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

 

 

“中國夢 、馬列魂”及其它

 

黃花崗雜志第43、44期(合刊)編者前言

 

 

黃花崗雜誌好不容易地熬過了紐約的冬春,於仲夏將至之時,才將今年的第一、二兩期合刊,呈送在讀者眼前。我們只能說聲對不起了!雜誌剛剛逃過“漫長的一劫”,我們的刊物現在繼續向前走。

久病癒的主編,不久前在紐約的地鐵上看到一份臺灣人辦的中文報紙,赫然的通欄大標題上,便是紅彤彤的一行大字:“習總的民族主義中國夢”。他不覺莞爾一笑,便在心頭哼出一首小詩來。詩曰:

“侈言中國夢,馬列魂未銷。胡塵卷毛羽,江山日夜搖。”

我們以為,這哼出來的四句小詩,一語道破了共產黨的“中國夢”不過是“馬列夢”的政治本質;是“馬列魂未銷”的中國馬列子孫們,要在中國實現“馬列殘夢”的最後一個幻覺。同時,也對當下中國的政治局勢,半年來共產黨“新君”登位之後的國事、民事、黨事和天下事,做了一個小小的概括。這便是我們這一期合刊,不想再嘮叨一番中國政治局勢的緣由。當然,只要對我們自去年春天以來的幾期“編者前言”回首一看,就可以知道,我們始終堅持著對共產黨認識的“堅定性”。無需與時俱進“吾道一以貫之我們知道過去就不曾有過什麼“胡溫新政”,今日更不會有所謂“習李新政”。知道六十多年來的共產黨的歷史——毛澤東的血腥統治,華國鋒的“兩個凡是”,鄧小平的改良救黨,江澤民的腐敗治國,胡錦濤的陰謀倒退,和習近平的公開反動,確實具有專制極權統治的“傳承性和延續性”。知道共產黨在政治上沒有改,不會改,也不能改,更不會否定曾擁有無上權勢的毛澤東時代,而是要自覺地和頑固地“一脈相承”。知道他們還是要在政治上將“馬列子孫”繼續做下去,將毛澤東的魂幡繼續舉下去,將共產黨對各族人民的鐵血專政繼續“專”下去,將中國永遠在共產黨的手裏糟蹋下去、分裂下去……。其實,只有懂得了共產黨,尤其是“中共六代最高統治集團”的這一要害,才會對共產黨的來路和去向做到心中有數。然後才能懂得什麼是人民的痛苦,什麼是人民的要求,什麼是人民的絕望,和什麼才是人民終將鋌而走險的原由。中共層層官場中的良知尚存者,特別是中國廣大的知識界,是到了該徹底覺悟的時候了!

本期雜志繼續歷史反思,因為只有歷史反思,才能從“向後看”,轉而“向前進”。行易先生和袁定華先生的文章,不可不讀。本期雜志繼續批判馬克思主義,發表了大陸作者紫電的《終結馬克思主義》長文,並發表了選文《馬克思,把你的徒弟帶走!》。人民的理性覺醒和感性覺醒,躍然紙上。本期為諾貝爾獎項準備了一個小小的專題,試圖從共產黨在歷史上與諾貝爾獎的關系,來說明今日諾貝爾評委會對自己名聲的太不珍惜。更因中國本屆“諾獎”獲得者居然放聲歌唱史無前例的獨夫民賊毛澤東,咒罵批評毛澤東者竟是“蚍蜉撼樹”,而知道了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為此,本刊發表了“共產黨迫害諾獎作家斯特納斯克”等一組文章。須知我們對任何獲獎者沒有成見,但是獲獎者不得“歌頌專制、誣蔑人民”,這是起碼的“諾獎道德”,也是起碼的“作家道德”。辛灝年先生的名言,“共產黨作家才是扭曲人類靈魂的工程師”,斯言確矣!

本期因是合刊,所以內容較為豐富,也學著大網站、大報紙、大雜志一樣,既有自己的東西,也選人家的好文章。互相配合,相互輝映。如此而將“民主革命的主題”、“對托克維爾的討論”、 “對文革殺民的懺悔”和“區分兩類戰爭”等等主題,紛呈於讀者眼前。幾部小說,幾篇詩歌,還有記實文學,皆可一讀。

《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三,四十四期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