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關於溫州動車事故的

幾則評論

 

           

林原

 

 

 

一、“和諧”動車事故中“被和諧”的孤魂野鬼

 

                                    動車、高鐵是伴隨著近年來經濟的高速發展出現在中國的,並可以說是當前經濟高速發展的重要象徵。然而,這種高速發展是畸形的,也是問題重重的。與中國經濟發展緊密聯繫的“中國製造”,同樣是問題重重的:“中國製造”的硬體固然有種種瑕疵,“中國製造”的“軟件”更是弊端深重。這次兩列“和諧號”動車在溫州追尾很可能與“中國製造”的“軟件”(包括各種規章制度)有關,而“軟件”存在的嚴重問題其實從一側面反映了中國製度性的腐敗及其他問題難以根除。

 

“和諧號” 動車,無論再怎麼標榜和諧,也因這次的追尾事故顯得很不和諧。但在中國,官方善於使它認為“不和諧”的一切“被和諧”。對普通中國人來說,不僅生在這個國家是會“被和諧”的,比如那些因在網上發表言論被請去“喝茶”的網民;死在這個國家也是會“被和諧”的,比如那些在礦難中喪生的採礦工人。前兩日有位在國內知名礦業公司工作的福建龍巖籍員工告訴我他所在公司的金礦幾乎每年都會發生致人死亡的事故,但這些事故從未被新聞媒體公開報導過。該公司對遇難者的賠償標準是人民幣46萬元左右(而“官方標準”僅為約18萬元)。這些遇難者就如同“被和諧”的孤魂野鬼。他們只能從這個世界無聲地消失,他們的親屬也只能在這個世界無聲地哭泣,因為官員不想其仕途受影響,老闆也不想其財路受影響。

 

    這次“和諧號”動車在溫州出了追尾、脫軌事故,有關官員正如處理礦難一樣,首先想到的是掩蓋真相,而不是弄清真相,因為這涉及到某些人的烏紗帽問題。於是他們對動車事故的遇難者人數玩起了如同處理礦難一樣的把戲——真實數字很可能在被“打了折扣”後才公佈出來。至於遇難者的賠償金額,則從以前傳聞的17萬元多改為了50萬元(其中還包括所謂數萬元獎勵),也與一些礦難“私了”的金額大致相當。首例鐵道部門與遇難者家屬談妥的賠償金額也確實是50萬元,相信這一金額是鐵道部門比較願意出的。至於溫家寶訪問溫州後遇難人員賠償救助標準從50萬元提升至91.5萬元,則應不是出於鐵道部門本意,而表明其在所受壓力增大情況下不得已做出進一步的讓步,以求事態盡快平息。

 

   能拿到91.5萬元(或50萬元)的是被正式承認的死者的親屬們(官方最新公佈的數字僅是40人),那麼其他一些未被官方承認死亡的孤魂野鬼們呢?(上海東方衛視記者曾報導遇難人數為63人)官員們的不承認應該是為了要控制死者數字,控制其烏紗帽面臨的風險。這些因為“和諧號”追尾、脫軌事故成為孤魂野鬼的人們,死後又以一種特殊方式“被和諧”了——至於以後是否會如礦難“私了”那樣的“被和諧”,還需進一步觀察。

 

在當前的中國大陸,每次重大事故發生後,有關部門最先想到的事其實是讓領導們尤其高層領導們保住官位——他們是“棄車保帥”棋局中的“帥”們。至於被免職的中下級官員(這次是上海鐵路局局長、黨委書記等人),因為替上級領導“背了黑鍋”,一般說來在事件平息後會有異地為官(或在本地複出)的機會。

 

    不撤掉一批官員,此次事件的真相是難以公之於眾的,真實的傷亡數字也是難以公之於眾的。官員們也難以從中真正吸取教訓,只是在掩蓋真相方面手法能更高明一些。

    最後要說的是,這次動車事故很可能也是一個象徵性事件,預示著快速而畸形發展的中國經濟就要出大問題了。

 

 

二、動車事故究竟能否“一查到底”?
 
總理溫家寶在7月28日上午突然趕到溫州。用“突然”一詞對普通民眾而言是比較恰當的,因為從前一日的大陸新聞中還看不到這樣的跡象。溫家寶這一舉動是對國內因動車脫軌事故變得日益激烈的輿論雖有些遲但仍會收到效果的響應,反映了中共高層的應變能力近些年來比以往有一定提高。

 

 溫家寶在當日中午還召開了記者會。他在回答香港記者​​的問題「你覺得這起事故是天災還是人禍」時是這樣回答的:“我們的調查處理一定要對人民負責,無論是機械設備的問題,還是管理的問題,以及生產廠家製造的問題,我們都要一查到底。如果在查案過程中背後隱藏著腐敗問題,我們也將依法處理,毫不手軟。”

 

      他的回答中最值得關注的就是“一查到底”四個字。這四個字之所以值得關注,是因為此前中國大陸還沒有哪個涉及政府官員的案件是真正一查到底的。此次國內外各界應密切留意這起特別重大事故能否一查到底——查生產廠家或設計單位並不叫一查到底,查幾個下層辦事人員甚至臨時工也不叫一查到底,把責任全歸給已經倒臺的劉志軍等官員仍不叫一查到底。究竟什麼叫一查到底,我想溫總理比其他人更清楚吧。

 

      真要一查到底,至少要查查以下問題:究竟有哪些官員尤其高層官員要對這起特別重大的事故承擔責任,這些官員是如何被提拔的,其後台究竟是誰?除此之外,哪些官員尤其高層官員需要為事故救援中存在的種種問題負責,這些官員是否還有其他問題,也是需要一查到底的。既然溫家寶先生表態要一查到底,就希望他確實能做到一查到底,而非言行不一。

 

  然而,就在溫家寶表示要一查到底的時候,上海鐵路局新局長安路生已經根據“初步掌握的情況”對事故原因做出如下表態:“由於溫州南站信號設備在設計上存在嚴重缺陷,遭雷擊發生故障後,導致本應顯示為紅燈的區間信號機錯誤顯示為綠燈”。這就將此次事故的主要責任歸到信號設備以及北京一家設計院身上。這樣,鐵道部門的相關領導尤其高層領導就無需承擔多少責任。當然,他也提到了溫州南站電務值班人員等存在問題,但這些都是“小嘍羅”級別的,用來“替罪”正好。

 

     從這位安局長的話來看,對事故原因的調查,鐵道部門的官員仍有“大事化小”之意,這與溫家寶“一查到底”的講話精神是相悖的。而這位局長的話與“一查到底”的最終結果是否較為接近,這是我們以後要觀察的。


  
三、活下去,並且要記住

 

不久前在網上看到溫州動車事故遇難者家屬、來自福州連江的王惠及其女兒痛哭的照片,我深受觸動。她們被大陸官方脅迫簽署相關協議後,在親人送別會上當場灑淚。

 

她們痛哭流淚又能如何呢?在官員們眼裡,她們不過屬於已被“搞定”的遺屬。她們忍受著親屬遇難造成的巨大痛苦,還要再忍受官方“脅迫善後”人員強加的特殊痛苦。這雙重的痛苦,給她們帶來的創傷將是長期的。

 

究竟該對她們說什麼呢?在這黎明前的黑暗中,又能說什麼呢?從1949年以來,國內民眾看到過多少遇難者的屍體、多少無辜者的血跡;聽到過多少受害者的哭泣、多少受傷者的呻吟。然而,有關方面卻一直企圖隱瞞這一切,抹殺這一切,或讓人們遺忘這一切。

 

俄羅斯作家瓦連京•拉斯普京在前蘇聯時期寫過一本小說,書名叫《活下去,並且要記住》。這是我最想送給這對母女的話,也是我最想送給其他事故遇難者親屬的話。我還要說:

 

活下去,不僅為你們自己,也為你們故去的親屬;並且要記住,記住一切當記住的。


 記住愛,記住這死亡割不斷的愛,並保留因愛而產生的勇氣。

 

記住所有卑劣者所有的卑劣行為,記住這些卑劣者所依賴的卑劣政權與卑劣勢力。

最後還要記住:你們從頭到尾遇到的都是人禍,都是人為的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