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探源归根论                          

 

黄鹤升

 

 

 

二、康德先验哲学给我们的启示

康德这个先验哲学,说的是人脑认识的功能。但是,他与以往的哲学理论不同的是:以前的哲学都是以经验性为基础,而进行的一种心理学分析。也就是说,他是把现象与心理活动作两分法的分析。而康德的先验论,则是将经验排除在外,对人脑这个认识功能作纯粹的先验剖析。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在我们人还没有接收客体世界的现象之前,我们的脑袋有什么东西能使客体变为我们的知识。在一般人的思维想象中,没有客体进入到我们的感官,我们的脑袋就是空的,哪来知识?我看到一张桌子,我才有这张桌子的概念,我什么都没有看到,外界一切空无,那我的脑袋当然什么都没有。因此人们就会说,是外界的物质,决定着我们的意识。这就是唯物论者信誓旦旦说物质决定意识牢不可破的教条。他们抓住这一保险系数,宏宏洒洒地开论起来。而唯心论也反其道而行之,抓住心理学的功能,大谈意识决定物质论:假如我没有意识到它,它又如何存在呢?两者血战到最后,还是各说各的话,用康德的理论来说,还是不分胜负(纯粹理性的二律背反)。其原因就是双方都使用两分法的办证术,将客体与主体作为一对矛盾的两个方面来论述,这就形成谁也离不开谁的局面,谁能战胜谁呢?这叫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消灭了对方,你自己也就不存在了。康德哲学的新颖与独特,其表现就在这里:他抛开两分法的辩证法,另辟途径,对哲学来个三分法的论述。康德在他的《判断力批判》一书的一段注脚里说,「有人曾对我的纯粹哲学的划分几乎总是得出三分法的结果感到困惑。但这是植根于事物的本性中的。如果一个划分要先天地进行,那么它要么是按照矛盾律而是分析的,而这时它总是两分的(任何一个存在要么是A,要么是非A。)要么它就是综合的。而如果它在这种情况下要从先天的概念(而不像在数学中那样从概念相应的先天直观中)引出来,那么这一划分就必须按照一般综合统一所要求的,而必然是三分法的。这就是:1、条件,2、一个条件者,3、从有条件者和它的条件的结合中产生的那个概念。」14康德的哲学为什么总是三分法而不是两分法,其原因就是在现象和意识之间,还有一个先验逻辑的形式在那里。就是说,我们不能只看到是现象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现象,它们的后面还有一个先验逻辑形式在起作用。

康德这个三分法的先验哲学,打破了我们惯常两分法的思维。乍看起来会有些令人费解。以康德先天的概念(有译为验前概念)的说法,就如说在我还没有认识张三、李四之前,我就有张三、李四的概念了。这话看起来是荒唐至极的。不是说,经过思维判断后,才得出概念的吗?没有客体的出现,怎么会有概念的存在?用一般人惯常的思维方式来看,这是不可能的。康德说的,可信吗?当年康德论述他的哲学时,就很少引用实例来说明。他在他的《纯粹理性批判》序言中,就对这个问题做了说明。说实在,康德这个先验论,要用实例来说明,确实不容易。我称他的哲学为形而下之下的:他是论说人意识后面的东西,即在人的意识之下的那个心性的能力。故我也称他的哲学为反身而诚(孟子语,见上引注)的哲学。尽管康德没有说过他的哲学是形而下之下,他也循经院哲学的传统叫法,将哲学研究的范畴称为「形而上学」的。但就康德研究的先验论来看,我称为形而下之下的哲学是很得体的。一,康德自称,他的哲学是「哥白尼式的反转」(有译为革命),既然是反转,那就是反形而上学而行之,这就是形而下的。但因中国人称「形而下之为器」(『易经系辞传』),我则称为「形而下之下」。因为康德并不是说形器的东西,而是人的形体之心的知识。二,康德说他的批判哲学不属于心理学研究的范围,它是将经验性的知识排除在外的。康德讲所谓「纯粹知性」、「纯粹理性」的东西,是没有掺杂任何经验性的东西。这种知识,不是形而上的思辨,而是形而下的探究。三,康德在其『纯粹理性批判』一书开章明义地指出,他要说的是验前的知识,即在经验没有发生之前的知识。康德称之为「认识的形式」的东西。这个还没有发生经验之前的知识不可能是形而上的,只能将它纳入形而下之下来考察。西方哲学的形而上学(Metaphysik ),说的是形体之外人意识的东西,康德没有把他的哲学摈出形而上学的范畴也是说得过去的,因为康德的先验论也是讲抽象的东西。而以我们中文「形而上」与「形而下」之解,说康德的哲学是形而上的,那就产生很多误解,以为康德还是在讲思辨的那一套,还是讲形式逻辑的那一套东西,这就很难悟觉出康德哲学的玄妙来。有人认为康德的哲学是说思维的规律、思维的法则。这话看似不错,实则没有点到先验论最精妙的核心部位——这个先天的概念问题。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计算机的发明已普及使用,我们用计算机的原理来做实例,说明康德这个先验哲学,就很容易理解康德这个先天的概念了。

计算机之所以成功,能够显示出我们所需要的知识,就是我们在使用计算机之前,计算机本身必须有一套能使你输入的东西变为知识的功能。这套功能,就是康德说的纯粹知性的那一套原理:想象力、综合、统一的能力。这套能力,它是在验前a priori),即我们在没有打开计算机向它输入东西之前,我们预先就装在计算机里面了。也就是说,计算机本身已有一套运作程序。这套程序康德叫认识的形式(Form), 叫认识范畴(Kategoien)。这套东西是验前就有的,没有参杂任何经验性的东西,它是纯粹的知性能力。只有它本身具备那种知性能力,我们人才能向它输入什么东西,它就给出我们所需要的知识。
我曾经写过一篇小品文,说康德是计算机发明的鼻祖,15有人不以为然,两百多年前的康德哲学,怎么能与现代的计算机扯上关系呢?实则正是康德的先验论原理,

14康德:《判断力批判》33页。邓晓芒译,人民出版社,200212月第二版。

15黄鹤升:《康德,计算机发明的鼻祖》。刊《欧华导报》201012月第5版。

才使计算机成为可能的。计算机必须具备康德说的这个验前知识,即其本身有一套程序功能,才能为我们人所用(经验后的作用)。这就是康德的「先验论」。

就知性能力来看,计算机与人脑是相通的。我们以计算机来看康德的哲学,也是可相通的。我们举一个经验后的计算机应用例子,以此再来反思康德的哲学:
我们打开计算机拼音输入法打字的中文窗口,当我们向计算机输入一个“W“字母,它就出现我、为、无、文----”等字。为什么不出现他、你、猪、狗等字呢?道理很简单,就是原来编这套拼音输入法中文窗口打字程序的那个人,早就把所有读音以“W“为开头的中文字,编入W字母的系列。这个W,早就装有我、为、无、文----”等中文字的验前概念(纯粹概念)。W的出现,计算机必然反映出这些「我、为、文、问……」等中文字来。相反,因为这套程序的W字母没有他、你、猪、狗等字的验前概念,当然它就没有这几个字的反映出来。由此而看,虽然说计算机还要具备反映、记忆、联想等等的功能,但就上面举的例子来看,它必须有一个验前的概念装置,假如那套程序的W没有"我、为、问、文……"等中文字的纯粹概念,W是不可能反应出这些中文字来的。由此我们再来看看人的认识,我们能认识这样那样的事物,表面上看,就是我看到什么东西,就知道它是什么东西,道理很简单。但是,如果我们作进一步的分析,就会追溯到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为什么人人看到一条狗,就知道它是狗,而不会认为它是猪或羊呢?这里必定要追究到我们人认识的那个形式是否一样的问题,就好像我们做饼的模型,那个模型扣出来的东西是什么就是什么,是固定的。这个模型的东西就是验前的纯粹概念。那个模型是小狗是小羊,它的成品就是小狗、小羊模样,这是不变的。在经验还没有发生之前,我们人的头脑早就有一套自然界的先天概念,否则我们不能产生必然的认知。即我们上面所说的,在我还没有认识张三、李四之前,我的头脑早就有各种各样人的验前概念了。当然,如果张三、李四不出现,这两个概念也不会反映出来。这正是康德先验哲学所说的纯粹知性的先天概念。康德已证明出我们的知识必然是如此而不是如彼”16的规则。这个规则后面必然要有先天的概念作为奠基。没有先天性概念,那么我们所得的知识就成为不定式了,也就是偶然的了。就是说,我看到一条狗,就不必然是一条狗,有可能会变为一条猪或一头牛了。或是说我看到一条狗,认定是狗,而你可能认定它是猪,而不是狗。全世界的人虽然语言不同,但他看到一条狗必定知道是狗而不是猪。看到什么,它必然是什么,人必须有一个先验统觉,这个统觉必然有一个验前概念做根基。就是说,人必须有一个一般的认识形式装置,否则就没有所谓的常识。保证这个常识的真实性,就必须人人(神经不正常的人除外)有一套同样的验前概念装置。康德的哲学给我们两个启示:一是我们人的头脑有一套验前认识形式的装置;二是我们的头脑有一套自然世界的先天概念。康德说,「所以知性不只是通过出现的比较而订出规则的一种力量,它本来就是自然的立法者。……我们说知性本身是自然规律的根源,因而也就是自然的形式统一性的根源,这种说法乍听起来似乎十分夸大而悖理,可是这仍然是正确的,而且和它所涉及的对象即经验是相一致的」17。此话如何理解呢?这就是说,在我们还没有认识自然世界之前,我们的头脑不仅有一套认识事物的能力,而且早就有一套自然世界的纯粹概念。给自然立法,他如果没有法规,他如何立法?通常理性主义者会说,是人根据自己对自然的观察、思考,然后对它进行推理、判断,才得出自然的规律与法则的。自然本就如此,它是客观存在,何需你人来立法呢?康德这个「本来」,就道出了人本身天生就有一套认识自然的形式装置(即程序)。如果我们以康德的纯粹知性概念的图形法来理解,我们的头脑先天就存在自然的一切概念了。这话听起来似有些不好理解,但我们结合上面所说的计算机汉语拼音输入法,就好理解了。上面我们说过,为什么我们输入“W”,计算机就显现我、为、文……”等字呢?就是我们在验前(还没有使用计算机打字之前),计算机本身早就装置“W”所有中文字的概念了。而以康德知性是自然的立法者的这个说法,我们人的头脑,它不仅天生有一套自然的法则,而且他是按照自然法则建造的,他与宇宙世界是相通的。即中国南宋哲学家陆象山(陆九渊,1139年_1193年)说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早在八百多年前,我们的古人就悟觉到这点。宇宙是由吾心建造的,吾心是由宇宙生成的。也就是说,

17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韦卓民译,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7月第二版,151_152页。

世界的一切,在我们的头脑早就有一套形式,一套纯粹的概念。这套形式、概念我们看不见,摸不着,但一旦有客体出现与它发生关系,他就可以意识出来。我们举一个几何学的例子:三角形的内角和等于180度,为什么它一定是180度而不是190度或200度呢?这是空间的先天三维性所决定的。但是如果我们取消出现的三条线,没有构成一个三角形,那个180度的概念也不会在我们的头脑出现。其实,这个三角形内角和等于180度的概念是先天就存在的。康德认为,数学的先天性原理,用直观就可以证明出来,这就是自然科学稳步向前发展而没有什么阻碍的原因。而人这个先天性原理,就不那么好证明出来了。我们通常不会做太多的思考,只会认为是客体对象给予我概念,是狗的出现,我才有狗的概念。我从未看到或听到过狗的有关情况,我是不会有狗的概念的。然而,康德的先验论就给我们启示了,使我们明白人的大脑早就装有一套纯粹的知性概念。康德说,「现在就发生一个问题:验前概念可否也能作为先行条件,任何东西只有在此条件下即可不是被直观,仍能作为思维的一般对象,如果是如此的话,关于对象的一切经验性知识就必须和这样的概念相一致,因为惟有这样预先假定有这些概念,任何东西才有可能成为经验的对象。

18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韦卓民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7月第2版,127页。

康德没有将它归为感性直观认识,而是将它归为思维的一般对象。然而,他就直白出,只有预先假定有这些概念,我们人纔能有所谓的知识。即「任何东西才有可能成为经验的对象」。我们通过汉语拼音打字窗口的案例,就把康德这个验前概念证明出来了。很多人读康德,都知道康德的先验论,都知道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说的是人的思维规律、法则。但鲜有人窥见到康德这个验前概念问题,即纯粹知性概念这个问题。这就是我称赞康德为计算机发明的鼻祖的有力证据。康德是个形而下之下的哲学家,是个反身而诚的哲学家。他把人类形体下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这个心性认识形式揭示出来了。陆象山虽然在八百多年前就体悟到,比康德早六百多年。但因中国那时没有逻辑证明那套东西,人们只有用心体悟,是康德用先验的逻辑分析综合法,才将这一心性证明出来。然而,后世很多哲学家,被理性所蒙蔽,也可说没有康德这个反身而诚的能力,还是没有看到康德哲学这个先天概念(韦卓民译为「验前概念」)的问题。至今的辩证法家,走的还是笛卡儿「我思故我在」的老路,当然体悟不到这个先天性概念。这个先天性概念,就是陆象山「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杠杆支点。没有这个先天概念作为根基,宇宙与吾心同一是不能成立的。只有证明出吾心在验前就有了这些概念,纔能说明「吾心即是宇宙」。我们已证明出纯粹知性概念的先天性,然而,对于理性的认识,他是要经过推理、判断才得出概念的,你要说头脑早就有一个先天的概念是很难说得通的。我们要使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成为可能,就得证明出理性概念也是先天就有的。

 

三、宇宙心的证明

我们以康德知性是自然的立法者来说明人心与自然是相通的,以此证明陆象山人类宇宙心的存在。康德这个纯粹知性能力,充分证明验前纯粹知性概念的存在。就是说,只有我们人的头脑先天就有世界上各种各样事物纯粹概念的装置,我们认识世界上的各种各样事物才具有普遍性和必然性。我们试举赵高指鹿为马这个例子:为什么人人在心中都知道那是一条鹿而不是一条马呢?也许有人会说,这不是明摆着的嘛,一看就是鹿,它与马的概念是不同的。但是,我们往更深层次地想想,为什么赵高牵出来这条动物一定是鹿而不可能是马或其他动物呢?说到底还是要追究到人还没有接收外界事物之前,人脑那个Form (形式)的装置,就是说,人脑那个机心必然有对外界事物各种概念的验前装置,只有这样,人类才能有一种普遍、必然的看法。这就是康德说的知性是自然的立法者根基所在。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鹿与马是不同种的动物呢?他必然先天有一个形式,这套形式决定着鹿是鹿,马是马,是有不同的概念的。人心早就有这个验前的概念了。就如我们上面所说的中文视窗打字,打“W”字母,它必然出现我、为、文、王----”等,打上“N”字母,它必然出现你、能、那----”等,它不会将W字母的系列概念错置到N字母系列概念那里去。这就是验前概念所必然决定的。有人读康德,知道康德的先验论,但既少有人体悟到康德说的我们的知识必然是如此,而不是如彼”19的含义。这个必然是如此的知识就是验前纯粹知性概念所决定了的。他的纯粹知性概念,就证明出这个普遍性和必然性。这 个验前概念,康德在200多年前,就把这个原理说出来了。所谓的知性是自然的立法者,其实就是中国哲学家陆象山说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写照。但是,我们说到理性的概念,要证明其验前就存在就有些困难了。理性概念是用推理、判断得出来的概念。它不是直接性的认知,他是经过思维的思想,经过抽象的逻辑思维推理、判断后,才得出的概念。如果说我们先天就有这个纯粹理性概念,更让人不可置信。然而,康德也把这个纯粹理性概念证明出来了。我们拿中国古老的《易经》来说明康德这个纯粹理性哲学原理,我们就很容易汇通这个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原理。《易。系辞传上》说: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20

19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韦卓民译,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20『周易正宗』华夏出版社,20051月北京第一版,635页。

八卦再生出六十四卦。原来这个太极心机,它是由一个逻辑的组织性原则发展出来的: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由此一直生出千千万万数来。据说比尔盖茨创造出今天普遍使用的计算机窗口,就是从中国古老《易经》的这个八卦原理得到启发的。我们不管这是否是事实,但计算机的原理确实是与《易经》所说的原理相通。我们再举汉语拼音输入法窗口打字的例子:当我们使用过“AB C------“等字母的中文字后,我们将两个或多个字母链接起来,它就会出现多个词组的概念来。如我们输入“WM”就会出现我们、文明、外面、完美、网民--------”等一系列词组。它为什么会出现这些词组呢?这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联想功能。计算机根据联想的组织性原则,它会推理出许多词组来。我们根据计算机这个功能,再联系到人这个认识形式,你就明白那些推理、判断出来的概念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都是心机联想的组织性原则在起作用。他会根据“W”的词和“M”的词,通过逻辑联想,就产生出许多新的词组来。这些词组是不同的概念,看上去好像杂乱无章,没有什么关联;但我们根据这些词组,再作进一步的分析,它是有逻辑规律性的。如上面提到的计算机输入“WM”字母打字,它虽然出现我们、文明、外面、完美--------”等词组,但决不会出现你们、他们猪狗、主观----”等词组。这就说明,当初那个创造这套拼音输入法的设计者,早就有一套验前的概念,“WM”出现那些词组,不出现那些词组,必然有一套规则,不是乱来的。以拼音输入法来看,“WM“出现的词组,必然与“W”的词和“M”的词有关联,两者的词经过联想组合成新的词组。所以说,它出现新的词汇是有规律和法则的。以此来看,“WM“所出现新的词组,我们、文明、外面、完美、网民------”等,是根据出现而再生的概念。这套词组概念的扩张,就包含在拼音输入法的程序里面。

我们从计算机中文打字拼音输入法窗口可以看出,它是按照拼音字母排例,有一个基本单词群。如,"w",它有"我、为、问、位、闻、无、文"等基本单词;"n"它有"那、能、你、呢、年、女……"等基本单词。而"wn"又可组成一些新的词组。如"往年、晚安、无奈、温暖、晚年……"等等。如此类推下去,这些字母放在一起,可以组成很多词,三、四个字母,也可以组成许多词组。聪明的计算机,也可产生联想,五六个字母连在一起,也可以打出一个句子。如此下去,它可以产生出千千万万个词语和句子。但是,我们来看那些组词和句子,孤立来看,"往年"与晚安,是没有甚么逻辑关系的,但我们把”w"与"n"联系来看,原来它们都有一个词基,第一个字是"w”所产生的,第二个字是"n”所产生的。往年晚安,它们的出现,有一个必然的逻辑关系,不是没有法则的。而我们人所产生的意识,从经验中得到的知识,由于他有想象力、情感、爱好、意志、意识的意向性等等在作用,以为与计算机不同,他可以随意地产生知识,如我可以将一张秋天落下的红叶当作爱情的相思物。这好像是没有甚么逻辑性的,看来好像意识可以随意地产生。但从康德的先验论来看,他是受限制的。首先是出现的限制,没有出现,也就没有知识;只有对象的出现与纯粹的知性能力发生作用,才能得出知识。其次是出现受制于先验逻辑的作用。他对现象的认识,是由他的验前纯粹知性形式所决定的。这就是聪明与愚蠢的区分,为甚么他对谋一现象就可以推理、判断出其他概念,而一些人就只能推出一个概念?正如我们上面所举中文计算机打字的例子,有的输入法程序不够聪明,只出现几个词,而有的输入法很聪明,同样输入那几个字母,它既可以出现很多词。这就是验前他所编的程序所决定的。而出现与先验逻辑发生作用也是有限制的,如我打M字母,经常用"我、为、问"等字,没有用过"往"字;而N字母也只用过"那、你、能"等字,没有用过"年"字,我将WN结合一起打字,它也不会出现"往年"的词组。为什么?因为"往"和"年"两字在两个字母WN都没有出现过(使用过),它就没有联想的根据。原来,这个逻辑的组织功能,不仅有聪明和愚蠢之分,还与经验后的知识出现有关。没有出现过,就没有新词组。就是说,打"wn"出现什么词组,一则有验前逻辑根据。二则受到出现的限制。原来,人的认识,首先是通过感性直观的现象与纯粹的知性能力发生作用,得出知识。然后根据知识对象的再现,再与逻辑机能发生作用,再生出新的知识。这个知性能力有一套逻辑机能,即我们说的判断能力。康德罗列出四大逻辑机能,每项逻辑机能又有三个子目。这四大认识逻辑机能如下:
一、判断的量:a,全称的;b,特称的;c,单称的。
二、判断的质:a,肯定的;b,否定的;c,无限的。
三、判断的关系:a,直言的;b,假言的;c,选言的。
四、判断的模态:a,或然的;b,实言的;c,必然的 21

21,康德:『纯粹理性批判』华中师范出版社,20007月第二版,韦卓民译,106页。

这就是我们古人说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逻辑机能。我们从中文打字窗口可以看到,原来打"w"只是出现一些单词,后来将它与其他字母交互作用,就出现更多的词组,这样下去,就出现千千万万个词组、句子等。从表面上去看,它能产生多少词汇,我们是很难想象的。就如我们人,他能产生多少知识?我们也是很难想象的。有人用认识无限来形容这个人脑的认识程序,解剖学家说人脑有多少个万亿神经细胞,这好像是说,我们的认识是无限的。但我们从康德的先验论来看,他又是有限的。认识,他有一个范畴。康德根据阿里士多德的逻辑概念范畴,列出一个范畴表:

一、关于量:单一性、多数性、总体性。

二、关于质:实在性、否定性、限制性。

三、关于关系:依附性与存在性(实体与偶性)、因果性与相关性(原因与结果)、交互性(主动与被动之间的相互作用)。

四、关于模态:可能性_不可能性、存在性_非存在性、必然性_不必然性。

康德认为这就是知性验前地包含于自身中所有综合的一切本源之纯粹概念表"22

22「纯粹理性批判」,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7月第二版,韦卓民译,114页。

也就是说,我们的意识,看似杂乱无章,可以天马行空,实则他是有一个范畴的。正如我们举出的中文打字窗口那样,打wn,有出现"晚安、温暖、未能……等,但不可能出现你他、天年、可能……"等。这是中文打字窗口那套form(形式)验前就决定了的。我们人的认识也是这样,他逃不出这个先验的逻辑范畴。我们明了康德这个先验论后,就知道意识来源的根在那里了。原来人的脑袋,早就有一套认识的程序在那里,这套程序与出现互相作用,就产生知识。我们知道,这套人的认识程序,首先是要有感性直观为条件,而感性直观则是以空间、时间为形式的,这个空间、时间是无限的,加上物质的无限可分性(物自体的不可知),这样,直观的对象只是某一空间某一时间的现象,知性对这一对象的认识,也是仅就现象而言,先验逻辑只是根据出现量的多少进行判断。而认识的链条根本无法中断,他可以无限地认识下去。这样说来,我们的认识就没有绝对了。也可以这样说,我们的认识是无止境的。我们不断产生各种具体的知性概念,这个"三生万物"是无穷无尽的。

我们从康德这个先验论再进一步深入分析,去寻找认识的源头。我们将经验得来的概念除去,就会在没有知识的后面悟到一种东西,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就是验前的概念。我们通常会认为,没有对象的出现,哪来概念?如我没有看过或听说过一张桌子,我当然也就没有这张桌子的概念。但是,我们根据康德的先验论来看,其实,我还没有看到过桌子之前,我头脑早就有一个桌子的验前概念了。我们举出计算机中文打字窗口的例子就证明出来。验前没有一个纯粹的知性概念,他不可能得到知识。而他即使得到知识,他的知识也不是必然的。就是说,他看到一张桌子,就不必然是桌子,有可能是其他杂乱无章的东西。一个必然是某某东西,而不是某某东西,它就是验前决定了的。如果说验前决定了的东西,没有一个验前的概念来规定,那是不可能的。这个与现象有关的概念,是在验前就存在的。我称康德这个纯粹知性概念,叫做无形的概念。他没有与现象发生作用,它就没有显示出来。这就是康德说的没有出现,就没有知识的论断23。但是,这个无形的概念,我们不能否定它的存在,它就置在我们的脑袋之中。只是没有出现,我们意识不到它而已。如此我们可

23 康德『纯粹理性批判』,韦卓民译,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07月第二版,19页。

以说,人认识一切事物,是先有概念,而后是推理、判断等综合统一机能。推理、判断的逻辑机能,是如何将对象放进那个概念的位格。如我们上面举的汉语拼音打字,"WM"字母早就有"我们、完美、文明、帷幕、微妙••••"等验前概念。我们的推理、判断,是要将这个知识放在那个概念的位格,即是放在"我们"这个概念呢?还是放在"文明"或其他概念的位格。概念是先行于现象的。我们再以计算机来看这个问题,我们的计算机病毒太深,无法解毒时,我们要使计算机恢复正常,通常是洗去计算机所有的程序。在作业时我们就看到计算机有很多密密麻麻的格子,这些格子有的是实的,有的是空的。这就说明空格子是没有东西的,实格子是装有东西的。我们根据康德纯粹知性的图形法的论述,那些空格子就是验前的概念,而实格子是验后的概念。心理学家说人脑有多少千千万万个神经细胞,我看这些细胞就如计算机的空格子。你有一的出现,他必定会有二在等候出现;有二的出现,三也就接着而来。这些概念是有机的组织,而且是必然产生的。就是说,认识产生什么概念,它必然在逻辑的机能和认识范畴之下。我们通常以为,人首先通过推理、判断,然后才得出概念。我则认为是概念在先。康德已证明出"纯粹知性概念在验前就有的。康德称为"先验或说超验(Transzendental)的东西就是人头脑中的那套知性程序。可以说,我们人所有的知识概念,早就包含在这个先验的认识程序之中。早期没有计算机的发明,我们没有实例对比,康德的论述有些晦涩,其中有些东西他也未看清。今天我们用计算机来说明,就容易理解了。那个先验或说超验的概念,总是在出现的前面等着你经验的东西与它相结合。在新娘子没有出现之前,先生已在门口恭候了。康德将认识的机能全部归于知性。将知性能力归结为判断。他说"所以知性所产生的知识,(或者说至少是人类知性所产生的知识),必须是通过概念而生的,因而不是直观的,而是论证性的。•••概念以思维的自发性为基础,而感性直观则以印象的感受性为基础。但是,知性能利用这些概念的唯一方法就是用它们来进行判断。"24

 

24『纯粹理性批判』,韦卓民译。华中师范出版社,20007月第二版,104页。

康德不承认有感性认识,看来康德是错了。我看到一张桌子,这桌子就直接被我认知,这过程是不需要什么判断的,也是不需要什么论证性的。这种感性直观认识事物的例证很多,在我们的日常生活来说,是不需要论证、判断的。康德把感性与知性的功能绝缘分开,他把感性直观只能得到印象,与概念无直接的关系,只有通过知性,纔能与概念发生关系。类似这样的错误,在康德的「判断力批判」一书论述其审美观也同样出现。他称自然美是没有概念的,也没有利害关系的,它是没有目的性而符合目的性的一个自然美。如我们看到一朵花美,是一下感受到它美,说不出什么理由和关系,它是直接引起心灵愉悦的。这个美不就是感性直觉吗?康德还设有介事地说有什么四个契机,进行一番审美判断。我觉得很奇怪,这朵花我一看就觉得它美,没有什么让我想一想的思维启动?我看这个美就不需要什么判断,这就是所谓的"自然美"。所以在这里康德把感性与知性的能力分开来论述是错误的。从康德这个感性、知性说,我倒悟觉出人类这个认识的程序,他原来有一个基础的自然概念装置。即各种现实的事物的纯粹概念。就如中文窗口打字的拼音输入法,26个字母,早就装入中文字典所有字的验前概念。一打那个字母,它就显现那个拼音打头的中文字。我们人看到什么,即刻可以知道它是什么就是感性直观与纯粹概念直接相照应。他是没有经过甚么判断和论证的。这就是我们通常说的常识或说真实的东西,我称为一般时真理(一般时真理:我在我的「通往天人合一之路」一书称常识为一般时真理)的东西。这个验前的概念,一般正常人都具备的。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赵高牵出来的是鹿而不是马的坚实凭证。有些人不懂得甚么叫概念、判断,但人人都知道那就是鹿,就是这鹿有一个验前的纯粹概念,一看到牠,就印在那个验前的概念了,那个心是不能否定的。儒家哲学所讲的诚,也就是由这个纯粹概念做保证的。明明看到的就是鹿,牠是直接与心性相照应的,是不容辩解的。你说是马,就是不诚了,撒谎了。这就是儒家作诚悟天道的基础。他们看到人类心性有一个基础性的东西,即与心性相照应的那个一般的"真实"。这个真实为什么不容辩解呢?就是人的大脑都有马和鹿的验前概念。可以这样说,他心性有各种不同的概念模型在那里,你鹿的形象即印上鹿的模型,而马的那个模型是空的,或是马的模型早就被马印证。他自然就认定你牵出的是鹿而不是马。我们从人心性这个诚来看人这个认识的程序就很清楚了,全世界的人,如果他神经没有出现什么毛病,一定认为赵高牵出的是鹿而不是马,因为人有一个基本的验前概念装置。即先天的自然概念装置,这是不需要经过判断、论证就可直接相照的。只有这个保证,人纔能订出基本行为公则,才有所谓的道德规范。所谓的天赋人权概念的公理。
后来出现的经验复合性概念,才是运用推理、判断和论证的。而我的复合性概念,也是验前就决定了的,是推理、判断将其放在那一个概念的位格而已。这就是为什么会有概念的对错,会有理性的错误。人的头脑,装有千千万万的所谓神经细胞,这就是概念的空位格。那些经过推理、判断出来的知识,表面上看,这个概念是由推理、判断出来的,实则是推理、判断把对象放在哪个概念的位格。这个先天的概念,肯定有在我们的脑袋里。因为假如没有一个纯粹的验前概念,这个验后的对象不可能有一个安住所。没有一个位格安放,它就流离失所了。也就是说,没有一个位格来固定这个知识,它就不能成为知识了。 我们的古人早就看到这一点,这就是庄子称为「心机」的人脑那个芯片所产生的东西。这个所谓人的心性的那些东西。一切都是由它与出现交互作用生出来的意识。实则,那个芯片,在它还没有与外界现象发生关系之前,早就包涵世界的一切了。是他没有客体的进入,而没有出现意识。就像计算机一样,没有向它输入东西,当然它就没有东西显现。但我们说,计算机它早就有一套认识的程序在里面,在这个认识的程序,包涵各种各样的验前概念。我们向它输入什么,它就给我们一个结果。通常我们很多人,没有想到这一点,总是用两分法去看问题,没有桌子的出现,我就没有桌子的概念。想当然就否定有验前的纯粹知性概念。实则计算机的知识告诉我们,在我们没有打开计算机运用它之前,它本身一定要有一套程序装在里面,只有它预先有一套程序在那里,计算机才能发挥它验后的作用。我们明了这个原理,就明白我们人脑这个灵魂的东西。在经验意识的概念没有出现之前,人脑就包含有这个概念的形式。这就是康德的先验论。人们常说人的愚智是天生的,就是他那个芯片是天生的。就如我们说几期的计算机。以前的旧计算机没有新计算机聪明,就是它里面的程序不同了。康德说人的判断力是天生的,是不能用教育、训练出来的。就如中文窗口拼音输入法打字,旧的窗口只出现几个词组,而新的窗口,同样打那几个字母,它出现更多的词组。为什么?它是由先验逻辑所决定的。即他所装置的程序决定了的。我们明了这个人的认识能力,就会对人不断发现新东西不会感到奇怪,每时每刻都有新世界发现是可能的,说人的认识无穷也是可成立的。这个人的三生万物的认识程序,是可以无穷尽推演下去的。但从认识的程序来看,没有出现,认识程序就不起作用。如此看来,他的认识又是有限的,也是不全的。另一个问题是康德没有注意到的,是否有一种出现,是纯粹的知性形式不包涵在内的,从而其先验逻辑起不到作用呢?如计算机的汉语拼音输入法,它是以26个英文字母作为基数编出的程序。如你打一个(^.^),它不可能出现谋个中文字。因为这个程序根本就没有(^.^)的转换形式。那么,我们人的世界,是否有一种出现,与我们的认识形式不相作用或说转换不到知性的形式?康德的认识范畴,看起来很圆满,可是有些出现对认识范畴不起作用是存在的。如「易。系辞传上」所说的,易,无思也,无为也,寂然不动,感而逐通天下之故"26

26『周易正宗』,华夏出版社,20041月第一版,第614页。

这是有感而无知性概念的表现。他没有思,又不作为,一动不动地木然在那里,就感而逐通天下之故了。这种感性,认识的形式是不起作用的。又如康德说的审美判断,它是与概念无关的,也是没有利害关系的,无目的性但符合目的性的一种直观。这种直观对象知性也是不起作用的,它只与感性发生关系。这种现象,我称之为现实与心灵的直接通照,即所谓的感性直觉。这一点我在后面论道时,将加详细论述。
回头来看人脑这个认识功能,何以会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呢?康德在其《纯粹理性批判》的先验逻辑论早就有分析。我们人认识这样那样的事物,不断推理、判断出新的概念,原来人脑中有一个纯粹知性的认识范畴。这个认识范畴就是人的认识逻辑机能。这套认识逻辑机能保证我们不断产生知识,并使知识有其必然性和普遍性。但其也有一个认识的范畴的,也不是天马行空般无规律、无法则的。正如上面我们指出计算机拼音输入法所说的例子一样,其得出的知识看似杂乱无章,实则其是有规律和法则的。这套法则就是康德指出的认识范畴。他的知识扩张,是有一套组织性原则的。我们根据康德验前纯粹知性概念的演绎和他的认识范畴,对我们的知识追根问底,我们就会发现,原来这些知识的发生,都是易有太极的那个太极所起的作用。根源都来自那个太极。在计算机来说,就是那个芯片。人这个太极,当然不能完全与计算机芯片类同,(他的认识还涉及到人的情感、意志、爱好、意向性等等的干扰。我在下一章还会论到)但其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知识扩张的类推形式是一样的。经验性越多,他的知识就越多。一个聪明人,见多识广,他能产生多少知识我们是很难想象的。但就人的认识范畴来说,你没有一,不可能生出二,没有二,不可能生出四•••••,这个扩张是有前提的。就是那个知性的先验逻辑形式所决定了的。因此我们可以说,不仅知性概念,甚至连理性概念,都在验前包含在太极之中。就是说,太极早就装有宇宙世界一切概念的位格,只是它没有打开来(没有展开经验后的认识),我们就不知道,这就是宋代哲学家陆象山先生说的宇宙便是吾心,吾心即是宇宙的悟觉。早在几千年前的《易》,就发现这个人类的机芯——“太极太极即宇宙心,它是按照宇宙的规律、法则而生成的,也可以说,宇宙的自然规律、法则是由太极而决定的。我们人类的知性、理性,只不过是这个太极形式的展开而显现的现象内容而已。正所谓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27的老子道无逻辑形式。这个「道」   (太极),早就包含宇宙的一切,是不需要知性、理性求证的。你把它打开来,反而使它发生错误和混乱了。下面我们来谈谈理性是如何出现错误的。
 
27 老子『道德经』第42章。安徽人民出版社,200110月第一版,27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