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日本军部的弥天大谎

 

于鴻賓

 

 

 

2009年,王述坤《日本史縱橫談》出版(上海人民出版社),其中《日本軍部的彌天大謊——“爆彈三勇士”神話出籠始末》一文,提到日本軍部製造所謂1931年淞滬戰役“肉彈三勇士”新聞後,由於日本歸國士兵自己的揭露——

 

“後來發現,那三個人被非捨身開路,而是‘事故死’,真是一瓢冷水澆頭。到這時,國民們狂熱的頭腦才有所鬆弛,熱度漸次冷卻,各地“三勇士”的紀念碑、雕像等才慢慢銷聲匿跡。到後來,“三勇士”倒成了人們諱莫如深的話題了。 

 

事實果真“銷聲匿跡”,話題果真“諱莫如深”麼?閱讀正在編輯的《張廟街道志》第十篇第一章遺址第四節“日軍三勇士墓”,就可知道並非如此。以下為全文:

 

日軍三勇士墓遺址位於共江路通河七村原廟行劉氏祖墳附近,據無名英雄墓遺址不遠,抗戰勝利後拆除,其墓主曆史資料稱“肉彈三勇士”或“爆彈三勇士”。

 

廟行戰役中,日軍為攻克中國國民革命軍陣地,企圖炸毀防禦的鐵絲網,輪番派工兵以三人一組執行爆破任務,為日軍進攻開辟道路。前面班組失敗了,輪到北川等三人一組在執行過程中,督戰的內田伍長將爆破筒引信剪短為30公分,在僅32米的距離中,要三人一組把需三人才能抬起的已點燃爆破筒放到位。三人在奔跑沖刺到15米處摔了跤,因害怕爆炸,將爆破筒往前一放,就欲往回退,這時,伍長喝令繼續,只好又抬著引信過短的爆炸筒奔向前,未等達到鐵絲網就提前爆炸了,三人也就陣亡了。三人被埋葬在廟行,其墓址當年《申報》稱為“三勇墓”,《廟行鎮志》稱“白古道三勇士墓”。

 

當時日本雜志《大眾之友》久米三吉的《肉彈三勇士之真相》以一個親曆戰場士兵的訴說對事件真相作了深刻揭露:“三人又只得硬著頭皮跑上前,抬著那個破壞筒,還沒沖進鐵線網就好爆發起來了,三人就此三命嗚呼。這可以說這三人完全是給內田伍長殺死的。不到上海的不知道,因為有例,稍違背命令或受令稍遲一點的要被槍斃,大概這三位也知道以為橫豎要死,不如上前去死了罷。”由於三人死得近乎冤枉,當時在上海日本士兵對這事件十分熟悉,並對這三人表示了極大同情和哀悼,為三人在廟行修建了墳墓,並在停戰撤出廟行前,紛紛到墓前祭奠,當時上海申報也作了報道。《肉彈三勇士之真相》引用親曆戰場士兵話說:“至上海的兵士聽聞‘三勇士’轟傳內地時,還以為內地的同情大抵和上海的兵士一樣,然而歸來一看,卻全然不同,不得不為之吃了一驚。”“那上海的兵士,只有個個同情這三人,不曾深深地去想一下那些長官!及至歸國一看,看見‘三勇士’之被人崇拜,才知道這是長官們為掩蔽泯滅他們罪惡的反宣傳。”

 

又據《田中隆吉著作集》的記載,隨著間諜活動的成功,“芳子開始陶醉於取得的成功和名聲,四處宣揚自己做的事情。芳子說的最著名的段子是一二八事變中所謂‘肉彈三勇士’的秘密,說上海廟巷鎮三個抱著炸彈而沖入敵陣與敵同歸於盡、當時被崇拜為軍神的北川丞等三人,實際上是他們錯把1米的導火索弄成50釐米而造成的事故死亡”。轉引自《三聯生活週刊》總351 (2005-09-05出版)吳琪《川島芳子之罪》

 

然而,面對入侵上海日本士兵普遍知道“實在宣傳與事實完全不對的”情況,當年日本軍國主義者卻動員一切宣傳機器,把三個人冠上“肉彈三勇士”、“爆彈三勇士”的稱號,被當作日本侵華戰爭最早的軍神之一,當時距221日三人被炸死之日,到33日,僅僅10天時間,由藤田潤一編劇的片長1339m電影《肉彈三勇士》就上映了。

 

並且在昭和9年(1934年),全國捐款在東京青松寺為他們建造了銅像,在銅像裏塞進了三人的所謂的“遺骨”。當時興起一股“肉彈三勇士”熱,詩歌、電影、歌舞伎、繪畫和雕刻等爭相以此為題材,在日本東京發行的漢語詩刊《東華》也以“連篇累牘”一詞形容“詠三勇士”題材之泛濫,這個扭取編造的故事還編入戰時初等教育的《國語》(日語)讀本。

 

1932521日《申報》《廟行劫後滄桑》一文報道:“此行約三十步,有日人盛稱之三勇墓,據謂日軍每日必至該處禱祝一次,風雨無阻;日軍退出後,但在前昨兩日,仍有三五成群,前往該處視察,並往三勇士墓禱祝,同時對於其餘日軍埋屍之所所豎標識完全拔去,五時後即不來。”這裏描述情況對照久米三吉的《肉彈三勇士之真相》一文中日本兵士敘述:“上海已經傳聞北川等已經成為‘三勇士’了,兵士們因為差不多沒有一個不同情於‘三勇士’的,也只得拿出兵士的同情來同情。至歸來時,北川等的紀念碑已經建立起來了,而且從各方面聽來,“三勇士”也得到非常的好評,於是我們當然歡喜,只有向三君行一個共奠餞禮。然而事實傳來,複有點不對,所以我們兵士所具好同情與一般國民具好的同情是不同,國民以為若非關注知道事實的真同情,而北川等之靈不現”。《廟行鎮志》記載:1937年上海淪陷後不久,就派工兵赴廟行用炸藥把“無名英雄墓”炸毀夷平,並把拆除下來的鋼筋鐵絲等建材移作修繕日軍“白古道三勇士墓”一座,該墓在抗戰勝利後被拆除。

 

時隔近半個世紀,據《廟行鎮志》記載:“19795月,日本記者帶著電影電視攝影機一行人10餘人,來廟行瞭解“一二八”戰役曆史,對日本軍國主義侵華罪行表示懺悔,並觀看了“白古道三勇士”墓遺址。因幾經變遷已面目全非,有些遺址已被蘑菇棚所占,日本代表團未能了願泱泱離去。“

 

現在,日本東京的青松寺和靖國神社、長崎的三柱神社、京都的大穀本廟和貝島家累代之墓,都有“肉彈三勇士”的靈位或雕像為供奉,並未“銷聲匿跡”;有關“三勇士”的電影、軍歌、詩歌和其他文藝作品長期在英特網傳播,常有日本遊客來尋覓廟行戰役遺址,話題並未 “諱莫如深”。肅清日本軍國主義流毒,任重而道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