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九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毛共  
        与毛泽东思想的来源    
 
兼议毛泽东的品性及生日问题 

 

单赵子 

 

 

编者按:本刊虽然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海外杂志,与任何政党、政府、团体在思想、政治、经济、组织等各方面都没有任何关系,但来稿只要能够站在中华民族的民族立场上,坚守着追求中国民主统一的原则,敢于揭露毛泽东、共产党的任何专制黑幕,并有一定的见地和水平,本刊都十分欢迎。仅借此敬告所有的作者和读者。

 

引言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一日,美国耶鲁大学音乐学院斯普瑞格纪念厅,访美中的胡锦涛正在作他上任以来最重要的一场公开演讲。然而,当他低着头带着些心也发虚的样子,念出这句:"农村贫困人口由二点五亿人减少到二千三百多万人"时,正在看直播的笔者,先是感到气愤,怎么敢在信息最发达的美国,敢在向全世界直播的镜头面前,包括上海《东方卫视》他自己的媒体也在直播,如此大言不惭,如此公开欺骗呢?显然,胡锦涛知道他念出的这一串串数字是假数字,但为什么他明知是假数字,他还要念它呢?


胡锦涛身上有三个职务:国家主席、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与表面上的排序相反,最有实权的职务不是国家主席而是军委主席,这不是胡锦涛上任后才形成的,这是中共自毛泽东之后形成的,所谓"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表面上说"党指挥枪",实际上是枪指挥党,党要听枪的。"支部建在连上"其实质不是叫党指挥枪,而是叫党变成一条枪,党就是枪。经常被胡锦涛赞赏并作为其学习对象的中共的儿子国北朝鲜,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金日成死后,则干脆不再设国家主席,国家实质性的最高职位是"国防委员长"(金正日)。金正日死掉,世袭的金三世(金正恩)就成为"朝鲜革命武力的最高领导者"。北朝鲜的官媒朝中社,在金正日死后第七天(20111224日)的报导中称,朝鲜人民军全军将"以枪杆子牢牢保卫社会主义祖国和强国建设事业"。可以说,中共和北朝鲜表面上是两个"一党专政""党国",但实质是两个"枪国"。在"党国"里面,人民或可讲讲道理,但在"枪国"里,就是"秀才遇到了兵",不讲道理是"枪国"的基本特征。

 

如果把"党就是枪""枪国"算作一项"发明"的话,其发明者正是毛泽东。于是,作为毛泽东的接班人,胡锦涛他访问美国的所有讲话,就不是什么金口玉言,而是包裹着"阳谋"的糖衣炮弹了,是"射向敌人的子弹"。至于小布什总统以国家元首礼遇胡锦涛,等于是把玩了几下毛泽东的"一把枪"而已。

 

这里,笔者要向法轮功学员和支持法轮功的学者们表达感谢之意!正是读了《九评共产党》之后,笔者才豁然开朗。相信很多读过的朋友都会有此同感。中共它不是什么政党,它是邪党,是邪灵。而这个邪党的核心就是"枪国""发明者"毛泽东!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这是个三位一体的邪恶魔体,魔心是毛泽东。毛泽东就是这个魔体的邪灵。中国共产党没有什么几代核心,它只有一个核心,就是毛泽东。毛泽东决定了中共的生死,有毛,中共生;没毛,中共死。对中国共产党来说,毛泽东就是活着的心脏,没有它,中共这个魔体就成了空壳,真的僵尸了。而有了它,中共即使脑死亡(八九六四)却也能死而不僵,能镇住对手,吓住人民,所谓"反毛国必乱"。所以,从邓小平、邓力群,到江泽民、胡锦涛,再到习近平、薄熙来,都要保毛、护毛了。

 

二零零九年开始,薄熙来在重庆拼命唱红打黑,不是他非要进中共十八大常委,要当总理总书记,而是他为国担忧为党担心,他要保国护党,要叫"枪国"特色不褪!怎么保怎么护?就是保毛护毛,就是打黑唱红。他要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个"天子"是谁?不是政治辅导员出身的傀儡胡锦涛,而正是死而不僵的"毛皇帝"也。当今的毛左理论骨干张宏良就在网上公开宣称"中国极端右翼势力......他们折腾了三十多年并没有折腾出毛泽东的手掌心,一直没有跳出如来佛的手掌,中国这盘大棋仍然按照毛泽东的战略博弈在运转,毛泽东并没有死,毛泽东仍然活着,毛泽东正在指导中国人民......"(见张宏良《应当高度重视陈奎元讲话反映出的重大政治交锋》)。二零一二年,被中国大陆的毛左一派称作是"政治大决战年",其实质就是"保毛护毛""毛核心保卫战"

 

毛共是什么?

 

毛共,就是毛泽东思想共产党,毛泽东主义共产党。简单概括来说,就是毛式共党或毛式党。现在,东南亚、中南美洲等地,仍有毛式共党的残余。而近年,被当地人民和西方军事干预推翻的伊拉克萨达姆、利比亚卡扎菲,他们都是中东的小毛泽东,他们所成立的党是毛式党。自一九二零年,毛泽东加入共青团随后又参加中共的筹备活动,至今已过去九十多年了,然其影响仍大,尤其是在中国大陆,毛粉数亿之众,所以,忽视或轻视对毛的研究,这对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正义事业来说,不是建设性的,是负面的,是极为不利的。

 

关于"毛共"这个叫法,据笔者所知,应是始于蒋公介石先生,如民国六十年即一九七一年,蒋公在《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告全国同胞书》中,五提"毛共"。相较于"中共"这个叫法,"毛共"是最贴切的,是准确的。至于一九三零年代前后,"赤匪""共匪"这样的叫法,固然有时空背景的因素,但不够准确,囿于传统思维应是显而易见的。邓小平说,没有毛泽东中国人民将要在黑暗中摸索很久。他的意思就是,没有毛泽东,中共就不能在中国大陆夺取政权建国坐天下。今天,毛泽东的画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思想写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里,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大陆各级学校的必修课,毛泽东思想专业还被列为中共"马列中国化"工程规划的核心专业。"毛共"的内在含义就是:以毛泽东思想为核心的中国共产党及由枪杆子武装化的中国共产党暴力专制统治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曾反复强调过的一句话"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的核心是毛泽东"的冠冕堂皇的说法。"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就是"毛泽东万岁""毛泽东思想万岁"。所以,中国共产党就是毛共党;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是毛共国。

 

关于共产党是什么?中共是什么?《九评共产党》给出了最正确的答案:它是邪灵!这个结论一出,可是石破天惊!也获得了海内外各界人士尤其是中共研究者的广泛一致的肯定。笔者与身边的文友也是,认为《九评共产党》让人思路顿开。可以说,自《九评》面世,就让中共进入解体倒计时。笔者生存于中国大陆,几十年间,几乎每日都直接感受着中共集权专制的残酷世道与非人世态;几乎每天都在思考造成人民普遍困苦受压的根本原因是什么?统治中国大陆的是中共宣称的代表工农和知识分子的中国共产党,它如今有超过八千万的党员,考虑到三退以及大量不交党费的,中共的实际党员数量约在六千万左右,但仍是一个超级庞大的党。如果再算上共青团及国有企业的干部、遍布各地城乡的毛粉,那么,这就是一个骨干分子上千万外围成员数亿的庞大专政集团。中共经常宣传人多力量大,集中力量办大事。这里它还有个意思,就是党员干部多,监控有效果。中共在战争年代使用的战术是"人海",到了"和平建设时期",采用的方法则是"会海""会海"就是"人海",就是要有庞大的干部数量。所谓"共产党的会多",首先就是因为"共产党的官多"。现在的统计数字是中国大陆的老百姓每二十个人就要养一个官,这创了古今中外全世界的"纪录"。要知道,直到满清,都是官不下县,官民之比保持在极低的数字。但"官多""会多"却是共产党政权的普遍特征,而中共又把这个特征发挥到极致,成为了它最"独特"的统治"法术"。当然,它也要为此付出最大的代价,人头多,费用大。这几年,所谓维稳费超过了军费,其实一大半就是"人头费",中共广东汕尾书记郑雁雄一句"你以为请武警不用开销啊?好几百个武警、警察住在这里,我们邱市长的钱包一天天地瘪下来了",可谓道出中共维稳的实情与窘态。

 

显然,中国大陆民众的苦难正是中共这个庞大的多官暴力统治集团所造成的,但这个统治集团要有个核心啊!也就是它的统治力量的动力源在哪里?是谁让这个统治集团年年月月、每时每刻都在"高效率"运转的?光说是中共、中共,这并不准确呀!是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表面上看似乎是的,但实际上并不是。邓小平生前虽然自认是第二代核心并指定江泽民为第三代核心,但到了胡锦涛接班,江泽民就不让叫"第四代核心"了,只令胡锦涛当第四代的"班长",核心还是他江泽民的。其实,邓、江的自封核心完全是出于实用目的,为其"讲政治""提高党的执政能力"与号召力而所行的权宜之计。与此同时,他们不敢走得太远,他们制定"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实行"外松内紧",就是要紧紧守住"毛泽东思想"这个中共党的"灵魂"。二零一一年中共例常的北京"两会"上,吴邦国念出的"五不搞",说"不搞指导思想多元化"。随后,胡锦涛在中共庆祝建党九十周年大会上强调"四个坚持",又在当年十月的中共十七届六中全会上,说要"采取有力措施加以防范和应对""国际敌对势力""思想文化领域"这个"重点领域""长期渗透"。这里,吴邦国和胡锦涛所说的,其本质都是一样,就是指导思想要一元化,永远坚持毛泽东思想、永不放弃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的所谓"解放思想",不是放弃毛泽东思想,不过是把"毛泽东思想"这个紧箍咒给稍微松了一下罢了。因为,"毛泽东思想"这个紧箍咒不只把全国老百姓给箍得太紧了,连他们接班的统治权贵也忍受不了了,要松一松,要"享受生活",要"旅游观光",要腐败,要"先富起来"。于是,"松一松"就达成了共识。但松一下是可以的,摘下扔掉是绝不可以的,也是不可能的,就是胡锦涛说的"坚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这旗帜不是别的,正是"毛泽东思想"。其实,胡锦涛们也不过是傀儡演戏鹦鹉学舌罢了,一九七零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邓小平就早已说了"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丢掉了这个旗帜,实际上就否定了我们党的光辉历史"。可知,"毛泽东思想"与中共这个政权是血肉相连、浑然一体的关系,是休戚与共,生死相依,是毛心共体!

 

现在,我们就明白了,中国共产党的核心而且是唯一的核心,就是毛泽东,毛泽东思想。不久前,笔者见有学者着文,认为中共政权迄今六十余年,只有两个时代即毛时代和邓时代,这自然有道理的,但这仍为中共的表像所迷惑。事实上,中共就一个毛共时代,它只有接班者,没有什么"三心二意",它只有一心,就是毛核心----毛泽东思想。

关心中国大陆前途的民主人士,一般都认为,先要解除中共的一党专政,开放党禁报禁。但究竟先要解除什么?先要开放什么?从哪儿入手?这里面的意见、看法纷纭,各有不同的观点,以至和平还是暴力,改良还是革命,网上网下,争论不已。前面说了,中共是毛共,不是党国而是枪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用""----毛泽东思想来专政,所以,要解除表面上的中共一党专政,就要首先把"毛泽东思想"解除掉;要开放党禁报禁,就要先开放对毛泽东的研究与争论。毛泽东曾形容斯大林是苏共的"一把刀子",苏共丢掉斯大林"这把刀子"等于是自取灭亡,而中共是由"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毛泽东思想"就像是别在中共腰上的"一把枪",缴枪不得。用邓小平的话来说,就是"毛泽东思想这个旗帜丢不得"!但是,中国大陆毕竟不是他毛家湾的,实现民主这是当代中国大陆最大的民意要求。所以,必须要缴中共的""----解除中共的"思想武装"----毛泽东思想!可以说,非批倒毛泽东思想,就不能使中国大陆摆脱极权暴政的桎梏,民主宪政就无望,中国大陆的人民就要继续匍匐在地,永当毛共的政治奴仆和经济奴隶。而世界人民也将继续为它所蒙骗和欺诈,各国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都将继续遭受它的肆虐与危害。

 

写到这里,笔者不能不再次提及,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先生,他的夫人于奥巴马当选的第一年的圣诞节,竟在白宫的圣诞树上悬挂毛像;奥巴马作为总统首访北京时,其班子成员竟到"毛主席纪念堂"参观毛的僵尸;还有中共在各国重点是美国攻城略地般广设的"孔子学院";在纽约时报广场展示其"国家形象"的中共"大外宣";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国家剧院肯尼迪艺术中心上演《红色娘子军》事件;郎朗在欢迎胡锦涛的美国国宴上演奏反美乐曲事件,等等,从这些似乎不经意的"小事件"上,我们可以发现,毛共的迷惑性与潜在的危害性是多么巨大,问题是多么严重。

 

毛泽东思想的来源

 

中共在党史宣传上,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什么意思啊?不就是马克思的暴力革命理论加列宁的暴力革命实践嘛!毛泽东自诩得了马列的真传,总结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造反有理",就是不讲理嘛!毛泽东又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就是要对敌人坚决实行专政坚决不讲道理嘛!所以,毛泽东思想的源头首先就是马列的暴力革命。

 

根据现有史料可知,马克思的理论最早(当时还是清末)是由一些半通不通的夹生文人首先引入中国的。如,被称作"第一个将《资本论》带回中国"的马一浮,清光绪二十九年即一九零三年,他因被清廷聘为驻美留学生监督公署的中外文秘书,为前清在美国工作。期间他买到了《资本论》英文版一册,自称读后"胜服仙药十剂",可知其因中学西学皆浅而为邪说所误矣。此后,马一浮又跑到德国买到了德文版《资本论》。翌年,也就是一九零四年,马一浮把《资本论》送回国内,赠送给谢无量等。就在马一浮整日为个人前程着想,为当了清廷的芝麻小吏而得意时,反清的民族革命已是风起云涌,比如他的同乡蔡元培、陶成章、章炳麟等在上海成立了光复会,入狱的章炳麟因其反清革命理论著作《訄书》而为时人尊敬,一个女子秋瑾(瑾原作槿),发出"人生处世,当匡济艰危,以吐抱负,宁能米盐琐屑终其身乎?"的慨叹,她变卖首饰东渡求学,结识反清仁人志士,创作出反清剧本弹词《精卫石》,皆因"祖国沉沦感不禁"。时代也是试金石,一个人的道德质量与学问高低,皆受时代的检验,当祖国发生了民族革命的关头,自己却甘心为异族野蛮政权效力,同时,又迷恋西方暴力邪说,又将祸水引入国内,这是什么人什么行为呢?当然,这对于后清中共来说,马一浮等于是立了头功的。六十年后,一九六四年,毛泽东在北京中南海宴请有功"耆旧"时,特地叫马一浮坐在他与周恩来之间,"以示敬重"。周恩来还称赞马一浮是"我国当代理学大师"。检示为中共所捧作"大师"的,大都是些思维能力低下或者人格卑微学问可疑的大小"知识包"而已!文人无行,在马一浮先生身上又一证矣。


另两位就是陈望道和鲁迅了。大约在一九二零年夏前后,也正是共产国际和苏俄加紧在中国活动、与李大钊等接触、合谋筹建共产国际中国支部这段时间,鲁迅收到了陈望道经其兄弟周作人寄转的《共产党宣言》中文全译本,看后,鲁迅赞道:"这个工作做得很好......把这本书翻译出来,对中国做了一件好事。"鲁迅之无识不学,于此即可见矣。再早,一九一八年,鲁迅在由陈独秀主编的《新青年》第四卷五号上,发表了攻击、歪曲中华文化的白话小说处女作《狂人日记》。就在这一年,从湖南来的毛泽东在北京大学图书馆当了书记员(图书报刊管理员),将《新青年》等传播西方马列革命理论的报刊当做了最美味的"精神食粮"。鲁迅是一个把满清文化当成了中华文化的不学文痞,也是中西皆不通。其文学研究上更是皆抄众家。比如,他的《中国小说史略》有关"红楼梦研究"部分就基本上是抄袭胡适博士的,而胡博士的"红学"又基本上是"胡说红学",像什么"作者自传"之类。需要声明一下,胡适之先生在政治认识和敏锐性上是比较深刻的,正确的,但他在做学问上却是迟钝的,不清醒的,甚至是一塌糊涂的。毛泽东的所谓胡适红学"对一点"亦可反证之。

 

总括来说,如果说西方马列是毛泽东思想的政治基因,那么,鲁迅就是毛泽东思想的精神乳母。毛泽东说他的共产党靠的就是"两杆子",他是枪杆子;鲁迅是笔杆子,谁也离不开谁。一九四二年,毛泽东在延安说,"中国革命"有两支军队,一支由朱总司令指挥;一支由鲁总司令指挥,缺一不可。早两年,一九三八年十月八日,毛泽东在陕北公学纪念鲁迅的大会上说:"孔夫子是封建社会的圣人,鲁迅是新中国的圣人。"毛泽东把鲁迅当做了精神武器,把鲁迅抬到了高过马列和他毛泽东自己的地步,根本原因就是毛泽东思想正是喝鲁迅的"乳汁"长大形成的。鲁迅起的作用是当了中共窃取大陆的文化急先锋,起了文化清场的作用。他辱骂母国的文化经典是"古老的鬼魂",是"僵尸",劝中国的青年人少读或不读中国书,多读外国书。读什么样的外国书?马列苏俄的书嘛!鲁迅一生翻译的介绍马列主义的和苏俄的作品是最多的。他被中共捧为"民族魂""文化革命的旗手",其原因正在于此。最近,中共北京鲁迅博物馆馆长孙郁先生说:"鲁迅首先是一个翻译家,其次才是作家。"这是中共的御用文人在给他打圆场,想保住鲁迅这面旗不倒。因为,他们知道,毛共、鲁迅是一家,高举毛泽东,就不能贬低周树人。

 

历史有时候往往多是无奈,二十世纪之初(1912年),前清退位,民国初立,但文化主体崩溃,上层信仰垮塌,价值观混乱。尤其是青年阶层,精神普遍处于茫然散乱状态,饥不择食,未知孰好孰坏,结果鲁迅等的毒汁思想趁机扩散,竟为大多数青年人(小知识分子占多数)所接受并吸食不止,接着又让中共(实际就是毛泽东)引导成为二十世纪中国大陆规模最大的文化吸毒运动。不过,识破者还是有的。当年,皖南籍的苏雪林女士就敏锐指出:"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曾指点中共,"中国革命要取得成功,要有学者的良知和市侩的手段",中共怎会具有学者的良知?它又何止市侩的手段哪!喝鲁迅精神毒汁成长起来的毛泽东思想及其受其武装的中共,其歹毒其凶残,其阳谋其骗术,可谓空前绝后,是人类文明史上的一块最大污点。


这些年来,受到胡锦涛暗中鼓励的所谓"毛派共产党人"的网站《乌有之乡》竟成了毛泽东思想的"反攻基地",它不仅要在中国大陆发动进行所谓"毛泽东思想重新回归"运动,还要将毛泽东思想树为当代"人类文明的指导思想"。比如,甫一进入二零一二年,阳历元旦的第二天,《乌有之乡》的骨干作者张宏良就在北京的一场护毛保毛的讲座上,他用红卫兵式的腔调对台下的听众鼓动道:"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一声炮响,给全世界送去了毛泽东思想!"一场"十月革命"就给人类造成了一个世纪的灾难,而半个多世纪的"毛泽东思想"也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最大的苦难,张宏良们的毛左狂言,大约就是自己中毒太深的胡言乱语了。

 

毛泽东的品性

 

有西方史家总结说,历史就是由一些偶然事件串联起来的。这其中,领袖人物的个人质量与德性往往决定了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命运与历史走向。比如,美国的乔治*华盛顿,他让美国从建国起就走上了民主政治的共和道路,个人拒绝当皇帝,让历史往前走。在中国这边,大中华民国国父孙中山先生学习美国华盛顿,又学习中国古老的尧舜禅让之风,以个人"功不必自我成,名不必自我居"的新时代精神境界,出让"共和政府大统领"(大总统)一职给袁世凯,不想袁世凯做起了皇帝梦,开历史倒车,让二十世纪中国历史走上了弯路。

 

袁氏皇帝梦碎,毛氏皇帝梦成,这是中国的悲剧,历史的污点。毛泽东自诩他"就是马克思加秦始皇",还自比舜尧,为大凶共工氏、大奸曹操翻案,崇拜朱元璋,崇敬满清帝王,自比孙猴子,自认李自成,满脑子得志便猖狂的"山大王"习气。对毛泽东品性十分了解的王明就说毛泽东是个擅于"自我神化""政治骗子"。如今,毛共国内遍地是骗子,高耀洁女士就感叹"现在骗子太多",这也是毛氏做的孽。


说毛泽东是个骗子,质疑毛泽东品性的,不只是王明的个人之见。夏衍就说毛泽东"多疑善变,言而无信";罗隆基说毛泽东"狡猾";蒋公介石先生评论毛泽东是"先利用再抛弃,先寄生后反噬,忘情负义",此论可谓一针见血!中外史家和学者,都有评毛氏为恶魔的,与斯大林、希特勒并列,但毛泽东首先是个骗子,政治骗子,这是先从其个人品性上认识他、定位他。这里,笔者要举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例,就是毛氏的所谓"补丁睡衣",毛共国经常以此为例来宣传毛泽东的"清廉""俭朴",毛死后,还经常"全国巡回展览""教育群众",成了毛共国进行革命领袖"艰苦朴素"的宣传洗脑道具。这两件睡衣,"一件上有六十七个补丁;另一件上有五十九个补丁"。我们用常人的心理想一想吧!如此夸张作秀,不是故意也是有意啊!毛泽东在生前都想好了如何在死后继续行骗、控制愚弄人民了。不过,专制统治者往往又是极端弱智的,他就不想想,自己住在前清的皇家园林里起居办公,全国各地有行宫几十处,外出巡视,专列一开,全国铁路都要为他让路,整个一个骄奢淫泆的昏君做派嘛!


一九四九年三月二十三日,毛共核心层,在由河北西柏坡驻地向北京城转移之际,毛泽东对身边的核心骨干成员说:"我们决不当李自成。"但毛泽东对李自成一直"情有独钟",有极重的"李自成情结"。在毛泽东一生用过的二三十个笔名、别名和化名中,有一个就叫"李德胜"(李得胜),"李自成得胜"的意思。在延安时,毛泽东就对有关李自成的故事极感兴趣,念念不忘,还写信给最早写《李自成》(《永昌演义》)的作者李宝忠(健侯),信中称李自成为"大顺帝李自成将军"。毛泽东动员作者将小说"按新历史观点加以改造",说如此将"极有教育人民的作用"。进入北京,坐了天下之后,毛泽东又极其关心姚雪垠的小说《李自成》的"创作",批示道:"我同意他写李自成小说二卷、三卷至五卷。"(见徐志奇《毛泽东为啥有"李自成情结"?》)这哪儿是小说"创作"啊!分明在暗示他毛泽东是李自成转世、"李自成"彻底胜利了,在搞巫术嘛!从毛泽东到华国锋,从金正日到金正恩,从北京到平壤,都是巫术治国,开始都是煞有其事,结尾都是荒诞可笑。大家都知道毛泽东喜欢谈论《红楼梦》,插手"红学"。他又自比《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但他未知《红楼梦》为何本名叫《石头记》,也不知道《红楼梦》里有个开篇不久(第四回)即出场的反面小人物"死鬼"----冯渊,即是影射进了北京旋又被清兵赶出来的李自成的(冯渊谐音"逢冤",指李自成冤枉)。毛泽东不知道《石头记》者,乃一部"华夏史记"也。其中,贾宝玉是象征皇帝的,而且是既扮演正朝皇帝如唐太宗宋徽宗,又扮演伪朝皇帝如满清顺治帝。所以,毛泽东自视为皇帝,是《红楼梦》里的贾宝玉,他也是个伪朝皇帝啦!而且是个卖国的苏俄傀儡儿皇帝。顺带赘上一句,笔者判断,毛泽东之所以喜欢上了江青,大约也是与《红楼梦》有关,相关史料有待进一步挖掘发现。

 

毛泽东曾写信给他的同学邹蕴真,其中写道:"世界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利己而不损人的,可以损己以利人的,自己的母亲便属于第三种人。"我们固然不怀疑毛氏的母亲是损己以利人的人,但我们毫不怀疑毛泽东在做人上,正是损人利己,事实与证据多多,已是无须笔者在此多费笔墨了。笔者在此仅是强调,要对毛泽东的个人品性加以重视,重点考察,这也是深入到毛共暴政体系的血液透析。二零一一年夏,笔者与一位一九六五年前后在山东菏泽当过公安兵的退休老者聊天,他文化不多,但有感而发,说了句颇有意味的话,他对笔者说道:"什么统一思想啊,这不就是逼人不说真话嘛!你在道义上不就已经失败了嘛!这可都是毛泽东造成的。"这位还算年轻的老者是中共党员,他根据自己的亲身经历和自己的反思,对中共和毛泽东做出了否定的结论。


一九六八年十月,在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开幕式上,毛泽东说:"我们共产党人闹革命,几十年了,就是靠造舆论。不然的话,怎么能拉起红军、八路军、新四军、解放军,拉那么多队伍。"毛这里所说的"造舆论",实质就是搞欺骗宣传。毛泽东的一生就是靠欺骗做事、靠谎言惑众,无论对外,还是对内,均如此。一九五七年十一月十七日,毛泽东在莫斯科大学对中共派来的留学生们说道:"你们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又道:"第一,青年人既要勇敢又要谦虚;第二,祝你们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第三,和苏联朋友要亲密团结。"这些话真是说得太漂亮了!可是青年人想不到,就在毛泽东讲漂亮话的前后,无数青年人却被卷进了由他毛泽东发动的,一次又一次政治内斗的漩涡,做了他毛氏政治理想疯人院里的试验品!不久,又把数千万的城市青年发配到农村和边疆,形同流放,林立果们叫做"变相劳改"

 

在大陆上过中小学或大学的朋友都有这样的经历,比如,中共的党史,经常改来改去,依照当时的政治需要来编写党史,党史人物也出没不定,正反互换,令读者也"应接不暇",可称是世界政治史上的奇观!这根子也出在毛泽东身上。毛泽东伪造中共党史,捏造个人事迹,这也是不断被揭露出来的。前些年,旅居美国的何晴荪女士,就在她的先生张时中先生的协助下,以"揭露中共真相的决心",先后在大陆、香港、美国等地深入调查了解,查阅原始资料,反复研究论证,写出了《关于毛泽东被捕及"急智脱逃"等历史疑案的考订》一文,并真名发表,对毛泽东粉饰自己被捕的丑事予以揭露,可谓"史记之作"


说毛泽东是个暴君这有些抬举他了,毛泽东是个自己说假话,又强迫人民说假话的政治骗子。

 

毛泽东的"生日"问题

 

毛共是一个包裹了重重伪装的超级骗子。比如,这"毛泽东的生日"就是一个值得怀疑并应进行调查考证的问题。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夜,研究毛共的大陆历史学者南京高华教授突然病逝。毛粉们欢呼,说这是毛在阴间将他招走啦!"气不过,拉他过去对质去了",什么"毛主席的生日,就是反毛者的忌日""污蔑毛主席的人,必遭天谴""天意乎?报应乎?"看来,毛粉们还真相信这"十二月二十六日"就是毛的"生日"啦!这几年,《乌有之乡》网站上,也不断有拥毛护毛的毛左势力,鼓动当局把毛泽东的"生日"定为"中国人的圣诞日",列为法定假日,说"中国人要过中国人的圣诞日",以替代在大陆日渐普及的圣诞节。他们非常突出毛泽东的这个"十二月二十六日""非凡意义"。你看,西方人的"圣诞日"这天也即十二月二十五日不正是东方人的毛泽东的"生日"也即十二月二十六日吗?你看,这不正是上天安排好的吗?毛泽东就是"东方的圣人""中国的耶稣"啊!但问题是,西方人使用的是公历、公元,也就是中国人说的阳历,而中国人过生日,照传统都是讲阴历的,所以,要问的是毛泽东的生日有这样巧吗?他和耶稣的降生日在同一天?

 

笔者留意毛泽东的生日问题是在二零零四年前后,那是无意间偶然见到了一本旧笔记薄引起的。这本精装封面印有和平鸽和"持久和平"字样的老学习笔记薄,是一九五三年前后由上海陈歧记出品的,使用者是一名中共省委机关的干部,或者这笔记薄就是由该省委机关下发给干部们使用的。笔记薄纸张、装订、设计都属高档,内有彩色插页,其中有"重要纪念日"页面,上头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宣传口号。这张红色彩页按阳历月日列出的"重要纪念日"共三十六个(案:日期数字使用的是阿拉伯数字),如"11日,元旦""38日,国际妇女节",还有十一个与"领袖"有关的纪念日,如"121日,列宁逝世纪念日""312日,孙中山逝世纪念""422日,列宁诞辰纪念"。显然,这些"纪念日"都使用的是阳历,但"毛泽东诞辰"印的却是"1119",而前面"1112日,孙中山诞辰纪念日",后面"1128日,恩格斯诞辰纪念日""1130日,朱总司令诞辰""1221日,斯大林诞辰",这些"纪念日"均是阳历且日子准确。咋回事?毛的生日不是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吗?怎么这里印的是阳历"十一月十九日"呢?印错了吗?可在那个小事也是大事政治高于一切的年代,如此严重的政治差错应当不会出现的,而且万一印错了也不会"扩散",直接就收回去了,怎么会发到干部们的手上呢?那么,这究竟是怎么来的?当初提供原稿的这位供稿者又是所据何来呢?或者,这其中又隐含了什么隐秘吗?但不管怎么说,它既然印上了"十一月十九日"这个生日日子,就必然有所依据。于是,笔者就搜索查阅所能找到看到的中共党史资料,包括剪报、书刊,网上百度,竟找到了与"十一月十九日"有关的两条资料。

 

一是,一九三八年,毛泽东与江青在延安窑洞秘密结婚,选的日子就是"十一月十九日"。这个日子应是阳历,因为如果是阴历,就进入一九三九年一月份了,而且这年的阳历十一月十九日是阴历的九月底,天气算是不冷不热,适宜"办喜事"

 

二是,中共党史数据记载,一九四四年四月三十日,毛泽东在延安的窑洞里宴请几名高级干部。饭后,八路军晋绥军区副司令员续范亭问毛多大岁数,毛说是光绪十九年癸巳生人。续又问月日,毛说是阴历十一月十九日。续这才知毛泽东比他小一个月,去年是毛泽东五十整寿,就当场赋诗:"半百年华不知老,先生诞日人不晓;黄龙痛饮炮千鸣,好与先生祝寿考。"由这条资料可知,当时,毛泽东的生日并不为人所知。

 

光绪十九年癸巳阴历十一月十九日,按阳历算正是一八九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也即后来中共在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纪念毛的"诞辰"与毛自己的说法并不矛盾,但问题是毛泽东对外宣布的他的生日却是"阴历十一月十九日",这倒是符合中国人的传统习惯,过生日都是算阴历日子的。但为什么后来无论中共还是毛泽东自己,都要在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来过他的生日?而且到一九五三年前后,一家老字号纸品厂印制的高档笔记薄上,毛泽东的生日竟还是"阳历十一月十九日"呢?这"十一月十九日"与毛泽东关系密切是确凿无疑的,但它是毛的阴历生日还是与毛私生活中的某个纪念日有关,这是大可存疑的。

 

笔者查阅检索中共党史数据,毛共早期的出版物里,对毛泽东生年的记载比较一致,均是一八九三年。比如,一九三七年十一月出版,由毛泽东口述并亲自修改的《毛泽东自传》中,只明确交代了其出生的年份即"一八九三年",而未说出其出生的月份和日子。在这前后,美国记者斯诺采访毛泽东后出版的《红星照耀中国》(即中译本《西行漫记》)里,也是只见年份不见月日。而明确交待出月份和日子的,就是中共党史数据上记载的,一九四四年毛回答续范亭询问的这次,且月份和日子是"阴历十一月十九日"。笔者发现,中共党史资料中,比较密集的出现毛泽东"过生日"或与过生日有关的,集中在两个时期,一个是一九四零年代前期即一九四三年到一九四四年这两年;另一个是一九五零年代末到一九六零年代中期即一九五九年到一九六六年这七八年间。对照中共党史,又可以发现,前一个时期正是"毛泽东思想"开始在延安树立的时期;而后一个时期又正是"毛泽东思想"向全世界输出的时期,这其中会有什么人为的联系吗?比如,中共党史数据记载,一九四三年四月间,时任中宣部副部长的凯丰致信毛泽东,告知"党内一些同志提议为他做寿,同时宣传'毛泽东思想'"。期间,任弼时和胡乔木还要萧三"写一本'毛泽东传'""力争十二月下旬写成",而到了四月二十二日这天,毛泽东就给凯丰回信说:"生日决定不做""时机也不好",云云。但第二年也即一九四四年十二月间,中共中央办公厅就为杨家岭中央机关五十六位五十岁以上的"老同志",举办了一次集体祝寿活动,由毛泽东具体负责并担任书记的中共中央宣传委员会机关报《解放日报》给予了显著报导,报导中称"这次祝寿有世界意义"。可知,毛泽东他是多么重视"过生日"了。


毛共向来言行不一,说一套做一套,从做寿这件事上也可看出来,前一年还说在抗战这样的时候过生日不合适,可第二年就大过特过,还宣称"有世界意义"。而毛泽东第一次"出国访问"竟是为斯大林七十寿辰祝寿,可见在毛泽东的心目中,领导人物的生日要比"国庆节"还重要的。一九五三年八月,毛泽东在"全国财经工作会议"上讲话,他对中共干部们提出六条要求,毛泽东说:"一曰不做寿。做寿不会使人长寿,主要是把工作做好。"但他话是这么说,生日却是越过越"红火",从中南海过到了人民大会堂(1963年、1964年);从北京过到了长沙(1974年);从中国大陆过到了全世界(1973年,这年毛过八十岁生日,中共外交部等收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元首或政府首脑等发来的贺电、贺信,北朝鲜的金日成派专使送上了寿礼)。就在一九五三年毛泽东要求他的毛共干部们"不做寿"这年,毛泽东自己竟是一个生日过两次,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中午在北京过了,当天乘专列南下,三十日晚上又在杭州"过生日",可见毛泽东的说做不一。

 

根据中共党史资料,毛泽东明确写出自己生日日期的是在一九六零年,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这天下午,毛泽东对身边工作人员叶子龙、汪东兴等八九个随从警卫说:"今天是我的生日。"当夜,毛又给身边保卫护侍林克等写了一封信,信的末尾,毛写道:"十二月二十六日,我的生辰,明年我就有六十七岁了,老了,你们大有可为。"另外,毛泽东写过一首词《七律*冬云》,特意标明写作时间,是"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毛共御用注家易孟醇先生在其《毛泽东诗词笺析》中,就称"这是一首咏物寓志的诗。是作者于自己六十九岁生辰这天写的。"但毛泽东和御用注家易先生都留下了个破绽,就是他们用的是"生辰"。照中国的民间习惯,说到"生辰八字",这都是按阴历算的。进入二十世纪,官方采用公历,但民间传统是仍照阴历算。像过生日就是这样。作为有公职的重要人物,公家给过公历也就是阳历生日,但个人私下仍过阴历生日,这就是传统。可令人不明就里的是,毛泽东一边写自己的"生辰";一边写下的日期又是阳历的,这不合常规习俗啊!况且在十八年前,毛在回答续范亭的生日问询时,就是照传统说的是"阴历"的日子。怎么会越老越新而不念旧了呢?毛不是喜读古书熟知掌故吗?而毛生前私底下打交道的亲朋故旧和所谓民主人士中,相信多数都不会在说到自己生日时告诉的是阳历的吧?这是为什么?

 

笔者在搜索资料时,又发现了另外的疑点。一九五八年三月,毛泽东在四川成都"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竟谈到了家谱,他说:"收集家谱、族谱,加以研究,可以知道人类社会发展的规律,也可以为人文、地理、聚落地域等研究提供宝贵的资料。"很不寻常啊!就在毛说了这话不过二三年,忽然天津图书馆就收到了一套《韶山毛氏族谱》。请看天津《今晚报》二零零四年二月七日的报导:"湖南湘潭韶山毛氏族谱,自清乾隆初始修后,包括房谱有七八种之多,然至今传世的全国只有三四家收藏五种。天图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获藏一部全帙。"事情是不是太巧了?据介绍,这部"全帙""凡一函二十三册,包括光绪间二修;宣统间三修;一九四一年四修",为"毛氏西河堂活字印本",是由毛泽东的族兄和私塾老师毛泽启(号宇居)任总纂,根据宣统三年(1911年)的三修本,于民国二十九年至民国三十年间完成的。他在谱中"详细记载了毛泽东的名字,出生年月日时辰,及婚配子女情况"。他的"记载"是毛泽东生于"清光绪十九年十一月十九日辰时""原配罗氏,继配杨氏,继娶贺氏",谱赞毛泽东"闳中肆外,国尔忘家"。照一般理解,上述毛泽东的个人资料,非本人提供则他人难知也。如民国三十七年,《武岭蒋氏宗谱》修印期间,其中蒋公介石先生本人的一条就是由他本人写好交给谱书编纂人员的。时任谱书编纂,具体负责修谱工作的沙孟海先生,其回忆是"新谱中关于蒋介石本人一条,蒋介石亲自写成稿子交给我们,我们只照样编录,并不发生任何为难。"(见沙孟海《武岭蒋氏宗谱纂修始末》)

 

对照蒋公介石先生的家谱,这"四修""韶山毛氏族谱",其毛泽东的本人资料的来历,就显得所来无自模糊不详了。还有,这"韶山毛氏族谱""四修"时间也存疑,一九四零年到一九四一年间,正是第四次"长沙会战"期间,韶山当时属国统区。一九四四年六月间,日军还入侵韶山,这是家家户户都受影响的战乱时期,怎么会有了闲心修谱,且还能开展起来,活字印刷?据沙孟海先生回忆,是"抗日战争初结束,各地各姓纷纷发动重修家谱"的,怎么韶山毛氏如此例外不合常理啊?此外,担任"四修"《韶山毛氏族谱》总纂的毛宇居先生,其个人质量也有问题,他在一九二六年前后曾加入中共,但不久就"自首"。可知其人格上有明显的投机性。毛泽东的党内同事王明说毛泽东极擅"编造故事和谎话",说毛泽东"他伪造历史,捏造'事实',假造文件和'著作'"。看来,毛泽东也有伪造"韶山毛氏族谱"的嫌疑。

 

笔者在搜索查阅有关毛泽东生日的中共党史资料时,发现其中乱象惊人,粗制滥造,胡编乱抄,还插进许多灵异事件。比如,一九七五年,毛泽东在中南海过最后一个生日期间,手擀的生日长寿面下锅后,"面条全碎了,一节一节的,没有一根是整的",有中共军内的作者就指出,这是明显的编造。


说一部"毛共史"就是一部胡编乱造史,应是事实明摆着的,但它也有个围绕的中心,就是神化毛泽东,"枪打不死""遇难呈祥",这自然不是凡人,但这还不够,毛泽东他是"圣人降世",有"生日"为证啊!比如,当中共在延安向来自西方的记者做出"开放"的姿态,展现自己向往民主自由和自身实力的这个时候(1940年前后的几年),毛共和毛泽东自己就把"毛泽东生日""具体日期"给明确下来了;而当中共在北京向全世界输出革命要让"毛泽东思想"的光辉普照全球的时候(1960年代),毛共和毛泽东自己就把"毛泽东生日"给年年过起来了。所以,笔者怀疑,这极可能是毛共和毛泽东自己所精心设计的一个为谋夺取全国政权进而霸控全球的欺世骗局!它所利用的正是普遍存在于中外老百姓头脑中的"圣人崇拜"和迷信心理。洪秀全(本名郑仁坤)就是靠迷信惑众,靠巫术维持政权,又在自我神化中覆亡,毛共又何尝不是呢?

 

补充:"毛主席转世"闹剧与毛泽东的报应


前几年,毛氏家族大张旗鼓地宣传毛泽东的曾孙毛东东与毛泽东像极了,且也生于阳历十二月二十六日,等于是告诉大陆的老百姓,毛主席又转世降生啦!毛主席又回来啦!"文革"又要搞啦!这几年,薄熙来在重庆大唱红歌,挟毛幽灵以令全国,而结婚前后多次与毛泽东十指相扣的"毛泽东儿媳"邵华,其生前就曾率一班毛左骨干前往重庆,给薄熙来鼓劲支持,这不就是靠巫术惑众嘛!

 

邵华作为毛泽东的"儿媳",似也大获毛氏的“真传”,满脑子的封建帝王腐朽意识。毛共第一喉舌党报《人民日报》于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八日第一版上,刊登了邵华写的一篇政治散文,题目"我们感到十分温暖"。其中有这么两句,"江泽民同志刚担任总书记时,就在勤政殿亲切接见岸青和我们全家""江泽民同志又问了岸青同志的孙子毛东东的情况,并表示希望见见他。我激动地回答,有机会一定带毛东东看望您。"这两句话传达出了什么信息?反动思想、腐朽观念嘛!新登基的江皇帝召见太祖皇子一家,接班的新皇帝不忘太祖后代要加恩嘛!可惜邵华到死大约都不知江皇帝其实是一个伪造个人档案、混进毛共国高层的汉奸政治骗子(见吕加平《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也许这就是毛泽东同样作为汉奸加政治骗子的报应,骗来骗去,最后他毛共政权也被骗了!在卖国与欺骗中"开国",又在欺骗与卖国中"终国"。可悲乎?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旅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