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一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前言

 

 

 

 

大中華民國創建101周年,黃花崗雜誌出版第41期。2001年我們創刊時就說過,一定要用這點錢撐它十年。當時捐助我刊的民間華僑們不相信,都說能辦一兩年就不錯了;資源和經驗豐厚的海外民運刊物則指我們“開張之日就是關門之時”;香港的著名雜誌倒是客觀地說:“黃花崗雜誌叫好不叫座,長不了”。中共紐約領事館當然是心懷敵意,公開叫囂“絕不容許黃花崗雜誌辦到第10期!”一時間,我們幾乎成為笑談。可是,就這麼幾個義工,這些年,有人走了,又有人來了;誰有空時,誰就做義工;都沒有空時,就是主編先生一個人做義工;印刷發行雜誌花錢如流水,只好順時順勢作成網上雜誌——因為國內有的是人在搞地下印刷和發行,到了时间就有人写信来催,比我們還著急,強似我們在海外印好了,卻寄不回大陸,還要在這裏送上門去求人看……。

就這樣,我們已經撐了整整11年。

世界上的事情,有信念,就能有恒心。 雖然雜誌開張之際,海外反思中國現代史的雜誌幾乎沒有,笑話我們反思“國民黨抗戰、共產黨不抗戰全是胡說八道”者,大有人在,圍堵破壞我們的力量源源來自兩岸……。但是,今天好一個中文網路世界,哪一家雜誌、哪一家網站不在反思“中華民國抗日衛國戰爭的血寫事實”呢?為“大中華民國正名為大中國國民黨歷史辯誣,幾乎已經成為海內外民間歷史學界自認的歷史使命。除掉大陸的共產黨和臺北的國民黨,及其所屬的形形色色政治勢力。

中國大陸人民對現代史痛苦反思的成就終於影響到了海外,海外的艱難反思又因網路世界的出現,而迅速地鼓舞著國內民間歷史反思的繼續深入,一場辨識“權力之歷史合法性”的民間歷史反思運動,就這樣地和人民怒斥中共現存專制統治“不合法”的呼聲,匯為一川巨大的思想潮流,掘堤而起,漫流中外,越來越流向了正確的歷史政治方向,即:重建大中華民國,追求中國的民主統一。

我們對自己並不樂觀。因為我們的力量畢竟太有限。為了堅守為民族求前途的原則,不做任何政府和政黨的喉舌,不為任何背景勢力服務,絕不聽從任何國家、地區的“對大陸政策”,絕不根據他們的需要來做中國的民主事業。我們只能清苦自守。唯希望能在這個“分裂”的海外華人世界,不致喪失一個中華兒女的基本人格和操守。如此才有資格“為民族爭前途、為社會爭自由,為人民爭民主”。當之今日,在海內外越來越多的媒體網站都在從事“反思大業”,甚至比我們做得更好的時候,我們高興自己終於看到了這一天。因為一切“舍我其誰的驕狂表現”、“打江山都是為了做江山的專制理論”和“要人民報答的霸道心理”,都應該在民主時代即將來臨的時候壽終正寢。唯有如此,我們的人民才不會重陷獨裁專制的深淵。我們謹守斯言,要有“成功不必在我”的胸襟。

中共最高統治集團分贓內訌大戲的“第一幕”,雖然還在高潮迭起,但已經到了垂幕之時。為對黨內外、國內外有一個交代,那個什麼“代表大會”是一定要開的,而且還要開成一個“勝利的大會、團結的大會”。但不過是第一幕的收場和第二幕的開場,好戲全在後面,其骯髒和血腥將會更加混亂“黨心”和民心;其刀光劍影和燭影府深尤將牽動它必然覆滅的命運。然而,那是我們苦難人民的歷史機遇。我們民族和國家的前途,也將會在深水湍流、驚濤駭浪之間,沖向正確的歷史方向。

本期雜誌為紀念辛亥革命101周年,重新發表了辛灝年先生七年前就發表過的“大中華民國在哪里?”一文。時至今日,我們確實需要將“重建大中華民國”的歷史理想、當前使命和戰略意義,予以更加嚴肅、認真和仔細地討論。

41期雜誌一如既往。行易、袁定华、雷戈等人的佳作依然不少,只是前所未有地選編了一些網文。原因是它們確有閱讀和思考的價值。黃花崗雜誌三個月一期,趕不上多數讀者的需要,就讓這些選文來作些彌補,“廣所以求深,深所以思廣”,理應相得益彰。雖然我們從沒有忘記自己只是一家歷史文化季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