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国变局将至,

大家如何准备?

 

李一平

 

 

许多著名的经济学家,包括郎咸平和许小年在内,都认为2013年中国经济会陷入巨大危机。在欧美国家,经济危机并不会影响人们的基本生活开支,只是要少买点奢侈品,只能在住地附近度假;但是在中国经济危机意味着很多人会买不起粮食,很多年轻人上不了学,更多的人看不起病。由于中国的社会保障体系形同儿戏,所以当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本来就生活困苦的人们就会陷入生存困境。这种情况下,再老实的人们都会起来造反。

除了经济危机,中共好戏连台的内斗,各级党政机构重大施政失误,群众抗争事件引起连锁反应,军队异动都有可能引发变局。我无法准确预言变局什么时候可以发生,但是可以肯定,即使明年变局不发生,今后的五年内,变局一定会发生。

现在中国民间出现了一大批准备在变局中有所作为的有志之士。只要大家能够认同民主宪政的目标,无论是属于哪个阶层,无论政治倾向是左是右,我都希望大家能够大显身手。为此也想提醒大家,如果真的想在变局中有所作为,光有思想是不够的,光凭志向也是不够的,甚至有能力都还不一定能行。任何人任何团体任何阵营要想脱颖而出,一定在变局之前做很多准备功夫。

 

第一,要做组织上的准备。

在任何时代,政治都是实力游戏。只不过时代不同,实力的形式不同。几千年以来,最大的实力就是武力。要想革命,就要建立武装,用革命者的武力击败统治者的武力。但是在现代国家,军队已经高度专业化,它所拥有的武力不是民间任何群体能够击败的。军队不可战胜,而军队又是由统治者指挥的。现代革命者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

除了少数几个中东国家,在大多数现代国家包括中国,军队官兵都是来自各个社会阶层,以社会中下阶层为主。而革命者的主体也是中下阶层。这就是说,军人和中下阶层在利益和感情方面是一致的。所以只要把民意充分显示出来,军心就会动摇。当全体民众出来与统治者对决的时候,军队就会选择民众而抛弃统治者。南韩,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前苏联,东欧国家,突尼斯,埃及和也门的革命都是运用的这条战略:以民意赢得军心。

所以在当代,最大的实力就是动员民众和组织民众的实力。而要动员组织民众就一定要有核心团队。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革命是一种群体行为,革命中没有个体户。要想在将来的变局中作一番事业,最重要的准备工作是找到一批同道者,结成一个核心的圈子,现在都是平等相待的朋友,将来就是同生共死的战友。现在建立有形的政党不现实,但是组建一个志同道合者的社交圈子,中共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有了这个核心圈子,将来才能够进行民众动员和组织,才能够把社会各阶层的反共人士联合起来,实施共同行动。

要多少人才有初步动员能力呢?如果仅仅是动员几千上万人的学校,工厂,小镇或居民小区,有十来人个人的小圈子就行了;如果动员一个十几万人的县城或较大城市的一个区,就至少要30人的圈子,才有胜算;如果要在百万人的中等城市上街,需要好几个小圈子互相呼应。在数百万人的大城市起事,就需要十几个圈子共同协作。如果以每个圈子三十人计算,在类似武汉长沙这样的省城进行初步动员,至少需要300人。

由于现在没有真正可以统一运作的政治团体,而只能是互相联络起来的小圈子,所以每个人有心做事的人都要做两件事来筹备人员:组建本地小圈子,同其它小圈子建立联系。有了本地小圈子,就可以在本地动员民众上街;与外地的小圈子进行了联络,就可以同外地的同道互相呼应,形成联盟;如果很多人一起来做这两件事,全国性的联盟将来就有希望形成了。

如果有心做事,就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有没有能力进行本地的民众动员?我有没有自己的同道小圈子?如果没有,就要加紧努力了!建立自己的本地小圈子是对革命家的最低要求,连这点都做不到,就是口头革命派,就是革命梦想家。如果有了,就更上一层楼,与本地或外地的其它小圈子建立联络。大家联络越多,力量就越大,将来革命就会越顺利!

 

第二,要做宣传上的准备。

宣传有四个部分:基本理论,纲领,标语口号,象征符号。基本理论是思想启蒙时期的宣传内容,通过这种宣传,社会上出现一批具有民主理念的人,成为民主革命的中坚力量;纲领,标语口号和象征符号是操作阶段的宣传内容,目的是进行大规模的社会动员。纲领和标语口号很容易理解,我在此解释一下象征符号的意义。

基本理论是对于革命理由,革命目标论述;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和能力把它透彻了解,因此就需要把它简化为一系列纲领;在革命运动进行过程中,系统的纲领还是不能适应各种场合的宣传需要,因此要把它简化为具有针对性的各种标语口号。所以说纲领是理论的浓缩,标语口号是纲领的浓缩。而象征符号是所有理论,纲领和标语口号的浓缩。一个象征符号代表了前三者所有的内容。

象征符号有多种形式,比如摩西出埃及之前,要每个以色列人都在门框门楣上涂上羊羔之血,表示是上帝献祭的民族,同时也把以色列人和埃及人区别开来。这个涂在门上的羔羊之血,就是摩西为以色列人准备的象征符号。东汉末年张角把黄色头巾作为象征符号,并用谶语来解释这个符号:苍天已死,皇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法国革命的象征符号有两种,一种是视觉的,三色旗,一种是听觉的,马赛曲。哪里有旗帜在,歌声响,就表明革命力量已经发展到哪里。至于我们现在需要什么象征符号,大家可以一起来讨论。

用象征符号来宣传造势,具有两大好处:
象征符号形式简单,所以比理论,纲领和标语口号更容易传播,一个人一个晚上就可以把象征符号书写图画到几百个地方,但是张贴标语就要很多人一起合作才行,而宣传纲领就不仅需要人手,还需要比较安全的环境,要等到革命爆发之后才行;
象征符号一旦得到广泛认同,是很好的造势工具,比如让符号在各种公共建筑和设施,政府大厦的外墙,电线杆子,公告栏到处出现,可以起造成反抗势力无处不在的效果,以此激励民心,打击统治阶级士气,动摇武装力量军心。

这四种宣传准备,只有基础理论方面的准备最好。现在中共的恶行和专制的弊端已经昭然与天下,民主宪政的理念已经在中国广泛传播。其它三个方面都有人在做,但是做得还相当不够,还需要更多的有志之士参与其中。比如纲领方面,每个小圈子都要有个别人私下秘密准备好纲领的内容,到时后革命一爆发,就可以立即发布,作为动员本地民众的手段;标语口号也要事先设计好底稿,并且准备好制作的物质材料,革命爆发时可以马上批量制作;象征符号应当在革命前就开始设计,大力推广传播,让它出现在各种公共场所。

 

第三,要做好策略准备。

光有人还不够,还要让这些人知道怎么做才行。革命是一项操作性非常强的大型群众运动,是一场革命者与统治者的生死较量。光靠理想是不能保证成功的,还要有一整套战略和策略。中共现在已经彻底蜕变为黑社会了,他们已经完全丧失了统治合法性,在这个阶段,批判和诅咒都已经不起作用了;能起作用的是筹划和传播彻底铲除专制的办法。

无论是海外媒体还是国内网站,到处是声讨中共的声音。这种现象令人欢喜,说明民众已经唾弃中共;但是也不无忧虑:现在都已经进入操作阶段了,为什么这么多人还在做着启蒙阶段的工作?国内受条件限制,可能是没有办法深入讨论革命方法论问题,海外的民运人士怎么能够继续停留在批判和诅咒的层面,而不愿意多花点心思研究,设计,实验,推广革命的战略和策略?

国内同仁虽然不能大规模地公开讨论方法论问题,但是个人的思考和小范围的交流绝对不可或缺。至少,同一个同道者小圈子内部一定要有这方面的探讨,大家要形成共识,将来才能一起分工合作。

 

我建议各地的同仁都对下列问题进行探讨:

 

1 革命时机问题。什么是革命爆发的征兆?以现阶段民间组织化程度而言,没有任何群体有能力制造革命,革命只能是各种合力作用的结果。如果小圈子误判形势,把普通的群体抗争当做是革命的开始,从而全力以赴进行社会动员,就会导致全军覆灭;如果革命已经开始而小圈子逡巡不前,就会丧失动员民众的最佳时机,从而可能失去在革命中组织民众的资格。

2
革命初期动员群众的具体方法。动员民众的方法有些是各地通用的,也有些是本地特有的。两者都需要小圈子成员事先做好思想准备。比如在一个大城市,要动员民众上街,应当先在哪个区的居民小区,或哪个工厂宿舍,或哪个大学校园动手,怎样动员农村居民,用什么材料和工具进行鼓动,鼓动起来之后如何扩散到全城,游行走哪条路线,先驱除底层政府官员还是直接包围当地最高政府机构,想成为革命组织者的人都应当事先都做好详尽的筹划。

 

3 大规模游行示威的组织架构和运作方法。这次革命一旦爆发,规模将是前所未有的,社会各阶层,各地区的民众都会参与。怎样才能在极短时间内以现有的小圈子的人力把大量的临时聚集的民众组织起来形成一个可以共同进退,互相呼应的整体,需要一个基本的组织结构,和一系列具体的方法。

 

4,对付官僚的策略。各地同道可以尽量收集当地主要官僚的信息,然后根据他们的具体情况制定出对付的策略。或胁迫,或控制,或好言相劝,或直接驱逐,多种方案,最好事先有所准备。

 

5, 对付警察的策略。革命初期,警察是各级政府最先调动的武力。了解当地警察的分布,各级负责人姓名住址和联络方法。革命一起就可以安排人员同他们不断沟通,用各种适合的办法减少来自他们的阻力,尽量让他们保持中立。在他们不合作的情况下则对他们实施限制,分化和打击。

 

5 策反武警和军队的策略。革命展开之后,武警和军队就会被召集来对付民众。采用哪些方法做中下层军官的思想工作,让他们保持中立甚至倒戈;怎样营造全民反共气氛并让军人充分感受到气氛;海外同仁怎样通过与西方国家政要的联系加紧游说,让西方国家对上层军官施加影响;这些工作都需要一系列的策略。

 

6 在革命爆发后迅速结成省级和全国性同盟的方法。革命爆发之后,各地民间势力会出现井喷之势。但是各地势力如果不能迅速结盟,就容易被各个击破;如果各种势力不在倒共过程中结成联盟,而是各自为政,在倒共之后就极有可能为争夺权力真空而互相摩擦,推迟民主重建的过程。利用倒共过程中的压力,尽快形成较大的政治联盟,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重要方面。

 

7 走出革命低潮的策略。如果中共承受住第一次冲击,革命就可能需要做长久打算。这时大量没有政治运动经验的民众会出现厌烦和疲惫的心态,导致革命进入一个低潮期。如何在低潮期保持基本势能,如何制造第二个高潮,中外历次大型的政治运动都有众多的方法可以供我们参考和选择。

 

8,各国革命的历史借鉴。自七十年代以来,已经有80个国家完成了民主转型,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通过革命来实现的。他们的经验或多或少都可以被我们借鉴。小圈子成员相聚时,可以讨论他国的民主革命方法,讨论多了,大家自然会产生策略意识。

 

        中共祸国63年,已经搞到天怒人怨,变局是肯定要发生的。但是朝哪个方向变,要动荡多长时间,老百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未定之数。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任何人,任何阵营,无论现在看起来有多大的号召力,有多高的声望,有多广泛的联系,如果不加紧在这三个方面进行准备,变局一到,都极有可能被埋没到巨变的洪流之中。

希望具备民主理念的有志之士都来积极准备,在各地形成核心团队小圈子,然后形成跨地区的联络网,同时在宣传和策划方面都预先设计好多种应变方案,今后的变局将会非常顺利转变成民主革命,人民所付出的代价也不会太大,民主宪政将会迅速建立,中国将会走入一个光明的历史时期!大家一起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