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两位爱国者: 辛灏年和万里

 

 

 

1

 


  晓

 

 

编者按:這同樣是一篇評述辛灝年的文章,在海內外均傳播甚廣,只是本刊一直沒有轉載它。現在,為配合前面那篇“公開對辛灝年發出死亡威脅”的文章,我們也不作任何改動地在本期發表它。希望讀者能夠從這兩篇文章的對比中,看出中共不是“鐵板一塊”。同時希望中共層層統治集團、尤其是非統治集團中的大多數共產黨員,都能夠看清中國的形勢,看清自己的命運,看清民族的前途何在?從而選擇一條“與國與民有利、與己與家方便”的人間正途,特別是要作一個愛國的“中華兒女”,而絕不做“馬列子孫”;順應民主潮流, 勇做時代前鋒;為即將來臨的偉大民主變革,為著中國的民主統一,略盡其心,聊盡其德。這才是作一個中國人的正道之所在。

 

【人民报消息】1999年由美国蓝天出版社出版的《谁是新中国》近年来越来越轰动、越来越为众多华人所知、所认同、所感动。

此书是海外学者辛灏年先生撰写的一本历史学著作,以大量不可辩驳的历史事实讲述了中国现代史,讲述了为何「没有共产党才有新中国」。辛灏年先生是一位真正的 爱国者,正如他所说:「我并没有受迫害,我也不是被赶出来的,1985年我看到真正的历史后,我痛心啊,我为我从小受了一个『胜利者』的欺骗而感到痛苦, 我壮着胆子要写这本历史书,因为我爱我自己的祖国!」

 

几千万「革命先烈」都是上当受骗者

 

辛灏年先生的话,让人不禁想起2009年中共前人大委员长《万里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谈话》中的一大段感慨:

涉 及到怎么样让老百姓认清历史、认清现实,就是要认清一些基本事实。六十年来,我们说的最多的一段话是「几千万革命先烈换来了红色江山」。这是关于共产党执 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为了新中国,死了数千万人,这是基本事实。还有一个事实是,他们是为什么牺牲的?他们前仆后继,为的是当时我们中国共产党设立的 目标和理想,现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时共产党设立了什么具体目标?我知道,90年代时,出过一本书,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很快被 查封了。我让秘书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个周末的两天,我全部看完了,我还找了一些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来问了情况,他们告诉我,这本书里收集的,全部 是我们党在三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没有一份是伪造的。当时,我们党向全中国人民做了承诺,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这些承 诺的确吸引了无数志士仁人。那些牺牲的人就属于这部分人。其实,那些承诺在毛主席三四十年代的许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个毛泽东著作编 辑委员会修改掉了。我看到过一份文献研究室送来的原稿与修改稿,当时让我心里震动很大。现在,我能公开说出二十多年前我脑袋里就产生的疑问,这么个修改 法,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那是白纸黑字,确实推翻了当年我们党的承诺。说轻了,这是不尊重历史,本质上,这就是违反政治伦理,这就等于是把我们党 执政掌权的基础建在沙滩上,这能牢固吗?历史总会把真相还给老百姓的,六十年不行,七十年,七十年不行,八十年,老百姓总要知道的。

令万里 欣慰的是,没有等到中共执政七十年、八十年,就有人出来讲述历史的真相了。辛灏年就是其中非常执著的一个,他到处演讲,告诉海外华人,什么才是中国历史的 真实。辛先生是个真正爱国的人,他热爱的是「中国」,揭露的是「中共」,所以他的著作和演讲视频,只能在中国大陆以外地区发行。凡是能翻墙的大陆网友也可 以看到。而且我们相信,不久,大陆网友就不需要翻墙就可以看到他的演讲视频和读到他的历史著作《谁是新中国》。

200510月,继澳洲巡回演讲墨尔本首场结束后,辛灏年先生于1017日在布里斯本市格里菲斯大学发表《谁是新中国》系列之二「内忧外患与走向共和」的专场演讲,一百余名来自台湾、大陆、新加坡等不同背景的华人,留学生及西方人士在场聆听。

下面我们给大家播发的是这个专场演讲的其中一小段视频,共818秒,是201087日放到优美客上的。

在上半场演讲结束后,针对一位「爱党」的大陆访问学者的咄咄逼人,辛灏年先生的回答非常感人,数次被全场热烈的掌声所打断,即使看视频,也不得不令人动容。

视 频中,这位自我介绍来自中国大陆的年轻女访问学者,先介绍了自己的家庭背景,说在孙中山辛亥革命时期,她爷爷的父亲是乞丐,她的爷爷也是乞丐,她父亲没有 书读,共产党使他们家有饭吃,有衣服穿,她自己也能作为访问学者来到海外。她认为武汉大学培养了辛先生,现在他离开了武汉大学、离开了中国,现在已经不是 中国人了,不了解中国,没有资格在海外对「中()国」说三道四。辛先生对此挑衅作出了非常精采的、有根有据的演讲。

 

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辛灏年先生说:你说有了共产党才有饭吃,才有衣穿,那我现在就告诉你一个事实:1949年以后中国的农民有了土地吗?195012月开始土地改革,在短短 的的一年土改当中杀了260万地主,把农村中优秀的个体户、优秀的种田人杀了260万!中国从1952年农村就开始饿死人, 我比你年长很多,我上初中一年级时是13岁,我上小学四年级时是10岁,在这34中我是饿过来的,我亲眼看见农村的(饥饿)农民在后面轻轻一推就倒在地 上,永不能爬起。一年当中母亲只给了我一张半斤的糕点卷,我到食品店买了二块饼子,刚刚拿在手,就被一个贫下中农从背后抢走了,我只能坐在店子外的台阶上 哭。好,这都是讲自己,讲开始的苦处。

我再告诉你,1962年,中国共产党在10月间开了15次碰头会,在这个碰头会上,他们认为从 1959年到19623年间所谓的「自然灾害」实际是风调雨顺的,完全是人祸造成的4300万人的不正常死亡。安徽()700万,山东()900 万, 河南()900万,天府之国的四川()1000万,这些数字是铁的数字。你说是(中共统治以来)有了土地、有了衣穿、有了饭吃。中国自古以来饿死人的 总数都很难达到这个数字,这是其一;第二,1931年日本侵犯东三省到1945年日本投降,14年间,日本人杀死杀伤我中国人21百万左右。我告诉 你,1949年到毛泽东死左右的28年间,不算六四、也不算现在对法轮功的镇压,中国共产党至少杀害、处决、逼死的中国人民达8千万!至少是日本侵华日军 屠杀我中国同胞的四倍!你如何解释呢?2

 第 三,你是访问学者,是做学问的;我也是访问学者,是做学问的;我只不过跟你不一样,是个立场不一样而已。我们的立场是因为什么不一样呢?你认为共产党救了 你爷爷、救了你奶奶、救了你父母,救了你,让你今天能够访问,能够到海外来。我认为什么?我凭着一个中国人对民族、国家的基本良心,我们要讲 一个真实的历史,我要讲给我的同胞听,我要讲给我的朋友听,也要讲给中国共产党听。……

我告诉你,我才是中国人,我承认的是中华的优秀文化,我承认的是中华民国走向共和的艰难历史,我承认的是1949年以后人民为了自己的共和自由所献出的生命和鲜血。 3

有人问毛泽东,文化大革命到底死了多少人?毛说:两千万。(视频中可以听到现场观众的惊呼:哇!)毛又说:两千万算什么,我们一个福建省就有几千万。中国历代皇帝没有一个敢讲出这种无情的话。没有!

……

4你 是一个访问学者,你首先要摆脱掉自己的感情,你要摆脱掉自己的立场,你要摆脱掉虚无的从爷爷到你感共产党恩的那样一种情绪,就像我一定要摆脱共产党对我个 人所做的一切事情,我并没有受迫害,我也不是被赶出来的,我就是在1985年看到真正的历史后,我痛心啊,我为我从小受了一个「胜利者」的欺骗而感到痛 苦,我才壮着胆子要写这本历史书(《谁是新中国》),因为我爱我自己的祖国,我爱我的根。

  你是位访问学者,访问学者也是「学」者嘛,要学会 讲真话,如果今天你能讲出成串的事实,证明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你们家,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那我就服你的气,如果你讲不出80多年共产党对民族、国家、 人民所作的贡献,而我讲出了它对民族、国家、人民所犯下的罪行,那么你这个访问学者和我这个访问学者就有一个重大的区别:我是爱中国,你是爱中共!

 

(辛先生的回答博得全场数次、长时间、发自内心的热烈掌声)

 

爱国者不沉迷于利益之中

辛灏年先生说的好。真正的爱国者不会因为自己得到了什么实惠,而去感谢屠杀自己同胞、毁灭自己民族根的人。

 

94 岁的万里,在去年11月授权发表与中央党校年轻教授的讲话时,说:「80年起草《决议》的时候,小平同志说,他最有资格来评价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政治品质。 可他却认为,这种评价应该让后人去做。这么一来,难题就留下了。如果后人既没有小平同志那种资格,又不讲基本的政治伦理,这事情又要赖给后后人了。总要有 人出来讲话的,我算是其中的一个吧。」

邓是和毛一起从那个历史走过来的中共决策层人物,他不去讲出事实真相,后人完全不知道中共历史上曾发 生过什么事,怎么评价毛呢?「戏说」毛泽东?那永远不是历史,而是歪曲历史。邓小平最有资格却又不肯去评价毛泽东的政治品质,是因为邓要保护他的后代的安 全。因此邓是自私的。

辛灏年和万里本身都是中共体制的受益者,但是他们没有沉迷其中,而是清醒反思中共非法统治后,给中国人民带来的一切苦难,并把自己的认识公开出来。这是他们的最可贵之处。

辛灏年和万里,是两位真正的爱国者。

(人民报首发)

 

视频:http://www.youmake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