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于鴻賓詩選

 

 

啸虎词

一二八紀念

 

臘梅雨雪泗塘邊,

七十九番輪者天。

一二八誰還紀念?

奢談國恥過新年。

 

七律

走在一二八紀念路上

 

其一

一二八於今幾長?

當時慘烈讀牌坊。

可憐忠骨燃磷火,

莫悔無名落廟行。

懷舊鬼魂心不死,

創新勇士志還強?

釣魚島又聞雷擊,

恰作警鐘驚夢鄉!

 

其二

一二八之蕰藻浜,
高樓林立代農莊。
泗漕廟址湮無跡,
三勇鬼魂飛過洋。
紀念村坊如古史,
無名烈士夢他鄉。
花叢碉堡非尤物,
猶記當年是戰場?

 

一二八紀念之二

 

天通庵路火光天,

血雨腥風進大年。

爆竹不容孩去點,

壬申正月滿烽煙。

 

193224日辛未臘月廿九,日軍總攻開始,25日大年三十,我軍收複陣地,26日壬申正月初一,日軍淞滬最高指揮替換,新的殘酷戰爭在江灣廟行等地展開

 

 

探梅若干

 

七律

今奔主題因慕梅,

花工巧藝欠恭維。

曲欹錯落殘為美,

正直斫刪疏忌垂。

植嫁朽樁思舊痛,

誕生奇豔怕新追。

定盦美意知多少,

莫使病夭愁上眉!

 

七絕

初春六九暗香浮,
千朵繽紛萬朵抽。
蠟蕾臘冬經冷劫,
雪霜妝褪更風流。

 

七絕

 

滄桑未必眼神衰,

一樹忽然三色開。

紅白綠君如約綻,

梅香雪海報春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