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真假“辛亥革命”精神

 

 

網文選載(大紀元首發)

 

 

汪北稷

 

 

   偉大的辛亥革命即將迎來一百周年,海內外各界都在以各種方式予以隆重紀念。但是,各方各派對辛亥革命精神的詮釋卻不盡相同,這似乎印證了一位先賢的話:歷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首先,讓我們來解析辛亥革命的內容和實質, 從“辛亥革命”四個字的意義上來講,“辛亥”為干支之一,代表一九一一年的年號,核心意義的是“革命”一詞。

       辛亥革命是由孫中山先生長期領導、推動全中國民眾參與的武裝革命運動, 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曾經總結過:辛亥革命就是推翻專制、創建共和,推翻滿清、創建民國。這十六個字精闢地總結了辛亥革命的全貌,辛亥革命的核心方式就是武裝和革命。筆者冒昧地豐富了辛先生的總結,那就是:運用武裝力量推翻專制政權,採取革命方式建立共和國家。推翻專制和建立共和是革命的目的,武裝和革命是運動的核心手段。

       所以,筆者認為,真正的辛亥革命精神,就是:武裝推翻專制,革命建立共和!

       當下,中共法西斯也在全國上下和海內外大張旗鼓地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不過從出面組織的機構如全國政協、統戰部、僑辦、台辦、民革中央和湖北、武漢地方當局等機構的宣傳來看,辛亥革命的紀念活動已經淪為中共法西斯作為對內愚民洗腦的工具對外作為統一戰線的武器了。

        中共法西斯所篡改的辛亥革命精神主要宣傳為:祖國統一、民族復興。完全不去倡導孫中山先生所倡導的三民主義,絲毫不敢涉及武裝推翻滿清專制和革命建立共和,更加不會紀念被中共戰勝的辛亥革命的勝利果實-中華民國了。

        中共法西斯在前蘇聯的暗中支持下推翻民國建立馬列王朝後的前三十年,毛澤東在馬列邪惡理論和封建帝王思想的武裝主持下,對國內民眾一貫高壓統治,對少數民族長期種族歧視,對知識份子全面羞辱管制,對工商精英完全強迫掠奪,對黨內異己反復血腥清洗,對美蘇大國輪流挑釁投靠,對弱小國家輸送暴力革命,對中華文化發起徹底摧毀,對宗教文明實行毀滅壓制,對西方文明採取封閉隔絕。把辛亥革命的勝利果實-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偉大的戰勝國-中華民國逐漸變成了高壓恐怖、經濟落後、文化枯竭的邪惡帝國,毛澤東死後,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面臨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完全崩潰邊緣。

       一九八零年前後的中共大陸,與腐朽墮落的滿清王朝在戊戌變法前後一樣,處於生死存亡的關頭。但是,歷史又一次嘲弄了中華民族,中共法西斯根本無意抓住機遇徹底變革,而是走上了鄧小平所謂改革開放的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苟延殘喘之路。

       中共法西斯建立馬列王朝的後三十年在聯美制蘇的機制下由鄧小平接手當政,為了延續中共法西斯邪惡馬列王朝的生命,平息全國人民的怒火,鄧小平把前三十年裏面最後的“文革”十年拿出來做選擇性批判和平反,鄧小平的所謂政治反思,完全是局部、片面和扭曲的,僅僅局限於一小不足以動搖中共統治本身的部分“文革”的罪行,狡猾的鄧小平在拋出一小部分中共的罪行後瞞住了更大、更多的罪行,從而暫時保住了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的江山,屬於以小博大的典型政治賭博操作。這其中把毛澤東的滔天罪行篡改為所謂功過三七開和把林彪問題和江青問題強迫拉在一起歪曲組合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就是典型的實例。

       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的後三十年發展到當今,經濟上不平衡畸形發展,繼續出賣、壓榨基層農民、工人利益,犧牲生態環境,產生了一個巨大的經濟怪物,絕大多數民眾生活壓力巨大,承受著一系列高房價、高油價、高車價、高路費、高學費、高醫療和種種比發達國家還高昂的生活成本,忍受著權貴階層和中央企業的多重剝削還要繼續被中共法西斯在經濟上實行獨裁統治。

       在政治上,一九八零年以後中共大陸依舊保守、迂腐和殘酷,民眾毫無任何民權,上層依舊封閉保守,稍有思想開放、作風清廉的領導人出現如胡耀邦就會立即遭受無情打壓。

       一九八七年直到一九八九年,是中華兒女奮起覺醒、抗爭又慘遭殘酷鎮壓的悲壯時代,垂簾聽診猶如慈禧的鄧小平等中共法西斯元老們終於原形畢露,揮舞屠刀,調動、逼迫中共法西斯軍隊血腥殺害民眾。隨後中共大陸進入更加暗無天日的政治高壓時代。

       一九九八年,中共法西斯頑固鎮壓了國內剛剛興起和萌芽的組党和一系列民主思潮運動。

       一九九九年,中共法西斯在江澤民主持下突然鎮壓本來在健康發展法輪大法、中功等宗教、氣功團體和廣大善良信眾。可喜天佑中華,在中共法西斯傾巢出動在對法輪大法進行全球性的全面封鎖、殘酷鎮壓、無情毀滅十餘年後,馬列王朝成功樹立、培育了海內外目前最大而且繼續在茁壯成長的反對勢力-法輪大法。除了對法輪大法,中共也一直延續對天主教、基督教等宗教信仰的殘酷打壓和封鎖。

       八九六四之後的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數倍於先前殘暴、狡詐和瘋狂。江澤民、胡錦濤等在馬列邪惡理論、封建帝王思想和鄧小平獨裁實用經驗的武裝主持下,對國內民眾繼續高壓統治,對少數民族更加種族歧視,對知識份子全面收買拉攏,對高幹權貴持續扶持腐化,對黨內異己隱蔽血腥清洗,對世界各國輸送邪惡文化,對中華文化發起包裝歪曲,對宗教文明繼續毀滅壓制,對西方文明採取誣衊醜化。把一個前三十年高壓恐怖、經濟落後、文化枯竭和面臨崩潰的邪惡帝國貌似成功地改造成了一個經濟畸形龐大、政治腐朽落後、文化墮落腐化、社會對立嚴重、軍隊腐敗野心、對內高壓控制、對外瘋狂擴張的新邪惡帝國。但是無論帝國有多麼貌似強大,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如今依舊處於滿清王朝在一九一一年前後同樣的政治、經濟和社會的崩潰邊緣。

       對中共馬列王朝六十年的殘酷、狡詐和邪惡的本質進行解析之後,我們發現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之際,中國民主道路同樣面臨辛亥革命時期的道路取向和革命任務,那就是武裝推翻專制馬列王朝、革命建設中華民主共和!

       筆者很清楚,只要一提及鼓勵和支持國內民眾起義武裝推翻專制政權,中共法西斯及其海內外同路人立刻會紛紛輕鬆地扔一頂巨大和沉重得讓人窒息的恐怖主義帽子過來。但是教育我們的卻是鋼鐵一般的實事,例如當下,全世界包括中共法西斯都不會說利比亞剛剛推翻了卡紮菲的反政府武裝力量是恐怖主義的,雖然中共法西斯暗中還想通過武器銷售等招數保住卡紮菲腐敗專制政權的壽命。事實上不管哪一個國家的民眾發生了起義,通過武裝手段推翻了專制政權,充滿無奈的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的外交部新聞發言人都會無一例外地說“中國支援該國人民的選擇”,從羅馬利亞到埃及,從無例外。但可恨的是中共法西斯對內繼續高壓統治,從不支持全中國人民的政治選擇,無論是選票和武器,中共法西斯都通通一律剝奪。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在中共大陸上映的電影《讓子彈飛》可以說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最好紀念影片。這部電影既是文藝作品,也是上天派來測試中共大陸民眾民意的試金石,不管導演和編劇是有意還是無意的創作,這部充滿了武裝反抗專制政權演示的電影的史無前例的龐大票房就是中共大陸所有民眾對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邪惡專制政權發出的集體怒吼。當全世界都在等待中共大陸民眾看了《讓子彈飛》之後的反應的時候,天意弄人,中東和北非的“茉莉花革命”率先爆發了。老實說,二零一一年以來,這場全球風起雲湧的“茉莉花革命”實在是對辛亥革命最好的紀念和傳承!這一場由突尼斯興起,蔓延到巴林、葉門、阿爾及利亞、敘利亞、埃及、中國和利比亞的民眾武裝推翻專制運動,完全是辛亥革命的重演,這場越演越烈並未息止的革命浪潮極大地鼓舞了中共大陸民眾的士氣和精神,在這場革命浪潮中不但各個專制國家的腐敗政權被無情撼動和推翻,也充分暴露了大量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長期支持專制政權的無恥行徑,這也是中共法西斯當局無比恐懼“茉莉花革命”浪潮席捲中華大地的根本原因。但中共法西斯的恐懼並不能阻止起義的發生,國內十年來風起雲湧的維權抗議越演越烈,從甕安民變直至剛剛在八月爆發的大連大型市民抗議都是中華兒女全面起義抗暴的前哨戰!

        九一一事件發生之後,美國等文明國家遭受了恐怖主義最嚴重的襲擊,從而掀起了全球性的反恐戰爭,至今仍然在繼續。中共法西斯在全球自由民主國家集中精力防範對付恐怖主義之機大力發展實力,不但借機坐大,還藉口防範恐怖主義名義,殘暴打擊藏族、維吾爾族和蒙古族等民族自治力量。

        就像中共法西斯當年誣衊法輪大法為邪教組織但實際上自己恰恰是邪教組織一樣好笑,中共法西斯在美國遭受恐怖襲擊之後也裝腔作勢開始建設反恐力量。實際上中共法西斯自身依靠蘇共強力支持採取武裝形式壯大,奪權,建政之後毫無武裝力量去黨化的措施,依靠党衛軍法西斯殘酷統治中共大陸,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本身就是全世界和人類有史以來最大的恐怖組織。

      但是在全球反恐化的背景下,很多反對專制力量被中共法西斯的宣傳、歪曲乃至恐嚇、利誘下不敢再提支持國內民眾起義和武裝鬥爭的說法了。

      反觀中共法西斯卻大大方方提出超限戰、不惜西安以東全部毀滅等瘋狂與文明世界決戰的國家恐怖主義戰略,同時對付國內、外民眾,中共法西斯專制政權也是不折不扣國家恐怖主義的實施者。

        雖然目前中共大陸在高壓統治下還沒有產生類似於利比亞反政府武裝的武裝反對力量,但是在中共法西斯的越來越恐懼、越來越高壓的殘暴統治下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催生無數個武裝反對力量的。這一點毫無疑問,從殺警俠士楊佳和爆炸烈士錢明奇獲得絕大多數民眾的擁戴就不難得知。

      從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對待海外反對勢力的打擊、分化手法也可以看出端倪,對待倡導改良主義的偽民運人士和組織,中共法西斯字面上還擊、封殺,但是心中竊喜和暗中支持,對待倡導民主革命的民運人士和組織,採取最高強度的打壓、恐嚇和利誘。對待支持民眾起義,武裝推翻專制政權的堅定反對力量,採取的手段是綁架、暗殺和徹底毀滅。尤其是在對付後兩種反對勢力上,中共法西斯早就開始在海外部署龐大特務力量,長期以來實實在在從事綁架、暗殺、詆毀、騷擾、利誘和干擾民主革命的事情了,毫不誇張的說,全世界哪里有反對馬列王朝的正義力量,哪里就會立即出現大量的中共法西斯特務勢力。到底誰是恐怖主義,十分清楚!

       分清恐怖主義和人民武裝起義的幾個標準其實非常簡單:

第一,武裝起義運動是不是為了反對暴政建立民主體制?

第二,武裝起義運動是不是為了解放人民、打擊獨裁勢力而不會不擇手段、濫殺無辜、製造恐慌?

第三,武裝起義運動是不是保護自由、民主思想而不是宣揚極端思想和教義?

第四,武裝起義運動是否得到本國人民和海外文明國家的大多數支持?

        筆者認為,在目標、手段、思想和民意這四個方面來審視,很容易區分人民武裝起義運動和極端勢力恐怖主義活動的不同之處。所以,我們大可不必受中共法西斯的邪惡思潮誤導和恐嚇,而害怕和恐懼武裝起義推翻中共法西斯。對待殘暴、瘋狂的中共法西斯,必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改良還是革命,是當下中國面臨的首要戰略問題,善良的人總是希望和平演變,漸進式民主,等陣痛較少方式來推進社會進步,但是阻斷這條道路的恰恰是最想民眾和知識份子沉浸在改良道路上苦苦等待和追索的中共法西斯。中共大陸民眾從感受胡耀邦執政新風到期待他徹底改革,到眼看胡耀邦被殘酷打壓、抑鬱而終,又等待趙紫陽改良,再遭遇八九六四血腥鎮壓眼看趙紫陽被無情軟禁十五年鬱鬱而去。從江澤民的“三個代表”改革政治花招,到苦心等待所謂倡導所謂“新三民主義”的“胡溫新政”。如果過去在等待的人們還有些善良和懦弱的話,將來再要呼籲民眾等待什麼中共第X代和類似“習李新政”的花招的人,就完全是別有用心了。

       既然中共法西斯總是阻斷漸進式改良的道路,那麼革命建立共和就稱為當下中華民族的首要目標!

       至於手段,是武裝起義推翻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還是採取非暴力不合作方式,也要看民主革命處於哪個階段和位置而適時調整。在海外民主文明國家,民主革命力量當然應該採取能夠遵守所在國法律的非暴力不合作的方式跟中共法西斯和它的海外機構和代理人展開鬥爭,如果對方採取恐怖主義的方式襲擊民主革命力量,則應該依靠民主國家的法治機關在法律的框架下予以還擊。

       而在中共大陸國內,我們應該支持那些已經覺悟和以各種方式起義的個人和集體,例如楊佳和錢明奇等等,從自發到自覺,從個體的自發反抗到集體的自覺行動需要一個發展的過程,現階段即使是溫和和非暴力的集體抗暴,我們也十分珍惜和鼓勵。在723溫州高鐵事故後不約而同在中共大陸媒體上開天窗和反抗中共法西斯的正義傳媒群體和大連大型市民抗議群體就是民主革命力量應該大利支持和鼓勵的。至於在中共法西斯的高壓下必將會出現的大型武裝起義勢力,海內外民主革命力量應該予以最大的支持、關心和鼓勵。這才是中華兒女對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的最好紀念。事實上,不管我們是否支援中共大陸民眾的武裝起義,都不能改變中共法西斯馬列王朝六十一年來每天都在武裝鎮壓的實事。

       無論如何,當下首先要武裝的,是民眾的思想,讓民眾看清中共法西斯的真面目,鼓起民眾在高壓殘暴統治下採取各種形式包括武裝起義反抗暴政的決心和鬥志。

層層打開歷史的真面目,我們發現歷史並不是可以任人打扮的小姑娘,但歷史卻是最能跟我們開玩笑的老人,可以說百年之前的辛亥革命並沒有完成,當年孫中山先生確立的辛亥革命起義口號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創立民國,平分地權也沒有過時,改動四個字,就是當今中國民主革命最好的口號:驅逐馬列,恢復中華,重建民國,平分地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