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莫斯科

滿城是真男兒

 

 

 

1991829日是個值得載入史冊的日子。年青的朋友們也許已經忘懷。可就在這一天,由近2000萬特殊材料製成的黨員所組成的蘇聯共產黨(蘇聯人口中10%是共產黨員)以及其核力量足以毀滅地球五次,稱雄世界半個世紀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一夜之間竟無聲無息,如一縷輕煙般從地球上蒸發了。其間沒有戰火硝煙,沒有流血殺戮,甚至連動亂也沒有發生。這不能不說是幾千年人類歷史上絕無僅有的奇觀,尤其是出現在不乏戰爭與革命基因的俄羅斯。

難怪今天還有人為這龐然大物這麼輕易便轟然崩塌,發出感歎:堂堂一大國,當時竟無一人是男兒。(此言出自五代後蜀亡國宮妃費氏之口,她抱怨後蜀不戰而降,十四萬人同解甲,寧無一人是男兒!。一千多年前一個養尊處優的貴婦當然不會明白那十四萬後蜀軍民,為啥不願誓死保衛一個和他們並無一毛錢關係的後蜀王朝。)

然而今天再去責難22年前的俄羅斯竟無一人是男兒,不是無知便是偏見。當蘇共總書記戈巴契夫提倡新思維,民主化,推動政治改革時,畢竟有人看出了亡黨亡國的危險徵兆,立即重拳出擊堅決鎮壓,毫不手軟。於1991819日由當時蘇聯副總統,政府總理,國防部長,內務部長,蘇軍總參謀長,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等八人組成了緊急狀態委員會,立即接管了所有黨政軍大權;軟禁了蘇共總書記;果斷地調動由3個機械化步兵團,一坦克團,一偵察營組成的坦克師近4千官兵,進軍莫斯科實行戒嚴,並包圍攻打俄羅斯民選總統葉利欽所在的俄聯邦最高蘇維埃大廈(因外牆系白色故稱白宮)。同時命令阿爾法特種部隊抓捕或擊斃90年公開退黨的葉利欽。這一系列措施不謂不大膽堅決,這八位愛黨愛國的強力部門領導人毫無愧色地堪稱挽狂瀾於既倒的革命勇士,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如果他們都被開除男兒籍,將是黨史上的巨大冤案!

俄羅斯絕對是一個偉大的民族,絕對不乏血性男兒。以上說的是党國領導人,普通軍民中好男兒也遍地皆是:當阿爾法特種部隊司令向戰士們下達抓捕擊斃葉利欽的命令時,這些身手不凡的戰士啪的一聲將黨證,軍官證,拍在桌面上,再卡的一聲行一個軍禮,向後轉,拜拜!

當葉利欽登上坦克,指出緊急狀態委員會是非法的,要求紅軍撤回軍營時,官兵們回答:誰要我們把槍口對準老百姓,我們就把搶口對準誰!於是炮口上插滿鮮花和俄國國旗的坦克車隊在白宮跑馬廣場上畫了一道美麗的弧線,來一個華麗大轉身,在一片歡呼聲中,離開了莫斯科……

當白宮被圍困之際,千里之遙的列寧格勒竟然出現6個步兵營,500空降兵,10輛坦克組成的志願軍開赴莫斯科,保衛白宮。其實志願者們知道,他們比之圍攻莫斯科的坦克師,無論人數,火力,裝備都是以卵擊石。喪失良心和正義感見風駛舵的投機分子是不會幹這種蠢事的!

有兩張令人震撼不己的照片,其一是莫斯科實行戒嚴令的當晚,全城1/5的男女老少冒著被射殺的危險,選擇了戰勝恐懼,湧向紅場周圍。另一張是戈氏宣佈蘇共自行解散之際,當黨中央官員撤離大樓時成千上萬民眾(其中不乏蘇共黨員)將大樓團團圍困,揮舞著俄羅斯國旗盡情狂歡。誰見過如此巨大的人流,為一個目的自發志願地彙聚成的怒海狂濤?

8.19事件僅僅三天就結束了,10天以後的829日一個橫跨歐亞大陸,與美國爭霸半個多世紀,擁有2.93億人口的社會主義大國cccp,世界第一個專政74年,有93年黨齡的馬列主義政黨一起離我們而去了。他走得那麼突然,又那麼平靜,連送上一束白花的時間也沒給。這一切似乎不太符合邏輯!也少了些許悲壯感。他給我們留下的許多難解疑團,就讓史學家們慢慢去解讀吧!

作為普通人,一般沒那麼多時間和耐心去研究。其實細看照片,粗略回顧史實,答案盡在其中。反正絕不是俄羅斯有無男兒女兒,或者男兒多寡的問題。倒是有些細節值得思考:在實施戒嚴令之後,支持抓捕戈巴契夫和葉利欽的代總統亞拉耶夫公然說:要是死了一個人,我可沒法活了。還有八人委員會的主要成員國防部長亞佐夫元帥始終擔心:要是軍隊開槍殺死了百姓,我負不起這個責任!還有奉命率160空降師攻打白宮的空降兵司令格拉喬夫中將,公開抗命而沒被軍法從事。如果這類問題都不存在,後果又將如何?答案也許令人樂觀。可是你想過沒有,誰又忍心向廣場上那幾十萬自己的父老兄弟開槍?我想此時此刻即使是法西斯希特勒手也會發抖,除非你不是人!正因為八人幫雖是清一色的共產黨員,但他們最終還是選擇了人性的一面,沒有將槍口對準養活自己的人民。所以八人委員會成員除內務部長普戈飲彈自盡外,其餘七人皆判輕刑,有的後來仍在政府擔任要職。

社會如同自然界一樣是有規律的。今天大家都認可自然規律不可抗拒,如地震,海嘯,颶風,洪水誰也扛不住,誰也不會再去死扛。社會發展的洪流浩浩蕩蕩,其實它和自然規律沒有兩樣。任何個人,任何政黨,任何國家,只能順應。一切抗拒都將是徒勞!即使你是正統的真男兒!

 

《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