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大中華民國復興會大陸徵文三篇(供探討)

 

我以廣東華僑為榮

 

大陆 許劍虹

 

 

 

 

在中華民國建國100年的日子即將到來之際,「華僑為革命之母」這段文字看在父親為香港人,又有美國生長經驗的我而言顯得格外具有意義,因為當年包括國父孫中山先生在內的許多革命領袖,都具備廣東華僑的身分,所以想在這裡寫寫我對這個族群的個人看法,也以自己身為他們的一份子為榮,儘管自己在血統還有生長背景上與他們大多數人還是有些不同。

首先,廣東人具備愛好自由,且願意為了自己的信念與強權進行對抗的光榮傳統,哪怕是今天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也在經濟開放與政治改革的議題上,多次遭遇到廣東省政府還有廣東人民的挑戰,這也是為什麼直到今天中國共產黨都不信任廣東人,也不願意將廣州升為直轄市的原因。

假如今天的廣東人都如此的「反骨」,那麼19世紀末期的大清帝國自然也不可能有太多他們的容身之地,而當時正在進行西部大開發的美利堅合眾國,也就被廣東人視為了「冒險家的樂園」。

廣東人勇於向海外移民的精神,使得他們比其他中國省份更早的發展出了資本主義的貿易模式,同時也更能夠適應美國社會那種弱肉強食的環境,所以在太平天國之亂以後,大量來自台山、新會、開平、恩平、佛山與汕尾的廣東人開始透過不同的管道,前往新大陸的加州找尋自己的新天地。

他們起初到美國的目標是為了前往「金山」掏金,然而中國人所展現出的勤勞精神,迅速讓正在興建中太平洋鐵路的美國人所發現,因此開始安排這些廣東華僑參加了美國鐵路的建設工作,從而讓這些原本的「外來者」,能夠藉由貢獻美國交通建設的方式迅速融入這個國家。

廣東華僑在美國的日子不是一帆風順的,勤快工作的他們因為搶了許多白人的飯碗,而遭受到了當地居民的異樣眼光看待,美國人對待華僑的種族歧視也從來就沒有減少,美國還在1882年通過了《排華法案》,禁止華人繼續移民美國。

這些來自於美國政府還有美國人民的打壓,不但沒有讓廣東華僑們望而卻步,甚至激發了他們努力在美國的體制內爭取自己權益的決心,從而也讓他們慢慢瞭解到了民主制度在西方國家運作的情況。

在觀察到大清帝國遭遇到西方列強侵略與瓜分的狀況之後,熱愛與崇尚自由的廣東華僑們慢慢發現惟有建立一個具備民主精神的新中國,才是幫助中國結束當前苦難的希望所在。

隨後,大量的美國華人投入了孫中山領導的革命運動之中,有錢的人出錢,有力的出力,當然也有許多人因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而事實上就連孫中山先生自己,都是一個有夏威夷成長經驗的廣東華僑。

不過,最能體驗廣東華僑愛國熱情的,還是在1931年的九一八事變以後,許多出生與成長在美國的華人第二代與第三代,本身可能連自己的祖國都沒有回過,卻因為目睹到了日本對中國的侵略,而紛紛投入了「航空救國」的運動之中,這些華僑甚至還在美國設立了一所專門華僑航空學校。

這些飛行員包括了黃光銳、陳瑞鈿、劉龍光、林覺天、雷國來、蘇英祥、楊仲安、雷炎均與朱安琪,他們當中不但許多人連半句中文都不會講,甚至也還有中國與外國的混血血統,不過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拯救危難的祖國,有些人甚至因此而被吊銷了美國護照。

最初,他們加入的是陳濟堂的廣東空軍,然而他們很快就發現陳濟堂的目的是在於與中央政府唱反調而不是抗日,因此在1936年集體北飛投效中華民國政府。

在這些廣東飛行員眼中,國家的前途永遠超過個人的前途,他們固然熱愛自己廣東的鄉土,但是他們每個人都知道「沒有國,哪裡會有家」的意義,因此他們身先士卒的走向了抗日的戰場,與來自於東北、四川還有全國各地的飛行同袍一同在空中抵抗日本侵略者,許多人也為此付出了寶貴的生命。

戰爭結束之後,經歷戰爭的廣東飛行員們做出了兩項選擇,一是不要介入民族之間的內戰返回美國,另外一批則是繼續留在中華民國的陣營內,為了捍衛中華民族的自由與共產黨作戰,許多人也跟著國民黨撤退到了台灣,繼續為中華民國空軍的建設,還有台灣的安全努力奮戰。

當然,也有更多的廣東華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直接參加了美軍,在中印緬戰區、太平洋戰區還有歐洲戰區戰鬥,為世界自由民主的事業做出了自己的貢獻,他們的功勳在今天已經為世人所廣為肯定。

在冷戰時代,廣東華僑是中華民國在美國的最堅定友人,也是華人反共的急先鋒,他們當中有許多人甚至在朝鮮半島與中南半島,與北韓還有北越的軍隊交戰。

不過當大陸宣布改革開放之後,廣東華僑又是首先回到中國大陸進行投資,積極協助中國重新返回國際社會的一批人,這其實原因無他,只因為他們熱愛祖國,並希望自己的國家走回正確的道路上來。

但是當中共於1989年開始鎮壓天安門廣場前的學生時,也是廣東華僑與香港人挺身而出,從中共的槍口下解救了無數的民運領袖,讓他們得以前往新大陸展開新的生活。

由此可見,熱愛國家又不忘爭取自由,就是這些廣東華僑身上所具備的高尚精神與象徵,而這當然也是中華民國立國精神的根源之所在。

所以作為一個香港人的後代,再加上自己獨特的美國經驗,我希望能夠將廣東華僑的愛國經驗繼續傳承下去,而這也是我今天紀念中華民國國慶日的意義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