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王炳章不自杀 声明

转载《中国事务》

 

  

 编者按:今天,王炳章的姐姐王金环发布:王炳章“不自杀”声明,我们认为非常必要,也道出了王炳章的心声。诚如他姐姐所说:“王炳章和李旺阳一样,因为信念坚定,因为坚韧不屈,早就被中共视为「眼中钉」,因此我们担心中共可能染把染满血腥的魔爪,再一次伸向王炳章,在狱中用卑鄙的手段杀害王炳章,然而再嫁祸于‘自杀’。”

王炳章弃医从政舍却了灿烂的前途,在海外竖起民主反对派的大旗,功不可没。王炳章一心要从事的是中国民主运动而不是“海外民运”。在《中国之春》和 “团结联盟”时期,王炳章不断在国内发展盟员,派遣海外盟员回国推动民主运动,不仅从道义上,而且在物质上支持国内受难的民运人士。

1998年成功的闯关回国,推动组织全国性反对党。2002年王炳章在中越边境被绑架到国内,判处无期徒刑。

因此,王炳章不仅仅是“信念坚定”、“坚韧不屈”,而且是不断采取实际行动挑动中共神经,从《中国之春》、中国民联,到推动组党,始终在挑战中共统治的实干家。

有传言说:乔石放言,不在乎“海外民运”,但中共当局却非常在乎王炳章,要把他绑架回去,要判他无期徒刑。

但我们相信:作为基督徒的王炳章,作为献身民主事业的王炳章,既使被关在监狱,身患多种疾病,“也从未泄泻气,始终相信中国终有一天将实行民主。”我们要代他再重申一遍:绝不自杀!终结中共一党专制已经为期不远!

 

各位朋友:

我叫王金环, 是中国著名民运人士王炳章博士的姐姐。

最近,中国发生了一件人神共愤的惨事。

湖南民运人士李旺阳在六四事件之后,前后两次坐牢共二十二年。在监狱折磨下,李旺阳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连走路也需要人扶。但他没有向强权屈服, 人称六四硬汉。在今年六四之前,李旺阳接受了香港有线电视的访问,重申追求民主即使遭「砍头也不回头」。李旺阳的浩然正气,遭到中国当局的疯狂报复,并死在医院病房。

从死亡现场照片来看,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他是被人杀死后,再被悬吊在病房窗前,但当局却指李旺阳是「自杀」,并强行抢尸并火速焚尸,企图毁尸灭迹。

李旺阳之死,各界哗然。并令世人更加清楚地看到,民怨沸腾的中国,政府为了所谓的维稳,不惜突破人性作恶的底线,暗杀一个严重残疾的公民,暗杀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病患!

事实上,中共的卑鄙无耻并不自李旺阳始。在10年前的627日,中国视国际法于无物,为了追杀我弟弟王炳章,多名特工偷偷潜入越南,最后把我的 弟弟王炳章绑架,并偷运进中国境内。最后,无耻的中共当局,竟然以「台湾间谍」和「组织恐怖组织」等莫须有的罪名,判处王炳章无期徒刑。

王炳章是中美建交后,中国首批送往北美的公费留学生,他也是首个在北美获得医学博士学位的留学生。王炳章成长在中国执政当局最肆无忌惮为所欲为的时期,从小就关注着中国的前途,人民的命运。毕业之后,王炳章「弃医从运」,投入到民主救中国的运动之中,并在1980年代初,先后创办第一本海外民运杂志《中国之春》,和海外第一个民运组织「中国民主团结联盟」。

30多年来,尽管时事变幻,海外民运潮涨潮落,但王炳章从未改变信念。既使被关在监狱,身患多种疾病,王炳章也从未泄气,始终相信中国终有一天将实现民主。

然而,中共的残暴毒辣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尤其是李旺阳事件发生后,联想到最近数年发生的一系列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不可思议的「被死亡」事件,作为王炳章的家人,令我们家人非常担心同类事件重演。

王炳章和李旺阳一样,因为信念坚定,因为坚韧不屈,早就被中共视为「眼中钉」,因此我们担心中共可能会把染满血腥的魔爪,再一次伸向王炳章,在狱中用卑鄙的手段杀害王炳章,然而再嫁祸于「自杀」。

由于王炳章囚禁在黑狱之中,不能向外界表态。经过慎重的考虑,我们家人决定代王炳章发表他的「不自杀」声明:

一,圣经说:不可杀人。自杀也是杀人。作为一名基督徒,我会尊从上帝的教诲,无论处于怎样的劣境和非人的折磨,我永远都不会自杀。

二,中国的民运之路即漫长又艰辛,三十年多来,无论民运处于什么样的低潮,我都从未失望,也从未放弃。我会继续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奋斗,哪怕把牢底坐穿。

三,中国古话说:多行不义必自毙。中共的专制统治已走到穷途末路,在不远的将来必将淹没在十多亿中国人民仇恨的怒火之中。

四,天佑中华!

6年前,我们的父亲因病去世,他去世前唯一的心愿,便是希望能再见儿子王炳章最后一面。但是,无论怎样呼吁,中共当局始终未能高抬贵手。我们的老父亲最后只能含恨而逝。

去年年底,我们的妈妈去世。在我妈妈去世前一个月,我弟弟王炳武曾前往广东韶关监狱探望王炳章,这个曾被单独囚禁达九年的硬汉子,获知我母亲病危的消息后,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是一个劲地失声痛哭。

为了中国的民主事业,对于父母的养育之恩,可怜的王炳章,只能以苦泪相报。

三十多年过去了,王炳章也已是65岁的花甲之龄。他当年放弃了大好的专业前程,奋不顾身地走上了坎坷的民运之路,到现在已经牺牲太多太多。

作为他的姐姐,在这里,我要大声呼吁北京当局,马上释放王炳章,「还我弟弟王炳章」。

同时,我要再次重申,为了争取王炳章早日获释,我将不惜拼了这把老骨头,不定期地来到这里,抗议中国政府的冷酷和残暴,抗议中共的丧尽天良。

谢谢大家!

王金环

2012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