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高貴與永恆

 

寫於王若望先生逝世十週年之際

 

 

袁紅冰

 

 

史越來越遠;有的人離開了這個世界,卻離時代的精神越來越近,永遠活在時代的中心。王若望先生就屬於後者。

當今中國,最多的是人,最少的也是人——堅定、勇敢、高尚的人。王若望先生的一生,正是一個堅定、勇敢、高尚的人格反抗獨裁專制的艱難歷程。

王若望先生的堅定,在於他畢生追求中國的自由民主,堅守政治原則,對專制統治從不妥協。無論是國民黨,還是共產黨,只要是專制獨裁,他就站出來挑戰。他被國民黨判了十年刑,一九五七年被共產黨打成右派,之後數次坐共產黨的牢,被共產黨開除黨籍,直到一九九二年被迫流亡美國。即使一次又一次身陷囹圄,即使家破人亡,即使被迫離開祖國流亡海外,他依然不屈不撓,一往無前地追求屬於自由人性的理想。

王若望先生的堅定,還在於對中共本質的徹底認識。八九.之後,王若望先生看清中共的獨裁本質,不相信中共會自我改良。王若望先生把期待中共自我改良的幻想稱為天真的自欺欺人的夢,認為這樣的幻想應隨著天安門一聲炮響,灰飛煙滅。王若望先生徹底而明確地指出,在中國,要終結共產黨的一黨專制,根本性的大變革不可避免,民主大革命才是中國人的自由之路。

王若王先生的勇敢,在於他一次次把挑戰的鋒芒直指中共獨裁專制。與同時代的知識份子相比,王若望先生在那群人中是最勇敢、最有骨氣的。當中國知識份子在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之後,集體選擇噤聲或為共產黨歌功頌德,向暴政搖尾乞憐,甘當無恥的御用文人之時,王若望先生秉筆直書,不顧個人的利害得失,是真正的中國自由知識份子。

王若望先生的高尚,體現在至死不向中共暴政妥協。二零零一年王若望先生在美國罹患重症之際,中共上海市委官員托其姻親捎話,允許他有條件返回中國治療。在信念與鄉情之間,耄耋之年的老人毫不遲疑地選擇了堅守一生的政治原則,寧願客死他鄉,也不與暴政妥協。

王若望先生辭世已經十周年。王若望先生對中共的先知般的預言,已經成為現實。今日之中國,貪官污吏與奸商惡賈勾結,腐敗權力與御用文人一體,共同構成政治的黑手黨。中共暴政,這個整個人類歷史上最狡詐,也最殘酷的極權專制統治,已經徹底地摧毀了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國實際上已經文化亡國。傳統文化精神被消滅,十五億中國人道德崩潰,現在的中國社會已經徹底地喪失了公平和正義。中國的自然環境和自然資源也已經受到了毀滅性的破壞。中國人的生存——作為一個文化種族的生存與作為一個實際的物性種族的生存,現在都面臨著極大的威脅。中國的重重社會危機在呼喚社會大變革。中國已經到了最危險的關頭。中國民眾別無選擇,必將面臨著一場民主大革命。當代的民主大革命,第一個目標就是徹底否定中共暴政,結束一黨專政,創建憲政民主的政治制度。

十年足以讓人們忘卻很多。王若望先生清臞的面容,白楊樹般挺直的身姿,已隨時光消逝;然而,他的高貴人格、凜凜風骨,卻離中國越來越近。因為,跨越時間的長河,人們見證了他對中共的看法是正確的,對中國未來的預見是正確的。歷史如果是永恆的,他就是永恆的;歷史行進到哪里,他的精神就活到哪里。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