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是誰發動了內戰

 

         ——回應辛

 

 

 

金劍平(博客)

 

 

 

編者按:國內民間歷史反思正在向縱深發展。我們大家都來努力加餐,不愁沒有完全還歷史原貌的那一天。這是本刊選載該文的初衷。

  

看到了辛灝年的是誰發動了內戰?我也想說幾句。

幾年前我就想寫這個題目,但還是被耽擱了,真抱歉。

是誰發動了內戰?是毛泽东和共產黨,是《對日寇的最後一戰》的命令。

僅從大陸出版的書中就可以看出這個問題:

據大陸出版的《最後一戰——中國的1945年》中記載,美國向日本投下了二顆原子彈、蘇聯於194589日在東北發動了對日本關東軍進攻。當天夜裏,日本天皇召開御前會議,經過激烈爭論,終於第二天(10日)淩晨,日本天皇拍板,接受中、美、英三國發表的《波茨坦公告》——日本無條件投降。10日早晨七點鐘,日本通過中立國瑞士向盟國通告了它的決定。10日早晨大約十點鐘,重慶街頭出現了勝利大狂歡,接著延安等中國很多城市也出現了勝利大狂歡,全世界出現了勝利大狂歡。

815日,毛東發表了《對日寇的最後一戰》的命令。

在《最後一戰——中國的1945年》中寫的是810晚上到11日下午發表了這個命令,但是很多其他資料中記載是815日發表的這個命令。現在又看到:《對日寇的最後一戰》改成了89日,共產黨在不斷地篡改歷史。

很囉嗦地說出上面的事實,主要是告訴大家:日本815日是正式投降,那只是舉行儀式的時間,真正做出決定是810日,日本投降的消息傳遍全世界是810日。全世界都認同勝利了、戰爭結束了的時間是810日。因為日本投降是它逼不得已所為,是它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選擇,是不可逆轉的事情。只是選擇什麼時間投降而已,一旦作出決定,戰爭就不可逆轉地結束了。所以決定投降的時間遠遠比舉行儀式的時間重要。

現在分析毛賊東的《對日寇的最後一戰》的命令:

這個命令是在知道日本投降了才發表的,是早上知道下午發表。真正有良心的中國人這時應該老淚縱橫,然後刀槍入庫放馬南山,準備和平建國。當毛東看到日本徹底的失敗了、真正的投降了,這時它發表了《對日寇的最後一戰》,八年來都只搶地盤不抗戰的八路軍新四軍,這下終於出來幹了。

但是我們知道,打戰是需要時間準備的,就算是810日晚上發表的命令,這個命令很突然,實際執行也是日本正式投降的815日以後的事情。從《最後一戰》的書中也看到,許多所謂的對日軍泣血山河的攻堅戰是在194512月份甚至是1946年都進行的,在日本投降很久後才打的,日本已經投降了,用得著打它嗎?

日本投降後,已經不是執行侵略任務的了,而是執行的是盟軍和中國政府的命令——臨時維持社會治安,等待中國政府的接收,那麼這時進攻它不就是等於進攻它的指揮者——盟國和中國政府了嗎?這不就是內戰嗎?

這時的共軍一邊玩了命搶奪接收,一邊拼命阻止政府軍去受降(從邏輯上講就是保護日軍,不讓它投降),八路軍成了“扒路軍”,把日本人修建的道路和中國原有的道路,凡是有利於國軍前進的全扒掉(搞大破壞),共軍在河南決堤黃河,在江蘇、山東決運河,在河北決永定河、子牙河。共軍阻擊國軍前進,攻擊國軍,短短的路程,國軍走了好幾個月,比戰爭年代前進還慢。共產黨不讓中國政府接收日軍投降,自己搶奪接收,就是搶奪勝利果實。其實對中國人來說不應該存在什麼抗戰勝利果實,是我們拿回日軍搶走的、本來就是我們的東西,只能算把贓物物歸原主。所以搶奪勝利果實這句話也是有欺騙性的。但是對共產黨來說確實是“搶劫勝利果實”,因為日軍拿走的不是共產黨的東西,是中國人民的,只有中國的合法政府——國民政府才有權接收,共產黨搶走了就是非法搶劫。共產黨說國民黨搶奪抗戰勝利果實,是共產黨在賊喊捉賊。共產黨把國民政府的行為說成是國民黨的行為,把國民政府等同於國民黨,本身就是巨大的欺騙。

我們再來看看這個《對日寇的最後一戰》命令的執行情況,這個命令有強烈的欺騙性,令人粗粗一看,以為是要打擊日軍,拿它來出氣、報仇。其實毛東的共產黨從來沒有找日軍報仇,而是趁這個權力真空之機,搶奪武器、地盤、金錢、物資,建立親近外國政府(蘇聯)而敵對中國合法政府的政權,這不就是內戰嗎?再說戰爭已經結束,應該刀槍入庫,放馬南山,搶武器幹什麼?為打內戰。武器、地盤、金錢、物資都是中國人民的,只能是由合法的政府來管理,任何黨派和個人都無權爭奪,搶奪它不就是內戰嗎?

共產黨對日軍戰俘從來沒有懲罰過,據《迪克在延安》中記載,延安對日軍戰俘非常優待,他們的伙食費(或者是零用錢)是五元,相當於毛東的水平。待遇比戰勝者——八路軍新四軍士兵不知高多少倍。毛為什麼不學孫立人?孫捉到日軍俘虜,只要來過中國的都槍斃。毛和孫,誰是真正愛國?

共產黨成立了“反戰同盟(其實是戰爭同盟)”,讓日軍加入。在很多大陸的電視電影中都看到:日軍的軍醫成了共軍的軍醫。其實還有很多看不到的:日軍炮兵成了八路軍的炮兵,日軍機槍手成了八路軍的機槍手,日軍的技術兵成了共軍的技術兵及教練。共產黨1946年在東北成立了空軍,所有的飛機是日軍飛機,機場是日軍原有的機場,所有的地勤也是原來日軍地勤人員,日軍的飛行員成了教練員(見人民解放軍空軍史)。據最新資料披露,有十幾萬日本關東軍成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共軍中最能打戰的是38軍,中共的38軍在日本的戰友會成員就有一萬多人。這哪是“反戰同盟”?實際就是共軍與日軍的“戰爭同盟”。

這裏看到,抓日本人並沒有懲罰他們,而是利用日本人為共產黨奪取江山。為了感謝日本人,幾十年後毛東放棄了日本的戰爭賠款。

《對日寇的最後一戰》是欺騙世人與共軍低級士兵的一個巨大謊言。

其實這一切不是臨時的應變,是一個深謀遠慮的一個謀略:在延安的中共第七屆第一次會議上,劉少奇說:“國民黨的主要軍隊在西南,我們派兩王部隊(王震的359旅和王首道的358旅),下江南,與李先念的部隊形成一條防線,在日本投降時阻止國民黨軍隊收復失地,讓我們自己奪下城市”。周恩來接著說:“先到為君,後到為臣,只要我們先占了,那就是我們的了。”(見《鳳凰週刊2005年》)、《王恩茂日記》。這不是在準備打內戰嗎?這時共產黨奪權線路是從城市到農村而不是“從農村包圍城市”。

共產黨也不敢過早地發表這個命令,日軍的戰鬥力是相當強大的,過早進攻日軍相當於雞蛋碰石頭,共軍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投降後的日軍已經無心戰鬥,沒有多大的戰鬥力了,共軍選擇的正是时机

在《對日寇的最後一戰》發表後,共產黨任命了北平、天津、南京、上海、石家莊、濟南等等一系列城市的市長(接收市長),共軍在爭奪這些城市,只是美軍幫助了國軍,使共產黨的這個圖謀沒有成功,所以共產黨非常仇恨美國。

蔣介石三次邀請毛賊東到重慶談判,毛賊東不肯去,因為他已經準備好奪取天下了。史達林壓他去,史達林在電報裏說:“中國人不能再打內戰了,再打內戰,中華民族可能會滅亡。你的生命安全由我和羅斯福總統保證。”這就是毛後來經常說史達林不許我們革命的事件,毛說“我就不信中國人鬧革命民族會滅亡”,毛不懂馬克思主義,共產黨的階級鬥爭就是分裂民族的謬論,共產黨的國際主義就是出賣國家的謬論,不折不扣執行時民族就會滅亡,史達林早就清楚的。

在毛的歡送會上,有高級幹部問,我們在這邊打戰,主席在重慶安不安全?毛賊東回答:“你們回到前方去,放手打就是了,不要擔心我在重慶的安全問題。你們打得越好,我越安全。”

毛的這句話不是打內戰的動員令嗎?

史達林給它的安全保證,它隱瞞下來,欺騙它的忠實部下——很賊。

大家看清楚了吧:毛東和共產黨就是用《對日寇的最後一戰》來發動內戰

參考資料:

1.《最後一戰——中國的1945年》

2.《史達林、毛澤東和蔣介石》

3.《鳳凰週刊》

4.《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

5. 《王恩茂日記》,作者359旅副政委王恩茂,

6. 《迪克在延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