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邁考傑克森為啥沒來過中國?

 

 

中國安徽    李 逸

 

 

 

邁考傑克森一逝世,使得中國的媒體熱鬧了一把。因為畢竟是全世界有名的人,便是一向對美國有切齒之恨也都消歇了。政治上雖照例宣傳美國乃我中國的大仇,不料青年往往喜歡麥當勞,肯德基之流。對於邁考,大抵也當成神聖的名詞。想當年邁考在布加勒斯特看演唱會倒斃一大片,幸虧他沒來過中國的大陸,否則以中國人的崇拜程度,也都有幾個翹辮子才算正常。

 

這個情形就使人詫異,因為照中國人一向的態度,對於黑人大抵有歧視的傾向的。我們中國人因為是黃帝子孫的緣故,對於外族就特別的看不起。中國的老百姓,第一次見到與我們不一樣的人,最先就是鄙視,世間居然還有竟敢和我中國人不一樣的,當真是值得小覷。所以文獻上關於洋鬼子的污蔑就特別多。直到後來西洋白人漸漸打進來,才使得中國人領教了厲害,終於是識時務者為俊傑,轉變了策略,見到西洋人都是笑嘻嘻的,一副奴才相了。非洲黑人,印度的棕色種人,因為同我們炎黃子孫都是做西洋人的奴才,這時候中國人祖傳的奴才裏也要分高低的本領又都拿出來了。對於西洋主子當然要笑嘻嘻的,然而,對於黑人,印度人大可以看不起,相信也不會有什麼不妥,因為大家雖都是奴才,但我堂堂中國人顯然就是高級奴才,自然有看不起黑人的資格的。

 

這流風,便是到現在也不消歇。中國人對於非洲的黑種人往往稱為黑鬼,中國的留學生,在美國大抵以優等種族自居,對於黑鬼普遍帶有歧視的心態。不單是野蠻的大陸有此雅興,便是號稱繁榮文明的香港,對於黑人的歧視也頗為嚴重。鍾祖康先生自然是一個了不起的觀察家,就他的論點來說,中國人在這點上實在太過分。據說香港某著名人士的妻子就是黑人,但經常遭到香港的華人歧視,以至於有次出意外,當地人一看是黑人,都是不屑一顧,結果延誤治療時間,這位人士的妻子因此不治而亡。這固然說明中國人下流,歧視黑人成了常態。但是有時候也不儘然,一旦黑人有了名氣,有了錢財,這一來中國人的嘴臉轉變就快了。大抵與其慢也寧敬的,相信奧巴馬沒有人會小看他。記得當初奧巴馬剛剛當選的時候,中國有個所謂的專家立馬在電視上說他和奧巴馬是同學,看來攀親都嫌來不及呢。

 

對於邁考傑克森,中國人當然是尊崇有加了。這時候再也提不起他是黑人的歷史了。因為有錢有名的緣故,中國人往往是以寬大心胸對待的,公理當然永遠是掌握在我中國人手裏,人人平等呀,世界和平呀……

 

不過有一件事甚是奇怪,就是,我們中國人非常尊崇的黑人歌星邁考傑克森一輩子都沒來過我文明最古的中國。這個就使得我中國人遺憾非常。

 

我們都知道,邁考傑克森,一輩子有過兩次大規模的世界巡演。第一次是1992年危險旅途演唱會,第二次是歷史專輯演唱會(實際上有三次,寫本文之時,韓先生對於邁考之演唱會數目尚不明晰, 故有錯誤。邁考第一次世界巡演是bad專輯演唱會)這兩個演唱會規模之大,場數之多,在歷史上所有的歌星中都是絕無僅有的。第一次歷史演唱會去過德國慕尼克,去過奧克蘭,去過韓國漢城,去過菲律賓馬尼拉,第二次危險之旅去過羅馬尼亞布加勒斯特,去過汶萊,涉足之地包括歐亞各個國家。但是,唯獨沒能瞻仰巨星風采的卻是我文明最古的中國,這裏面難道有什麼特別的原因麼。

 

如果讀者想聽好聽的,中國官方早給出答案來了,在邁考傑克森逝世的時候,專家分析說,邁考傑克森之所以沒有來中國,因為中國當時的音響設備水平不高,所以天王來不了。我們中國的專家說話有一個特點,就是,聽他們說話,你絕對不能用腦子,只能用屁股。因為這些專家教授說話向來經不起一點大腦的推敲的,猶如放屁,一點價值都沒有。我們的專家在政府的包養下,漸漸養成了一種愚蠢的習慣,他自己說話愚蠢倒罷了,竟以為普天下中國人也都愚蠢。我們仔細分析不難發現,專家的話實乃他媽的放屁之言。我中國人還沒到可以隨便糊弄的地步。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專家的話分明有一個大的漏洞。我們注意,邁考傑克森第二次世界巡演的時間是1992年,那時候的中國雖說不是特別發達,但是在音響技術方面顯然不能說一無可為。當時我們中國已經有所謂的卡拉ok了,春晚節目開始流行,流行歌曲的灌制也非昔日之可比,連東歐國家羅馬尼亞都能舉辦邁考的個人演唱會,不相信我堂堂自負的中國就不能。所以這一來專家的話不免成了狗屁。這個錯誤的資訊把大家從真相上引開了。那麼事實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像邁考這樣的超級巨星,開個人演唱會,連東南亞的小國汶萊都去,沒理由會錯過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中國的。是什麼原因讓他不倒中國大陸來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從邁考的作品上談起。一談到邁考的作品,我心裏都有些歎氣。因為我堂堂文明最古的中國,文明到連一首像樣的流行歌也產生不了。在我的印象裏,大陸沒有流行歌。我從小在電視上,電臺上,磁帶上,直到如今MP3上,都沒發現有大陸歌手的作品。我從小知道的乃是張國榮,張學友,劉德華……現在知道的是周傑倫,蔡依林,林俊傑……沒有一個是大陸歌手的。中宣部旗下中央電視臺曾經製作過歌聲飄過三十年特大獻禮節目,老實說,除了上面的港臺歌手唱的經典曲目外,大陸所謂著名歌手唱的那些濫調我一個都沒聽過。主持人在介紹的時候特意加上著名某某的首碼,我沒發現著名在那些地方。相反那些作品無不是一時的樣板歌曲,猶如避孕套,用過一次,再用就是廢物了。

 

凡是對於流行音樂有些研究的傢伙,都有這樣一個明顯的感覺,就是,大陸的流行歌曲實在太差,比起港臺都顯得一敗塗地,更不要說比日本和歐美了。大陸的作曲,作詞,唱功,編曲無一不呈現出一種陳詞濫調的特色。不但了無新意,觸及不到靈魂的細微處,反而噁心倍出,有辱清聽,實在是不折不扣的垃圾貨色。我對於音樂有特別敏銳的洞察力。凡大陸歌曲,沒有不使人撒尿的。撒尿不算,還要使人大病一場,這就是天大的罪過了。我相信凡現在成為經典的,無不是港臺流行音樂。大陸的要上榜,還要若干年才行。姑且據一首歌詞對比一下就明白。珍妮唱過一首東方之珠,歌詞是香港的鄭國江寫的,如下:極目望困惑而彷徨,可喜的是眼前繁盛現狀,新的生活,新的奮鬥,都自化為強勁力量,此小島外表多風光,可哀的是有人仍住陋巷。。。。。。。。內地的毛阿敏唱過一首思念,歌詞如下:你從哪里來,我的朋友,好像一隻蝴蝶飛進我的視窗,不知能作幾日停留,我們已經分別太久太久。鄭國江的此充滿了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而相思這首詞從頭到尾是胡扯一通,簡直是生搬硬套上去的。鄭詞用詞文雅,長短有致,相思平白如水,了無旨趣。大凡有些文學功底的看到這兩首歌詞都可以輕易的判斷出孰高孰低。相思這首歌是號稱詞壇泰斗喬羽寫的,但這個泰斗不免太沒水平了。鄭國江在香港從沒自稱什麼泰斗,他的此是有力量的,有意義的。

 

如果僅僅是寫作水平上的高低就罷了,但是內地有些歌故意加些早已過時的,而且早已被認為是腐朽落後的元素進去,代表作就是那首非常流行的精忠報國。屠洪綱所唱。讓我們看看歌詞的最後幾句:我願守土複開疆,堂堂中國要讓四方來賀。這句詞裏面赤裸裸的宣傳一種霸權主義,以及大國崛起的狂妄心態。中國的國土只有960萬平方公里,這是鐵定的了,這位作者居然要去開疆,實在好大口氣。而且作者要四方都來來朝賀我中國,儼然又是封建帝王的翻版。以中國現在的野蠻現狀,有什麼資格讓四方都來賀。不要說來賀,最近報紙上就報導越南向中國示威演習。還有日本強行在釣魚島築工事,東南亞的某些國家也不把中國放在眼裏。以中國現在惡劣的人權狀況,全世界不人人喊打就是祖宗有德了,居然還不要臉的宣稱要稱霸世界,實現四方來賀的天朝大夢,這不是神經病是啥。

 

中國的大陸流行歌壇,就充斥這許多這樣的製作人。以至於我們在流行音樂上全盤淪陷,提不出一首有意義,有水平的歌曲。我們有的是老鼠愛大米,有的是那一夜,有的是狼愛上羊,有的是老婆老婆我愛你,有的是小妹妹坐船頭,稍有欣賞水平的人面對這樣的垃圾貨色,只能發笑,這就是中國歷來所標榜的文明。

 

這種文明與港臺相比就差一大節,更不要說比歐美了。以中國當下流行音樂之垃圾,比起歐美當然是蚍蜉撼樹,貽笑大方,比起歐美流行音樂中的佼佼者,邁考這樣的歌神,就更是挾泰山以超北海,非不為也,是不能也。

 

如拿邁考的作品與作品與中國流行音樂作品相比較,正好體現了一個事物的兩極。一個是有容乃大,一個自私狹隘。從邁考的許多作品上看,他都表達了這樣一種的觀念:自由,平等,博愛,反對獨裁,反對戰爭,愛護地球環境。這 是全人類所共有的一種普世觀念,在這一點上,邁考的作品具有一種普世性,是全人類的一種心靈上的共鳴。邁考這一類作品非常多。像heal the word    man in the mirror        earth song   black or white 等等。這些歌或輕聲詠歎,或大聲控訴,無論怎樣的表現方法,都能使聽著有一種酣暢淋漓的感覺,感動的落淚。

 

這一來問題的癥結不言自明瞭,中國人的觀念,正好與邁考的觀點格格不入。邁考在歌曲中所表達的觀念,正是中國人所最缺乏的,往往也是做得最惡劣的。就以heal the world這首歌為例,這首歌主要描寫戰爭對於兒童的傷害,呼籲要關心孩子的命運。而我們中國恰恰是最不把孩子當人看的。父母平時非打即罵,戰爭年代,往往婦孺皆殺,尤其在共產黨建政以後, 對於孩子的迫害無以復加。前不久就報導了中國某地煤窯雇傭童工的醜惡事件。像李思怡母親被員警抓走,竟活活餓死。還有馬燕那一聲呼喊我要上學。中國的兒童命運實在是太令人悲觀了。我們至今沒有一個音樂製作者寫出一首像heal the world這樣的歌曲的,是我們中國的孩子都很幸福嗎。還是我們普遍的都殘忍了。

 

they don’t care about us是一首抗議美國政府壓制黑人所寫的政治抗議書。這首歌通過勁爆的旋律,表達了作者渴望平等,渴望得到尊重的一種向上精神。這幾乎與我們中國的精神又格格不入。在中國農民工被視為賤民,從來沒有得到過一點尊重,而且政府出臺的法例,往往使農民工沒有一點行使的權利。中國的農民工就像印度的賤民一樣被排除在主流世界之外,可惡的是沒有一個所謂專家學者發表過一點正義之言,在他們眼裏,農民工都是不安定的危險因素,農民工只有好好幹活,受罪,什麼也別想,笑嘻嘻的,愚公移山,讓貪官污吏發財,先富裕,天下就太平了,社會就穩定了。這是王八蛋的邏輯。我中國也只有出這樣的王八蛋邏輯。

 

Earth song寫的是人類要愛護環境,恰恰中國人是最不愛護環境的。鄧小平的改革就是以犧牲環境為代價。如今中國環境污染已到了可怕的程度。舟山群島附近的近海,已沒有一點蔚藍的海水,都是濁黃一片。中國農村本來是污染較輕的,但是,如今中國農村已沒有一條乾淨的,夏季可以游泳的河流。大部分河流都乾涸。城市的污染更是嚴重,像溫州這樣的城市,平時很少見到藍天。北京更不要說了,沙塵暴離京畿就不遠。中國人的血液裏普遍鉛元素較高。使得中國人之力普遍偏低。由於環境污染,生活條件差,中國患乙肝者多達一億三千萬,這個龐大的數字足以對全世界的健康造成威脅。中國徹底成了一個垃圾場。但是中國人當中,很少有對於環保有意識的,大家都是自私自利,自己吃飽就萬事大吉。這預伏這巨大的隱憂,中國遲早要為此付出代價。

 

Man in the mirror這首歌主要表達這樣一種理念,人類要進步,發展,首先要認清自己的缺點,努力改正,不要陷入自我殖民的泥潭中。這首歌幾乎有打中了中國人的內心世界。中國現在雖然從殖民地的地位走出來,但依然陷入自我殖民的狀態中。中國頑固而落後的傳統文化就是中國文明的最大的絆腳石。中國一天不清算這種落後的文化因數,一天都要在自我奴役中不能自拔。這是邁考最有分量的一首歌,也是中國人最不敢面對的一首歌,因為這首歌句句打在中國人的痛處,使他無地自容,但中國人向來厚臉皮,儘管邁考這樣唱,中國人照樣可以假裝聽不見,像豬一樣在豬圈裏洋洋自得,以為天下太平。

 

綜上所述,邁考的作品是屬於全人類的,中國的價值觀念與他所表達的更是一點沒有共同之處。邁考之所以不來中國,與其說是技術上的不到家,不如說是價值觀的分歧。因為邁考雖然是一個流行音樂家,但是他是一個有理念有操守的歌手,從他的作品中我們能體會到他愛人類,愛地球,這與中國狹隘的觀念都是相悖的。而且89年中國還發生過臭名昭著的天安門事件,使得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會對暴政表達控訴。邁考作品裏一貫有反抗暴政的傾向,他自然不會對一個獨裁的國家去拋媚眼。所以他現在雖死了,但是精神長存,他作為偉大的流行藝術家,會被載入史冊的。

 

與邁考一比,我們中國的明星基本上都是沒有操守的奴才,他們正好體現欄中有奶便是娘的格言。大陸的明星基本上是全盤被招安,港臺的不少明星也加入對於中共的諂媚中。這表現在兩部電影中,一個是建國大業,一個是建黨大業,這兩個電影基本彙集了如今三地所有的一線明星。他們不知羞恥,為這個獨裁的政府做最後讚歌。這實在是一個不要臉的文化現象,中國人的奴才嘴臉體現的淋漓盡致。那些大陸的明星這樣做也罷了。更可惡的是那些香港的明星,他們依靠香港相對自由的環境出名,到如今,反而要讚美一個獨裁的政府,他們內心沒有一點操守與信仰,是不折不扣的流氓與幫兇。這更加說明了香港文明水平自回歸後,逐漸呈下降趨勢。這些有奶便是娘的明星的做法,正好驗證了中國那句古話,婊子無情,戲子無義,他們眼裏只認得錢,只認得虛名,誰給我利益,我就讚美誰。至於什麼信念操守統統滾他媽。這是婊子的活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