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四十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探源歸根論

 

 

( 連載之三)

 

  

黃鶴昇
 

 

 

三、宇宙心的證明
 

我們以康德“知性是自然的立法者”來說明人心與自然是相通的,以此證明陸象山人類宇宙心的存在。康德這個純粹知性能力,充分證明驗前純粹知性概念的存在。就是說,只有我們人的頭腦先天就有世界上各種各樣事物純粹概念的裝置,我們認識世界上的各種各樣事物才具有普遍性和必然性。我們試舉趙高“指鹿為馬”這個例子:為什麼人人在心中都知道那是一條鹿而不是一條馬呢?也許有人會說,這不是明擺著的嘛,一看就是鹿,它與馬的概念是不同的。但是,我們往更深層次地想想,為什麼趙高牽出來這條動物一定是鹿而不可能是馬或其他動物呢?說到底還是要追究到人還沒有接收外界事物之前,人腦那個Form (形式)的裝置,就是說,人腦那個機心必然有對外界事物各種概念的驗前裝置,只有這樣,人類才能有一種普遍、必然的看法。這就是康德說的“知性是自然的立法者”根基所在。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鹿与马是不同种的动物呢?他必然先天有一个形式,这套形式决定着鹿是鹿,马是马,是有不同的概念的。人心早就有这个验前的概念了。就如我们上面所说的中文视窗打字,打“W”字母,它必然出现“我、为、文、王----”等,打上“N”字母,它必然出现“你、能、那----”等,它不会将W字母的系列概念错置到N字母系列概念那里去。这就是验前概念所必然决定的。有人读康德,知道康德的先验论,但既少有人体悟到康德说的“我们的知识必然是如此,而不是如彼”19的含义。這個必然是如此的知識就是驗前純粹知性概念所決定了的。他的纯粹知性概念,就证明出这个普遍性和必然性。这 个验前概念,康德在200多年前,就把这个原理说出来了。所谓的“知性是自然的立法者”,其实就是中國哲學家陸象山说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写照。但是,我們說到理性的概念,要證明其驗前就存在就有些困難了。理性概念是用推理、判斷得出來的概念。它不是直接性的認知,他是經過思維的思想,經過抽象的邏輯思維推理、判斷後,才得出的概念。如果說我們先天就有這個純粹理性概念,更讓人不可置信。然而,康德也把這個純粹理性概念證明出來了。我們拿中國古老的《易經》來說明康德這個純粹理性哲學原理,我們就很容易匯通這個“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原理。《易。繫辭傳上》說:“是故《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20

19康德『純粹理性批判』,韋卓民譯,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

20『周易正宗』華夏出版社,2005年1月北京第一版,635頁。

 

“八卦”再生出“六十四卦”。原來這個“太極”心機,它是由一個邏輯的組織性原則發展出來的: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由此一直生出千千萬萬數來。據說比爾蓋茨創造出今天普遍使用的電腦視窗,就是從中國古老《易經》的這個“八卦”原理得到啟發的。我們不管這是否是事實,但電腦的原理確實是與《易經》所說的原理相通。我們再舉中文拼音輸入法視窗打字的例子:當我們使用過“A、B 、C——“等字母的中文字後,我們將兩個或多個字母連結起來,它就會出現多個詞組的概念來。如我們輸入“WM”就會出現“我們、文明、外面、完美、網民——”等一系列詞組。它為什麼會出現這些詞組呢?這就是我們通常所說的“聯想”功能。電腦根據聯想的組織性原則,它會推理出許多詞組來。我們根據電腦這個功能,再聯繫到人這個認識形式,你就明白那些推理、判斷出來的概念是怎麼一回事了。原來都是心機聯想的組織性原則在起作用。他會根據“W”的詞和“M”的詞,通過邏輯聯想,就產生出許多新的詞組來。這些詞組是不同的概念,看上去好像雜亂無章,沒有什麼關聯;但我們根據這些詞組,再作進一步的分析,它是有邏輯規律性的。如上面提到的電腦輸入“WM”字母打字,它雖然出現“我們、文明、外面、完美——”等詞組,但決不會出現“你們、他們”或“豬狗、主觀----”等詞組。這就說明,當初那個創造這套拼音輸入法的設計者,早就有一套驗前的概念,“WM”出現那些詞組,不出現那些詞組,必然有一套規則,不是亂來的。以拼音輸入法來看,“WM“出現的詞組,必然與“W”的詞和“M”的詞有關聯,兩者的詞經過聯想組合成新的詞組。所以說,它出現新的詞彙是有規律和法則的。以此來看,“WM“所出現新的詞組,“我們、文明、外面、完美、網民——”等,是根據出現而再生的概念。這套詞組概念的擴張,就包含在“拼音輸入法”的程式裡面。

我們從電腦中文打字拼音輸入法視窗可以看出,它是按照拼音字母排例,有一個基本單詞群。如,"w",它有"我、為、問、位、聞、無、文••"等基本單詞;"n"它有"那、能、你、呢、年、女••••"等基本單詞。而"wn"又可組成一些新的詞組。如"往年、晚安、無奈、溫暖、晚年••••••"等等。如此類推下去,這些字母放在一起,可以組成很多詞,三、四個字母,也可以組成許多詞組。聰明的電腦,也可產生聯想,五六個字母連在一起,也可以打出一個句子。如此下去,它可以產生出千千萬萬個詞語和句子。但是,我們來看那些組詞和句子,孤立來看,"往年"與”晚安”,是沒有甚麼邏輯關係的,但我們把”w"與"n"聯繫來看,原來它們都有一個詞基,第一個字是"w”所產生的,第二個字是"n”所產生的。”往年”與”晚安”,它們的出現,有一個必然的邏輯關係,不是沒有法則的。而我們人所產生的意識,從經驗中得到的知識,由於他有想像力、情感、愛好、意志、意識的意向性等等在作用,以為與電腦不同,他可以隨意地產生知識,如我可以將一張秋天落下的紅葉當作愛情的相思物。這好像是沒有甚麼邏輯性的,看來好像意識可以隨意地產生。但從康德的先驗論來看,他是受限制的。首先是出現的限制,沒有出現,也就沒有知識;只有對象的出現與純粹的知性能力發生作用,才能得出知識。其次是出現受制於先驗邏輯的作用。他對現象的認識,是由他的驗前純粹知性形式所決定的。這就是聰明與愚蠢的區分,為甚麼他對謀一現象就可以推理、判斷出其他概念,而一些人就只能推出一個概念?正如我們上面所舉中文電腦打字的例子,有的輸入法程式不夠聰明,只出現幾個詞,而有的輸入法很聰明,同樣輸入那幾個字母,它既可以出現很多詞。這就是驗前他所編的程式所決定的。而出現與先驗邏輯發生作用也是有限制的,如我打M字母,經常用"我、為、問"等字,沒有用過"往"字;而N字母也只用過"那、你、能"等字,沒有用過"年"字,我將WN結合一起打字,它也不會出現"往年"的詞組。為什麼?因為"往"和"年"兩字在兩個字母W和N都沒有出現過(使用過),它就沒有聯想的根據。原來,這個邏輯的組織功能,不僅有聰明和愚蠢之分,還與經驗後的知識出現有關。沒有出現過,就沒有新詞組。就是說,打"wn"出現什麼詞組,一則有驗前邏輯根據。二則受到出現的限制。原來,人的認識,首先是通過感性直觀的現象與純粹的知性能力發生作用,得出知識。然後根據知識對象的再現,再與邏輯機能發生作用,再生出新的知識。這個知性能力有一套邏輯機能,即我們說的判斷能力。康德羅列出四大邏輯機能,每項邏輯機能又有三個子目。這四大認識邏輯機能如下:
一、判斷的量:a,全稱的;b,特稱的;c,單稱的。
二、判斷的質:a,肯定的;b,否定的;c,無限的。
三、判斷的關係:a,直言的;b,假言的;c,選言的。

四、判斷的模態:a,或然的;b,實言的;c,必然的 。21

21,康德:『純粹理性批判』華中師範出版社,2000年7月第二版,韋卓民譯,106頁。

 

這就是我們古人說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的邏輯機能。我們從中文打字視窗可以看到,原來打"w"只是出現一些單詞,後來將它與其他字母交互作用,就出現更多的詞組,這樣下去,就出現千千萬萬個詞組、句子等。從表面上去看,它能產生多少詞彙,我們是很難想像的。就如我們人,他能產生多少知識?我們也是很難想像的。有人用”認識無限”來形容這個人腦的認識程式,解剖學家說人腦有多少個萬億神經細胞,這好像是說,我們的認識是無限的。但我們從康德的先驗論來看,他又是有限的。認識,他有一個範疇。康德根據阿里士多德的邏輯概念範疇,列出一個範疇表:

一、關於量:單一性、多數性、總體性。

二、關於質:實在性、否定性、限制性。

三、關於關係:依附性與存在性(實體與偶性)、因果性與依存性(原因與結果)、交互性(主動與被動之間的相互作用)。
四、關於模態:可能性_不可能性、存在性_非存在性、必然性_不必然性。
康德認為”這就是知性驗前地包含於自身中所有綜合的一切本源之純粹概念表"22

22「純粹理性批判」,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2000年7月第二版,韋卓民譯,114頁。

 

也就是說,我們的意識,看似雜亂無章,可以天馬行空,實則他是有一個範疇的。正如我們舉出的中文打字視窗那樣,打wn,有出現"晚安、溫暖、未能……等,但不可能出現”你他、天年、可能……"等。這是中文打字視窗那套form(形式)驗前就決定了的。我們人的認識也是這樣,他逃不出這個先驗的邏輯範疇。我們明瞭康德這個先驗論後,就知道意識來源的根在那裡了。原來人的腦袋,早就有一套認識的程式在那裡,這套程式與出現互相作用,就產生知識。我們知道,這套人的認識程式,首先是要有感性直觀為條件,而感性直觀則是以空間、時間為形式的,這個空間、時間是無限的,加上物質的無限可分性(物自體的不可知),這樣,直觀的對象只是某一空間某一時間的現象,知性對這一對象的認識,也是僅就現象而言,先驗邏輯只是根據出現量的多少進行判斷。而認識的鏈條根本無法中斷,他可以無限地認識下去。這樣說來,我們的認識就沒有絕對了。也可以這樣說,我們的認識是無止境的。我們不斷產生各種具體的知性概念,這個"三生萬物"是無窮無盡的。

我們從康德這個先驗論再進一步深入分析,去尋找認識的源頭。我們將經驗得來的概念除去,就會在沒有知識的後面悟到一種東西,這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就是驗前的概念。我們通常會認為,沒有對象的出現,哪來概念?如我沒有看過或聽說過一張桌子,我當然也就沒有這張桌子的概念。但是,我們根據康德的先驗論來看,其實,我還沒有看到過桌子之前,我頭腦早就有一個桌子的驗前概念了。我們舉出電腦中文打字視窗的例子就證明出來。驗前沒有一個純粹的知性概念,他不可能得到知識。而他即使得到知識,他的知識也不是必然的。就是說,他看到一張桌子,就不必然是桌子,有可能是其他雜亂無章的東西。一個必然是某某東西,而不是某某東西,它就是驗前決定了的。如果說驗前決定了的東西,沒有一個驗前的概念來規定,那是不可能的。這個與現象有關的概念,是在驗前就存在的。我稱康德這個純粹知性概念,叫做”無形的概念”。他沒有與現象發生作用,它就沒有顯示出來。這就是康德說的”沒有出現,就沒有知識”的論斷23。

23 康德『純粹理性批判』,韋卓民譯,華中師範大學出版社,2000年7月第二版,19頁。

 

但是,這個無形的概念,我們不能否定它的存在,它就置在我們的腦袋之中。只是沒有出現,我們意識不到它而已。如此我們可

以說,人認識一切事物,是先有概念,而後是推理、判斷等綜合統一機能。

推理、判斷的邏輯機能,是如何將對象放進那個概念的位格。如我們上面舉的中文拼音打字,"WM"字母早就有"我們、完美、文明、帷幕、微妙……"等驗前概念。我們的推理、判斷,是要將這個知識放在那個概念的位格,即是放在"我們"這個概念呢?還是放在"文明"或其他概念的位格。概念是先行於現象的。我們再以電腦來看這個問題,我們的電腦病毒太深,無法解毒時,我們要使電腦恢復正常,通常是洗去電腦所有的程式。在作業時我們就看到電腦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格子,這些格子有的是實的,有的是空的。這就說明空格子是沒有東西的,實格子是裝有東西的。我們根據康德純粹知性的圖形法的論述,那些空格子就是驗前的概念,而實格子是驗後的概念。心理學家說人腦有多少千千萬萬個神經細胞,我看這些細胞就如電腦的空格子。你有一的出現,他必定會有二在等候出現;有二的出現,三也就接著而來。這些概念是有機的組織,而且是必然產生的。就是說,認識產生什麼概念,它必然在邏輯的機能和認識範疇之下。我們通常以為,人首先通過推理、判斷,然後才得出概念。我則認為是概念在先。康德已證明出"純粹知性概念”在驗前就有的。康德稱為"先驗或說超驗(Transzendental)的東西就是人頭腦中的那套知性程式。可以說,我們人所有的知識概念,早就包含在這個先驗的認識程式之中。早期沒有電腦的發明,我們沒有實例對比,康德的論述有些晦澀,其中有些東西他也未看清。今天我們用電腦來說明,就容易理解了。那個先驗或說超驗的概念,總是在出現的前面等著你經驗的東西與它相結合。在新娘子沒有出現之前,先生已在門口恭候了。康德將認識的機能全部歸於知性。將知性能力歸結為判斷。他說"所以知性所產生的知識,(或者說至少是人類知性所產生的知識),必須是通過概念而生的,因而不是直觀的,而是論證性的。……概念以思維的自發性為基礎,而感性直觀則以印象的感受性為基礎。但是,知性能利用這些概念的唯一方法就是用它們來進行判斷。"24

24『純粹理性批判』,韋卓民譯。華中師範出版社,2000年7月第二版,104頁。

康德不承認有感性認識,看來康德是錯了。我看到一張桌子,這桌子就直接被我認知,這過程是不需要什麼判斷的,也是不需要什麼論證性的。這種感性直觀認識事物的例證很多,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來說,是不需要論證、判斷的。康德把感性與知性的功能絕緣分開,他把感性直觀只能得到印象,與概念無直接的關係,只有通過知性,纔能與概念發生關係。類似這樣的錯誤,在康德的「判斷力批判」一書論述其審美觀也同樣出現。他稱自然美是沒有概念的,也沒有利害關係的,它是沒有目的性而符合目的性的一個自然美。如我們看到一朵花美,是一下感受到它美,說不出什麼理由和關係,它是直接引起心靈愉悅的。這個美不就是感性直覺嗎?康德還設有介事地說有什麼四個契機,進行一番審美判斷。我覺得很奇怪,這朵花我一看就覺得它美,沒有什麼讓我想一想的思維啓動?我看這個美就不需要什麼判斷,這就是所謂的"自然美"。所以在這裡康德把感性與知性的能力分開來論述是錯誤的。從康德這個感性、知性說,我倒悟覺出人類這個認識的程式,他原來有一個基礎的自然概念裝置。即各種現實的事物的純粹概念。就如中文視窗打字的拼音輸入法,26個字母,早就裝入中文字典所有字的驗前概念。一打那個字母,它就顯現那個拼音打頭的中文字。我們人看到什麼,即刻可以知道它是什麼就是感性直觀與純粹概念直接相照應。他是沒有經過甚麼判斷和論證的。這就是我們通常說的常識或說真實的東西,我稱為一般時真理(一般時真理:我在我的「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書稱常識為一般時真理)的東西。這個驗前的概念,一般正常人都具備的。這就是我前面所說的,趙高牽出來的是鹿而不是馬的堅實憑證。有些人不懂得甚麼叫概念、判斷,但人人都知道那就是鹿,就是這鹿有一個驗前的純粹概念,一看到牠,就印在那個驗前的概念了,那個心是不能否定的。儒家哲學所講的誠,也就是由這個純粹概念做保證的。明明看到的就是鹿,牠是直接與心性相照應的,是不容辯解的。你說是馬,就是不誠了,撒謊了。這就是儒家作誠悟天道的基礎。他們看到人類心性有一個基礎性的東西,即與心性相照應的那個一般的"真實"。這個真實為什麼不容辯解呢?就是人的大腦都有馬和鹿的驗前概念。可以這樣說,他心性有各種不同的概念模型在那裡,你鹿的形象即印上鹿的模型,而馬的那個模型是空的,或是馬的模型早就被馬印證。他自然就認定你牽出的是鹿而不是馬。我們從人心性這個誠來看人這個認識的程式就很清楚了,全世界的人,如果他神經沒有出現什麼毛病,一定認為趙高牽出的是鹿而不是馬,因為人有一個基本的驗前概念裝置。即先天的自然概念裝置,這是不需要經過判斷、論證就可直接相照的。只有這個保證,人纔能訂出基本行為公則,才有所謂的道德規範。所謂的天賦人權概念的公理。

後來出現的經驗複合性概念,才是運用推理、判斷和論證的。而我的複合性概念,也是驗前就決定了的,是推理、判斷將其放在那一個概念的位格而已。這就是為什麼會有概念的對錯,會有理性的錯誤。人的頭腦,裝有千千萬萬的所謂神經細胞,這就是概念的空位格。那些經過推理、判斷出來的知識,表面上看,這個概念是由推理、判斷出來的,實則是推理、判斷把對象放在哪個概念的位格。這個先天的概念,肯定有在我們的腦袋裡。因為假如沒有一個純粹的驗前概念,這個驗後的對象不可能有一個安住所。沒有一個位格安放,它就流離失所了。也就是說,沒有一個位格來固定這個知識,它就不能成為知識了。 我們的古人早就看到這一點,這就是莊子稱為「心機」的人腦那個”芯片”所產生的東西。這個所謂人的心性的那些東西。一切都是由它與出現交互作用生出來的意識。實則,那個芯片,在它還沒有與外界現象發生關係之前,早就包涵世界的一切了。是他沒有客體的進入,而沒有出現意識。就像電腦一樣,沒有向它輸入東西,當然它就沒有東西顯現。但我們說,電腦它早就有一套認識的程式在裡面,在這個認識的程式,包涵各種各樣的驗前概念。我們向它輸入什麼,它就給我們一個結果。通常我們很多人,沒有想到這一點,總是用兩分法去看問題,沒有桌子的出現,我就沒有桌子的概念。想當然就否定有驗前的純粹知性概念。實則電腦的知識告訴我們,在我們沒有打開電腦運用它之前,它本身一定要有一套程式裝在裡面,只有它預先有一套程式在那裡,電腦才能發揮它驗後的作用。我們明瞭這個原理,就明白我們人腦這個靈魂的東西。在經驗意識的概念沒有出現之前,人腦就包含有這個概念的形式。這就是康德的先驗論。人們常說人的愚智是天生的,就是他那個”芯片”是天生的。就如我們說幾期的電腦。以前的舊電腦沒有新電腦聰明,就是它裡面的程式不同了。康德說人的判斷力是天生的,是不能用教育、訓練出來的。就如中文視窗拼音輸入法打字,舊的視窗只出現幾個詞組,而新的視窗,同樣打那幾個字母,它出現更多的詞組。為什麼?它是由先驗邏輯所決定的。即他所裝置的程式決定了的。我們明瞭這個人的認識能力,就會對人不斷發現新東西不會感到奇怪,每時每刻都有新世界發現是可能的,說人的認識無窮也是可成立的。這個人的”三生萬物”的認識程式,是可以無窮盡推演下去的。但從認識的程式來看,沒有出現,認識程式就不起作用。如此看來,他的認識又是有限的,也是不全的。另一個問題是康德沒有注意到的,是否有一種出現,是純粹的知性形式不包涵在內的,從而其先驗邏輯起不到作用呢?如電腦的中文拼音輸入法,它是以26個英文字母作為基數編出的程式。如你打一個(^.^),它不可能出現謀個中文字。因為這個程式根本就沒有(^.^)的轉換形式。那麼,我們人的世界,是否有一種出現,與我們的認識形式不相作用或說轉換不到知性的形式?康德的認識範疇,看起來很圓滿,可是有些出現對認識範疇不起作用是存在的。如「易。系辭傳上」所說的,”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逐通天下之故"26

26『周易正宗』,華夏出版社,2004年1月第一版,第614頁。

這是有感而無知性概念的表現。他沒有思,又不作為,一動不動地木然在那裡,就感而逐通天下之故了。這種感性,認識的形式是不起作用的。又如康德說的審美判斷,它是與概念無關的,也是沒有利害關係的,無目的性但符合目的性的一種直觀。這種直觀對象知性也是不起作用的,它只與感性發生關係。這種現象,我稱之為現實與心靈的直接通照,即所謂的感性直覺。這一點我在後面論道時,將加詳細論述。
回頭來看人腦這個認識功能,何以會“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呢?康德在其《純粹理性批判》的“先驗邏輯論”早就有分析。我們人認識這樣那樣的事物,不斷推理、判斷出新的概念,原來人腦中有一個純粹知性的認識範疇。這個認識範疇就是人的認識邏輯機能。這套認識邏輯機能保證我們不斷產生知識,並使知識有其必然性和普遍性。但其也有一個認識的範疇的,也不是天馬行空般無規律、無法則的。正如上面我們指出電腦“拼音輸入法”所說的例子一樣,其得出的知識看似雜亂無章,實則其是有規律和法則的。這套法則就是康德指出的認識範疇。他的知識擴張,是有一套組織性原則的。我們根據康德“驗前純粹知性概念”的演繹和他的認識範疇,對我們的知識追根問底,我們就會發現,原來這些知識的發生,都是“易有太極”的那個“太極”所起的作用。根源都來自那個“太極”。在電腦來說,就是那個芯片。人這個“太極”,當然不能完全與電腦芯片類同,(他的認識還涉及到人的情感、意志、愛好、意向性等等的干擾。我在下一章還會論到)但其“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知識擴張的類推形式是一樣的。經驗性越多,他的知識就越多。一個聰明人,見多識廣,他能產生多少知識我們是很難想像的。但就人的認識範疇來說,你沒有一,不可能生出二,沒有二,不可能生出四……,這個擴張是有前提的。就是那個知性的先驗邏輯形式所決定了的。因此我們可以說,不僅知性概念,甚至連理性概念,都在驗前包含在“太極”之中。就是說,“太極”早就裝有宇宙世界一切概念的位格,只是它沒有打開來(沒有展開經驗後的認識),我們就不知道,這就是宋代哲學家陸象山先生說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悟覺。早在幾千年前的《易》,就發現這個人類的機芯——“太極”,“太極”即宇宙心,它是按照宇宙的規律、法則而生成的,也可以說,宇宙的自然規律、法則是由太極而決定的。我們人類的知性、理性,只不過是這個“太極”形式的展開而顯現的現象內容而已。正所謂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27的老子道無邏輯形式。這個「道」   (太極),早就包含宇宙的一切,是不需要知性、理性求證的。你把它打開來,反而使它發生錯誤和混亂了。下面我們來談談理性是如何出現錯誤的。

27 老子『道德經』第42章。安徽人民出版社,2001年10月第一版,27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