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蘇俄革命背後的

日本、德國間諜活動因素

     

 

 

(一)

 

1904-1905年的日俄战争,对于日本而言,是一场非打不可的战争,因为俄国人趁着八国联军闹的时候,已经占领了整个东北,日本即将被赶出整个亚欧大陆。但这场战争本身,又是一场看似没有悬念的战争,俄国的经济,军费,军队数量,都是日本的10倍,沙皇尼古拉斯二世当太子时曾经在日本遇刺,对于黄种人恨之入骨。

 

1903年秋,随着战争临近,日军参谋本部的谍报活动进入临战部署,特别指挥驻俄武官明石元二郎加紧策动俄国内部反沙皇各派政治势力制造的离间活动。19049月,日俄战争进入炽热阶段,明石元二郎在瑞士的一间工人住宅中,会见了列宁。因为在19052月,俄国的波罗的海舰队将到达远东,日本希望通过间谍活动,搅乱俄国后方,因此希望列宁在俄国进行各种革命活动。明石元二郎对列宁说:日本将为俄国革命提供资金援助。列宁有些踌躇不定,他说:从战争的敌国接受援助,不会遭到俄国民众的指责吗?明石元二郎说:列宁先生,您不是想集合被俄国帝国主义侵略的人们,在俄国发动革命,建设新国家吗?结果列宁在他的劝说下秘密接受了日本的援助资金,并答应在1904 10月召开的反俄活动家大会上与明石合作。

 

当时,斯德哥尔摩是北欧反俄活动家聚集的中心,明石元二郎以此为据点开展间谍活动。101105,在巴黎召开反俄活动家大会,明石元二郎作为大会主席的观察员参加了大会,许多革命家参加了大会。该大会决定了各党的暗杀、恐怖活动、罢工、搅乱俄军的招兵活动等。明石元二郎对每项活动 计划一一进行核实,然后提供了充分的资金。列宁接受了明石的资金,在俄国各地搞暗杀和罢工等活动,俄国全土骚动。

 

明石的直接工作成绩有:暗杀内政部长Vyacheslav Konstantinovich Plehve、血腥星期日、战舰波坦金号的叛乱等。明石的情报工作、与后来俄罗斯革命的成功有很大关系。列宁亦提及此事。真的感谢日本的明石大佐。想颁给他感谢状。


190519,彼得堡的工人和教徒
们举着向皇帝直诉的请愿书举行游行,和沙皇的军队发生冲突,有3000人死伤。这一事件以后全国暴动蜂起,这被称为流血的星期日的事件,成了俄国革命的导火索,为十月革命做了很好的铺垫。日本历史学家渡部升一说:可以说明石元二郎播下了十月革命的火种。


正是俄国内部的动乱,给了日本机会,尼古拉二世忙于应付内乱,以及国内无心对付日本,只好和日本签订了普利茅斯条约,退出了远东。


明石元二郎在日俄战争中、从各方面计划使俄罗斯国内政情不安、因而难以继续作战、对日本的胜利作出贡献。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参谋次长长冈外史说:明石一人可抵陆军10个师团。此外、德意志皇帝威廉二世也说、明石元二郎一人、其成果超越日本20万大军

 

列宁发动了十月革命,这是共识,但中国人基本不知道,十月革命的引路人,其实是一位叫明石元二郎的日本人。与列宁打过交道的明石1905年就预言:将来完成革命大业者乃列宁;列宁则在革命成功后透露:因为十年前日本的明石让我们进行了演习,所以这次的行动比较轻松。

 

明石元二郎1865年出生于日本福冈天神町,1894年赴德留学,1901年任日本驻法公使馆副武官,1902年任驻俄公使馆副武官,时年38 岁。在俄国期间,明石干出了一番可谓惊天动地的伟业。

 

当时日俄关系已日趋紧张,明石认为,要想斗倒敌人,必须先掌握敌情。到俄国半年后,明石掌握了俄语,并专心研究俄国国情。明石发现,号称世界第一大国的沙皇俄国,从表面看堂堂皇皇不可一世,实际则是一个内部充满矛盾的国家。被侵占的芬兰、波兰、高加索等国的人民装作屈服的样子,而内心却想伺机逃脱沙俄的魔掌。沙俄残暴统治下的工人与农民,境遇悲惨,怨声载道。搞恐怖活动的暴力革命派与主张社会改良的渐进革命派建立了许多秘密组织,分布于全国各地,进行反政府的地下运动。

 

  明石研究了俄国历史、国情、国民特性后,得出一个结论:俄罗斯是一个疆域辽阔的大国,即使拿破仑攻入莫斯科,也不能征服它。假如日本陆军从满洲方面进攻的话,也不可能打到莫斯科。如果敌人顽抗到底,日本靠武力是不能取胜的;但如果运用谋略从背后动摇其国内,却有成功的可能

 

  这个谋略就是革命。革命是需要本钱的,一是革命者,一是金钱。明石一方面与沙俄境内外的革命党人建立关系,如皇室子弟赫尔岑公爵、无政府主义始祖克鲁泡特金公爵、著名作家高尔基、民权社会党人列宁、革命社会党人柴可夫斯基等;一方面向日本参谋本部递交工作报告,要求拨给100万日元的经费。当时100日元就能盖起一所相当漂亮的房子,因此参谋本部不但不愿拨款,还攻击明石言过其实,胡思乱想,一定是得了神经病

 

  190426,日俄战争正式爆发。随着战局的发展,日本突然看到前景不妙。西伯利亚铁路是单行线,日本估计俄国不可能迅速地输送士兵。然而出乎日本人意料,俄国运送部队的货车并不开回国内,而是把部队送到满洲后,使货车脱轨,就地烧毁。通过这样的单程运输,将运力提高了三倍。当时日本兵力只有二、三十万,沙俄却拥有一百几十万世界最强的陆军,照这样运输军队与物资,日本人意识到战争非败不可。

 

  国难思良将,日本参谋本部终于想到了明石。副总参谋长、长冈外史中将下令给明石送去所需资金。多年后长冈外史中将说:日俄战争是关系到日本成败命运的战争,万一失败纵有百万、千万金钱也是废纸一堆,因此不如权当抛弃一百万日元,拨给明石,让他去干一番试试

 

  当时沙俄革命党很多,虽然都是反政府派,但彼此之间却水火不容,甚至同为社会党的革命社会党与民权社会党也斗争得也异常激烈。明石(化名阿巴捷列夫)认为首要的任务就是将这些革命力量联合起来,组织反政府的联合战线。他与一名叫西里雅克斯的革命党人为之奔走呼吁。这一呼吁得到了革命社会党人柴可夫斯基的响应。柴可夫斯基的门徒赫丽维斯卡娅曾成功暗杀沙皇亚历山大二世,他本人被视为各革命派的元老。

 

  19043月后,明石等人开始奔赴俄国亡命者的巢穴——日内瓦、奥地利、德国、法国、瑞典等欧洲国家,遍访革命同志,不知疲倦地进行鼓动工作,获得了更多响应,民权社会党的普列汉诺夫、革命党女杰普列修柯夫斯卡娅等都表示赞同。

 

  190410月,明石的工作得到了回报。俄国各革命党决定101在巴黎召开统一战线的联合会议,会期5天,除民粹党和民权社会党外,各党派都派代表参加了会议,与明石一道发起这个会议的西里雅克斯被推为议长。会议作出决议:各党派各显其能,以示威游行、暗杀等行动打倒政府。

 

  巴黎会议在沙俄全国引发了连锁反应。波兰社会党立即领导罢工;革命党动员大学生、工人参加游行示威;自由党在州、郡的议会、律师会、医师会等展开了攻击政府的论战;拉脱维亚党和高加索党采取袭击银行、暗杀高官的暴力行动,暗杀官吏、军人的事件,每天都有十几起。

 

  为给俄国革命添柴加火,明石从瑞士给波罗的海方面的革命党购买艾特索枪一万六千枝、子弹三百万发;给黑海方面的革命党购买步枪八千五百枝、子弹一百二十万发。

 

  1905年初,在日内瓦召开了第二届革命党联合会议,列宁的民权社会党和民粹党这次也参加了。会议作出一个更加激进的决议:打倒沙皇政府,使芬兰、波兰各自独立,组成纯粹的俄国和联邦,创建完整的自治体制。并通过报纸公开发布了宣言。

 

  这次会议让俄国的革命烈火愈发不可收拾。波兰国民部队领导人德姆斯基要波兰士兵主动投入远东派遣军,他本人却访问日本商讨投降事宜;地方官吏因惧怕暗杀而纷纷逃跑,皇室的头号强硬论者赛尔基亲王在彼得堡被革命党人炸死;在格鲁吉亚,第一兵团的征兵工作因民众反抗而被迫中止;在波兰,连守备军的调动都很困难,征兵工作更是无法进行。

 

  在此期间,进行了决定日本命运的背水之战”——奉天战役。日本以二十四万九千八百人对付俄国三十六万七千二百人,相差十二万,日军处于劣势。危急时刻,攻陷旅顺的日本第三军,在司令官乃木希典大将的率军下,马不停蹄地进行增援,攻入俄国左翼阵地,奉天战役因此以日军险胜结束。

 

  其实,俄国此前按照既定的战略步骤,是再派两个军团到满洲,突击乃木军队的侧翼。然而,由于国内动荡不堪,这两个军团被留在国内维护治安,没能送往满洲。这被认为是俄国战败的直接原因,也是明石为日本作出的杰出贡献。

 

支持并知道明石特殊工作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目睹了他的巨大成功后,曾惊叹地说:明石把相当于满洲派遣军司令大山大将手下二十万官兵所干的事,一个人全干了。他是本世纪中最可怕的一个人物。

 

为扭转日益恶化的国内形势,沙皇尼古拉二世只好接受美国总统罗斯福的调停,进行日俄议和谈判。随后,俄国政府将西伯利亚的军队调回国内,镇压国内的革命烈火。俄国政府下令:没有逮捕的必要,不惜子弹打死他们!整个俄国陷入了一场血雨腥风的大屠杀,到1907年,革命烈火被捕灭。幸存的俄国革命者再次亡命欧洲各国。

 

  任何人都知道,镇压虽然能换来暂时的稳定,但同样必然埋下更加仇恨的种子,一有风吹草动,它必将猛烈地燃遍俄国的大地与天空,这就是1915年的俄国二次革命与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

 

                            (二)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德国受到英法美联军与俄军东西夹击的困境,德皇威廉二世想到了明石的成功,决定如法炮制。他说服了逃亡在瑞士的列宁,让他与另外31名革命党人坐上封闭列车回到俄国,在俄国内部开展新的革命。德皇达到了自己拖住俄国政府的目的,但他却不曾料到,这场新的革命日后竟成为影响全世界的十月革命。

 

自苏联解体以来,不少秘密档案纷纷解密,一些过去伟大光荣正确的革命导师的本来面目也渐渐显示——比如列宁。资料显示,列宁不是一般而布尔什维克,而是德国间谍,他所领导的所谓“十月革命”并不是一次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社会革命,而不过是一个巨大的阴谋,是一次在西欧一小撮阴谋家和冒险家的情报机关帮助下,由德国代理人列宁和英美特务”洛茨基所密谋组织、挑唆完成的一次政变。在这次政变过程中,俄国人民只是作为历史的玩偶,成了受“革命极端主义者”任意摆布的存在。2004125,曾任苏共中央宣传部长的雅科夫列夫宣称:“从文件中早已得知,这(场革命)是德国总参谋部的行动……此外 我对列宁通过加涅茨基得到的资金格外感兴趣。帕尔武斯是策划者,这是历史学家和所有人都知道的。列宁在19153月得到了200(约合今天的1 000)以进行破坏活动。这些都是有文件记录的历史事实。”这件事甚至拍成了电影《谁为列宁付钱——世纪秘密》。

 

事实上,有关布尔什维克被德国黄金收买的最重要论据是著名的“西逊文件”。1918年,美国外交人员艾德加·西逊在彼得格勒以2.5万美元得到这些文件,其中包含着有关德国总参谋部资助布尔什维克的情报以及德国方面对自己所谓的“代理人”布尔什维克下达的指示。

 

191810月美国政府公布的档案资料(史称“西逊文献”)和数年前由英国学者齐曼编纂的《俄国革命与德国:1915年至1918年的档案资料》一书,以及莫尔希编纂的《俄国革命》一书,为世人提供了最权威的第一手资料,人们可以从中了解到列宁鲜为人知的革命谋略。 从这些文件中,我们可以看出:为了实现夺取政权的目的,列宁曾大量接受德国官方的津贴。从德皇政府的文件中,莫尔希找到了列宁单独会晤一个名叫基斯库拉的爱沙尼亚人之材料,此人在当时是一个半公开活动的德国高级间谍。莫尔希评注这份文件称:“这两人之间达致某种默契,因此在会晤后列宁立即获得一笔巨款。”莫尔希还说:“列宁一开始就知道基斯库拉的身份,因此把他当作自己与德方之间的媒人,从他手中获取经费。”

 

值得一提的是:布尔塞维克与德国的皇权政府之间的合作,绝非上述个别情况,而是全面性的。例如,瑞士社会民主党领袖格林就是一名德国间谍,而列宁流亡瑞士期间,一直受庇于格林。莫尔希提到列宁对谈判缔和的态度时说:“列宁已获得德国人的谅解;他们把他送回俄国,使他夺取政权及促成停战,他们资助他来达到这些目标。”果然,当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坚决拒绝与德国单独签订和约后,德皇政府即派专车秘密地把列宁等人从瑞士接到德国,再把他们安置在密闭的火车车厢中,经瑞典和芬兰潜回俄国。列宁等人一回俄国即大搞无产阶级暴力革命,并于这一年11月间推翻克伦斯基临时政府建立了共产帝国。第二年3月,苏联政府即与德国政府签订了布里斯特-立托夫斯克条约,与德国单独媾和。

 

莫尔希在书中提到,在1904年日俄战争前夕及初期,日本曾津贴俄国的许多反对党派,列宁当时尚是无名小卒,但他也不肯放过机会去分得一杯羹。书中还提到,列宁在领导布尔塞维克的初期,以筹措党的经费为名,在国内指挥了几次银行劫案,但赃款中有很大一部份被他自己挥霍了。後来他又订立了几条“党员守则”,规定凡参加行劫者不得过问所得款项的数额及用途,因此他得以把“公款”顺溜地转入自己的腰包。书中还提到沙皇秘密警察头子奥克拉纳派遣线人渗入各革命组织;渗进布尔塞维克的沙皇特工人员是阿齐夫及马连诺斯基,他们是在直接贿赂列宁之后被接纳为革命“同志”的。

 

而据俄罗斯著名历史学家,现任俄罗斯东正教大学宗教研究室主任德烈·鲍里索维奇·祖波夫主编的《二十世纪俄国史(18942007)》一书介绍,则列宁从德国威廉皇帝那里得来的“革命经费”不是一笔小数目。该书作者引用一些学者据德国外交部公布的档案详细叙述德国威廉皇帝的计谋:设法从俄国内部寻找代理人,利用这只别动队,从俄国内部瓦解沙皇的力量。列宁从1915年开始得到德国当局资助在俄国进行革命活动,实际上充当了德国的秘密代理人。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就主张俄国失败,坚持要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的阶级斗争。二月革命后,191743,列宁和一些政治流亡者,得由德国特种兵帮助顺利经德国回到彼得格勒。  

 

早在回国前,列宁于191736从苏黎世向彼得格勒发电报:“完全不得相信新政府,一丝一毫也不支持……不得谋求与其他政党的任何接近”。他提出: “通过武装起义推翻临时政府”,建立布尔什维克的“一党专政”同月,列宁在瑞士提出旨在进行社会主义政变的计划。这个计划得到德皇和德国总参谋部的“坚决支持”。322(公历44)日,德国驻伯尔尼公使向柏林发电称,社会民主党的书记,以俄国社会主义者及其领袖列宁和季诺维也夫的名义提出要求,请尽快允许他们从德国过境。此公使的电报最后说:“应予照准放行,使其尽快回到俄国……这符合我们的最高利益,盼急复”。威廉颁旨称,如果瑞士拒绝他们过境,就让这些俄国社会主义者穿过火线过境。

 

那么列宁这次回国革命,究竟从德国人那里要到多少黄金呢?书中介绍,德国拨出5000万金马克(约合9吨多黄金)资助俄国革命者。书中还详细描述这些钱如何分批交到俄国革命者手中。48,德国总参谋部向威廉皇帝报告称:“列宁顺利回到俄国。他干的确如我们所愿”。1917年夏季就有英、法、俄反间谍机构探明这个情况,临时政府掌握了这个动态,但是没有能力立即予以处理。416列宁一回到俄国便宣布了其著名的《四月提纲》,其中宣布俄国第一阶段的资产阶级革命已告结束,现在的任务是立即做好向革命的第二阶段——社会主义革命的过渡做好准备。

 

 “十月革命”在共产主义世界一直是神圣和崇高的,但当你了解其发生背后的某些特殊因素时,尤其是那些不崇高——甚至是龌龊的因素时,就会感到其实历史有时是很滑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