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三共論的背景與新解

 

良勇

“大清亡于共和,共和亡於共產,共產亡於共管,共管長治久安”。這四句話中的前三句是鄭孝胥的三大預言,人們俗稱“三共論”。前兩句已經兌現了。第三句正在兌現之中。第四句是我加上去的。我這裏說的共管,指人民共管,或民主共管,即人民真正當家作主。我們的奮鬥目標就是民有民治民享,人權至上,依法治國。只有民主共管,才能跳出“專制-革命-專制”的改朝換代怪圈,才能實現中國人祖祖輩輩夢寐以求的長治久安願望。

 鄭孝胥1860年生於福建閩侯,1938去世。他是近代著名政治家、書法家。1882年,他22歲就考中舉人,曾歷任廣西邊防大臣,安徽、廣東按察使,湖南布政使等。辛亥革命後以遺老自居,拒絕出任民國官員。1932年,他出任偽滿州國總理兼文教部總長等,1935年下臺。晚年的鄭孝胥如同孔子一樣,以克己復禮為己任,一心一意要復辟帝制。本文不評價他個人,只分析他的“三共論”。他的預言是很成功的,但他自己的奮鬥目標卻沒有實現。筆者認為,他道破了天機卻誤會了天意。

 鄭孝胥為何能如此準確預示社會變革呢?他出生於鴉片戰爭之後20年,從小就感受到中國淪為半殖民地的痛苦處境。當時清朝統治者堅持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他卻看出來中國之所以落後挨打,正是由於政治制度落後,而不僅僅是因為科學技術落後。清政府頑固不化,特別是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後,錯過了建立君主立憲制度的機會,暴力革命建立共和制度的思潮和行動日益佔據上風,所以,他斷言大清亡于共和。

 馬克思出生於1818年,比鄭孝胥大42歲。1847年,馬克思起草了《共產黨宣言》。他斷言,壟斷、腐朽和垂死的資本主義必將被共產主義所取代。1871年,鄭孝胥11歲的時候,爆發了巴黎公社革命。巴黎公社革命雖然很快被鎮壓下去了,但畢竟顯示出無產階級的巨大力量。馬克思主義以及更早的社會主義思潮,對鄭孝胥產生很大影響。他認為,共和制建立起來以後,遺留的社會問題和資本主義弊病將大肆氾濫,共產主義勢力會趁機鬧事奪取政權。所以,他斷言,共和亡於共產。他曾經錯誤地將1927年的北伐戰爭看成共產革命。

 鄭孝胥是聰明人。他看透了共產主義的本質是扼殺人性。人性本身是自私的,人們普遍樂意為自己的事業拼命幹,不可能為公有制拼命幹。共產主義根本無法同資本主義在生產力方面競爭。階級鬥爭和階級專政必然導致特權腐敗,災難環生。共產主義的中國可能發生重大災難波及全球,列強或國際社會將出面干預中國。所以他斷言,共產亡於共管。

 鄭孝胥的第二預言“共和亡於共產”和陳獨秀30年暴力變天預言,激發了毛澤東的造反精神,致使兩千多萬人死於共產主義暴力革命。鄭孝胥的第三預言“共和亡於共管”和陳獨秀解釋的蘇聯孟什維克二次革命論,激發了毛澤東不斷折騰的殺機,致使八千萬人死於非命。所以,我們可以說,鄭孝胥是對近代中國影響很大的一個人。

鄭孝胥所指的共管是國際共管或列強共管。但共管一詞也可以理解成人民共管,民主共管,也就是建成民主制度。這符合人類社會發展的歷史潮流,也是目前全球發展的大氣候和大趨勢。蘇聯解體東歐變色,中東和非洲的茉莉花革命,都已經證實了這一點。中國的茉莉花革命正在啟動之中。所以我認為,最終實現人民共管才是真正的天意。我曾經講過,專制紅天已死,民主藍天當立,也是這個意思。如果中國直接從專制社會和平有序漸進地過渡到民主社會,社會變革的代價最低,那是天賜福音。如果中共專制集團頑固不化導致中國大亂,“黃禍”預言實現,聯合國出面共管,社會變革的代價將異常慘重。如今中國的窮人為了追求幸福往外逃,中國的權貴富豪也攜帶鉅款拼命往外逃,預示中國這條大船似乎將要沉了。中共大肆吹噓中國正處於盛世,但大量跡象表明中國正處於共產剩世或共產末世。即使出現聯合國共管的情況,中國最終也會實現人民共管,即民主化。我們的奮鬥目標是讓中國和平演變,避免出現聯合國共管這個環節,直接實現人民共管。

 但願鄭孝胥的三大預言完全兌現後,中國能夠建立起穩定的民主制度,從根本上剷除腐敗,保障基本人權,維護社會公正,推動經濟文化持續發展,實現宗教自由,重建社會道德,不斷完善保險福利制度,日益美化生活環境,永保國泰民安。

 

 2011年2月寫於紐倫堡、巴黎和三藩市飛行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