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板倉長恨歌

 

 

第四章 秉斝抒怀

 

 

大陆 父幼子

 

 

 

序:毛澤東暴虐,使近億的中國人死於非命,為千古罪人,居世界暴君之首。且其心理陰暗,寡情少恩。連最親近的妻子兒女無不深受其害。讀其妻楊開慧史料和生前所寫,不禁感慨系之唏噓者久。唐白居易曾有長恨歌傳世。今試為開慧寫之,以代申其恨。

 

父幼子  2011年7月27日

 

 

昌濟之材濟世英,岸然儒者重親行。日英求學新思想,華夏高姿異幟旌[1]。

主講湖師多稱意,宅心良厚有佳聲。當年喜聽嬰兒哭,養女稱心笑每呈。

無愧當時為慈父,此嬰最愛常呵護。取名開慧父情深,舊學新知希早具。

繈褓相持每日恩,咿呀學語蹣跚步。十三歸教古人詩,幾案輝燈長短句[2]

名門望族本千金,掌上明珠寶貝身。不使風霜傷玉面,防寒避暑有親蔭。

母慈最是心頭喜,父愛常如海樣深。此女長成時寄望,於心擇婿每思斟。

長沙新學本居先,彙集湘中士與賢。良莠參差分玉石,不齊素質鶴同鳶。

門生每教存心志,指望將來可接肩。激進當時成隱患,誰知日後有災連。

瀟湘自古人才競,惟楚有材因地盛。指點江山亂激昂,書生議論關時政。

青年屬意是蕭瑜[3],人品姿儀皆純正。毛氏富農與米商 [4],心藏脖逆輕賢聖。

錯對此人常輔導,因群及鳥非偏好。時加點撥是何由,有察猙獰思再造

書薦離鄉萬里行,北京大學深依靠[5]。其人處處受師思結草銜環難以報

昌濟身亡家陷困,女逢大難差方寸。蕭郎真愛在巴黎[6],毛氏虛情能解悶。

涉世不深主意無,追求應對心偏嫩。成奸亂禮遂同居,一失足成千古恨

因違父意失親歡,婚禮無成未足觀[7]。且信此人為俊傑,聞言雖惑感心寬。

回湘就職于中學,僅此三年比鳳鸞。養子育兒甘困苦,粗茶淡飯耐窮酸。

原配居家名一秀[8],驚聞有變悲婚後。長年冷落老家妻,那管傷天人漸瘦。

無毒男兒不丈夫,存心拋棄嫌粗陋。舊人早逝命歸幽,新婦攜歸奸竟售[9]

偷腥貓兒豈一宗,提倡男女亂相從。多行曖昧姚家女[10],鼓搗湖湘痞子農。

竟與私通無約束,管她寡婦與平庸。除非敢作基因驗,難洗私生證國鋒[11]。

補漏詩詞曾寄與,指天發誓吾和汝 [12]。淒然婉轉假衷腸,光似流螢臨草墅。

騙得嬌妻熱淚盈,甜言密語欺如許。暗中絕壁斷昆侖,揮手從茲無再語。

湘中有難自秋收,鳥銃標槍與斧頭。最是邪心迷水滸,居然落草在山溝。

是非仁義全無顧,血雨腥風總煽仇。劫富誆貧成嗜好,草菅人命若雞猴。

休言革命太艱辛,卻喜羅霄另有春。別子離家才八月,山中倍睡換新人[13]。

永興女子方年少,十八嬌娘號子珍。貌美情多兼有勇,板倉舊婦比如塵。

縱忘夫妻情數載,楊家大德曾關愛。一生轉折靠師尊,清夜捫心無替代。

寡母孤兒處世艱,死生責系無旁貸。今何轉背忘前恩,性本如豺人感慨。

作事如今愧嶽尊,不思妻子自師門。米商後代鄉俚子,相貌堂堂實寡恩。

禮義衣冠裝走獸,人皮雖好一豬豚。對天盟誓言猶在,棄子拋家敢另婚。

從此狠心無再顧,家妻眼淚何曾住。閨中之恨苦多多,眼角眉稍情似訴[14]

最恨斯人負我深,先奸後騙將身誤。花前月下早玩完,怨婦深思心漸悟

三年寂寥苦如何,柴米油鹽獨張羅。最小嬌兒才四月,床前三子瘦如禾。

嗷嗷待哺聲聲急,把尿更衣事事磨。親友鄉鄰雖接濟,蹄坑杯水命如蝌。

回首平生多憾事,明明是鬼迷心智。當年錯種現時瓜,苦果先嘗親作字。

流淚問天仰何?空空夢幻誰能致[15]。看人錯在鏡中求,嫁此冤家生亂志。

日記詩篇和劄記,此中淚水非兒戲。人間感歎缺真情,現實難熬無躲避。

足疾孤眠負我思[16],寒衣襪履空捎寄[17]。直呼獰惡責斯人,殘忍之辭緣絕棄[18]

成書未肯付郵刊,只在心中對外瞞。分出一包藏壁縫,其餘私密置簷端。

人心似海深難測,此記為憑可蓋棺。壁破房摧終有日,實情留給後人看。

赤旗一度卷長沙,流寇升堂據省衙。上級未曾將事托,首酋知忌故木麻[19]。

後期攻戰毛親督,咫尺之遙不顧家[20]。何健守城增憤怒,板倉厄運已臨加。

為使湖南息戰爭,城鄉或可少屍橫。捕來棄婦行要脅,簽字離書可放行 [21]。

毛氏三兒皆不殺,並非報 複作除根。誰知此女因夫絕,早恨人間不願生。

董宣性梗生強項[22],我輩女流偏倔強賀氏私婚不我容,井崗燕樂非吾享[23]。

思前慮後又如何,進退兩難誰與講。雖念兒情與母恩,卻求慘死遺夫想。

天陰地暗日何昏,槍響當時未斷魂。識字嶺前人盡哭,瀏陽門外血如噴[24]。

千秋少有人間慘,雙手齊抓亂雪痕。未見生時夫盡責,空言死後雨傾盆[25]。

誰是真凶可有思?楊家後代祭墳時。幾多血淚凝家史,天下良心共有知。

禍國殃民傷億萬,近親受累首當之。百身莫贖成胡說[26],鬼信豺狼故作姿。

雲珠玉鳳代江青,粉黛三千實上林。樹大林深多好鳥,行宮四處作親臨。

楊亡柳死時非久,卻付妻魂與直荀[27]。自顧荒淫漁女色[28],何來愧疚與真忱。

魔頭死日長流淚[29],想必床頭多鬼億萬含冤索命魂,其中領首當開慧。

持刀直入劈胸膛,取肺挖心全到位[30]此恨綿綿永不消,以詩代哭人無寐。

 

注:

[1]楊昌濟(1871-1920),湖南長沙縣板倉人,1901年生楊開慧, 1903年去日本,1909年春赴英,專攻哲學、倫理學。先後在湖南高等師範學校、第四師範、第一師範、北京大學等校任教。

[2]楊昌濟回國時楊開慧十三歲。

[3]蕭瑜,子升,號書同,湖南湘鄉人,楊昌濟的學生。楊昌濟曾想將開慧嫁給他,曾向開慧亦有此意。

[4]毛澤東生父毛貽昌,字順生,善經營,成為富農兼米商。 見《毛澤東年譜》

[5]1918年10月楊昌濟介紹毛澤東到北京大學圖書館當助理員。

[6]一九一九年,簫瑜在巴黎之時,曾接到楊開慧的長信。見簫瑜回憶錄:《和毛澤東一起行乞》

[7]楊昌濟覺得毛非情義之人,不贊成愛女嫁給他,而希望她嫁給蕭瑜。昌濟早逝,楊開慧與毛同居,有違父訓,楊覺得對不起老爹有礙親友,未行婚禮。

[8]毛澤東在韶山老家的髮妻羅一秀。小名大妹。被毛長期冷落在家。

[9]羅氏死得不清不白,大冬天,毛氏家譜上居然說是死於痢疾。毛于1925年始攜楊開慧回韶山

[10]姚姓女子。毛二十年代在湖南搞農民運動時,與之有私。

[11]華國鋒原名華光祖,又改華成武,再改華國峰。香港開放雜誌揭華國鋒系毛與姚的私生子。凡毛冥壽,華必與毛家人一起出現在紀念堂,以毛後人自居。《動向雜誌》在2003年報道說,在共黨十六大前夕,華國峰就曾經寫信給中央要求恢復自己的身世,隨生父的毛姓,以便認祖歸宗。報道說,在 2002年12月26日,華國峰與毛的女兒李敏、李納和毛的情婦張玉鳳同去紀念堂為毛澤東做冥壽,華國峰在花圈上寫下了「忠實的兒子國峰敬挽」的字樣。

[12]毛在外面亂搞女人,其中一個是楊的表妹。楊開慧知道後,氣得打表妹。1923年11月,毛填詞《賀新郎》贈楊開慧。來粘補他與楊開慧裂痕已深的關係,其中有這麼兩句:“知誤會前番書語。過眼滔滔雲共霧,算人間知己吾和汝。

[13] 秋收起義失敗後,毛澤東帶著殘餘的部隊來到井岡山在這裏,毛澤東結識了當時被稱作永新一枝花的賀子珍。一九二八年五月初,兩人正式結為夫妻。從一九二七年九月毛澤東跨出楊開慧的家門到毛賀二人結為夫妻其間不足八個月

[14]從1927年毛澤東離開剛剛為他生了第三個兒子的楊開慧往湘東組織暴動,到1930年11月楊開慧被殺,三年時間裏面,毛澤東只給楊開慧寫過一封信,說他患了腳疾。此後,他再也沒有給楊開慧寫過信。

[15]楊開慧死前三年內她寫了大量的手稿,有信件,有詩,有日記,有隨感,用蠟紙包裹著藏在楊家老屋裏,有一堆是藏在磚縫裏,有一包是藏在臥室外的屋簷下。九十年代維修房子,這些遺稿被發掘出來,內容在大陸是絕對保密的,毛親屬也不准看。楊開慧對毛把她帶進去的共產主義信仰感到徹底失望和惶惑,在藏於磚縫的信的結尾,她寫道:“我要一個信仰!來一個信仰吧!”

[16]楊開慧一九二八年十月<<偶感>>詩:“天陰起朔風,濃寒入饑骨。念慈遠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可否痊,寒衣是否備。孤眠誰愛護,是否亦清苦。書信不可通,欲問無人語。恨無雙飛翮,飛去見茲人。茲人不得見,惘悵無己時。”

[17]楊開慧的堂弟楊開明時任共產黨湖南省委委員,省秘書長。從一九二八年初起就不斷往返于井岡山與長沙之間傳達湖南省委的指示。楊開慧托他帶過自已親手為毛澤東做的衣服和鞋子。楊開明對毛澤東與賀子珍的結合,非常不滿。

[18]楊把一切都獻給了毛,對毛拋棄她和三個兒子,感到非常的傷怨, “人為什麼這樣獰惡!為什麼這樣殘忍!”

[19]張戎在《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披露,一九三零年七月,彭德懷率領的紅三軍團一舉攻佔長沙。七日二十五日,成立蘇維埃政府,他打開牢門,釋放了所有的政治犯,毛澤民(毛澤東弟弟)的妻子王淑蘭也在其中。王淑蘭她對楊開慧的情況一清二楚,彭德懷應該從她那裏瞭解到了楊開慧的情況。建立蘇維埃政權。這麼大的事,住在長沙板倉的楊開慧不會不知道。由長沙縣的板倉到長沙城裏,步行一日功夫即可到達,楊開慧不可能不見彭德懷。他們什麼時候見的面,談了什麼,等到後來毛澤東得了天下,彭德懷自然不便公開了。

[20]同年八月二十四日,以毛澤東為政委和前委書記朱德為司令的紅一軍團四萬餘人匯合剛從長沙退出的紅三軍團一起,再度進攻長沙。時間長達一個月之久。如果此時毛澤東對楊開慧還有一絲憐憫之心,派三、五個人去長沙郊外板倉楊開慧的家裏跑一趟,把她接出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毛澤東不想自找麻煩,狠心地再一次放棄了給楊開慧一條生路的機會。

[21]紅軍走後不到兩個星期,楊開慧在老家板倉被捕。何健並沒有殺毛的三個兒子?只要求楊聲明與毛脫離夫妻關係,即可放人。

[22]董宣東漢光武時洛陽令,生性梗直,在驕橫的湖陽公主面前硬著頸項不肯低頭。

[23]毛澤東對楊開慧的背叛和與賀子珍的重婚,使楊開慧走投無路,客觀上導致了楊開慧被殺。

[24]楊開慧被殺于長沙瀏陽門外十字嶺。

[25]毛澤東李淑一《蝶戀花》,有“淚飛頓作傾盆雨” 句。

[26]楊開慧死後,毛給她的親屬寫信說:“開慧之死,百身莫贖”。

[27]李淑一為楊開慧的好友,其夫柳直荀一九三三年在洪湖時死於共黨內部清洗。五一年毛在答李淑一詞中有“我失驕楊君失柳,楊柳輕揚直上重霄九。”句。

[28]江青說進城後,她與毛只是政治上名義夫妻。李志綏醫生回憶錄披露,毛生活極其糜爛,姦淫婦女不計其數。

[29]毛澤東死時流淚。見李志綏《私人醫生回憶錄》

[30]為防止腐爛,毛的遺體被全部掏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