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灝年向讀者作者等朋友致歉

 

 

 

原本應該在十月面世的歷史文化季刊《黃花崗雜誌》第37、38期合刊,脫期兩個餘月,才和作者和讀者見面。主要原因,是因為今年以來過於繁重的寫作工作、講演準備工作和為講演而奔波的生活,使我終於累倒。自十月二十九日至十一月五日往返溫哥華與紐約的三場講演答問之後,我就立即著手做第37、38兩期的合刊,未想一病難起,致使諸樣工作停頓,特別是雜誌的事情。病中,雖然我將自己修訂出版《辛亥革命系列叢書》和再版《誰是新中國》一書的工作,逐一放了下來,只專心編雜誌,但是,由於身體過於虛弱,只能放慢速度。因而時至今日,該兩期合刊才能與他們的作者和讀者見面。對此,灝年的愧疚之情,難以言述。

 

我在此向這期合刊的所有作者道歉,特別感激你們的深情理解,因為迄今沒有一位作者寫過一封信、打過一次電話來埋怨過我。以國內為主體的黃花崗作者群,確實令我感動,感激,灝年真心謝謝了!

 

我也藉此機會,向香港正在出版我的著述、並正等待著再版《誰》書的朋友們致歉。謝謝你們的同情和理解。雜誌事完,我會帶病完成你們交付的任務。因为那都是對我的關心和支持。

 

我想,就像有許多次,都是上天拯救了我一樣,我相信,上天一定也會讓我的身體好起來,到時,我一定會加倍地去做我應該做的事情。

 

本期文字等各方面,略显粗糙,尚请宥我。

 

再一次謝謝所有真正在關心著我的作者、讀者和朋友們!

 

 

                                                                              2011年12月29日於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