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國上市公司評論兩篇

 

大陆  林原

 

                         

腐敗銀行股又報業績增長

 

前些日子看到一則新聞<五大行上半年淨利近3620 平均日賺19.8億>,裡面提到:「截至(8月)25日,工、農、中、建、交五家國有大型商業銀行中報陸續出齊。資料顯示,五大行中期實現歸屬母公司股東淨利潤3618.82億元,較去年同期增長32.28%,整體呈現較快的業績增長」(《中國證券報》)。有意思的是,雖然工行歸屬的母公司據稱繼續穩居「全球最賺錢銀行」,但是工行董事長卻表示「未來有可能通過資本市場進行少量融資」——可見該行要繼續在股市「圈錢」。

 

這樣的新聞其實是宣傳式新聞、廣告式新聞。關於五大官辦銀行公佈的業績數字,可以說基本上不可靠——以前固然基本上不可靠,現在仍然基本上不可靠。對這些數位,我不願意細看,更不願意去記,並且奉勸中國大陸普通投資者們不必過於關注,把它們作為批評對象、打假對象倒是可以的。

 

這些銀行無論發佈什麼樣的業績數字,都無法改變它們腐敗的本質。它們的「盈利能力」與多種因素有關,在此特地強調以下三種因素:一是它們的「造假能力」,二是它們的「壟斷能力」,三是它們的「腐敗能力」。作為官辦銀行,它們是有較強「壟斷能力」的,但是通過「壟斷能力」獲得的利潤在相當程度上被通過「腐敗能力」造成的利潤損失抵銷掉,不過「造假能力」可以掩蓋上述狀況。這些官辦銀行可以說是不受懲罰、不受監督的「造假者」,而且它們受到的質疑越強烈,越感到有必要假造出更「漂亮」的資料來。用造假來對付質疑,用更大的造假對付更大的質疑,這是中國諸多官辦機構所採取的伎倆。 

 

就中國股市而言,普通投資者做基本分析尤其是上市公司分析的時候,其實最重要的兩條(這兩條相互關聯)就是上市公司是否腐敗、上市公司負責人是否腐敗(而這兩條在國內諸多《證券投資學》教材中都未提及)。對分析五大官辦銀行來說,這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股市中的一條基本原則是「股有所不買,錢有所不賺」,而腐敗股正是普通投資者不應買入的,即便看似能盈利也不要碰。最好讓這些腐敗銀行們「自拉自唱」,股市中會有莊家配合它們炒作,甚至它們本身可能就是自己股票的莊家。

    公眾不再相信官辦紅十字會,難道還能相信官辦銀行嗎?現在官辦銀行最需要的,其實正是郭美美這樣的人物來揭出它們的黑幕。相信官辦銀行的黑幕,只會比官辦紅十字會更黑,而不是相反。

 

 

評中國「造假」公司在海外上市

 

絕大多數中國公司上市最主要的目的實際上是「圈錢」,從投資者手中圈到一大筆金額的錢。這些公司的高管很少會真正想到他們對廣大投資者所負有的責任,很少會想到要回饋投資者——除非為了配合新的圈錢行動,才會對投資者有所「表示」。另外,官方是中國腐敗與造假的總根源,而中國諸多公司都或直接或間接受到官方影響,因此或多或少也是腐敗的,並且擺脫不了造假。上面兩個因素決定了中國股市的投資者面對的絕大多數公司在誠信方面都是有問題的,只是或明顯或隱蔽而已。 

 

被腐敗官方控制的中國股市是一個腐敗市場,在這個腐敗市場上市的公司大都是腐敗公司,這並不奇怪。讓人感到有些奇怪的是,為何有一些中國公司能到海外上市?可以認為,這些公司到海外上市,很可能是中國官方對外經濟戰略的一部分,並可能得到了與其有或直接或間接關係的海外上市仲介機構包括投資銀行、會計師事務所等的幫助。在此可以大膽提出一個假設(胡適先生說過「大膽假設」),中國官方對海外投資銀行、會計師事務所等有一定程度的滲透,而這與中國在海外留學、獲得海外學位又在海外商界工作的某些人士有關(或也與受這些人士影響的其他一些非華裔人士有關)。當然目前這還是一種假設,但我認為只要認真調查、「小心求證」應該能找到一些證據。

 

這些在海外(包括美國)上市的中國公司與在國內股市上市的中國公司相似,絕大部分在誠信方面都是有問題的——甚至可以說造假已經融入了它們的「血液」。更重要的是,它們因與腐敗官方有或直接或間接的關係而擺脫不了腐敗,只是種種腐敗成為這些公司要竭力掩蓋的秘密。可以說,無論外國投資者還是本國投資者,都無法徹底弄清這些企業的內幕。這些企業可能蘊含著其他人無法預測的風險,包括腐敗風險。

 

前段時間,美國股市已經揭出來自中國的上市公司如麥考林、東南融通等出現財務造假等醜聞。美國人或許還沒有完全意識到,這些造假行為不是中國公司的特例而是通例,不是特殊現象而是普遍現象。對中國公司而言,沒有任何財務造假的才是特例,才是特殊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