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漢族之魂

 

 

   面

 

 

 

编者按:大陸一個九零後的年輕人,能夠寫出這樣一篇有關民族問題研究的文章,難能可貴。雖然他還有值得商榷的地方,故全文發表,以供討論。

 

 

第一章 漢族之魂

 

 

1 中國人的定義

    關於這個話題,記得三年前我就曾在某論壇跟人討論過。時值今日,我仍然清楚記得自己當年的答案:

    中國人的定義隨歷史發展而變化。在中國古代,中國還是個單民族國家,所以中國人就是漢人。後來,經過長期斷斷續續的擴張,中國變成了統治五十六個民族的多民族國家,所以這時候中國人就是中華民族的全體成員。

    顯然,這個答案幼稚得一踏糊塗,所以被人反駁也在情理之中。當時就有位仁兄直言不諱批判:“照這樣的定義,那麼生活在朝鮮半島的朝鮮族和俄國境內的俄羅斯族,能算得上是中國人嗎?”後面他又補充了一句:“只有深受中國文化薰陶的人才是中國人。”

    看完回復後,我頓時豁然。但美中不足的是,他補充的那句話太籠統了。

    首先,他沒有解釋他所謂文化薰陶具體指代哪方面,這個薰陶深淺程度又要怎麼定義。還有,萬一有個人被兩個國家的文化“深深”薰陶掉,那麼這人又是哪國國民?難道要他精神分裂麼?

今天,我的答案是:中國人=漢人。

此話一出,肯定有人會疑問:你置其他55個少數民族于何地呢?

想解釋這個答案也很簡單,兩個方法。一:舉例對比。二:歷史追蹤。

    我們講,一個住在國外的漢人,毫無疑問,可稱之謂華僑。而華僑的定義就是居住在國外的中國人。可問題是,這人要是少數民族,那麼還能稱之謂華僑嗎?舉個典型案例。一個住在俄國的俄羅斯族算是中國人嗎?

    由上觀之,漢人=中國人的式子顯然成立。但“55個少數民族中國人”能成立嗎?顯然不能!

    切換到歷史角度,問題立馬明朗。唐皇李世民有雲:“自古皆貴中華,賤夷狄,朕獨愛之如一”。很顯然,這裏的中華就是指漢族。從少數民族的口吻裏頭也不難看出,他們也不會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歷史上那些異族使節,每每談起漢人政權,通常都會不由自主地說你們中國人云云……

    注意了,你們中國人。這五個字很關鍵。這說明,他們壓根就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胤禛在他的《大義覺迷錄》中也公然承認自己乃“夷狄之君”。再者,就算他們說自己是中國人,他們仍然不是中國人。因為他們不是中國人,已經是客觀存在的事實,正如你不會因為說自己是狗而改變自己是人的客觀事實。

    再從早期詞義來看,所謂中國,也僅限黃河流域一帶。所謂中國人,即是生長在這片土地上的漢族。不過是因為民族後天的繁衍擴散與領土擴張,才奠定了今時今日的版圖。

    綜上所述,中國人=漢人。等式成立!

 

    這個問題圓滿後,中國人的定義問題就也成了漢人的定義問題。

    關於民族劃分標準,比較傳統性的是血統論。就是說,你體內流著哪個民族的血液,你就是哪個民族的族人。這個觀點應該是比較大眾化的,但我今天就是要拿這丫開刷。

    毋庸置疑,歷史發展到今天,各個民族間通婚次數已僂指難數,所以一個人的血液裏混雜了2種乃至2種以上的民族血統也見怪不怪。也正因如此,血統論問題出大了。如果按血統論標準,根本就沒法子弄清你的民族籍別(鬼知道你N代祖宗和哪些異族通過幾次婚)。

不過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儘管血統論層出謬陋,還是有人以歷史眼光為招牌,將血統論發揚光大,於是便有了今天大行其道的中華民族論:

李唐皇室因祖上有過與鮮卑族通婚的記錄,於是異族政權統治中國的合法性便得到了證明;玄燁被人查出了漢族血統,於是狗滿清鱉龜翻身成正統王朝。照此推而廣之,歷史上就不存在漢族政權了。漢人永遠都是亡國奴,或者說根本不存在所謂的漢人------大家都是中華民族的好兒女。

    嗚乎哀哉,我想,那些信奉中華民族觀的國人應有此哀。假使哪天日本天皇被查出了漢族血統,不知又有多少人會捶胸長嘯:日本侵華竟然失敗!不然今日的東亞早已共榮在大日本帝國照耀下,我們也不應該只有56個民族。照此說來,大和民族就是我們第57族同胞;日本天皇也是我們的皇帝;日本文化也是中華文化;日本侵華無可厚非。春秋無義戰嘛。

    說回正經的,既然要擯棄血統論,那麼取而代之又該是怎樣的標準?

這裏,我提出一個新概念:語言思維。

    眾所周知,當一個人在想問題時,就等於在跟自己說話,用心說話。而這個話是有語言屬性的。有些人用漢語,所以我認為他是漢人。有些人用英語,所以我就認為他是英國人(同理,假使某個擁有異族血統的人以漢語為潛性語言思維,那麼亦可視為漢人)。

    看到這還不懂,不妨想想自己接觸外語時的思維方式。中國人之所以聽懂或看懂外語,乃因這些外語經大腦翻譯後過濾成了漢語,而這裏的潛性語言即是我所謂的語言思維。

    這個判斷標準會引申出很多問號。本人腦力有限,暫時只冒出了3個問號:

 

    1  一個人可以不可以同時擁有2種語言思維?如果可以,那麼便可以用推翻血統論的邏輯來推翻我的語言思維論。

 

    2  一個人的語言思維可以臨時改變嗎?如果可以,就意味著一個人的民族籍別可以轉變,就意味著不同民族間的鬥爭性質失去了原有意義,逐而演變為民族虛無主義。

 

    3  人在語言尚未產生以前如何定義民族標準?

 

    自然,以上問題還得我自己答。

 

    1  就本人而言,善未有此等通天之術直譯外語。跳出個人圈子看世界,本人也尚未發現有哪位高人能達到此等境界。

    就此,肯定有人(包括我)會多問一句,大部分人在幼兒階段都學了兩門語言(漢語、地方方言),那麼大部分人豈不都有了2種語言思維?

    就此,又要介紹一個新概念:文字藍本。

    細細咀嚼地方方言便不難發現,除少數方言字幕外(尤其是罵人的話),大部分方言都能直譯成漢語,原因就在於地方方言是以漢字為藍本的,漢語與地方方言可謂音異意同。至於英語,則純屬異類語言了(他的文字藍本是記不完、也不可能有人記完的英文單詞)。概括性講句,即“一山不能容兒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2 我一高中老師曾恨鐵不成鋼地給包括我在內的全班同學提過一個極具挑戰係數的建議:看英語報的時候不要在腦子裏用中文翻譯。直接讀懂它!

這可真不把人當人看了,神都未必做得到的事,他派給人來做。從91年算起我也活16年了,真沒見過哪個人能牛逼到轉變語言思維。當然了,我沒見過不代表世上沒有,今天沒有不代表未來沒有。但既然還不能肯定有過、存在著這樣的神人,也只能暫時說一句:問題過關。

 

3 經過N久的思考後,我於去年某晚淩晨大徹大悟:在民族語言尚未問世前,無所謂族類之別。

    譬如一棵樹在沒被鋸斷加工前,誰能辨別出它是凳子還是椅子(當然,它也可以被加工成別的)?大米還沒下鍋前,又有哪門子標準辨別出它是硬飯還是稀飯(這要看加水的成分比例)。同理,一個民族在沒被語言武裝前又何以堪稱民族?

    問題到此結束。但我能感覺到,這套語言思維論的身後仍有無盡問號,只是倏忽間未能盡數作解。

    人的認識變化無常。也許吧,在以後某天這套論段還會被重新加工。但那也是以後的事了。

 

 

 

2 民族政權

 

墨寫的謊言,決掩不住血寫的事實------魯迅

    “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一句用爛了得套話,套出了漢族幾千年來邋裏邋遢的鬥爭史。從分裂到統一、統一到分裂、分裂到亡國、亡國到複國、複國又分裂……

    然而,今天的史學界,包括社會大眾,似乎從未意識到中國有什麼亡國史和複國史。中國政權仿佛連成了一場N黃戲,你唱罷來我上臺,神州好戲接著來,不過是一場沒完沒了的內鬥罷了。

    “唐堯虞舜夏商周,春秋戰國亂悠悠。秦漢三國晉統一,南朝北朝是對頭。隋唐五代又十國,宋元明清帝王休。”改朝換代已成了家常便飯,民族融合變成了時代主流。被征服了的少數民族成了我們同胞,征服了漢族的少數民族也成了我們的同胞,四海之內皆兄弟啊(按著這條不成文的狗屎邏輯,也就不難明白,大和民族為啥攀不上中華民族的親。誰叫他當年滅不掉漢族,又沒被漢族滅掉)。

    於是血腥的民族屠殺史被教科書略過,敲骨吸髓的民族壓迫變成冠冕堂皇的民族融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事情有多離譜,事後的解釋便離譜再上一層樓。

    可以肯定地講,在那幾段亡國奴時代,某些識時務的俊傑是偉大的。為了慰籍同胞的亡國之痛,竟能創造性地發明並發揚起歷史阿Q主義,懷著“天涯何處無芳草、死了一個再去找”的脫世心態,認了那個奸他娘殺他爹的仇家做新爸爸。

閒話扯到這,我想也是時候讓大夥瞧瞧,那些識時務者認了怎麼個好爸爸。

 

    劇情介紹:西元1206年,一個叫蒙古的民族被一個叫孛兒只斤·鐵木真的殺人魔王統一了。然後,他帶著那句“人生最大的快樂莫過於到處追殺自己的敵人、侵佔他們的土地、掠奪他們的財富、聽著他們的妻兒哭泣”的名言開始了下半生無休無止地血腥征途……

    西元1215年,鐵木真帶著那群禽獸部隊光顧了中原寶地:北京(那會叫中都,且是金國首都)。然後,超過一百萬平民倒在了血泊中(顯然,漢人是北京居民主體)。

就這樣,鐵木真一頓融合後給大地留下了一片骨灰做肥料,然後拍拍屁股,一溜煙回蒙古。

值得補充的還有《細說大國崛起》P325頁的一個片段:成吉思汗的征戰風格是極為殘酷的,這種殘酷甚至已經突破了人類想像的極限。早在蒙古大軍征服大金之時,由於圍城日久,軍糧已盡,這時候成吉思汗下令:每10名士兵中抽取一名士兵作為另外9人的食物,而後繼續攻城。

    故事到這還沒完,因為鐵木真還生了一窩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的王八蛋繼承他的神聖事業。

西元1231年,鐵木真第四個兒子、《射雕英雄傳》裏的拖雷安答登場了。不過這次的屠殺地點換了四川。

一陣狂風暴雨後,四川清靜了。僅在成都一地便有140萬人登了極樂。對於這場浩劫,元人的《三卯錄》中還作了文字說明:“蜀民就死,率五十人為一聚,以刀悉刺之,乃積其屍,至暮,疑不死,複刺之。”

    看吧!當年的蒙古靼子是何等英偉!!殺了人還不忘分他50人堆作一批(難道他還想統計死者總數?蠻有數學頭腦咩),到了晚上還怕他詐屍還魂又殺一遍(何等嚴謹的科學態度)。可以想像得到,這種場面簡直是人間版的十八層地獄!!!

    至於爾後蒙元對漢人的屠殺記錄,自是無複多言。僅憑這兩場典型案例便足以證明當年這場民族融合來得何等坦蕩!以至於無數後世漢人為之神魂顛倒,一心夢回蒙元王朝。

    “兩河山東數千里,人民殺戮幾盡,金用子女牛羊馬百皆席捲而去,屋廬焚毀,城郭丘墟矣” 。“關中兵火之餘,戶不滿萬” “既破兩河,赤地千里人煙斷,燕京宮室雄麗,為古今之冠,韃人見之驚畏不敢仰視。既而亦為兵所焚,火月餘不滅。”“韃靼過關,取所掠山東兩河少壯男女數十萬。皆殺之”

    就這樣,東亞大陸,像是一片被原子彈地毯轟炸過的土地,迎來了歷史上所謂的大一統。漢族也迎來了首次歷史新紀元:亡國奴時代。

    在這個嗚乎不已的時代裏,蒙古靼子不習慣把漢人當人看。在他們的定義裏,原宋境內的漢人不過是大蒙古帝國的第四等奴僕(也是最低等級的)。回想起那雄才大略的成吉思汗------就是前頭講的那狗雜粹,還弄出過一條相當很看得起漢人的規矩:殺死一個漢人賠一頭驢的價錢。

居然如此巧妙地將漢人與驢結合在一起,無怪哉某些同胞硬要認鐵木真作祖宗。

    蒙古靼子統治漢人的制度也是相當牛逼的。為了能更好的深入群眾以便更徹底地奴役群眾,蒙元政府帶著創造性的腦袋瓜搞出了甲主制度。

    所謂甲者,是以二十家為單位,稱曰一甲。至於甲主,自然是由政府選定的蒙古同胞及其子嗣來任職服務。服務內容即隨時隨地隨心隨意收繳甲下漢人一切財物,以及隨時隨地隨心隨意給任意一個或多個甲下漢人提供性服務。換種好聽的說法,就是把甲下漢人全部改造成為一無所有的無產者。

    賜田制度上,蒙元政府的創造性思維又上一層樓。在大宋滅國後,孛兒只斤·忽必烈懷著體恤下屬崇高品質開始大賞群臣。

    賞啥呢?賞得就是前宋境內的田地+農民------連人帶田一起賞!

    於是,老家的田變成了他家的地、自由的農民變成他家的農奴,真是有苦說不出,不知往哪哭(畢竟是“中國”大汗定哋,難不成去官府狀告大汗)。好端端的一個人不僅沒了田,還莫名其妙搭上個難伺候的主------只要他不爽,打你罵你沒話說,奸你殺你沒道理。

    此外,對於蒙元政府的諸多禁令,我也不得不佩服其高瞻遠矚的超人智慧。

    為了保護生物多樣性,漢人不得打獵;為了維護社會治安的穩定,漢人不得習武,更不能攜帶兵器(當時連菜刀都是N戶人家合用一把,而且這把菜刀是放在蒙古人家裏的,只有人家同意漢人才能生火開灶);為了解放思想破除迷信,漢人不得集會拜神;為了營造出好的氛圍讓漢人安心種地,漢人不得趕集買賣;最後為了防止夜黑風高出啥事故,漢人連夜間走路的權利也給沒收了(額外再補充個規定,為了緩解人口老齡化壓力,蒙元政府規定漢人到了60歲必須送到野地裏的一個墓穴裏等死,也就是傳說中的磚打墓了)。

    看哪,撒野都撒到這等份上,難道還有理由證明漢人≠亡國者+奴隸嗎?

    在這段歷史裏,成千上萬的同胞被戕虐,挨山塞海的骨堆曝露荒野。無數女子淪為性奴,無數男子世世屈辱(在蒙元王朝的共榮下,漢人姑娘婚前必須和當地蒙古頭頭睡三天覺,也就是所謂的處夜權了。看來某些一心夢回蒙元王朝的男同胞真的很有男子氣概),祖輩基業毀於一旦,文明盛世奄奄一息。

    蒙古尚未征服中國以前,中國一直是世界的中心,無論是經濟發展水平還是科學技術均領先於世界。一場惡夢洗禮後,一切都變了。

    一如《審視你的座右銘》所描述:正是在此期間和在此之後,中國人發明的造紙術、印刷術、火藥、指南針等一大批先進科技傳到了歐洲。於是歐洲人把羊皮紙、樺樹皮紙、紙草紙扔到了一邊,興奮地將活字印刷術移植到拼音文字體系,驚奇地注視著指南針,傲慢而又自信地把火藥放入槍炮之中,乘風破浪所向披靡。

    從此,天平傾斜了……

    可以說,蒙元給中國帶來的是一種難以言表的恥辱------是每個人漢人都應該引以為恨的恥辱。我雖不主張復仇,但仍認為,人最起碼的不能無恥到以恥為榮!當某些同胞在為蒙古大汗歌功頌德時,他們應該想想,那些個烏龜王八蛋是踩著我們同胞的屍體走路的!我承認鐵木真忽必烈拖雷之流是個人物,但他們與東條英機是一路貨色,因為他們都是漢民族敵人,他們都對漢族犯下了滔天之罪。

    我想,當我們懂得如何審視這些彎弓射大雕的魔鬼人物後,蒙元王朝的歷史概念便一錘定音:野獸政權。而當年的漢族,就是給那些個野獸端喝洗腳水、在他們看來一文不值的奴隸------看到這裏,不知還有多少同胞想做這樣的奴隸。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不忘輪流轉。這個蒸發了近9位數人口、奴役著8位數人口的罪惡帝國,還沒囂張夠個一百年便在N多起國內暴動中土崩瓦解。

    漢人複國了,蒙古靼子在漢人的軍事打擊下屁顛顛滾回大漠了。“驅逐胡虜,恢復中華”的夢想兌現了,中國徹徹底底結束了亡國時代,迎來了一個276年的漢族時代。

然後,喜中生悲。一個據我說是被狗日過的滿清政權,踏著蒙元曾經的腳步征服了中國,於是漢人再次淪為亡國奴…全國上下也自然洋溢起“滿漢一家親”的和諧氣氛,一切都是這麼美好……

 

    劇情介紹:西元1616年,一個叫愛新覺羅·努爾哈赤的王八羔子統一了女真部落。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兩年後,災難悄然而至……因為,這羔子已經唱起“恩養尼勘”(尼勘=漢人)的鳥歌起程了。

    眾所周知,就是連最基層的街頭鬥毆,也是需要理由的。於是奴兒哈癡找了七個。其中有一個理由叫“十名女真人在邊境被害”。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1937年7月7日,日本人對華宣戰的理由是一個日本士兵在軍事分界區失蹤。

       

    時間再飄飄然到了1623年。在收到“複州漢民‘外’通明國”的消息後,奴兒哈癡又一次揭下面具舔起刀刃。隨後,滿清鐵騎蹂躪了複州男兒。順個便的,複州女人也被滿清子弟按著畜牲不如的方式蹂躪一番。大概,他們是為了弄清楚誰更畜牲。於是,蹂躪完複州男女的滿清狗種又從複州牽回了一群理論上不如他們畜牲的牲畜。

    西元1625年,大概是為了消除兩極分化,奴兒哈癡可謂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眉頭還沒皺幾下便連下9道汗諭翻查漢民谷糧。然後,那些窮得連五金鬥都湊不上的漢民倒了大黴。

    丫的誰叫你這麼窮?這不是給國家人均GDP拖後腿麼?你說你犯了這麼大事該不該罰?

    是的,不僅該罰,而且該死。奴兒哈癡說幹就幹了。

    “‘無穀之人’是不耕田、無穀、不定居於家,欲由此地逃往彼處(明國)之光棍”,諭令八旗官兵“應將無穀之人視為仇敵”,發現其“閑行乞食”,立即“捕之送來”,並於正月二十七日“殺了從各處查出送來之無穀之尼堪”。(------《國史大綱》)

    白骨蓋地又一年,血性方剛的漢家子弟已耐不住屈辱而奮起反抗。奴兒哈癡自然不是吃素的,一紙長諭的工夫便血染鎮江、長山島、川城,耀州、彰義站、鞍山、海州、金州等地。

    “‘區別’漢民,凡系抗金者,一律處死。”“分路去,逢村堡,即下馬斬殺”。(------《國史大綱》)

    緊跟而來的是足與共黨相媲美的剝削。

    “築城納賦”之“小人”(即勞動者),全部編隸汗、貝勒的拖克索(莊),每莊十三丁、七牛,耕地百晌,八十晌莊丁“自身食用”,二十晌作“官賦”。編丁隸莊後,總兵官以下,備禦以上,“每備禦各賜一莊”。這樣一來,原來“計丁受田”的漢民,失去了“民戶”的身份,淪落為奴隸制農奴性質的“莊丁”,被迫繳納數倍于“計丁授田”之丁上交的丁賦,人身奴役加重,剝削更為厲害。(《國史大綱》)

    又過一年,奴兒哈癡走到了盡頭,在寧遠兵敗的陰影中含恨九泉。跟著一代新人換舊人。愛新覺羅·黃台吉搖身一晃成了後金大汗,勇敢地繼承了他父皇變態未盡的事業。

而這以後,一場規模更大的人間悲劇開始醞釀了……

 

我殺,我殺,我殺殺殺!

    昆山大屠殺,“總計城中人被屠戮者十之四,沉河墮井投繯者十之二,被俘者十之二,以逸者十之一,藏匿倖免者十之一。”(《昆新兩縣續修合志》),“殺戮一空,其逃出城門踐溺死者,婦女、嬰孩無算。昆山頂上僧寮中,匿婦女千人,小兒一聲,搜戮殆盡,血流奔瀉,如澗水暴下”!(《研堂見聞雜記罰》)

南昌大屠殺,“婦女各旗分取之,同營者迭嬲無晝夜。三伏溽炎,或旬月不得一盥拭。除所殺及道死、水死、自經死,而在營者亦十余萬,所食牛豕皆沸湯微集而已。飽食濕臥,自願在營而死者,亦十七八。而先至之兵已各私載鹵獲連軻而下,所掠男女一併斤賣。其初有不願死者,望城破或勝,庶幾生還;至是知見掠轉賣,長與鄉里辭也,莫不悲號動天,奮身決赴。浮屍蔽江,天為厲霾。”(《江變紀略》)

  廣州大屠殺,“甲申更姓,七年討殛。何辜生民,再遭六極。 血濺天街,螻蟻聚食。饑鳥啄腸,飛上城北。 北風牛溲,堆積髑髏。或如寶塔,或如山邱。 五行共盡,無智無愚,無貴無賤,同為一區。”(《祭共塚文》),“可喜屠廣州,孑遺無留;逸出城者,擠之海中。”(《續明紀事本末》)

  南雄大屠殺,“ 家家燕子巢空林,伏屍如山莽充斥。....死者無頭生被擄,有頭還與無頭伍。血泚焦土掩紅顏,孤孩尚探娘懷乳。(《雄州店家歌》)

  嘉定大屠殺,“市民之中,懸樑者,投井者,投河者,血面者,斷肢者,被砍未死手足猶動者,骨肉狼籍。” 清兵“悉從屋上賓士,通行無阻。城內難民因街上磚石阻塞,不得逃生,皆紛紛投河死,水為之不流。”“日晝街坊當眾姦淫。”有不從者,“用長釘釘其兩手於板,仍逼淫之。”,“兵丁每遇一人,輒呼蠻子獻寶,其入悉取腰纏奉之,意滿方釋。遇他兵,勒取如前。所獻不多,輒砍三刀。至物盡則殺。”(《嘉定乙酉紀事》)

  潮州大屠殺,“縱兵屠掠,遺骸十余萬”,揭陽縣觀音堂海德和尚等收屍聚焚於西湖山,將骨灰葬在西湖南岩。福建同安縣屠城死難5萬餘人,梵天寺主持釋無疑收屍合葬于寺東北一裏之地,建亭“無祠亭”,墓碑上則刻“萬善同歸所”。

  常熟大屠殺,“通衢小巷,橋畔河幹,敗屋眢井,皆積屍累累,通記不下五千餘人,而男女之被擄去者不計焉。”“沿塘樹木,人頭懸累累,皆全發鄉民也。”(《海角遺編》)

  揚州大屠殺,這個就不多說了。除了著名的《揚州十日記》外,還有《揚州城守紀略》(“初,高傑兵之至揚也,士民皆遷湖瀦以避之;多為賊所害,有舉室淪喪者。及北警戒嚴,郊外人謂城可恃,皆相扶攜入城;不得入者,稽首長號,哀聲震地。公輒令開城納之。至是城破,豫王下令屠之,凡七日乃止。”“亟收公(史可法)遺骸,而天暑眾屍皆蒸變,不能辨識,得威哭而去”)、《明季南略》(“廿五日丁醜,可法開門出戰,清兵破城入,屠殺甚慘”)等資料。

    各地為剃發的分散屠殺:“去秋新令:不剃發者以違制論斬。令發後,吏詗不剃發者至軍門,朝至朝斬,夕至夕斬。”(《陳確集》)

  還有著名的《江陰城守紀》:

  “滿城殺盡,然後封刀。……城中所存無幾,躲在寺觀塔上隱僻處及僧印白等,共計大小五十三人。是役也,守城八十一日,城內死者九萬七千餘人,城外死者七萬五千餘人。”

   

性行為藝術

 

    順治二年7月30日,清軍至沙鎮,“見者即逼索金銀,索金訖,即揮刀下斬,女人或擁之行淫,訖,即擄之入舟。”“遇男女,則牽頸而發其地中之藏,少或支吾,即剖腹刳腸。”(《研堂見聞雜錄》)

  順治二年,清軍實施揚州大屠殺後,至無錫時,“舟中俱有婦人,自揚州掠來者,裝飾俱羅綺珠翠,粉白黛綠。”(《明季南略》)

  順治元年(1644)4月,清兵到達盩厔縣境內,生員孫文光的妻子費氏被掠去,“計無可托,因紿之曰:‘我有金帛藏眢井中,幸取從之。’兵喜,與俱至井旁,氏探身窺井,即倒股而下。兵恨無金又兼失婦,遂連下巨石擊之而去。”(《盩厔縣誌》)

  清興安總兵搶奪婦女達100多人,“淫欲無厭”。製作長押床,裸姬妾數十人於床,“次第就押床淫之。複植木樁於地,銳其表,將眾姬一一簽木樁上,刀剜其陰,以線貫之為玩弄,拋其屍于江上。”(《平寇志》)

 

    案例總結:天啟三年(1623年),中國人口是5165萬。順治十七年(1660年),中國人口是1908萬。

    不要問我少掉的三千來萬人口到哪里去了,反正照某些滿學學者的邏輯講那肯定都他媽是老死的。

 

    滿清暴行例舉至此無複多言。可以說,這場歷時盡半個世紀的大屠殺,比起蒙元倭寇屠華,誠然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這場二次悲劇中,我也不得不承認,狗娘養的滿清政權是牛B的。他和蒙元一熊樣,幹了太多太多“非人能所為”的勾當,做了許許多多理論上講要斷子絕孫、但卻沒斷成的陰事。

    “縣無完村,村無完家,家無完人,人無完婦”:儼然一幅戰後寫照------真實殘酷地讓人難以接受、又不得不接受------因為這就是歷史!

    至於日後所謂的康乾雍三朝盛世亦不作詳述。因為根本就沒有必要。正如當年的英國使臣馬戛爾尼所言:“遍地都是驚人的貧困”“人們衣善襤褸甚至裸體”“象叫花子一樣破破爛爛的軍隊”“我們扔掉的垃圾都被人搶著吃”,這哪里是幅盛世景象?更何況,縱然真的存在那個能與文景貞觀開元相披敵的盛世,對我們漢族也毫無意義可言------因為我們是亡國奴。

 

    明人不說暗話。扯了這麼多,還是老老實實搬出本章的兩個主旨觀點:

 

    1 當年的蒙元滿清如同當年日本一般罪惡(蒙元滿清除了沒搞化學戰細菌戰,可以說能幹上的壞事都幹絕了),需要區別對待(所以拿它們當正統王朝歌功頌德的思想是二百五的)。

 

    2 做人要有民族立場。舉凡對這些政權侵華損華上作出過貢獻的人,都是我們民族之敵,理應受唾。

    總之,一切從民族利益出發,一切向民族利益看齊。

    最後,獻上《中國歷史我之見》中的一段經典語錄作為本章結尾:

    魯迅先生說過:“中國人對異族歷史上只有兩種稱呼,一樣是禽獸,一樣是聖上。”初讀時甚感困惑。中國人的是非標準,何以有如此大的反差?後來才明白,原來當異族還沒能征服中國人時,就是侵略者,是禽獸;而一旦戰勝了中國人就是聖上,是英明君主。元朝、清朝是再典型不過的範例。如同那個女子,當別人欲施暴而不成時她就義憤填膺,怒斥其流氓行徑;而一旦被人家強暴得逞,就立刻成為其合法之丈夫,美滿之姻緣,且情深意長也。元、清的的確確是異族統治漢人的時代,我不明白這算不算亡國,算不算被奴役,被侮辱。我只知道它是中國堂堂的正史,是文人墨客大書歌頌的開明盛世。我仿佛聽到那個女子說,我何曾被強暴過?他們都是我合法的堂堂正正的大丈夫呢。”

 

 

 

3 民族文化

石在,火種是不會滅絕的------魯迅

    儘管首章篇幅已闡明中國人=漢人的公式,但有一個現實是我們必須面對的:今天的中國境內生存著包括漢族在內的56個民族------這可以說是一個好消息,同時也是壞消息。

    好在,這意味著中國正處於一個幅員遼闊的大一統時代。壞在,中國存在著民族分裂的苗頭。

    剖析這個問題前還得申明的是,這並不意味著單民族國家不存在分裂苗頭,只是顯然會比多民族國家分裂概率要小得多。

    通常,單民族國家只要保證中央高度集權、保證國內兩地溝通方便而不致產生地理隔絕乃至軍事割據(這點上,巴基斯坦和孟加拉、中國大陸政府與中國臺灣政府給了最好的證明)、保證社會矛盾不至於激化到官逼民反,便可高枕無憂吻別分裂。

    而多民族國家就不一樣了。它也許能做到前兩點的保證,但他永遠都完成不了第三點(就像那個y=x^(-1)的函數一樣,它可以不斷地向0點靠近,但就是永遠到不了0點)------除非他有法子把多民族國家改造成單民族國家。

    而這裏頭的原因,兩千多年前的《春秋左傳》已經給出了現成答案: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是的,無論你採用哪種手段、如何努力地調和民族矛盾來維護這個多民族國家,只要多民族現狀未變,國家還是會存在一股像不倒翁一樣的分裂勢力,用不著官逼民就反了(即使是像加拿大這樣經濟發達福利制度好得沒太天理的國家都有民族分裂勢力)。

    某些自作聰明的同胞滿以為中華民族論能麻痹少數民族,但歷史已無數次證明這根本是自我陶醉。舊的不說看新的,發生在今年3月9日的新疆劫機事件,以及3月14日的西藏打砸搶事件足以戳破那些做夢者的口水泡泡。

    那些持有中國國籍的少數民族者們不全是傻逼,他們沒那麼容易給中華民族論全盤忽悠的。而且一旦他們揭下這套論斷的虛偽面紗,迎之而來的就是民族覺醒,蛻變成單邊民族主義者只是時間問題。

    我是個有血性的漢人,自然沒那分裂祖國的情操,但其他少數民族就不一樣了。正常情況下,他們的民族立場不可能是漢族(如果是,他們就是民族敗類。當然了,我們很歡迎這樣的敗類),所以分裂複國思想自是必然產物。

    這時候也不妨設身處,站在他們立場上替他們想一想,為什麼要鬧獨立?如果我是那些少數民族,我也會跟著起訌鬧獨立嗎?

我的答案是:百分之百的會!

    所謂民族主義,自然是要為自己的民族謀求利益。如果連民族最基本的獨立主權都不爭取,還有何臉面高談為民族謀利?

    但我這麼說並不表明我支持他們獨立。我的意思是,在民族問題上,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立場。大家都是各為其主。根本上講也無所謂正邪之分對錯之別。但又因為大家立場對立,所以註定要作敵人------我是漢族,所以我要維護漢族統治下的多民族國家;我是某某漢族統治下的少數民族,所以我掙脫漢族政權的束縛建立一個屬於自己民族的國家。

    既然要站在自己的民族立場看問題,既然要消除分裂隱患,那麼作為漢人的我們又應該怎麼對待那些個同床異夢的少數民族?

    顯然,我們不能和民族分裂勢力妥協。雖然這麼幹以後,雙方的矛盾可以得到治標性化解,但代價是分裂。民族分裂不是最要命的,要命得是領土分裂!

    顯然,我們用不著再指望那套狗屎般的中華民族論------它不僅幫不上忙,而且越幫越忙。

    所以,照我的意思,想要連標帶本的根治分裂,只剩最後一路可走:即塑造單民族國家。

    走上這條路以後,前邊又將冒出三條小道通關目的地:1 種族滅絕  2 驅逐出境  3 民族同化

    毫無疑問,第一條是捷徑,但決不可取。

    第二條談不上滅絕人性,但也相當缺德。就算要搞,也只能針對那些已經翻臉鬧獨立的分裂者,而不是全體少數民族。

    於是只剩最後一條道路。並且,我主張的正是這條道不帶血腥、而且又能遏制血腥的道路。

    這條道上又可以分出兩個階段:1 敗類化階段 2 漢化階段

    所謂敗類化,顧名思義,就是把現階段的少數民族改造成為擁護漢族政權的敗類。可能有人會問:為什麼不來得直接點過渡到漢化階段呢?答案很簡單,因為 “語言思維決定民族籍別”。

    按著我的標準,一個人在接受過第一次語言學習後,民族籍別便已定性難改。所以,這是一條必由之路。沒有這條路就不可能過渡到漢化階段。

    而在敗類化階段的措施又可以概括性如此表述:打壓民族文化多元性,最大限度遏制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對他們的影響力;最大限度地擴大漢語、漢字對他們的影響力,指引他們樹立漢族思維(即站在漢族立場看問題。至於具體內容詳見下一章)。總而言之,就是最大限度壓制其民族意識。

    關鍵性的敗類化階段結束了,就要開始下一個階段:漢化。物件就是尚未學習少數民族語言前的幼嬰。

這個階段比較輕鬆,可以任其自由過渡無為而治,因為一旦有了敗類化的父母(當然,這對父母一定要敗類到先教孩子學漢語的程度),自然就有了流著少數民族血液的漢人。然後再加上學校教育的後天栽培,數年之間便悉為吾民!

當然,這些都是圍繞個人發展角度而言的。從地理上講還有一招:就是人口遷移。

    毫無疑問,這招管用。歷史上的山越族,以及今天浙閩境內的佘族(我有點懷疑佘族是山越族的後裔,他們的地理分佈吻合得太湊巧了)都被這招漢化的一塌糊塗。

    從民族地理分佈看問題的另個收穫就是再一次驗證鼓吹國內民族文化多元性的愚蠢。

 

區域   總人口(萬)  漢族比率(%)   

北京   1154        95.7   

河北   3086        95.69   

山西   3268        99.71   

內蒙   2349        79.24   

遼寧   4162        83.98   

吉林   2659        90.97   

黑龍江 3724        94.98   

江蘇   7146        99.67  

上海   1342        近100   

浙江   4552        99.15   

安徽   6410        99.37   

福建   3350        98.33   

江西   4302        99.73   

山東   9108        99.32   

河南   9768        98.8   

湖北   6005        95.66  

湖南   6599        89.79  

廣東   7723        98.58   

海南    790        82.71  

廣西   4830        61.66  

重慶   3130        93.58   

四川   8529        95.02  

貴州   3787        62.15  

雲南   4176        66.6   

西藏    259         6.93   

陝西   3642        99.5  

甘肅   2581        91.31   

青海    492        54.49   

寧夏    580        66.12   

新疆   1889        40.61  

臺灣   2252        98   

香港    680.3      98  

澳門     44.5      95.2  

(以上資料均摘自2003年版的《中國地理》)

 

    這列資料可以把人看蒙。但耐下心來仔細看可以發現一個問題:分裂勢力總是頻繁活動在漢化率最低的省份(臺灣例外。那裏受地理隔絕和軍事割據因素影響有了越來越多的白眼狼)。

    西藏和新疆分別為6.93%和40.61%------在這列資料裏頭都是墊底的。而偏偏分裂勢力鬧得最凶最火的就是這兩塊地。這可不是什麼湊巧,而是規律客觀性使然。這個規律告訴我們,頂瓜瓜的漢化率有利於遏殺國內分裂氣焰。

    綜上可見,想要建立起一個沒有分裂隱患的民族政權其實有N多種途,實現這個目標並不困難,只要你有心、用心去做。

    路是人走出來的,規律也是人挖出來的,敢想就要敢做。

    只是,我能做的僅此而已。我只能用文字向人說,到底應該怎麼做。

 

 

 

4 民族政策

 

先說民族平等問題。有點不明白,到底是為了證明我們漢族劣等於少數民族,還是想變相侮辱少數民族智障,為為什麼登著少數民族戶口的夥計總是考啥都加分(包括中考高考考研究生考公務員)?

    對於這個問號,我不得不誇一句:寫教科書的果然顧慮周全。我高中第二冊政治書裏就有現成答案。

    這不,真叫我給猜中咧!按著那王八蛋性質的語錄講,原因就在於少數民族地區的智力水平低於全國水平。所以麼,加分政策不僅不是民族不平等的表現,反而襯托出國家的民族平等的真諦!

只是我想問上幾句:“為什麼他們智力水平就偏低了?”

或許你會應上句:“他們窮~教育條件不好哇。”

“窮的地方又不止他們那一塊地,難道漢族聚居的地方就沒一塊窮麼?那些窮山溝窮鄉村裏頭又什麼教育條件可言?再者,為什麼住在經濟發達地區的少數民族也加分?不說要平等麼?那些個連買棒棒糖的分都沒湊到的‘差生’你咋就不照顧照顧加他個十分一百分的?成績都這麼爛了,還看不出人家智力水平‘低’啊?”

    當然,這些問題也不需要回答。因為按這種智障邏輯出來的民族平等政策本身就是畸形產品。跟婊子談貞操意義何在呢?

    這個世界上不存在絕對平等,世界處處都有不平等:法律是不平等的,同樣是殺人,10歲的就可以免死,20歲的就要槍斃,最高統治者什麼事都沒有;社會是不平等的,同樣是公民,有的生來就像住在天堂,有的剛出胎就像呆在地獄。

    也正是因為世上有著忒多忒多的不平等,所以我們才要不斷地追求平等(插句話申明下:我主要追求人權、人格上的大致平等、不追求所有物質的絕對平等)、珍惜現在已經擁有了的平等。

顯而易見,這樣民族加分政策在破壞物質平等的同時也破壞了民族人格上的平等(按哲學的觀念講,分數加上去以後就成了物質),嚴重又帶蓄意性地強姦了平等原則。

    此外,民族不平等問題還有著N多種體現方式。生育特權便是其中之一。

中國人口多那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計劃生育政策自然是無比明智的選擇,但美中不足的是計劃生育政策始終不徹底。

    漢人,面對著苛刻的2胎條件通常生不了2胎(當然,生育政策還有個潛規則:有錢判生,沒錢判死。我這條命就是三十六計走回上策+八千塊人民幣買來的);少數民族,特權保護,生他兩胎三胎不是問題(對總人口很少的少數民族甚至不限定生育指標,一方面喊著優生優育,一方面又以慫恿少數民族多生多育,真他媽欠草)。

    應該說,這個政策是相當了不起的發明。它像一把雙刃劍,無論是哪一刃,都毫不留情地砍向了自己。

    一者,少數民族在平均生活水平不如漢族的前提下養兩個甚至兩個以上的娃,進一步拖窮了自己,進而刺激社會犯罪和民族分裂;二者,民族漢化會被嚴重遏制(1990年中國的第四次人口普查資料表明,在全國總人口中,漢族人口占91.96%,少數民族人口占8.04%。1995年全國又進行了1%人口的抽樣調查,結果表明,中國12億多人口中,少數民族人口為10846萬人,占全國總人口的8.98%,比1990年提高了0.94個百分點。2005年全國1%人口抽樣調查又顯示:新生兒中少數民族占40%,漢人占60%。可見,等我入土為安那會這比例也該打破平衡了)(既然都已扯上入土問題,順便再講句:漢族千年來入土為安的習俗已被一棍打成封建陋習,但是,換上回人和其他少數民族身上,又變成了值得我們尊重和發揚的優良民族傳統)。

    這把劍無疑是罪惡的,它早晚會把漢族變成中國的少數民族、把中國變成現在少數民族的中國。這一切我想只是時間問題。時間拖得越久代價越慘重。

    這話有點危言聳聽,至於會不會變成現實,以後再說吧。事實是最好的證據。

    再說少數民族的法律特權。1984年的第5號檔中明確提出:“對少數民族的犯罪分子要堅持‘少捕少殺’,在處理上一般要從寬”(記得我曾在網上和兩位自稱是邊疆員警的網友聊過天。交談中,兩人竟都不謀而同地感歎邊疆地區治安混亂、少數民族犯罪猖獗但每次都得從輕處理)。

    雖然84年那會我還沒打娘胎,但是我還是能深深感受到當年批示這號檔的領導們是何等英明!不是麼?我們可不能虧待少數民族~他們都亡了國,當然要特殊照顧。況且他們又是如此地民風淳樸,偷偷搶搶,草個女人再殺點人,很正常咩~

    不過可惜的是,這份檔的有效期日期竟只有20年!就是說,2004一過頭,美好的春天就要到盡頭了……

    民族不平等問題到此也告一段落,這裏的所孕育的大道理也很簡單:民族要是不平等,又何來民族團結?更別談什麼民族融合了。

接著,又將繼續上一章待續未盡的話題:民族漢化。

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裏下手——阿道夫·希特勒 

誠如斯言,具體構思如下:

 

    1 在授有少數民族語言文字課程的民族學校,通過設置與該語言文字相關的考試關卡、制定相關等級制度、並定下通不過等級畢不了業的規定,營造出學生對該課程的厭學情緒。與此同時,在學生入學初給予選擇學不與學這門課程的權利。一旦選學就要遵從上述規定。不選則逃於一劫(兜這麼大圈想出這種制度,目的有兩個。1 正如文中所言,通過利用應試制度的罪惡來促使少數民族學生反感自己的語言文字。 2 避其鋒芒曲線同化。哪里有壓迫哪里就有反抗。強行關閉民族學校或關閉該項課程往往會激起事物發展走向反面------你越不讓他們學,他們越想學。這是現在年輕人普遍容易產生的逆反心理)。

 

    2 保證少數民族地區學校以及各民族學校擁有高比率的漢族教師(高高益善。老師對學生產生的那種潛移默化是不可小視的)。

 

    3 生員學校調配問題上由教委統一安排(從幼稚園階段抓起)(另外潑潑自己冷水:這個政策做起來很有難度係數。必須在廢除中考高考應試制度的前提下進行),將少數民族學生分散式分配到各個學校,保證他們生活在漢族學生堆裏。假使本省少數民族學生偏多、漢族學生偏少,可以通過糖衣政策從外省調進漢族學生,並把少數民族學生調出本省(同理,可以通過糖衣政策招引漢族遷入漢化率偏低的省份)。

    附加政策:對一切以少數民族文字出版發行的書冊一率提高徵收的稅錢(然而狗漢奸的是中共一直在政策扶持少數民族文字出版)。

 

後記:

    今日靈感驟至,決議補遺,政策建議如下:

    所有中國籍家庭生育皆需領取准生證,但如果男女雙方皆為少數民族族籍則斷不予證。而沒拿到准生證就敢生孩子的家庭,不論漢族也好少數民族也好一律無期。如有拒捕逃捕乃至抗捕者可視其情節輕重而考慮贈以子彈。

    還有,生歸生,但如果生出兩個三個(不是N包胎的生法),那也是要判無期的。

 

 

 

5 民族鬥爭

    領土是財富的來源。一個沒有領土的民族就意味著沒有國家政權,而一個沒有國家政權的民族則註定要多災多難(參考猶太史)。

    所以,領土轉化成了鬥爭焦點。為了領土,兩個從未打過架的國家可以抄傢伙見面、兩個曾經是鐵哥們親的國家也會翻臉(當然也有不翻臉的例子------即丟地皮的一方裝孫子)。

    因為,國家之間沒有永恆的朋友,也沒有有永恆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帕默斯頓

    於是,一場沒完沒了的辯論賽展開了:辯論焦點還是領土。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同一片領土,到了倆個國家嘴裏卻冒出了不同歸屬。

    但公道地將:這片土地不屬於任何國家任何民族,它不會是任何一方的固有領土,因為世界地圖並不是人類誕生的第一天就全盤劃定,今天的世界地圖是N多個民族經過漫長的擴張與N多次的分裂的最終結果。

按我這套領土虛無論,姑且以臺灣為例。

生活中不難聽到這樣一句話:“臺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神聖領土,是中華民族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很遺憾,我要毫不客氣地潑盆冷水:少扯蛋了!

    等我潑完冷水,肯定又有人要拿歷史說事。但我還是得讓他們遺憾第二次。

    照目前史料看,漢族政權與臺灣最早的掛鈎記錄當屬三國時代。按教科書的屁話講就是“孫權派衛溫去夷州,加強了內陸的聯繫”。想驗驗這話有沒放屁,方法很簡單:看歷史原材料。

    “二年春正月,魏作合肥新城。詔立都講祭酒,以教學諸子。遣將軍衛溫、諸葛直將甲士萬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亶洲在海中,長老傳言:秦始皇帝遣方士徐福將童男童女數千人入海,求蓬萊神山及仙藥,止此洲不還。世相承有數萬家,其上人民。時有至會稽貨布,會稽東縣人海行,亦有遭風流移至亶洲者。所在絕遠,卒不可得至,但得夷洲數千人還。”(《三國志》吳主傳)

    這段材料無疑味同嚼蠟,但是請注意最後一句——但得夷洲數千人還。

    得人還之啊,這人是怎麼得來的?這幾千人在夷洲好端端住著為什麼就跟你衛溫走了?這是很個有意思的問題。而這個問題的合理解釋恐怕說來不好聽:衛溫當了一回人口販子(到底是人家主動跟他走的概率大,還是他主動拐賣人口的概率大,讀者自己斟酌吧。反正我是傾向於後者)。

    也就這樣,大陸與臺灣進行了第一次“友善”聯繫。而那位搶了數千人回家來交流文化的衛溫則被孫權拎走了腦袋。

但比這滑稽的還在後頭。不知又是哪位高人再次發揚創新性思維,搬出元清兩朝來證明“臺灣中國”,證據是當年蒙元設了澎湖巡檢司,管轄流求和澎湖;滿清設立臺灣府,並把臺灣劃給了福建。

省省吧,那兩段日子裏世界上存在中國政權嗎?中國已經亡國了(這樣欠修理的歷史邏輯好比在說:印度人曾在某年某月把領土擴張到了英倫三島)!

    好吧,就算中國曾在N多年前的某個日子裏占了臺灣,那又能說明什麼?今天的中國要吞了日本,是不是再過個十年八年就能對世界宣佈“日本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神聖領土,中國曾與N年N月N日與日本正式合併”?顯然不可以。道理很簡單:領土從來都不固有於任何國家和民族(這點連漢人的發源地------黃河流域,也不例外。在漢族沒有出現以前的世界,你能說黃河流域那塊地屬於漢族嗎)。

    話都挑白成這樣了,肯定還有人要問:那麼我們為什麼還要收復臺灣?

    答案很乾脆:利益使然。我想,世界上除了聖馬力諾這類頭腦極不正常的國家外(1796年拿破崙曾提議要將義大利的一些省份劃給聖馬力諾,但當時聖馬力諾的攝政官奧諾弗卻說出了一句足以證明自己智商殘疾的話:別人的東西我們不要,我們這個共和國安於自己的清貧),沒有哪個國家會嫌自己地皮多(這也是我們為什麼不應該縱容西藏新疆分裂、承認外蒙古主權獨立的原因)。更何況現在臺灣的民族主體又是漢族。我雖然是個領土虛無論者,但同時也是法西斯主義者。我可不會嫌領土多。

    問題還沒有結束。但下一個新問題是我自己出給自己的------即如何看待滿清賣國問題。

    按著我那套“中國人=漢人+中國政權=漢族政權+領土虛無論”的觀點,我們是不是應該放棄清代從中期以來被列強吞食的一切土地(順便插一句,《尼布楚條約》是滿人政權歷史上第一部不敗而敗的賣國條約。從地圖上粗略地看,至少送了50萬平方公里以上的土地給俄國狗熊------這足以顯現玄燁小兒的雄才偉略)?

    答案有四個字:絕對不行!因為我還有條鬥爭原則:曾經擁有的,我要擁有;現在擁有的,我要保留;從來沒有的,我要爭取。而滿清政權是在明朝幅域的基礎上建的國,除外了蒙古和新疆以外,它的所有土地都是我們漢族政權當年曾經擁有過的。所以,我們要他!新疆現在已入吾彀中,所以我們要保留。外蒙古,在北洋軍閥政府時期曾一度光復,也是我們曾經擁有有的領土。所以,我們還是要他!

    值得鬱悶的是,空喊這幾句口號實在於事無補。

    老實說我也無從實踐……

    所以看著這些飄逝的土地啊~一切只在無言中……

    今月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經照古人。  

 

 

 

6 大漢主義

 

在螃蟹看來,人居然是朝前走的,這一定十分可笑!——利希滕伯格

    大漢主義,不知道啥時起成了一個遭人口誅筆伐的名詞。每每聽人談起,總少不了兩種評價:狹隘、極端。

    這點我也承認,這四字評價確實概括出了大漢主義本質特徵。他狹隘,因為他只站在一個民族立場說話;他極端,因為他在民族鬥爭中不會犧牲自己、成就他人。“寧可我負天下民族,毋教天下民族負我”正是大漢主義座右銘。

    而為我所看不慣得也並不是這四字評價,而是評價者在評價時的惡劣態度------他們壓根沒把這對形容詞當好貨看過。

    說來這也怪不得他們。經歷了傳統文化由生至死的薰陶後,這兩兄弟早已成為過街老鼠。他倆活像在拍三毛流浪記,四海飄泊。天下雖大,卻無容身之地。

    這是他倆的不幸,也是漢族的普遍不幸------他們不僅學會了數典忘宗,還在中華民族論的迷香下成就了一腦子敗類思想。

    56個民族,56個立場,56對爸媽,56次精神分裂。他們,一點都不狹隘------他們認了好多個乾爹乾娘(以後有機會,恐怕還要多認幾個);他們,一點都不極端------在利益使然的民族鬥爭中,經常是以德報怨,甚至於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有容乃大的民族立場,使得他們無視亡國史;博愛而自虐的鬥爭觀,又屢屢鑄就出新的恥辱------而且是自取其辱!

攤出地圖看看哪!印度阿桑搶去了9萬平方公里的藏南之地!但又有什麼關係呢?我們不走極端!我們不能犧牲別人來滿足自己!所以,在將印度軍隊全面擊潰後,中國軍隊留下了戰俘+戰利品,瀟瀟灑灑地走了(更想不到的是,居然走出了這9萬平方公里地!致使這地又被印度阿桑重新佔領)。走得是那樣瀟灑,灑脫地讓世界嚇掉了下巴------世上竟有這樣的白癡!

地上如此,海上照舊。南海漁民來到自己的國家海域捕魚,結局是捕魚不成蝕把網------自己倒給人捕殺了。而捕殺得漁民的傢伙,正是那些個雞巴點大的東南亞國家。當然了,擁有大國風範的中國自然不能恃強淩弱,殺就殺了唄,你們瓜光了南海諸島我都沒說幾句,殺點不識相的漁民算得了啥(誰讓他們跑到名義上是中國、實際上是你們的海域來捕魚)?來來來~這種小問題咱們私下解決啊……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很多。老實說,我也不願意舉下去了。心裏頭酸。

    不走極端,難道就任著別人向我們走極端嗎?黑吃黑,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面對領土爭端,我們別無選擇:要麼被人黑,要麼黑人。

    這裏已經談不上什麼中庸之道了------他只適用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前提下。一旦前提打破兩勢相鬥,則必有一傷。要麼犧牲敵人滿足自己,要麼犧牲自己滿足敵人。至於以德報怨的高尚情操,在這種鬥爭永遠只是欠操的表現。

    瞅著看吧!我們免了日本人的戰爭賠款,他們今天卻咧著門牙上著井國神廁;我們端錢救濟了蒙受海嘯之災的印尼,他們卻仍然站著海島、裝著彈藥向我們的漁民開火。還有俄國。我們在領土主權爭端中主動妥協:放棄了300多萬平方公里地皮!他也是渾然不知感恩,厚著臉皮鼓吹中國威脅論、並以地名方式造起了無數個井國神廁(俄國西伯利亞地區地名,不少都是以當年入侵中國的匪軍頭目名字為名)。

    也是啊,他們要知道感恩,那就不叫鬥爭了,而是過家家。

    雖然過家家式的鬥爭形式相當溫柔美好,但卻和實際隔了一個星系。需知這種禮尚往來地鬥爭原則是要共同遵守的。

    所謂一粒老鼠屎能壞一鍋粥,只要冒出一個不按理出牌的夥計,就會煽起千千萬萬隻老鼠在鍋中拉屎。至於像中國那類不願拉屎的夥計……對不住,你吃屎去吧。

    不錯。是得吃屎了,那套被閹了雞雞而不走極端的民族情懷也該去吃屎了!此時此刻,我真恨不得把腦內所有污穢的詞語都獻給這套沒了雞雞卻又要裝B學人強姦的民族情懷!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難道這樣的苦頭我們還沒吃夠麼?!

    忍!忍!!忍!!!你丫的是要忍到地球末日麼?!

    我不忍。所以,我罵出來了。所以,我選擇另了一套雄性激素分泌旺盛的民族主義,並為他打抱不平。

    因為,只有極端狹隘的大漢主義才是民族真理!

    大漢主義,時代在向你招手。中國需要你!你更需要中國!中國沒了你,正在窩窩囊囊地裝孫子。你沒有了中國,正在落落魄魄地當三毛。

    浪子回頭金不換,衣錦還鄉做賢人。

    我不明白,我為什麼還在等待?

    也許,我只能等待……

   

    7 雜言補遺

 

1   說鐵木真是中國人好像挺有點道理的,雖然說他未必說的來聽的懂幾句中國話,可好歹也是個蒙古人,而且還是今天的外蒙古境內,儘管我國政府與廣大人民一直堅持認為外蒙古不是中國的內蒙古才是。

 

2   有人認為清朝皇帝的人均素質比明朝皇帝來的高,這話說假似乎也不假,只是我覺得日本天皇們的人均素質似乎還不比清朝差……這樣吧,你要是覺得你爸素質不如別人高,我建議你趁早換個爸爸……

 

3   XXXX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XXXX是中華民族的偉大發明……

    每每聽到這樣類型的鬼話,我都會納悶這些XXXX關其他55個民族P事。

 

4   中華民族論是一套狹隘的民族主義,只有把全地球全宇宙的民族拉進來充數那才真叫相容並包博採眾長。只認一對爹媽同樣也是狹隘的,只有把全宇宙所有對爹媽全認成你自己的那才叫海納百川有容乃大。

 

5   漢族人不說自己是漢族而自稱為中華民族可比你他媽的覺得你媽是女的所以進而得出女的都他媽的是你媽的結論。

 

6   有人批判說穿漢服就是搞大漢主義。問題是,是又怎麼樣?不給搞麼?屁股破了個洞都當成是病,我看這樣的人才真他媽有病。

 

7   日本教科書美化自己侵略別人,是謂無恥;中國教科書美化自己被別人侵略,無恥更上一層樓。

    無恥二樓樓主罵無恥一樓樓主無恥可比輪奸犯人指責強姦犯人不知廉恥。

    無恥再上一層樓。

 

8   主張民族文化多樣性的豬頭勞煩你們想一想奧匈帝國、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還有蘇聯的結局。

 

9   煽動民族仇恨是個二百五十足的定罪條。首先無仇何以煽?煽動者難道是安徒生嗎?其二說真話有什麼罪?你難道想教育我“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的道理嗎(話說回來這話確實是真理)?其三,教科書和電視上怎麼可以有抗戰題材呢?明顯犯罪啊!中日人民之間的友好而深摯的感情就這麼給你挑撥了……

    綜上所述,該定罪條腦殘,鑒定完畢。

 

10  大漢主義萬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