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亥革命系列講演資料選刊 

 

晚清“革命與改良”的四次關係

 

——選自系列讲演第二講《誰說辛亥革命失敗了?》(聽打錄音稿)

 

 

 

辛 灝 年

 

 

(六) 革命與改良的關係

 

我說了晚清的革命黨,我說了晚清的改良派。那麼 革命和改良的關係如何?

革命是怎樣沒有正確處理好跟改良的關係? 我是指辛亥革命「武昌起義」爆發之後。

我現在講四個問題。

 

一、革命團結改良,改良拒絕革命

 

一八九八年春天,光緒皇帝召見康有為。康有為在這之前和孫中山的海外革命黨是有聯繫的。孫中山在日本辦學校,是康有為、梁啟超推薦的教師,其中有一個就叫徐勤,後來做了這個學校的校長。《走向共和》電視劇裏有一個鏡頭,是完全真實的。康有為一看光緒皇帝接見他了,他馬上給梁啟超說:你要告訴在日本的徐勤,要和孫文“劃清界線”。我查了,完全屬實。一八九八年的秋天,九月,康有為逃到香港,是孫中山帶宮崎寅藏、山田永朋等人,分頭到香港接康有為,到北京接了梁啟超,接到日本避難。但是,康梁到日本後,孫中山先生幾次要求見康有為,康有為都拒絕不見,最後馮自由代表孫中山先生找了梁啟超,正好撞見康有為,就跟他講:我們講革命,你講改良,但我們有一個共同點,這就是憲政。雖然你講君主憲政,我講民主憲政,但是憲政是一樣的呀,所以我們應該團結起來,共同排滿,共同反滿,追求未來的憲政。這個話我覺得講得很好啊。康有為怎麼說呢?他說:“我唯今上是從。”然後就什麼都不要談 了。什麼叫“我唯今上是從”呢,就是我只聽光緒皇帝的,你不要想讓我去反對滿清。他拒絕了,這是第二次。

 第三次,梁啟超要到檀香山,孫中山先生寫信給他的哥哥介紹梁啟超,把自己的兒子也交給梁啟超,請梁做開蒙老師,希望梁啟超在檀香山能夠和興中會結合,大家共同 革命。在走之前,梁啟超就問孫中山,說:如果我們真聯合,我就來説服我的老師。但有一點是一個很困難的問題,那就是我的老師是不能做“第二”的,他只能做“第一”。孫中山回答說:你看,康先生是你的老師,你是他的學生,是我的朋友,當然他“第一”嘛。就這樣,梁啟超寫信給康有為,康有為還是斷然拒絕,責駡梁啟超思想動搖。梁啟超聽了老師的話, 拿了孫中山的信到檀香山,找到孫中山的哥哥,幹了一件什麼事,大家知道嗎?他把孫中山的興中會幾乎全部變成了保皇黨。等到孫中山過了一年到了檀香山的時候,才發現他原來建立的興中會都不理他了,就像在日本,他到自己創辦的學校裡去,改良黨徐勤竟然在學校大門上貼了個條子叫:孫中山是不受歡迎者。孫中山的革命黨第三次想和康梁合作又失 敗了。

 第四次,一九零一年,孫中山還沒有死心。他帶著宮崎寅藏等人到香港,在路上,他就告訴宮崎寅藏:你帶三萬港元到新加坡去拜會康先生。由于康有為不搞團結搞分裂,被日本政府請走了,就是被驅離出境了,他就到了新加坡。宮崎寅藏到了新加坡就想找康先生談,孫中山還是想和你團結,大家一道來幹。你們知道康有為幹了一件什麼事嗎?他居然向當地政府報告,說孫中山派宮崎寅藏來暗殺他,新加坡的政府就把宮崎寅藏給抓起來了。孫中山一聽到,趕快趕到新加坡去營救宮崎寅藏,結果他也被新加坡政府抓起來了。後來朋友多方出面,才把孫中山和宮崎寅藏救出來,結果新加坡通知香港政府,兩人五年之內都不淮進入香港,孫中山第四次團結改良派失敗了。

 一九零四年孫中山先生從檀香山到了舊金山,大家可能都知道,他在舊金山被美國移民局給抓了。怎麼回事呢?是因為在檀香山的時候,保皇黨,就是改良派的一個成員,寫信給美國移民局,說孫中山的出生紙,就是護照啦,是假的。直到這一天,孫中山先生才知道團結不了改良派了。所以我給他作了一個總結,叫「革命團結改良,改良拒絕革命」。這是革命與改良的第一個關係。

 

二、 改良攻擊革命,革命批判改良

 

大家都知道改良派和革命派後來有個論戰, 就是互相打筆墨官司,你宣傳改良,我宣傳革命。那改良派是怎麼首先攻擊革命的呢?這要分兩大階段。第一階段就是,梁啟超在重新歸回改良,不動革命之心之後,在日本辦了個 《新民叢報》,提出了“新民論”。他的觀點主要就這麼幾條:第一,中國的事情沒辦好是老百姓自己不好。第二,因為人民自己不好,所以你就不要責備朝廷;就像現在我們的一些政治改革派人士說的,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 什麼樣的政府,不是一樣嗎?第三,中國怎麼樣才能好起來呢?那就要“新民”,我們人民自己要在思想、文化、道德各方面把自己練得好一點,才有資格來向朝廷提意見。第四,既然要“新民”就是把自己刷新,你就不能夠從事革命,革命只是流血和暴亂。我們不要流血的變革,我們要不流血的變革。他忘記了短短的兩年前,他和康有為、唐才常還策劃了長江七個省的武裝暴動。張之洞在一個早上就殺掉了唐才常等二十幾個保皇改良派人士,安徽大通一地,苦戰七天七夜,最後失敗了,他忘記了。這是改良派第一次正式有思想有理論地攻擊革命和革命黨。

 那革命黨怎麼批判他呢?革命黨孫中山就說了:改良和保皇是完全兩回事,是“東西不能易位的,水火不能相容”的。康有為說“保皇也是革命”。那是錯的。因為你保皇就是保皇,你只是要革慈禧太后的的命,保光緒皇帝的命,還是要保大清朝。我們革命就是要推翻滿清朝廷和滿清專制制度的命,怎麼可以跟你是一樣的呢?有一個很了不起的學者叫章太炎,公開寫了一篇文章罵光緒皇帝是「載湉小丑」。在中國引起很大的震動,中國歷史上誰敢罵皇帝是小丑啊,而且在國内的雜誌上發表的。然後他針對康有為講“保皇也是革命”和「致南北美洲華商只可行改良不可行革命書」,發表「駁康有為改良書」,說“人民公理未明,即以革命明之;社會舊俗依在,就用革命易之”。還說“用革命和教育來提升我人民的素質,難道不對嗎”?結果保皇改良派給打輸了。章太炎在批判保皇改良上確實是卓有功勞,雖然他的革命的具體內涵僅僅是反滿革命。這是革命派和改良派的第一次論戰。

 第二次論戰是幾年以後,一九零五年前後,梁啟超又發表了“開明專制論”。他的第一個觀點,跟他幾年前的觀點很像,仍在說中國人還沒有做一個“國民”的資格。第二,因為中國人沒有做國民的資格,所以中國人要求滿清政府改良,只能夠按照滿清政府所規定的預備立憲,慢慢圖之,以後漸漸的進入君主立憲。第三,我們中國人要求改良,只能夠按照清政府所容許所答應的去要求,如果清政府不答應,我們絕不可以強求。第四,堅決反對革命,只要﹕“改革之機真動,革命黨就無法生存。”“革命是流血,是暴亂,是毀滅一切。”

 如此,革命黨當然就要針對他的問題來批判他了。他們說,第一,中國人沒有國民的資格,那就用革命來讓我們中國人擁有做國民的資格吧!第二,你說改良,就是只能夠要求它走向君主立憲,我就告訴你說,孫中山說的,“歐洲君主立憲,均為革命之所賜”。因為歐洲的英國君主立憲也罷,荷蘭君主立憲也好,許多的君主立憲的國家,都是因為爆發革命以後,朝廷和人民互相讓步才產生了君主立憲,才有“虛君共和”的嘛!沒有革命的壓力和條件,王朝會自己改革放權嗎,不可能,沒有先例。第三,針對改良派所說的,“只有滿清朝廷同意的,我們才能要求”,革命黨則說,你們天天在求,你們今天求他改良,明天求他改革,你們昨天下跪求,今天站著求;昨天在海內求,今天又跑到海外求,求來求去的結果是什麼?還不是什麼也不改嗎?直到武昌起義爆發它也沒有改!第四,革命黨針對改良派誣蔑革命就是流血和暴力,則批判它說,你說革命流血不好,你預備立憲就好嗎?湖南商會會長、中國同盟會會員,老革命黨員禹之謨,被滿清關在監獄裡打的遍體麟傷,後來被滿清處決了,他在監獄裏蘸著自己的鮮血寫了一句話,曰﹕“何謂預備立憲?不如說預備殺人為直截了當也!”所謂預備立憲,就是預備殺人,正在殺人。這就是當時的事實。革命黨就是這樣批判的。所以我說,“改良攻擊革命,革命批判改良”,是革命黨和改良黨的第二個關係。

 

3、改良參加革命,革命尊重改良

 

大家都知道武昌起義一聲砲響,滿清王朝灰飛煙滅。大家可知道,改良派在其中也有功勞,也有不虞之勞。我把一些簡單的事實說出來,看看改良派怎麼參加革命,革命黨又是怎麼尊重改良的。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號,爆發武昌起義。因為之前孫武製造炸彈,一下子自己被炸傷了,清軍來包圍逮捕,領導人蔣翊武跑了,新軍中少了革命起義的領導人。可是起義還是爆發了。具體過程我就不講了,大家都知道。那麼推誰出來做起義之後的領導人呢,人們就想到了軍隊的改良派黎元洪。革命黨人、辛亥元勳張振武從床襠裏面把黎元洪拽出來,讓他做都督。當時,黎卻說,“你不要害我,你不要害我啊!”他還不敢幹。

 

一九一一年十月十一號的早晨,湖北商會會長,咨議局成員,重要的改良派人士胡瑞麟,悄悄的拿了五萬塊錢送給新軍,他的理由,也是要“維穩”,要維護軍隊和地方的穩定。當天下午一點四十分,即一九一一年十月十一月下午一點四十分,改良派在湖北省咨議局大樓裡開會,召開緊急會議,主持人是滿清的藥政大臣,就是那個專收醫藥稅的大臣,叫柯逢時,他主持會議,要應變行事。議長湯化龍發表講話說:“我們都是反對革命的,但今天我要說,我們素來都是贊成革命的。”說完以後他又說,軍事的時代,需要軍事的領導,我提議由黎元洪擔任湖北省軍政府都督。

 革命黨人幼稚啊!還不善于處理這樣的關係和局面啊!革命黨人說,黎元洪是一個很好的軍事領袖,我們都贊成。新軍中的革命黨領袖吳兆麟首先竭力表示贊成,黎元洪都督就當成了,於是湖北省軍政府就要成立。可是一九一一年十月十二號的上午,在晚清舉人時項俊的家裡,改良派召開了緊急會議,決議建立治安保衛團。當天晚上改良派又在武昌醫院召開一千人的大會,正式成立保安社,由改良派的領袖李國庸擔任社長,後來由柯逢時繼任。他們要保什麽安呢?第一,維持社會的穩定;第二,保護官、紳、商的安全;第三,官、紳、商的每一個家庭的住戶,都要派軍隊保護。

 就在當天晚上, 由改良派們草擬了湖北軍政府宣言。宣言體現出了這樣幾個特徵﹕第一,絕不談革命兩個字,儘量減弱革命詞語所造成影響。第二,絕不談要建立一個人民的民主共和國。第三,只講滿漢平等,不講人民平等。第四,只講反對列強,但是要保護列強在中國的生意。這個軍政府的成立跟革命派的願望,很多地方大相徑庭,所以張振武將軍後來說了一句話,他說,“看來共和革命一次是完不成的,要經過幾次才能完成真正的共和革命”。這就是,“改良參加革命,革命尊重改良”,但革命派在剛剛獲得勝利之後,沒有正確地處理好革命與改良的關係,其後果是極為嚴重的。

 

4、革命讓位改良,改良謀殺革命

 

我舉湖南的例子。因為武昌的這個狀況影響到全中國。改良派的功勞是在各省,由咨議局出面脫離清王朝宣佈獨立,促成了辛亥革命的迅速成功,可是政權卻在這個成功的過程當中,完全被原改良派咨議局的成員,即改良派的官、商、紳所把握。在湖南則出現了更加可怕的情況。

 一九一一年十月二十二號,湖南的革命黨人,中國同盟會會員、共進會會員焦達峰、陳作新兩個人發動起義,光復了湖南。可是湖南有一個人很有名,後來地位也很高,叫譚延闓,世家子出生,富可敵省,他是湖南在晚清最後十年間的一位進士,湖南省諮議局的議長。因為他要當都督,所以,十月二十二號, 在革命黨請改良派開會推選湖南省都督,當大家推選出焦達峰和陳作新做軍政府都督時,改良人士常志立即站起來說,“這僅僅是暫時的”。十月二十九號,湘潭的革命黨馮廉直,組織了三百人的軍隊準備光復湘潭。這個消息卻被湘潭的清政府縣令偷偷地報給了譚延闓,譚延闓即以湖南軍政府軍令部長和湖南省議會議長的身分,命令處決馮廉直, 這是湖南殺的第一個革命黨人。

 兩天以後,十月三十一號,焦達峰和陳作新這兩個正副都督準備組織軍隊支持武漢,譚延闓遂勾結滿清軍官梅馨,在半路上截殺焦達峰和陳作新,把他們兩個人亂刀從馬上砍下來,二十五歲的焦達峰在臨死之前說了一句話,也是他人生的最後一句話﹕“殺我無妨,只是莫壞了湖南的秩序”。緊接著譚延闓就被推舉為湖南省都督了。

 不過幾天以後,日本留學生、中國同盟會會員楊任,受長沙革命黨的指派,組織了一百五十人到常德去推動光復,發動動辛亥革命,卻被常德的舊縣官密報譚延闓,譚延闓立即密令將楊任等七人就地槍決。改良派天天罵革命殺人、流血,革命黨武昌起義一聲槍響推翻滿清,創建民國,改良派不過幾天就在湖南大開殺戒,殺了我幾十個革命黨人、殺了湖南的正副都督。十一月七號革命黨在晚清新軍中地位最高、軍階最高的吳錄貞都統,在河北石家莊被袁世凱密謀暗殺,因為他要光復河北。一九一二年的八月十七號,辛亥革命元勳,把黎元洪從床襠下面拖出來的張振武將軍和湖北將校團團長方維將軍,到北京面見袁世凱,提呈自己對共和國的意見,亦被黎元洪勾結袁世凱在北京槍殺,全國報紙都登了,曾激起全國人民的極大憤慨。一 九一二年的四月,革命改良投機派陳迥明,也在廣東大開殺戒,殺革命黨人——民團總局局長黃世仲、民軍首領石錦泉、殺革命報人陳庭香。當然,最著名的,是暗殺了宋教仁。然而,今天有人、有黨卻一方面在紀念辛亥革命,一方面又誣蔑孫中山,說是他指使革命黨暗殺了宋教仁。真是可悲可鄙。

 我在這里想說明的是,宋教仁案發生在一九一三年的三月二十號到三月二十二號。它雖然在當時就是一個迅疾被偵破的鐵案,但是,當年案發後,就有人蓄意要借此誣蔑上海都督革命黨人陳其美,說是他殺害了宋教仁, 因為他忌妒。陳其美一聽,馬上找到當時上海電報局局長,叫吳佩璜,查閲兩天之内所有的上海北京電報,終於查出了線索,查出了下落,查出了結果。結果是什麼呢?原來是國務總理趙秉鈞命令應夔丞、武士英在上海火車站暗殺了宋教仁。於是,三月二十三號,陳其美和上海民政局局長應德宏召開記者發佈會公佈電報,稱是趙秉鈞殺害宋教仁,幕後就是袁世凱,真相迅速公佈於全中國。沒有幾天,國務總理趙秉鈞就被毒死了。為什麼改良派會這樣干?敢這樣干?我講過了,他們都是曾在官場混過的,正在官場混著的,一心想鑽進官場混的,他們文化高、修養高、善權謀、手段狠,他們講革命是流血是暴亂,可是他們殺起革命黨來一點都不留情,但是革命黨人卻沒有殺過他們呀!

 朋友們,這算不算辛亥革命的巨大教訓?因為沒有改良派乘著武昌起義拋棄改良、投革命,辛亥革命確實不可能在三個月當中,就能在相當程度和相當廣闊的範圍裡擷取政權;反之,如果沒有革命黨的幼稚天真,不善于處理與投機改良派的關係,特別是把權力拱手讓給改良派,就沒有後來袁世凱的復辟帝制。因為辛亥之後的袁世凱復辟、張勳復辟滿清、北洋軍閥即晚清軍隊改良派的混戰,全部是以晚清對改良派作為其社會政治基礎的。你們看楊度等籌安會七君子,就是推動要袁世凱復辟帝制的人,都是滿清改良派。後來,康有為扶持張勳復辟滿清,康有為是著名的改良派,張勳則是大改良派官僚袁世凱的部下,也是軍隊改良派;而北洋軍閥都是袁世凱的部下,他們亂了我中國整整十一年,一直到蔣介石領導北伐打倒軍閥,重建中華民國南京政府、統一了中國。所以說,辛亥之後十七年,如果沒有改良派篡權的這個社會政治基礎,何來袁世凱復辟帝制?江蘇的著名改良派,江蘇諮議局議長張謇 說:“舊政府垮台了,就是舊房子倒了,新政府要建立,要造一個新房子,我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袁世凱”。湯化龍說他一向反對革命,可是他現在卻說自己“素來贊成革命”,後來 在袁世凱復辟帝制的時候,他成了積極的參與者,並且作過袁世凱國會的副議長。他們沒有一個不是改良派。而復辟派都是從改良派變過來的。改良派就是復辟派的社會基礎和政治基礎。

 今天我不是要批評改良派,批判改良派,否定改良派,因為我說過改良派很多功勞,可是在他和革命黨的關係上,在改良和革命的關係上,改良派真狠啊,真有心機啊,真有手段啊,真能投機啊。何況革命派又是那樣地幼稚、天真呢!正是因為改良派跟專制的官場、專制的制度、專制的思想、專制的文化,有著說不清的干係,有著扯不斷的關係,所以他們在思想、政治等各個方面,與舊的制度、舊的政治是做不到“小蔥拌豆腐,一清二白”的,這才造成了辛亥革命之後的太多挫折。

 2

朋友們,要正確地處理革命和改良的關係。希望大家都能從不同的道路上去爲共同推翻專制制度,建立一個民主共和的中國而奮鬥,這才是應該的。相反,互相挖牆角,互相指責,互相攻擊,特4別是改良篡權革命,消滅革命,謀殺革命黨,那是歷史的恥辱,也是辛亥革命的劇痛,是袁世凱復辟帝制的基礎,是中國近代發生辛亥革命之後出現社會混亂的最重要原因。

 

朋友們,辛亥革命失敗沒有?我看是還沒有失敗,但是遭到了巨大的挫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