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錚錚鐵骨王若望

 

纪念王若望先生逝世十

 

劉曉東(三妹)

 

 

 

王若望先生是最令人敬佩的老一代思想者,他的深邃的思想影響了我們這一代,他的錚錚鐵骨激勵了我們這一代。他的思想將一代一代地影響下去,如他一樣的鐵骨民主人士將會生生不息、後繼有人。

參與、支持和肯定六四學生運動是王若望先生一生中最大的亮點,他為此而付出巨大的代價,入獄十四個月,並於一九九二年流亡美國。但是,王若望先生致死不悔,致死都沒有對強權中共流露過一絲一毫的軟弱。他的錚錚鐵骨把那些諂媚中共極權 “人性化、柔性化”的媚骨們映照得無地自容。

《王若望與劉曉波先生的 “對話”》[注]這篇文章最能說明若望老的犀利思想和錚錚鐵骨。他在這篇文章中深入分析和嚴厲駁斥了劉曉波混淆概念污蔑民眾的行為,以下幾個精彩分析值得我們回味。

,若望老指出,把政府有意製造謊言誤導民眾與人民不得不用說謊求得生存和安全混為一談,這是劉曉波在顛倒因果關係。

二,若望老指出,(劉曉波)不去觸及已成歷史定論,不去確認“擊倒”了八九民運的是中共罪魁元兇,卻獨樹一幟,宣稱參與八九民運的“我們是被我們的‘正義’擊倒”,這與劉曉波在六四屠殺第二天寫的四人呼籲書自相矛盾

三,若望老指出,劉曉波在評價“六·四”的功過是非等原則問題上,幾乎全都來了個(是非)顛倒。

四,對劉曉波的“天下大亂”的憂慮,若望老指出,“你對發生大亂的恐懼是徒然的,儘管你煞費苦心為鄧、江政權設想得多麼周到、多麼低調,(中共)引發的火種……卻隨時隨地都會星火燎原,它不是依人們的主觀意志為轉移的,而形成大亂的各種火種,均來自共產黨本身對民主人權的深閉固拒。你要‘實現社會合作’嗎?  ……所謂 ‘實現社會合作’,只能是一廂情願而已。”

對中國的前景,若望老早就在這篇文章中有預見和精闢的總結,他說:“如果中共統治在某種突發的危機中自取滅亡,中國人民從此跳出苦海,這是歷史的一次大飛躍,也是繼續完成八九民運未竟的事業,理應雙手歡迎才是。”

對大變革的歷史使命,若望老相信中國人民有承受其到來的素質和能力,他說: “只有中共領導層不斷以‘大亂破壞穩定’來麻痹人民、恫嚇大眾。我們不能墜其彀中而束縛自己的手腳,或者倡議與垂死的政權謀求合作。從長遠的利益著眼,只要能完成大變革的歷史使命(徹底一點就是實行多黨制的議會政治)。不論是社會震盪或是局部地區的大亂也好,中國人民一定承受得起,即使付出不能預知的代價還是值得的。”

對那些還對中共抱幻想的什麼新權威主義、新保守主義的做夢者,若望老不屑一顧,他說:“如果說八九年前知識份子和一部分共產黨幹部還寄希望於中共的自我改良(又稱自我完善),那麼,在“六·四”大屠殺隨著天安門一聲炮響,這一幻想也一同灰飛煙滅了,只有幾名新權威主義加上新保守主義者還在做著天真的自欺欺人的夢。”

他最後明確地指出:“中國人民民主意識的大覺醒,包含的要求其實只有一條:即認為中共已走完了它歷史的路,根本性的大變革不可避免。達到這一覺醒高度的認識並不是憑主觀願望和個人恩怨而來,它是考察大陸政治經濟面臨不可救藥的危機得出的推論。”

今天,在若望老十周年祭日之日,在中國國內天怒民怨沸騰之時,我們海外民主人士在這裏再次回味若望老對合作派的駁斥和對中共末日的推論和斷言,有其深刻意義。若望老為我們寫下了這段歷史,為我們指明了道路,願我們能繼承他未竟的事業,完成他未了的心願,和中國人民一起承擔起大變革的歷史使命。在此,讓我們告慰他老人家:

安息吧,若望老,您的熱血和鐵骨給我們樹立了榜樣,我們不會辜負您老人家的期望和心願!

注:對話原文請見www.wangruowang.org/qj.htm (王若望全集之編號 9-46 “八九民運之反思”篇

 

0一一年十一月五日三妹于芝加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