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国内外网友对《乱世天堂》

的评价及争议

 

  骥

 

 

 

作者按语:

拙作《乱世天堂》及《盛世之殇》的前身是《佝偻的背影》,事件发生的时间跨度大致是一九四九至二零零九即“新中国辉煌六十年” ,其片断曾首发于《黄花岗》。上部“乱世” 于二零一 一年五月出版后,网友热议颇多,现分类作了整理,意在向出版单位回馈的同时,亦向首发纸媒及连载网站《自由圣火》致敬。此外还想让你们知道的是:我仅在大陆网站刚刚发了几篇片断时,反响之大可以用炸锅喻之,尤其有趣的是毛派余孽还向作者发出了“抽筋剥皮” 的嚎叫声,这令我自豪并认识了拙作的价值——如果只闻众多网友的一片叫好声我还无此感觉。请大家往下看看就明白了。

 

台北允晨文化出版公司:

正当拙作承蒙贵公司出版面世之际,我恰好从美国波特兰返回了成都。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回到故土之后,对于国门之外的信息就难以知晓了;加之又被某水利水电设计单位聘为首席顾问什么的,遂在瞎忙一气之中变得更加瞎盲了。不过还好,近来稍有空闲,于是设法搜索到了海外与拙作有关的一些信息,现兹将海内外信息一并整理于后。

或许是我的泪腺仍然丰沛,在整理过程中,对于众多网友的真知灼见,强烈共鸣,我是始终饱含热泪的——尽管大陆网友几乎只读到了我贴出的个别片断。仅此一点,我以为既可证明大陆青年求真渴望之强烈,亦可客观表明他们对贵公司出版方向的认可与赞扬,故希你们耐心读读,莫嫌篇幅太长。

 

1、多数网友的评价

 

1)、《乱世天堂》出版之前(仅贴出个别片断引起的反响

爱思想(原天益网)

我们都经历过那段荒诞不经、饱含血泪的历史,谢谢老骥用生动的文字把它记录下来,让我们永志不忘。期待早日读到《佝偻的背影》(《乱世》原名),问世时请关照一声。

为中国的科技工作者赞美和叹息——戴着镣铐跳舞。 近六十年来,中国决策失误确实是许多火车皮装的。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害了一代人,我们都是文革受害者!老骥您讲出了人民的心声,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只有他老人家想不到的,没有他老人家不敢干的!这就是伟、光、正!

庆幸作者健在。 总该有点历史被记录吧。向作者致敬!

“看得我掉了好多眼泪。真是好文章!!!”

“作者的文章看似平铺直叙,但细节处(却)爆发出令人震憾的冲击。期待您的书早日出版。”

天涯社区的“网友留言” 已被删去了,只留下了如下只言词组:

希望在这里看到你更多的文章 ……(2010-12-13)

我们都被你的文章吸引了,太好了……(2010-12-13)

你的文章太精彩了,充满激情,史诗般的章……(2010-12-12)

其它网站(诸如凯迪社区及公民社会网等)的跟贴就不逐一列举了。多数网站对《乱世》片断的点击次数皆是以万为计的。

 

2)、《乱世天堂》出版之后

 “昨晚读完老骥的「乱世天堂」。此书是同类书中,感人最深的一本。57-77,那20年是70后出生的人无法想象的。此书真实地记录了那段历史。地方,四川。行业,水利。人,是年轻大右派,还有他身边、上下的各色人等。此书由台湾允晨出版社出版。希望不太久后,全世界都买得到,读得到。”阿镗 (2011-11-14 14:43:10)

 

橘子日志:“老骥的《乱世天堂》,名字中有「天堂」,让我误以为是一本苦中作乐之书。翻开,却全然不是那一回事,依旧是那个年头(1957后)伤伦理、灭人性之书,很纠心、很心酸,但还是引人欲罢不能……

我很可笑,觉得看看别人,也应该了解自已。所以,一并买了颜世鸿的《青岛东路三号》。但,不可讳言,老骥文笔比颜世鸿好(得)太多了,这或许是专业与素人之别吧。”  2012-10-04 11:52:30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仅贴出个别片断引起的反响):

“好嘢。写得真是太精彩了!”

“尊敬的作者先生,是否可以在这里连载?”

“这只是「乱世天堂」作者的自叙(序),竟读得我泪流满面。郭诚(曹雪芹密友)在评论「红楼梦」的诗中有一句:不是情人不泪流。其实对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说来,何人不是情人呢?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亦通此情吧。我期待着(读到)这篇(部)血成之作。”

“好文章,一针见血,揭开了历史的阴暗角落。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

“民族失忆,显然这种失忆是选择性的;而失忆的原因不是先天的和流行病使然,而是被动地吃错药后的结果,伴随着混乱颠倒和妄想。这无疑是个悲剧。”

“我不相信历次运动中良知和先贤们的血白流了。我相信,欠的债拖的越久,就还的越多。”

“真不知作者是用怎样的毅力克服极度悲愤的心情写出那段华夏之殃的!衷心祝愿先生健康长寿!”

“先生真是神来之笔啊,一幅画卷勾勒出社会的阴暗、人心之光芒。”

“当局为什么要隐瞒甚至篡改49年至76年的这段及(极)不光彩的历史?为什么不允许人们回顾、谈论这一段历史?又为什么不承认这段历史中犯下的错误和罪恶?能瞒的住吗?瞒得了今天,能瞒得了明天?极力隐瞒岂不给人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失忆的民族、失去疼痛感的民族是没有希望的民族,灾难将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光顾。有句谚语叫做:通往地狱的道路都由鲜花铺就。不是吗?过去,‘大跃进’的口号该够诱人吧?结果呢?几千万人民把宝贵的生命也搭进去了;今天,‘和谐社会建设’、‘跨越式发展’、‘科学发展观’等等的口号也很让人振奋,也非常诱人,结果呢?结果使法律成了橡皮筋,法律成了执法者手中待价而沽的玩物,致使腐败横行,环境日趋恶化,秩序离析,规矩崩溃,特别是社会生活日趋‘水浒’化,弥漫着暴戾之气,法律最终成了杀人之刀而非护民之盾,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灾难!中国的法律数量目前居世界第二位又能咋样?法律一天一天在增加,而法治却在倒退。回避民主法治建设,任何漂亮的口号,任何所谓的模式,对国家和人民都将是一场灾难!离开民主和法治,一切权力都将会变成欺压人民的工具,不管喊的口号多么动听;离开民主和法治,‘和谐社会建设’会变成‘喝血社会’!看看今天严峻的社会现实,难道还不能清醒鸣?不坚决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继续倒行逆施,用‘执政为民’之类的谎言和口号遮人耳目,回避民主法治,对中国将是一次灾难!社会将会继续扭曲和烂!”

“四川,你究竟饿死了多少人?……读不下去,我已被愤怒烧红了双眼!”

“一口气读完,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俺老家就在那一带,我母亲讲,当年惨哪……”

“我的家离大马水电站不远,外公和一个弟弟活活地硪(饿)死。”

“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还要把那个对人类犯下如此滔天大罪的魔鬼供奉在城墙上?天理难容啊。魔鬼,你究竟饿死了多少人?”   

“毛泽东的罪行比希特勒、斯大林都要大。只有全民公审毛泽东和他的帮凶们,让人民知道他们所干下的灭绝民族的滔天罪恶,中华民族才能真正清醒,中国才能有希望。”

请专家学者调查研究一下, 把当前55岁到(至)68岁这一年龄段的人的糖尿病患者的比例,相对于其它年龄段做个比较,(看看)是否与大饥荒相关。这些人当年是518岁。这是那一段饥饿加恐怖的日子留在我们这些人身体上的年轮。实际上,饥荒的日子一直持续到至少1980年,只是逐步减少。大饥荒以及持续的困难降低了国人的生存品质,大大削弱了中华民族的身体素质。

1960年我是一名大学生,在四川读书的同学告诉我:有一次中饭是28棵胡(蚕)豆,我比他们好。农村社员就差得很多.全国饿死人主要是他们!千万不要忘记他们!如果为“三年饥荒”修一个纪念碑……”

“一个民族在这个问题上到今天还讳么能深(讳莫如深),这个民族的希望之路在何方?

“作为四川人,崇敬作者矢志以书传四川灾难的行动,否则有淡化的危险。将恶政昭彰,才更有启示,促进今人追求民主的意义,而此作(甚)为可贵。尤欣赏对赵、李(井泉)的评说。可怜蜀地,际遇好官如紫阳者过于罕见!”

“看完了,感觉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养条狗,最好是土狗那种;第二、我想说,以后不太可能再出自古以来被封建社会愚弄的农民,现在已经有互联(网)了,也基本解决了文盲问题。我是80后,特别想知道那只狗(一点雪)的后来……”(后来被偷杀了,我曾在岷江边上跪嚎作祭。—作者)。

“制度的‘优越’,集中力量干大事,但也内含可能闯大祸。没有人承担责任,没人吸取教训,就是问题刚刚发生时,也不忘要厚着脸皮歌功颂德。”

凤凰网(仅贴出个别片断引起的反响):

[国家历史] 亲历1960年代饥荒:从停尸房爬出,靠狗的体温复活

   写得真实、详尽把那幅地狱般的情景完全的描述出来,经过那个年月的人会记忆犹新的。但愿那个悲剧不要重演,但愿年轻的一代人花点精力好好了解那段历史!!!切记!别让那个悲剧重演!!!他是否万岁?历史将做出公正的判决。

当时(真)是悲惨,的确如此。可怜的人们,还得高呼万岁,高喊伟大、光荣、正确,还得高唱红歌:爹亲娘亲不如……。中国人真可怜。

1949年至1976年的中国是中国社会历史(战争时期除外)最黑暗悲惨的时代。

三年人祸、十年 浩劫,永远把那个神棍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好书。再现了当年的历史,作为那个疯狂年代的见证。让没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了解一点当年的真实,完全有必要,不堪回首的岁月。祸国殃民的家伙,除了权力,他什么都不在乎!”

另:《乱世天堂》已由澳大利亚等国家图书馆收为永久藏书;还由台北图书馆先后送往法兰克富及纽约等城参加国际书展;海外有的著名网站一再向海峡两岸青年推荐,希望他们了解真实的中国,和中国人的真实的命运。

 

2、毛派余孽与正义力量的较量

 

凤凰网等:

鹰犬狂吠:

此文简直就是胡编乱造的疯言浪语!年轻人不要上当!可以人肉搜索作者真实身份,查其历史,还原真实!

一名右派积蓄了二十年的仇恨,从牙齿缝中暴出兽性的嚎叫声!

“老骥就是以伤痕文学作品专门来诬蔑诽谤社会主义和毛泽东思想。”

“剥了(他)皮,抽了(他)筋,反毛精品可以卖高价!”

这是一篇积累了五十余年刻骨仇恨写就的文章。

毛派自圆说:

“现在的那些黑煤工,开胸验肺者,性工作者,工伤残废者,食品伤害者……等弱势群众写出来的事,一定比你生动多了,更可怕更可悲!但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因为同情个别而让思考变得单一和极端!因为我们知道,每一个时代都有个别,个别不代表普遍,更不代表整体,不然,就是别有用心,任人忽悠了。”

“我不仅研究过那时的文献,最近还请教过一位八十多岁德高望重的在四川山区县上工作了一辈子的老医生,她告诉我,那时确有不少浮肿病人来看病,但直接死于饥饿的她没亲眼见过。你可以将他们的死因归咎于营养不良,但不能说直接死于饥饿。另外,她还告诉我,一旦医生诊断浮肿营养不良,可以根据医院的医生证明,有关单位可以配给一定的红糖豆类等物质票证,在城镇单位里,没有饿死的,农村不好说。”

  居中者如是说:

“基本属实,只是反毛情绪过重,那个年代我读中学了.我县应该死去六分之一人口吧,有人吃树皮.草根.树叶,稻糠,神仙土.石蜡是亊实,我看到公判一个吃他人孩子的老婆子,罪恶是阶级报复,现在贪腐固然使人痛绝,总比那个年代好若干倍,我认为全国人民应凝聚在中央周围.发奋强国,按照中央布署边反腐边建国, 我们刚走上强国之路,就有个别人否定改革开放,这不好吧。”

《凯迪社区》史海钩沉刊登《大饥荒四川饿死1000万人》一文。1962年时任重庆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廖伯康借来京开会之际向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汇报,三年饥荒四川死人1000万,这一数位是从省委正式档上来的。这与中央掌握的情况吻合,得到杨尚昆的认同。后四川省委追查此事,廖伯康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销党内一切职务处分,下放到建筑工地劳动。

求真者如是说:

“面对这铁的事实,你们这些是非不分,对错不明的白痴也只能无力悲嚎一声‘无(胡)说八道’了。你可以不信,但我要告诉你,那就是事实,是曾经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血淋淋的历史。”

“毛左先生们:难道你们就不怕几千万冤魂索命吗?人难道真的可以丧尽天良吗?”

“五毛党根本就不需要头脑,你就是把证据摆在他面前也是枉然。”

否认真实历史的人们,你们别以为死人不会说话了就能抵赖,幸存下来的人可以作证,遗留下的遗迹可以作证。还有,否认真实历史的人们,那几千万饿殍每晚都眼巴巴的看着你们呢。

“崇尚邪恶,赞美苦难。……无耻之徒没有一点人味,极有可能是地狱的恶鬼投胎!”

“说的对,狂犬呲牙狂吠,颠倒黑白、品质恶劣、白字连篇,缺(却)要倒打一耙。——大家都能作证,还敢抵赖么?”

“能面对中国老百姓遭受的苦难喊出万岁的只能是民族败类、魔鬼的子孙!”

“此人(老兵)居心叵测,依然文革思维,要打击反对论,必定是独裁万岁之奴才。本人插队安徽,村民告诉我,那些年都是丰收年,因浮夸而超收征购粮,至(致)使村民饿死。全国之大,收成不能以一地为准。插队时,农民的生活真是赤贫,直至1982年后,农村在改革的时代中才真正翻身。我国之农民是中国最苦的人!”

一跺脚震垮了一个国家,一拍脑门拍死上千万蚁民。

“站在几千万累累白骨堆里的伟大,也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1961年春,开学不久在清华读书(与吴邦国同级)的中学同学告诉我:北大一个从家乡回来的学生说家乡饿死了人,被开除了!”

“向荒山要粮,围湖造田。于是有了全国性的森林破坏,有了几大湖泊的大面积减少。湿地消失,才有了现在的退耕还林,在位27年,瞎折腾了几十年,生前不能说,不敢说,是清算罪恶的时刻了,这是对历史的负责任,是对饿死的人还以公道!”

历史选择土老毛,是华夏的悲哀,是华夏的笑话,是历史的倒退,希望中国再不要出现土老毛这样的怪物了。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当下则更是春风必绿江南岸,因为已无纸书可烧可禁,无形的网络记录、传播了一切,(包括)罪恶和真理!”

“连江湖上都知道‘冤冤相报何时了’,毛泽东夺取江山后凡是与国民党有一点瓜果的都要斩尽杀绝,哪里还有一点人性?杀完了这些人后有把矛头对准了自己的战友、下属和立下汗马功劳的农民、知识分子、民主人士,从这一点来说,毛确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伪人!”

“拷问当政者:知否?——老先生一派学究,学问高深,数据真实,详尽可靠,佩服,佩服啊!看山城西红柿的做派,就知井冈山的土匪习气还未退去;真不知国人还要被贬低多少载; 偌大的中国,知科学、用科学、懂科学者有几多!”

“强烈要求公开饿死(人)的资料,告慰几千万冤魂。”

 

3、作者感言

由于尚可及时读到大陆网友的意见,感慨之余,我曾直接在《中国选举与治理》网上发了《同一段历史的对话》,此篇短文一是感谢众多网友的共鸣与鼓励;二是回答“人肉搜索” 及“抽筋剥皮” 之类。有网友针对文中的局部表述——

是的,我有刻骨仇恨 ,作为那场人祸的亲历者(亦是毛时代全程暴政的受难者),如果对一手夺去4000万条人命的旷世暴君竟无刻骨仇恨,反而无限崇拜的话,我还算人吗?”——作了很好的纠正:

“我不赞同。我还是认为要放弃仇恨,因为仇恨一定会扭曲一个人与民族。我赞成进行清算,但清算不是仇恨。”   

我基本赞同这位网友的高见:清算,彻底清算。

若将中国历史高度浓缩,不过两页而已,一页秦始皇;一页毛泽东。试问,后毛时代执政者已然走出毛的庞大阴影否?恐怕这是勿须评说的。山城“唱红” 也才刚刚收场而已。一句话,不把毛皇帝的滔天罪行作个彻底清算恐怕吾国乃是无从摆脱梦魇走向宪政的。

另外,针对文中这样的表述——

“因为我的晚年也过得忙,目前仍是一家水利水电设计单位特聘的首席顾问兼总工程师。但是,无论再忙,我都会定期或不定期地把各类史实真象告知广大网友,共同探求真象,虚心听取你们的批评。”——有网友提出了如下建议与希望:

“问先生好,更祝先生身体健康!提个小小的建议,前者可以放弃,后者在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亦可坚持。吾国太需要您这样的老人给予事实或挖掘真象了。”

“非常敬佩你!支持你!希望不了解那段历史的人多了解事实……

不错,真象,事实,或二者合成的真实一词,乃是一切独裁政权最为忌讳并惧怕的,所以才有了过滤、屏蔽、查封乃至拘捕及判刑等等。毛时代还有处决等等。不过,当下中国还是有了进步了,文字狱己不致涉此极刑了。这毕竟还是不错的。所以,以坦诚对话为本的《乱世天堂》在海外(而不是在生地)问世一载有余以来,迄今尚无麻烦找上门来,我觉得这更是不错的。

此刻,心中略有不安者,凡碰上热心的难友、朋友时,尤其是网友问起下部《变形的土地》(原名)已否定稿时,我就有些茫然了,主要是不知贵公司对此稿还有兴趣否?因我深知传统纸媒的困境且不知《乱世》销售得如何,故才从未开口问问你们,更不好意思提及“版税” 的事。只不过,若以成色论,业已定稿定名的下部《盛世之殇—我的二世人生》估计不会比上部《乱世》差,题于扉页的两句话——

被谎言包装的盛世一定藏有血腥

被专制搂抱的民主一定不如羔羊

——令我自信下部内容的现实性、多样性、尖锐性、敏感性及可读性还可引起更多的反响……好了,我不必学王婆卖瓜了。此刻,我想得较多的还是网友的期待并留传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