,這事實上是在為戰爭時期平民百姓大量死亡預作準備。
201012月,習近平代表黨中央到重慶總結唱紅打黑經驗,以強化中共對全國人民的控制,這事實上是在為戰爭時期的社會控制打基礎。

2011114日,中共媒體發佈了國防部長梁光烈訪談錄,宣稱忘戰必危,採用正話反說的手法,公開直截了當地向中國民眾暗示,不能排除會發生大規模的全面戰爭。

2011120日,胡錦濤在白宮親自指揮被評為十大優秀青年的鋼琴家朗朗,演奏對美戰爭歌曲《我的祖國》和《英雄兒女》的片段。這等於是直接向中國人民暗示,對美戰爭已經不遠了。但是白宮卻麻木不仁。

201171日,胡錦濤在党慶90周年講話中用大量篇幅鼓勵青年以青春之我 創建青春之人類,這在中共歷史上也是史無前例。其中隱藏的秘密含義,在之後各地院校組織的學習活動中得到注解。這就是號召青年在解放全人類的鬥爭中奉獻自己。這幾乎是在暗示,要青年們準備在對外戰爭中甘撒熱血寫春秋充當炮灰。

同年國慶日,中共在全國各地舉辦史上最大的悼念烈士活動,各地領導人都按照中央的統一精神,表情凝重地悼念烈士,把學習烈士,準備為黨 捐軀的號召,推到了新階段。尤其是在天安門廣場,在烈士紀念碑周圍鋪滿血紅色地毯,象徵血流天安門廣場。更有甚者,在烈士紀念碑的第二層基座,也鋪滿血紅 色的地毯,這是有意象徵著,中共決心不惜付出血淹天安門廣場的代價,也要在全世界奪取對敵鬥爭的勝利。據喉舌統一報導,胡錦濤、習近平等中央領導人在 烈士紀念碑前表情凝重許久。這除了是預先規定的統一報導用詞以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見景生情。這當然不是由於他們為其前輩在國共內戰時期殺了幾 千萬中國人而內疚,而是想到了,萬一中共對西方發動的消滅西方人口的清場戰失敗而被西方反攻到中國國內,如同多年前遲浩田所預料的,中國就要遭受損失過半人口的災難。他們那樣表情凝重,也許是因為他們還有一點僅存的良知,對 即將給中華民族造成的血腥浩劫而內疚不安。但他們已經身不由己、沒有退路了。自上了共產黨這條船,他們就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了黨。他們現在身在其位, 不謀其政已經不行了。他們明知,他們發動的對外戰爭很可能失敗,因而他們將在歷史上身敗名裂,永遠被釘在歷史的羞恥柱上。但如果他們現在就後退,放棄鄧小 平留下的對外戰爭計畫,他們現在立刻就要背上反黨叛國的罪名,身敗名裂而被正法!
20125月開始,人民日報發表一系列的權威文章從來就沒有普世民主 資產階級民主虛偽當代中國發展進步的根本制度保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順天應命,這同兩會期間吳邦國鼓吹的六不搞一起,向全世界華人乃至全世界人民宣佈中共專制政權的永世權威性,暗示,中共的一黨專制即將統治全世界。而這需要軍事力量做保證。

2012720日,中共大張旗鼓發佈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少將的《浴血榮光》一書,進一步號召全國人民準備享受大流血的浴血榮光。
2012821日,中共設立在香港的隱形喉舌鳳凰網,帶頭刊出《八國聯軍北京屠殺中國人數十萬 腐味彌漫全城》一文全中國所有媒體立即跟進,製造仇西方怒火。

20120826日,新華社和朝中社聯合發稿金正恩在針對美韓軍演反擊計畫上簽字,意味著在對美鬥爭中中朝軍事力量的一體化。

20128月份以來,中共境外傳聲筒接連發表文章鼓吹反美。香港《文匯報》社論《中國堅定保釣 美勿引火焚身》,鳳凰網發表斯坦福大學研究院薛XX的文章日本為何在釣魚島問題接連發難?,美國世界日報在社論和《風向》一欄中接連發文:美藉東亞代理國夾擊中國台灣靠美日還是靠中國?收回釣島才能斬斷日本百年反華毒根。這些反美大合唱,借保釣問題把殘害中國的中共同中國混為一談,按照中共的導演,把反日鬧劇的矛頭指向美國,煽動華人跟從中共反美。

20129月,中共悍然喊停中日建交40周年紀念活動,為對日斷交留下伏筆。

2012101日,一如既往,中共政治局常委全體成員率領中共國的各個政府部門的代表,再次在天安門烈士紀念碑前上演血祭烈士壯劇。鋪設在數米高紀念碑底座上象徵血海的立體式紅地毯,向全國人民暗示,寧肯天安門廣場變成漫天血海,也要解決美國問題

2011年到2012年,中央喉舌越來越多地向全國老百姓打招呼:中日大戰不可避免,美國罪責難逃。在年底到年初的十天之內,環球時報連發兩篇打招呼文章: <中日衝突將致美日2013年聯合對華開戰>,<中美已經撕破臉?白宮加入釣島戰圈>,為對美戰爭製造輿論。

201211月,胡錦濤在十八大報告中,公開把西方國家定為《邪》,把中國執政黨定為正,正邪矛盾當然是敵我矛盾,必須以軍事手段解決。
中共十八大習近平上臺以來,他及其他軍委高層人物馬不停蹄深入各個軍事基地親自督戰,督查戰備進度,要求打勝仗

2013年春以來,中共悄悄在內部部署新三反”“七不講及高校16條,為戰爭時期軍管預作準備。
2013年伊始,習近平帶頭撤回自己在美國尚未完成學業的女兒,中共藉口反腐,以組織的名義要求高級幹部的海外子女撤回國內。這事實上是在對美戰爭之前一項非同小可的重大備戰舉措。為了防止打草驚蛇,中共後來又搞出各種花樣,故意淡化這一重大動態的戰爭色彩。

(四)有計劃有步驟,步步緊逼地挑戰美國主導的二戰後世紀秩序,為發動對美清場戰製造藉口
2010年以來,中共推進備戰棋局的一個突出新特點,是有計劃有步驟,步步緊逼地挑戰美國主導的二戰後世紀秩序,為發動對美 清場戰製造藉口。以公開叫嚷對日戰爭來取代公開叫嚷對台戰爭,成了中共光天化日之下擴軍備戰的新特點。

關於對日關係,在毛澤東時期,中共明確肯定 釣魚島屬於琉球群島,而琉球群島屬於日本。195318日中共《人民日報》社論琉球群島人民反對美國佔領的鬥爭,明確寫道:琉球群島散佈在我國 臺灣東北和日本九洲島西南之間的海面上,包括尖閣諸島、先島諸島、大東諸島、沖繩諸島、大島諸島、土噶喇諸島、大隅諸島等七組島嶼……琉球人民反 對美國變琉球為軍事基地、反對美國奴役統治爭取自由解放與和平的鬥爭不是孤立的,它是和日本人民爭取獨立、民主與和平的鬥爭分不開
但是到了鄧小平當政時,他提出,釣魚島是有爭議的懸案,要擱置爭議共同開發。

而在這幾年,中共又改變了政策,不再擱置爭議,而要求日本立即承認中共在釣魚島的主權,並且不再共同開發 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共近來有又按照既定計劃開始公開否定日本對沖繩(琉球)群島的主權。

中共這三種不同政策說明什麼問題?

毛澤東時期拿釣魚島和琉球說事,是要煽動全世界(包括日本)跟著中共反美,鄧小平挑起釣魚島爭議但又承認現狀,是既要拉攏日本支援中共發展國力,又要為幾十 年後中共羽毛豐滿之後拿日本開刀埋下伏筆。這些都是為了挑戰美國定下的二戰後世界秩序,進而吃掉美國,吞併全世界。也就是說,拿日本開刀,是中共吞併全世 界既定戰略目標的必經之路。
而這一路徑的里程碑事件,就是2010年中共宣佈的在釣魚島巡邏常態化。

稍有頭腦的人都能看出,中共挑戰美國定下的二戰後世界秩序,進而解決美國問題,是中共近期戰略棋局的最重要環節。

中共製造的釣魚島風波,其最根本的戰略意義就是為了導向解決美國問題。圍繞釣魚島問題,中共海內外各種輿論,都是要把鬥爭目標指向美國。
中共海外傳聲筒《多維》一篇評論,標題就是釣魚島危機是美國問題’”它所透露的中共戰略思維,早就在遲浩田內部講話中已經有所透露:我們完成民族復興歷史使命時應該牢牢扭住的第三個問題是什麼呢?就是,堅定不移的抓住"美國問題"這個大方向。毛澤東同志教導我們,要有決定正確的政治方向。什麼是我們最大的正確方向?就是解決美國問題。

這看上去很驚人,道理其實很簡單。

何新同志提出的一個根本性論斷很有道理。他在寫給中央的報告中斷言:中國的復興與西方的戰略利益有著根本性矛盾,所以必然受到西方國家的全力阻擋。所以中國只有衝破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圍堵,中國才能發展,才能走向世界!

我們要想走出去獲得新的生存空間,美國會答應嗎?第一,如果美國堅決出面阻擋,我們難以對臺灣及另外一些國家有什麼做為!第二,即使我們從台 灣、越南、印度甚至日本那裏打下來一些土地,那能增加我們多少生存空間?微不足道嘛!只有象美國、加拿大和澳洲才有廣闊的土地能夠供我們大量殖民。
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解決其他一切問題的關鍵。第一,這使我們有可能向那裏大量殖民,甚至建立同屬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另外一個中國。美洲本來就是我們黃種 人先發現的嘛,哥倫布卻把功勞記在白種人身上,我們黃炎子孫有權去享有這塊土地!聽說黃種人血統的居民在美國地位很是低下。我們要去解放他們。第二,解決 美國問題,歐洲西方國家就會向我們屈服,臺灣、日本和另外小國就更不在話下了。所以,解決美國問題就是歷史交給我們中國共產黨人的任務。(戰爭 離我們不遠,它是中華世紀的產婆)
中共的戰略思維中,對日鬥爭的問題,是屬於對美鬥爭的重要部分,而且,對日鬥爭的主要意義就在於它從屬於對美鬥爭。第一,對日鬥爭是為了削弱美日陣營力 量,砍掉美國的一隻重要臂膀,第二,能夠借廣大中國人民的仇日怒火,為中共亡美打下民意基礎。所以,當中日戰爭開始,對美戰爭也就不遠了。
(五)中共對日本揮起屠刀卻突然停手並非意味立地成佛關注中共戰爭動向的人們都會注意到一個奇怪形象:去年下半年中日活動紛紛叫停,中 共的戰爭嗓門越來越高,幾乎就要馬上斷絕中日外交關係,習近平和軍委頭頭們紛紛奔赴各大軍事基地進行部署。但突然,中共十八大開始,不再公開談論中日戰 爭,網上對日談兵幾乎銷聲匿跡,對日關係走向緩和。
是什麼原因?要知道,中共的納粹本性不是突然就能改變的。中共要剪除日本和印度這兩個美國在亞洲的臂膀,這一既定戰爭步驟也不是可以輕易取消的。
當然,發動吞併全球的一系列大戰,是史無前例的浩大系統工程。任何環節出問題或不到位,都必須臨時喊卡。

仔細觀察可以發現,中共黨政軍內開始整頓,強調党指揮槍。我不由得想起,這不是大戰之 前的政治思想和組織整頓嗎?我想起,之前有網上文章預測,在大戰中,隨著中共軍力在海外猛烈擴張,中央控制的弱化,為中共黨政軍內野心家軍事割據、推翻中共中央政權創造了條件。我不由得眼前一亮:這不正是我們民主運動所期盼的曙光嗎?

 

三,中國海內外民主力量的歷史責任

據我看,中國走向民主化的道路可能有兩條:漸變和突變。民運人士應該對這兩種可能都做好準備。
漸變,是指,通過種種努力拖住中共發動對外戰爭的手腳,並從體制內外兩個方面推進中國民主化。十年之內必有所成。

突變,指的是,雖然經過廣大中國愛國人士的種種努力,還是不能阻擋中共決策層發動對外戰爭。這就需要潛伏在中共體制內的愛國野心家,利用戰爭時機,發動軍事政變,把中國轉變為民主自由國家。
這樣,秘密發現並從思想理論上培養這類中國民主化推手,就是民運隊伍中有志者的崇高任務。
正如有人所寫,中國歷史上歷來水能覆舟都是通過內部當權者來實現的,而當權者之中,不乏心懷不同思想的野心家。民運人士雖然手無寸鐵,但他們的理想,必然能夠在中共體制內找到響應者。
當然,不論紮根串聯做哪個階層的工作,都要學習中共的歷史經驗,把公開合法的與秘密的隱蔽工作結合起來,以避免被活埋,造成損失。為此,有志者應該力求避免被分類排隊劃分為危險分子。

雖然,中國和世界歷史,對中國民運精英提出了上述要求,但據我從表面觀察,除了中國過渡政府這個海外組織,海外民運現有的多數公開積極活躍者,並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歷史責任。做為受中共教育的中共革命傳統知情者 ,做為生活在(海外)中共敵佔區的政治弄潮兒,他們天天要同潛伏在敵人心臟的中共地下黨打交道,但腦子裏竟然沒有中共地下黨的觀念!

 

四,現代戰爭觀念要時時想天天講

真正有頭腦的民運人士,應該看到,與二次大戰之前納粹德國的搶時間軍事鬥爭準備相比,這二三十年來中共的抓緊軍事鬥爭準備有過之而無不及。所以我們應該懷著強烈的戰爭觀念做上述兩種準備,對即將發生的殘酷戰爭前景有充分的思想準備。

關於這種戰爭觀念,以下是有人預想到的由中共超級武器主導的超級大戰:

1 雖然西方各國大部份人都注射了H1N1新流感疫苗,但超過70%的人口都感染了H1N1新流感,成為該傳染病的無症狀帶病毒者和傳染者。201X年秋冬中 國境外同時出現另外多種IL4基因病原體。這些病原體在西方人群中迅猛 傳播,所到之處,人體的免疫力被摧毀,潛藏的H1N1新流感病毒猛然發作,越來越多的身患新流感或多種傳染病而缺失免疫力的重症病人塞滿了全部醫院、診所 和家庭,各地火葬場逐漸爆滿。中共《人民日報》發表社論:《上天的報應》,中國切斷與外界的一切人員交往,特殊出境人員一律特殊免疫注射。

2,伊朗向以色列,北韓向南韓,分別發射導彈挑釁,狂言要用核武器把對方從地球上抹掉,以色列和南韓忍無可忍,配合美軍向伊朗和北韓反擊。中共出兵伊朗和北韓,與美軍塵戰,展開史無前例的坦克群激戰。

3,部署在中共空間站的空間斷電武器發威,西方各國突然發生輸電網癱瘓,導致各國經濟運轉停頓。
4,臺灣突然發生國軍愛國起義,馬政府束手就擒,奧巴馬政府力有未逮,中共解放臺灣。美援武器瞬即成為中共征服世界的利器。

5,中共指控印度合同達賴喇嘛圖謀佔領西藏,從西藏和印度洋兩路夾擊進軍印度,中共核武摧毀印度核武基地。美國在亞洲的一隻臂膀被剪除。

6,中共魚雷潛航鑽地共振彈、魚雷潛航核子鑽地彈鑽進日本國土地下去引爆.23000萬噸TNT核子彈頭,日本列島發生9級以上地震,大部地區被摧毀,中共殲滅釣魚島地區日軍,紅旗插上釣魚島,美國在亞洲的另一隻臂膀被剪除。

7,當美國國會兩黨激辯要否對華宣戰時,美國關島基地被中共核武器摧毀,奧巴馬政府欲核武反擊,可是中共早就掌握了全部美國核彈頭的機密部署細節(美中情局認定美國核武全部部署細節皆被中國掌握,並通過潛伏在美軍中的中共地下黨組織,使這些核武失能。美國的核牙齒被拔除,無力反咬中共。
8,大停電持續半個月後西方國家運輸及食品供應系統普遍癱瘓,超市被吃空,停水斷暖的饑餓人群四處逃難。向南逃難的一片片美國人,向非洲逃難的 一波波成批歐洲人,被阻斷在電腦癱瘓的機場中,在被破壞了的橋樑和隧道旁,在美國人自己先前建造的美墨邊界鐵絲網旁。餓死在逃難路上的人群不計其數,每天 都在倍增。

9,中共多年來對中南美洲的滲透終見成果,大多數中南美洲國家被迫向中國靠攏,中共軍隊進駐,嚴密控制這些國家。當地政府協助中共政府清查從北面逃難來的美國人,建立美國人難民集中營。中共力求斬草除根,嚴防美國人從這些國家死灰復燃。
10,中共軍隊分別從伊朗和中國本土(藉助中歐鐵路)直插歐盟地區收拾殘局,與歐盟殘餘軍隊激戰。俄國中立觀戰,只是就近出租和賣坦克等武器給中共。美國在歐洲的親兄弟被中共逐步絞殺。
中共在海外節節勝利,全球超過1/3的人死於中共發動的末日之戰,成吉思汗災難在世界重演。

 

《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