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七 、三十八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編者前言

 

 

黃花崗雜誌的第37、38合刊脫期了。原因有二:一是原來就打算在辛亥革命一百週年紀念日之後出版,因為,這樣才可以寫一篇“紀念辛亥革命一百週年面面觀”的文章,對海內外華人紀念辛亥百年的深情摯意和少數人士 “否定革命、狂罵孫文”的惡行,作出我們的批評,可惜主要義工編輯奔波在講演之中,沒有實現。二是等到他開始著手這期遲到的雜誌時,又因他累病了,心有餘而力不足,未能逞願。好在大陸來稿甚多,還有海外少數網站自覺地擔任了“清理辛亥百年之离奇古怪現象”的歷史使命,我們這才寬心了。但是無論如何,我們都要道歉,向作者和讀者道歉,如我們的主要義工編輯在專致歉意的小文章裏所說的那樣。

本期是合刊,共232頁,近70萬字。其主要內容,還是圍繞著辛亥百年,讚揚辛亥和孫文的的歷史功績,批駁“否定辛亥、謾罵孫文”的逆行,澄清“蘇俄聯孫容共”、而非“孫文聯俄容共”的重大歷史是非,將指斥“孫中山是國、共兩黨專制之鼻祖”的無知和無聊,用歷史自身的事實和邏輯來批判之,不屑之。我們選載的“否定辛亥革命和孫中山是維護中共統治的需要” 、“真假辛亥革命的精神”,發表的“誰聯合誰”等一批文章都是如此。

圍繞著孫中山的思想和辛亥革命的業績,本合刊還發表了一系列有關三民主義和辛亥革命家們的文章。它們不是出自大陸老辣的作家之手,就是出自大陸年輕的作者之筆;它們不是為今日中國亟需的孫文三民主義楊帆,就是為辛亥民族民主革命正名;要不就是將當年辛亥革命家的偉大事業和崇高德行告知今人,以勸今人仿效之。如:連載的書稿“千古聖哲孫中山”、“三位參加辛亥革命的國學家”、“三民主義萬歲”和“民主革命不是爭權奪利”等。

本合刊內容豐富,在歷史、文化等各個方面都不乏優秀之作,如大陸九零後寫的長文“漢族之魂”等等。其中描述中國當代“和平民主革命”的里程碑——烏坎村革命事件的詩歌“詠烏坎烈士薛錦波”,讀來沁人肺腑。雖然它今日已經遍曉於海內外,往後將一定會在當代中國的文學史上,永遠光彩照人。這次發表的三十多年前的一篇小說“他就是軟了點兒”,現在讀之,是否還能對當前中國知識份子,特別是中上層知識份子們,被迫仍舊“軟了點兒”的整體性格形象,作出相當的藝術概括呢?

脫期的這份歷史文化雜誌,委實是多姿多彩。我們在大陸的作者群,其群星燦爛,亦有年矣!眼下中國大陸人民在思想上和行為上的日漸覺醒,尤其為他們的寫作注入了時代的活力,變革的心聲和自由民主的希望。切望我們的同仁們,所有還有正義操守的文化人,都能夠“認清專制改良、識別保共改良,堅持反對專制”,奮力實現“和平民主革命”,將二十二年來曾從海外彌漫到了祖國大陸的所謂“反專制、不反共“的“棄婦”之情、“戀黨”之淚,統統一洗乾淨,不再矯言偽飾,不再為共用命,不再助共欺民,不在“山高名響”之後,轉臉出賣民眾和自己,決“不與改良同流”,卻“歡迎改良革命”,為爭取“完成辛亥革命”,從而擔負起我們當代中國文化人的歷史使命,就讓我們來說,來寫,來與我們痛苦的民眾同呼吸,共命運,為實現中國當代的偉大民主變革,為在偉大的民主變革中,達成“天下不會大亂、國家不容分裂、民主制度再造成功“的偉大目標,而竭盡心力。

本期雜誌若有甚多缺失,請諒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