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中國社會大暴動

悄悄拉開序幕

 

網文轉載

度 北

 

 

 

一個人對這個社會的絕望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幾乎所有的人都對這個社會絕望,而且這種絕望是以任何言語都無法表達的,當代中國特色社會尤為如此

當危機全面逼近一個社會時,是不是我們人人都有一種共同的心境,就是絕望到哀莫大於心死。最近一段長長的時間,我總是看不下書去,也寫不出什麼東西來,偶爾翻牆閱讀一些文章,但總是提不起勁,總是做什麼事都不感興趣,我那顆充滿血性的心好像失落了,那篇《中國大革命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的續篇文章在無數次鍵盤敲打中也無法完成,面對這個黑暗吃人吸血壯大的特色社會,除了憤慨,就是仇恨,即使是一個冷血無情理智十足的人也不可能沒有產生這種“深仇大恨”,何況是一個熱血的中國人。有一句話說的一點都沒有錯,能夠忘記“恨”的人,就能忘記“愛”,一個沒有“愛”和“恨”的人,是一個很不正常的人,也是一個沒有資格身為“中國人”的人,更不要談為民族為國家為社會謀事者。中國是我們十四億中國人的共同家園,但這個家園現在已經到處滿目瘡痍,我們中國人已經無法生存在這片遼闊古老的土地上了,當今中國人對這個國家已經不抱任何希望了,“國將不國,必出妖孽”已成為不爭事實,權力在黑化,權貴在猖獗,暴動在眼前,熱血已冷卻,這種心緒似乎就是十四億中國人對當今中國社會的徹底絕望的一種表現,這個國家人獸共舞,是非不分,惡貫滿盈和無法無天,它的荒誕不經、陰陽惡毒和突冷突熱,這種冰火兩重天已經到了一種人為無法控制和改變的地步了,群體事件接連不斷,獨裁暴政在每一次鎮壓群體抗暴中自信空前,鎮定自若,看似是一派和諧盛世,風平浪靜,其實整個中國到處佈滿著大大小小無數個“噴薄欲出”的地下火山口,一種強烈的感覺“山雨欲來風滿樓”,一場空前慘烈的“歷史性大暴動”已經全面逼近和蔓延當代中國整個社會…… 就像未普先生在他《中國社會普遍蔓延絕望感》的文章所認為那樣,大量跡象顯示,中國社會正普遍蔓延著一種絕望感。老百姓和知識份子對體制絕望,對執政者絕望,對反腐絕望,對信用淪喪、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社會絕望。人們的絕望感和絕望可能導致的後果,已然成為中國當局無法回避的難題。

一位名叫羅天昊的學者在他的《中國夢’的理想與現實》一文中,也談到中國人的絕望情緒正蔓延整個中國社會。他還說,當財富的來源不再取決於自身努力,而是取決於出身、特權等因素時,民眾仇富,乃是對社會不公、機會不均的絕望甚至仇恨。

中國在獨裁流氓魔化中徹底玩完了,中華在專制暴政奴役中沒有希望了。整個社會完全處於極度的危險境地,無論精英草根、朝野上下已經不存在什麼互信和共識了,全體中國人都對當代中國社會的普遍充滿著痛苦、無奈、悲觀、失望怒吼之中,正像未普先生所說那樣,“各個絕望的的階層都有鋌而走險的衝動。官員對現在的處境如坐針氈,怕被舉報被雙軌,又對未來的預期絕望,怕被清算,因此他們會不顧一切加速撈錢,同時拒絕改革。他們白天照鏡子、洗澡,說些習近平愛聽的冠冕堂皇的話,以蒙混過關;晚上則思忖如何儘快撈錢,如何把錢秘密轉走,意欲逃離的裸官和裸錢將會因此而增加。

自由派知識份子是目前最絕望之階層,他們中的很多人設想習仲勳的兒子會效法卡達爾或戈巴契夫,但他們大失所望,此習居然比胡錦濤還要左。習在屢次講話中對毛澤東及其思想的肯定,更讓他們對中國政改前途從原來的樂觀期望變為悲觀絕望。這些人中可能會有人選擇和體制合作,但也會有人在絕望中覺醒,和體制劃清界限,即便最後會落到劉曉波的下場。

老百姓的絕望則是最危險的絕望,特別是那些來自‘新底層階層’的絕望。‘新底層階層’,如經濟學家王小魯所說,包括失地農民、被拆遷的城市居民以及不能充分就業的大學生群體,還有因為高房價墜落的‘城市中產’、體制外知識份子,加上傳統意義上的農民、農民工、下崗失業工人,組成龐大而複雜的底層社會。

這個龐大而又複雜的底層社會如今彌漫著極度絕望。他們對政府的任何承諾和信用絕望,對沒有機會改變命運而絕望,對看不到希望而絕望,對極少數權貴佔有絕大多數社會財富,導致他們無法在財富上成功而絕望。絕望中,只要社會上一有‘風吹’,他們就會‘草動’,他們會把憋足的憤怒和絕望轉化為行動,轉化成大規模的自發的群體性事件。他們中也會有人加入人人害我、我害人人的世界末日大競賽,為了幾張票子,不惜化身為魔鬼,專幹傷天害理的事,使這個已經潰敗的社會更江河日下。他們的行為固然令人髮指,但試問,如果他們有希望,為什麼要幹這些絕望的事呢?”

未普先生的一段話深深震撼著中國人,那些海內外有識之士不禁為中國現狀和未來深感憂慮,在人為無法左右之下,只好聽從天命了。一切都在人們意料和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的裂變之中。

中國越來越可怕了,之所以有這樣的一種強烈的感覺,而且不止一次次在自己內心湧動和震撼著,而且越來越強烈了,越來越逼近了。我深知,這是一種勢不可擋不以人為意志為轉移的歷史潮流。我也深知,“西邪”獨裁專制的強權統治,已經讓中國大陸民眾忍無可忍,揭竿而起,歷來以順民著稱的中國人,現在也奮起反抗了。這些都頻繁出現在近期的大規模群體事件中,民眾圍堵員警、城管、困綁挾持員警、官員,的事例一個接一個。一個個小小的事件都足以讓民怒震天,都令獨裁膽戰心驚,暴跳如雷,只要稍有點思想覺醒的人,都應深刻地意識到危機根源性和動盪災難性,海內外有識之士紛分評論指出,這是新一輪官逼民反的開始,一場歷史性的中國大革命大前奏已經悄悄奏響了……

中國社會大暴動已經全面拉開序幕,從最近福建、廣東和京溫等群體事件都得以印證,每一個社會小小事件都激起民怒,都讓他們膽戰心驚,惶恐不安,如臨大敵,等等一切都說明了什麼呢?我們只能這麼理解,流氓暴政,惡貫滿盈和無法無天,已經到了民怒震天、人神共憤的地步了。老天爺都要發怒了,何況是一個活生生血淋灑具有生命尊嚴的人呢?我可憐的中國和同胞,何時才能跳出魔窟?人在做,天在看。如此下去,社會全面大暴動已經是不可避免的了。

悲催絕望和痛苦憤怒像瘟疫一樣迅速擴散到了整個大中國,人們已經無法阻擋這一股滾滾而來的歷史潮湧,這個特色社會已經進入風雨飄搖之中,官民對抗、朝野矛盾似乎是無法調和與共識了,中國社會危機已經進入全面官逼民反的階段,善良和驕傲的中國人民將掀動了新一輪的大革命浪潮。那個讓億萬中國民眾厭惡和唾棄的獨裁專制王朝新政權還沉浸在“三個自信”的“中國夢”中,實在令人可笑,面對中國人空前絕望和肅殺的危機當前,我們很悲哀、痛心和遺憾的是看到,一些中國學者也很自信,認為在可預見的未來,中國不會爆發革命。但是從普遍彌漫的絕望感來看,一場靜悄悄的革命已經發生,一場社會大暴動已經拉開序幕,但願這場即將到來、空前慘烈和全民參與的社會大暴動能夠轉化到民主大革命的軌道上來,盡可能避免減少暴力血腥、失控浩劫和重演歷史的悲劇……

 

 

《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