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雖千萬人獨往矣

 

 

 

北京 建一

 

 

 

蒼蒼予鑒,高老的詩詞,飽蘸歷史苦計,行文行韻,愴懷以之。

蒼蒼予鑒,高老的人生,尤是詩詞華章,行俠行義,悲慨以之。

 

相信每位良知尚存同胞,一旦深入其間,難禁因為一種百劫未盡的高貴精神而動容,進而感受這一過於瘦骨嶙峋的身軀有著怎樣最是生動、堅挺的脊樑,更有著怎樣寓言般艱苦卓絕的擔當。擔當,本該屬於我們集體,屬於亙古便有詩意人格、大美精神的我們民族每一族員,屬於精神、文化、道德意義上的中國今已幾近滅絕而未知自省的我們每一國人。然而,卻是這位羸弱老人,以退休醫師、教授之齡,強拖病軀,坦然接受命運的全部難度與強度,獨自肩著去了,義無反顧,向著人為的滔滔艾滋血禍,向著茫茫墳丘、浩浩哭號深處,向著太多例行的騙局,向著密集的威逼、恐嚇、監控、打壓、利誘、謠言、圍追、堵截和最是絢麗的無恥,向著太過堅硬的黑暗,向著時代遼闊、深遠的冷漠、殘忍、暴戾、趨利、墮落,向著百難逆料的命運,踉蹌著曾經裹足的小腳,雖千萬人獨往矣!十三年間,高老步入百餘村莊,訪問近千艾滋家庭,調查、救治、宣傳、揭露輸血感染真相,足跡遍佈河南、河北、山西、山東、陝西、安徽、湖南、湖北、江蘇、浙江、雲南、貴州、四川、廣東、廣西15省區,儘管血壓時達220之高,雙腿曾經腫得無法站立,依然席不暇暖,赴艱始終,竟至一次講演期間胃痛至大出血。十三年間,高老自編自寫、自費印刷、自費寄出各種防治愛滋病讀物124萬冊,散發自費編印《預防愛滋病的知識》小報70萬份;醫院、學校、報亭、火車站、防疫站、計劃生育站,無不有她散發抑或求助定點散發自費印刷宣傳單的孱弱身影。十三年間,高老收到愛滋病人信件15000余封,無不一一作複。十三年間,高老披肝瀝膽,編著珍貴圖書:《鮮為人知的故事:愛滋病、性病防治大眾讀本》、《一萬封信》、《中國愛滋病調查》、《艾滋殤》、《十年防艾路》、《揭開中國艾滋疫情真面目》、《高潔的靈魂》……無一不是嘔心瀝血。十三年間,高老認養、救助艾滋孤兒164人。十三年間,高老以家為診所,不避傳染危險,每天接待艾滋患者不竭,曾經日達58位,無論怎樣“身心勞悴”,從來“操勞無悔”。十三年間,高老知其不可為而為之,受盡假醫、官商、地方權痞、腐敗分子百般刁難、干擾,甚而有人以滅殺全家相威脅。一度,這個風燭殘年老人住宅前後竟被安裝四個攝像鏡頭。甚至有出價者懸賞,凡舉報高老下鄉調研艾滋者,獎人民幣五百。十三年間,高老相知相勵的老伴走了,女兒因受牽連出走海外,兒子不堪機構重壓曾磕響頭跪哭勸阻——老人一再痛斷肝腸,始終未奪心志玉石之堅,以期索回無數生命至高無上的價值與尊嚴。十三年間,高老以“但願人皆健,何妨我獨貧”自勉,以精衛填海自勵,屢敗屢戰,不誘於譽,不恐於誹,不畏於勢,孤守絕地,不棄高貴天良於寸陰,極盡蒼涼人生。十三年間,高老全部家當僅是幾件陳舊傢俱,幾近家徒四壁,卻將畢生積蓄及至退休工資、近年所獲國際獎金,全部用於資助艾滋患者、遺孤,計百萬人民幣。十三年間,高老執正不屈,以砥以礪,終使艾滋患者遭到混淆、切割、組合、埋沒的微弱聲音得以公開表達,終使“鮮血生意”、“血漿經濟”、“賣血致富”的真實行徑,以及無數血站、血庫才是艾滋最大病源真相得以昭示——官員失職,腐敗猖獗,兩極分化日深,尤是艾滋蔓延最大本因。無數百姓貧困日深——雖然一袋500CC血漿僅付80元錢,賣血求生者依然趨之若鶩——未經身體檢查,甚至操作者不經基本培訓,個中暴利驚人,真正吸食民脂民膏無度!高老一再義以執言:“我走過十幾縣市、幾十鄉鎮、幾百村莊,見過幾千愛滋病人,那麼多由於貧困賣血的農民怎麼會是性亂、吸毒感染愛滋病的呢?”“總是強調嫖娼賣淫致病,卻對更為嚴重的醫源性‘血禍’很少提及。”“無人敢做公開報導,艾滋感染、發病、死亡總數當在千萬之上。”“應該趕快斷絕血液感染源。否則,我們中華民族後果不堪設想!”十三年間,高老始終難忘積貧、積禍、積冤、積弱、極腐既久的土地上泣血悲聲:“我不想死啊!”“媽媽,你把我賣了吧,賣了就有錢治你的病了!”“救救我們!”……隆隆不絕於蒼茫天地。十三年間,高老不期深入一種制度表徵、習性、脈息、骨髓及其吞噬精神向上、向真、向潔的無數可能性,無奈、焦慮、憤慨莫解,刻骨殷憂日遠。十三年間,高老以個體心靈價值抗衡極權醜惡,決絕一般明言—讓我銷聲匿跡吧,只留真相在人間!高老如是留下遺囑:不留墓地,不給貪官污吏提供場所,不許各種騙子以其名義成立任何組織、機構,欺世盜名,中飽私囊,“其椎心泣血、孤絕悲憤之情,守死善道、堅守良知之意志,當代中國無出其右”(北明語)。當此讀到高老詩作——“傷傷青壯年,賣血惹災難;處處聞鬼哭,陰風惡雨寒;高堂無人養,幼兒真可憐;哀哉人為患,誰來問蒼天?”——實在難禁淚下。十三年間,儘管物欲一再橫流,意義一再喪失,倫理一再崩毀,無數同胞心靈一再無所皈依,我們曾經視為血脈、視為人種驕傲乃至視為身份並且摯愛入骨沁髓的民族優秀文化、精神、道德一再瓦解,高老卻卓然自拔,以幾是孤絕的弱老生命踐行,自辟精神人格時空,為曾經擁有最純粹最尊貴最質樸最生動精神卻一夜殆盡的大漢民族還魂!足與天地參矣。

 

那些肥碩、粗鄙、枯冷、貪婪、驕縱、蠻霸的靈魂,形形色色,不可一世,雖然多油多脂,盡由優質蛋白合成,比之高老崇高的靈魂,不過糞土一撮,無可企及,尤其無可企及者,乃是高老靈魂的高貴、清明與聖潔,在我們這顆蔚藍色星球上更有著權錢無以衡量的重量。如是靈魂重量,來自中華民族的文化真諦、悲劇氣度、精神燭照,一任天穹荒老,星光變色;來自中華民族奄奄以就盡卻沒有死透的天良,一任歷盡有別宇宙間一切生息的極權酷虐、血腥、黑暗、荒誕,浮滿生命與歷史的殷紅;來自中華民族血脈深處流響的本原精神——不惟儒家,更有諸子百家,更有以《山海經》為代表的淵淵浩浩,一任風雲變幻,雖萬劫而熒熒而未能盡滅;來自中華民族曾經的理想人格——“天道無親,常與善人”(老子),“當仁,不讓于師”,“見義不為,無勇也”;“君子憂道不憂貧”(孔子);“仁者無敵”,“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孟子);“通於天地者,德也;行於萬物者,道也”,“不為軒冕肆志,不以窮約趨俗”(莊子);“傀然獨立天地之間而不畏,是上勇也”;“鍥而不捨,金石可鏤”(荀子),“萬事莫貴於義”(墨子);“至誠如神”(戴聖);“寵位不足以尊我,而卑賤不足以卑己”(王符);“窮不忘操,貴不忘道”(皮日休);“不修其身,雖君子而為小人”(歐陽修);“內不愧心,外不負俗”(嵇康);“財不如義高,勢不如德尊”(劉向);“顧惟螻蟻輩,但自求其穴”(杜甫);“天不容偽”(蘇軾);“位卑未敢忘憂國”(陸遊);“願移災咎及予躬,免使蒼生受憔悴”;“士窮節乃見”(文天祥);“磊磊落落,獨往獨來”(梁啟超)……不息於大地的,沒有毀盡,也不會死於最絢麗的謀殺,一任時與月與而今,孕育黎明,更涵養高老精神。讀《詩詞憶百年》,便會從樸實、沉實,明澈語言中,深切感知個人生命走向乃至民族精神行跡,以觸摸時間真相,其詩其詞內外,無不引人感慨,柔腸每為弱者熱,皆因精神大矣哉。

 

高老3歲識字,4歲熟讀《三字經》,5歲涉閱《論語》、《中庸》、《大學》、《孟子》,7歲攻讀四書五經,直至縱觀百家而斷於心,厚積以之,渾融於曠世苦難——紅色蒙昧、血雨腥風、人造混沌、精神絕境予以高老的靈魂冶煉,直至成為最具形上意義的生命結晶。被關牛棚,被抄家,被批鬥,被陸續關入太平間8個多月,被打致殘——胃切除百分之九十五,自殺3次未遂……竟使高老精神人格更加堅勁誠一,百冶礪精,成其懷仁以之、悲憫以之、救贖以之的金子般心靈,成其精神生命超越精神生命,高山仰止,遂為中華民族未來精神、道德、人格、倫理重建無以替代的珍貴資源。

 

許多人說,高耀潔是中國的德蕾莎修女(印度,1979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艾仁娜·辛德勒(波蘭,1997年諾貝爾和平獎候選人)。我想,不僅因為高老與她們同是人類終極價值最辛勞、最虔誠、最堅韌打工者,不僅因為高老和她們同與人類自由、平等、博愛精神相息一脈,不僅因為高老與她們一樣擁有艱苦卓絕而又至高無上的命運,更因高老和她們都是前赴後繼,高擎自己燃燒的心靈,走向長夜與荒寒深處,給人類家園以溫暖以光亮以不朽的希望。高老於2001年獲聯合國喬納森·曼恩健康與人權獎,2003年獲菲律賓拉蒙·麥格賽賽獎,2007年獲美國生命之音頒發的環球女性領袖獎……是年2月26日,高老歷盡阻撓,終於啟程前往美國領獎,所帶“禮服”面料價值不足兩個美元。高老說:“我為中國最窮的人而來!”此後,高老以83歲高齡,被迫出走祖國,流亡他鄉。此後,國際天文臺聯合會永久命名38980號行星——高耀潔!

 

天無私履,地無私載,星無私照。

 

高耀潔行星將與我們民族終將走向高貴的命運同輝。

——是為崇高敬意。

 

 

2011年6月12日淩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