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從唐古拉承襲的追求

紫荊

我漫遊在一片青綠之中,猶如漫步在雲端。陪伴我的是悠閒地享受著青草的牛兒,還有牧民們的歡聲笑語———這裏是世界的屋脊,夢想開始的地方。寒冷的氣候造就了我堅韌不拔的品質,坦蕩的高原賦予了我寬闊的胸懷。我回首遙望唐古喇山,山頂那皚皚白雪孕育了我古老的血脈。我要走了,帶著心中無盡的追求,去那遙遠的東方尋找夢想的國度。

  地勢的跌宕將我帶到了這片未被荒蕪侵蝕的土壤。我將血液化出支流,於是這裏有了綠洲。兩千年來,人們經過這裏,沿著河西走廊,用絲綢鋪起一條通往西域的道路,為後世懷揣夢想的追求者們鑿空了通往西域的阻礙。而今,我沿著相反的方向,懷揣著同樣的追求繼續前行。

  北面是遊牧民族粗獷嘹亮的歌聲,南面是中原文明燦爛斑駁的色彩,我的到來架起一座橋樑,成為連接兩種文明的紐帶,也成為劃分兩種社會形態的尺規。幾百年來,兩族人民帶著征服對方的渴望,不斷燃起戰火;戰火燒盡了大地,也燒盡了阻隔,於是兩個民族在不斷交流中融合了。我帶著欣慰繼續跋涉。

  這裏的大地縱橫交錯、千溝萬壑,遠不如故鄉的大地平平實實、坦坦蕩蕩。這裏的泥土疏鬆細碎,它們是被西風從遙遠的塔里木盆地帶來的客人。也許它們知道自己遲早有一天要離開,因此才沒有變成堅硬的岩石,踏實地生活;也許變成岩石也不是它們的憧憬,於是它們便跟隨我一起向東前進。它們將自己融入我的血脈,至此,我的血液有了顏色,是宛如黃昏夕陽餘輝的色彩,是與故鄉人們皮膚同樣的顏色———我帶著這沸騰的黃色的血液再次啟程。

  終於來到了這裏,大海之濱,我夢中的國度!如故鄉一樣平坦開闊的大地,卻沒了那樣的高度,自然也沒有了那種俯覽眾生的霸氣。這片大地溫和地接納了我,用它特有的暖暖的胸懷融化了我從萬米高空帶來的寒氣。“留下吧”他對我說。然而,我知道,這裏還不是我一心追求的地方。於是我鼓足了勇氣,將所有的力量積蓄起來,衝破最後一道障礙,沖進大海。我一路跋涉,歷盡艱難險阻,穿越萬水千山,只為將自己這支來自唐古拉的血脈彙入這片無邊無際、包容一切的大海,將身軀化作它的一部分成為永恆!

  這就是我———一條歷經曲折的 “幾”字型大河畢生的追求。

我的名字叫黃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