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特稿

中國文革浩劫本質

 

曾是孩子的我們,半世已矣,應該認真告訴我們的孩子:文革究竟是什麼?

 

 

 

 

 

 

文革浩劫實質,乃是對中華民族進行精神、文化、道德、倫理上的種族滅絕!一併滅絕者,及至常識、個性、情操、知覺、記憶、尊嚴。至此,莫說誇父精神、刑天意志、精衛風采、女媧氣度、莊周境界、孟軻襟懷、荊軻俠義、聶政賢勇、田橫高節、嵇康風骨、徐錫麟憤天下公憤、譚嗣同"請自嗣同始"......即中華元文化誕生的一切豐富斑斕的精神、人格、英氣、情操,乃至個中特質、博蘊、結構,乃至一代又一代中國布衣創造的詩意人格、心靈大美、絕代風流----曾經達到人類精神價值極限,文革其時瓦解殆盡,幾近徹底絕跡至今。

文革其時,每一希望都是絕望,每一誠實必是死亡,每一命運不能選擇,每一愛情都有悲劇,每一青春在劫難逃,每一土地積冤、積貧、積愚、積騙、積辱深重。其時,文網恢恢,荒誕苛密,動輒思想罪、言論罪、戀愛罪、成分罪,一句玩笑,一次鞠躬,一個表態,一夜收聽外國廣播,皆有可能遭到勞教、囚禁、判刑、流放、捆綁、吊打、批鬥;批鬥五花八門——文鬥、武鬥、陪鬥、遊鬥......並被勒令作出各種醜陋姿勢。其時,出賣告密、搖尾爭寵、落井下石、同室操戈......應有盡有。其時,險惡四伏,虐殺四伏,危機四伏,人人活在巨大恐懼中,人人又成為他人恐懼;人人投身謊言最無恥的炫麗,更投身自我閹割、互相閹割的靈魂屠場。其時,人人迷信、愚忠、奴性、苟安、虛偽、無恥,活得像小丑、像奴隸,像罪犯,成為最虛弱、最盲目、最卑瑣、最無情而又最不堪一擊的動物,卻無動物同等生存權利。其時,靈魂馴化、畸化、愚化、獸化臻極,罕有逃生。其時,苛求血統純正、忠誠純粹、履歷純淨,荒誕而又虛偽,一切蒙昧、黑暗、屠戮、醜陋、無恥,皆以最動人、最神聖、最革命、最人民的名義。其時,生命中一切實質生命盡被劫掠殆盡,活著竟比死去更為艱難。其時,中國古大陸一如時間盡頭,數窮未變,暗極不明,無晝無夜,唯紅色玉皇大帝意志太極太真,淩駕一切蒼生、一切蔚藍、一切衍化之上。

正是紅色玉皇大帝——毛澤東蓄意製造的現代個人迷信,為著一己之私,焚林而獵,涸海而漁,致使整個中國陷入叢林帝國、江湖造反,專制粗暴、粗蠻、粗鄙至極而不返,且由專制暴虐基因而專制暴虐習性而專制暴虐哲學而專制暴虐術數而專制暴虐文化及至制度,直至常識劫持、思想淩遲、精神車裂、文化畸變,直至人性愚化、奴化、痞化、獸化、腐化得亙古不有。

迷信是恐怖、自卑、無知、蒙昧、滑稽乃至排他的產物。迷信從來不有任何悲憫、理性和節制,而現代個人迷信——當稱紅色迷信,尤具極端排他性——拒絕人類一切深刻經驗,拒絕認可文化偉大旨意,拒絕一切高貴理性、情感、精神和世俗邏輯,永遠視民主、科學、法制、憲政、自由、平等、博愛以及一切文明進步為異端,是一種粗俗、躁動、混亂、淺陋、殘忍、充滿謊言、不夠嚴肅和不夠宗教層次的半原始性邪教,不倫不類,是沒有精神沒有倫理沒有真正價值體系的一種體制精神,不僅具有濃厚的原始神秘主義巫色彩,且又予其神聖化、工具化、真理化、絕對化和天、人、政、教合一化,此乃一切現代專制世界必經過程、理論源泉和包羅萬象總綱、道德核准、獎懲依據,是人類鴉片,是形形色色紅色鬧劇根源之一。

紅歌與派性、武鬥、抄家、奪權、下鄉、流放、大字報、忠字舞、紅海洋、血統論、言出禍隨、紅色恐怖、個人迷信一起,成為文革鬧劇最為主要標誌。

 其時,文革鬧劇總導演者——毛澤東如是說過,"武鬥有兩個好處,第一是打了仗,有作戰經驗,第二個好處是暴露了壞人......再鬥十年,地球照樣轉動,天也不會掉下來"(召見首都紅代會負責人的談話,1968728日)。還說,"我才不怕打,一聽打仗我就高興,北京算什麼打?無非冷兵器,開了幾槍。四川才算打,雙方都有幾萬人,有槍有炮,聽說還有無線電"(召見首都紅代會負責人的談話,1968728日)。如是年代,如是集政制權威、道德權威、文化權威于一身者,如是吐一言可以禍國殃民,動一念能使萬物失序者,一旦自己偉大、光榮、正確,宇宙皆會渺小,僅憑信口雌黃,便使掌上區區東方古大陸頃刻陷入萬劫不覆。於是,其時參與人鬥、派鬥、權鬥、文鬥、武鬥者,數億以計,一時血雨腥風,萬姓以禍,地暗天昏;一時兔驚狗洞入,雞鳴梁上飛;一時四海蒼生哭不敢,誰問乾坤濁到骨?!

其時,偏有紅色龍子鳳孫,自命不凡,自詡紅色後代、紅色血統,自稱"紅紅紅""紅透了""代代紅",自號解放全人類,埋葬地修反,消滅貧富差別,打倒地富反壞右及其一切有產階級。他們遵奉"革命是暴動""與人鬥其樂無窮"紅色禦旨,北上,南下,東征,西進,壯志顛覆常識與倫理,顛覆中國和世界。他們以"老子英雄兒好漢,老子反動兒混蛋"為幟,劃分黑、紅五類,製造新的人種歧視、賤民階級乃至無數冤案。他們振臂縱聲紅歌去,萬眾緊隨共呼來,聲震天地:"殺!向一切反毛澤東思想的混蛋,殺!""踏著國際歌的鼓點,馳騁在歐巴羅的每一個城鎮、鄉村、港灣!""紅旗插上白宮頂!""待到解放全人類,飲馬泰晤士河!""投身最後消滅剝削制度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然而,40年倏忽過去,他們沒有解放全人類,唯是無限解放了自己;他們口口聲聲否定文革,卻嚴控、嚴禁言說文革、反思文革至今。至今,他們終於成為最大有產集團,學名權貴集團。正是權貴這個集團,置民間識者無數諄諄告誡不顧,一年一年,由蓄意遺忘文革而強制遺忘文革,由壟斷、兼併民間記憶而圍剿、挾持、閹割、淩遲民間記憶,直至文革親歷者一個一個、一批一批、一代一代故去,直至整個中華民族成為自己曠古劫難及至血淚體驗最麻木、最冷漠、最可悲、最無恥看客,直至這種集體遺忘成為太陽系這顆行星自有人類以來最大規模、最為深遠、最為無恥的集體遺忘,堪謂國恥。

 不知該有怎樣的麻木、愚昧、健忘和沒有心肝,竟然指示全國中小學生必須“學唱紅戲”在先(文革樣板戲),後有帶領全市人民集體大“唱紅歌”为继,一如被誅九族倖存者謝恩屠夫,竟頌屠夫。最令我震驚者,紅戲紅歌一如文革在中國各地捲土重來,某些和尚竟也不甘寂寞,身披袈裟,嗷嗷唱紅,集體歌嘯不已。嗚呼,僧何僧矣?俗何俗哉?當世何世?情何以堪?

一如重慶知青王康先生所言:"沒有哪一個社會像中國社會一樣,還有那麼多善惡是非沒有分清,那麼多冤魂亡靈沒有瞑目,那麼多孽債未償,夙願未了,壯志未酬;沒有哪個時代像今天一樣,不僅決定著一代人的安危禍福,而且承載著無數代人的期許託付,影響著未來若干代人的生存和前途;沒有哪一代人像我們這一代人一樣,幾乎從來不屬於自己而只有肩扛時代的十字架往前走......我們已經反復被培養,被利用,被出賣,被貶斥,被邊緣,我們很可能是絕對過渡性的一代,連'嚎叫''垮掉''頹廢'都說不上。如果這樣,我們這一代就是特別可悲特別可恥的一代。這不是天命,只是人意。"

40年倏忽過去,四顧寂寥,文革歷史一片荒蕪,罕有憑籍。我們民族集體善於遺忘歷史,勤於規避真相日深。真相缺失,如此橫絕萬世歷史必成巨大空白,遑論變歷史不幸為民族復興巨大資源,而以不諱己痛己恥述寫真實親歷填補歷史空白者,茫茫中國,天高地迥,不過老鬼、魯禮安、任國慶......與你(即謝春池先生)寥寥數人也!

 不要期待權貴集團解禁反思文革,雖然其與文革始作俑者……中國最大腐敗分子……毛澤東曾經離離合合,恩恩怨怨,卻是同出一宗,同自一源,同志一營,同脈一息。解禁反思文革之於這個權貴集團,可謂與虎謀皮。

正是這個權貴集團,每一毛孔盡皆透著銅臭乃至權腥,尤以神話般貪婪、邪惡、厚黑,巧取豪奪,從強行代表百姓根本利益,到鯨吞百姓根本利益,已將貧富差距拉大到神話般境地,史無前例。其當年所唱紅歌,與形形色色紅色空話、譫語、導論一起,不過是其紅色牌坊,巍哉峨哉,忽兮悠兮,雲中霄裏,而去而來。

 亦應指出,他們的紅色太孫一輩——今稱官二代,更是了得,無能而極貴、未勞而巨富、不功而占盡天下之利,揮無數民脂民膏如土,其祖孫幾代咒駡不絕的"萬惡西方世界",到處可見其留學、享樂、搶購豪宅、窮奢極欲倩影。40年倏忽過去,腐敗已成這個權貴集團製造的浩浩國家景觀。

 尤應指出,腐敗,從來就是這個權貴集團靈魂,從來就是這個權貴集團核心利益,從來就是這個權貴集團中流砥柱,從來就是這個權貴集團血肉結構,權謀所向,鬧劇基質,終極歸宿;從來就是這個權貴集團全部道德底蘊,全部精、氣、神、髓所在。他們高喊反腐,不過當年故伎重演爾,倘若上當,甚至期之,不啻又一與虎謀皮謀骨謀肝膽。

真正反思文革與否,早已經是科學與愚昧、民主與專制、改革與守舊、良知與邪惡、遠矚與近視、公義與謀私、磊落與猥瑣、進步與反動之基本檢尺。

 我深以為,人類文明進程已經並且仍在證明:唯是直面歷史,直面自我,直面並且遵從天下大道——普世價值,是望,是為標本兼治。

我深堅信我們民族尚存的底色。我深感受得到愛到痛心的大漢民族血脈深處湧動的陽光尚在嘩嘩流響,不死而生生。我深知曉,人類命運,本質乃是精神歷史;人類歷史,本質乃是文化過程;一如江河行地,不為堯存,不因桀亡,豈能枉其一時。是知剛腸熱,荒年共柔懷,永不絕望,永不放棄。

——《永不絕望 永不放棄》(修訂稿*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