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披美繽紛的

       《趙鳳昌藏劄》 

作者未署

2009年10月大陸國家圖書館與國家圖書館出版社聯手對《趙鳳昌藏劄》進行了全面整理,並將其全部影印出版。可以說《趙鳳昌藏劄》是 重要的歷史資料,對於研究中華民國的建立以及當時各方人士在這過程中的作用,還原一些歷史事實的真實面貌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從中,也可以瞭解到被譽為“民國產婆”的趙鳳昌在那段歷史過程中的獨特貢獻。

 

一、 《趙風昌藏》的基本情況

 

《趙風昌藏劄》是原趙風昌、趙尊岳父子收藏、整理、裝幀的書劄集冊經折裝、上下木夾板,共計一百零九冊,現藏於國家圖書館(原北京圖書館)名家手稿文庫。這批藏劄一百零九冊,分為三十六函保存。內中主要收藏各家致趙氏父子的書劄,以及趙氏做張之洞文案時收藏的各家致張之洞書信及晚清至民國初年的電報稿、奏摺稿等,約二七三七通(件)。

 

二、《趙風昌藏》的來源

 

《趙風昌藏劄》這樣一批量大且集中的私人信件是怎麼入藏到國家圖書館來的?民國時楊杏佛的公子楊小佛先生是趙風昌的外孫,他撰寫的《惜陰堂趙風昌藏劄的來龍去脈》,對趙風昌藏劄入藏國家圖書館的經過提供了重要資訊楊先生在該文中說:

惜陰堂是我的外祖父趙風昌(號竹君1856-1938)的堂名地點在上海英租界南洋路十號(今南陽路一五四號)這是一座占地十畝的花園洋房前門在南洋路後門在愛文義路(今北京西路)

外祖父深恨清廷和慈禧喜歡接近維新人士旋且同情革命黨他雖退出官場但仍與政界人士和江浙名流交往一九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正當南北和議在上海舉行之時孫中山從海外回到上海第二天就到惜陰堂去看外祖父雖然他們以前從無交往此後又多次去那裏商量統一建國諸事一九一二年一月孫中山任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後南北雙方以惜陰堂為幕後議事地點當時爭執討論的記錄和往來信件均由外祖父裱成簡牘分門別類保存在書櫥裏一九三七年“八一三”前夕我隻身從華界市光路九十二號家中逃出避難于惜陰堂約一年嘗見外祖父取出書櫥中的信劄翻閱欣賞回憶過去的活動

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舅舅趙尊岳因附逆被捕惜陰堂房屋被查封但允許家屬取出衣物書籍等舅母王季淑乃租下愚園路岐山邨一屋存放取出的書籍信劄等

不知不覺過了十幾年可能由於不勝房租負擔或其他考慮舅母決定處理掉這些書籍大部分捐給上海圖書館小部分交外祖父元配洪夫人之女趙汝歡保存因此她雇三輪車分批將書籍從岐山邨運到安亭路七十一號三樓她住的公寓裏加以處理

有一次裝運書籍的三輪車行近安亭路時被民警喝停檢查並命三輪車駛往天平路派出所聽候處理舅母未敢深究就回家了事後舅母一直掛念著這車書籍的最後歸宿擔心會不會被當廢紙處理有一次她將處理書籍的經過告訴了我要我設法去打聽一下那時我在上海徐彙區政協翻譯組工作將此事經過向區政協幹部吳秋萍同志反映請她向天平路派出所瞭解一下這批書籍信劄的下落幾天後吳同志告訴我派出所將這批東西交給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了

我將此事告訴了舅母,感到放心和欣慰。她相信文管會一定會妥善處理的在惜陰堂趙風昌藏劄被珍藏在北京國家圖書館善本特藏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該館唱春蓮同志來信說,該館珍藏的《趙風昌藏劄》共計三十六函一百零九冊。但不知這批手稿在何時經何人以何種方式入藏該館的我除簡複當年經過情況外,撰此短文以存歷史真相

通過楊先生的回憶和國家圖書館藏檔案資料,可以較為清楚地勾勒出趙風昌藏劄在相關單位遷轉的過程:這批書劄被派出所沒收後的確被送往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員會,文管會將這批文獻轉交給上海圖書館後來因北京圖書館(今國家圖書館)舉辦展覽的需要,由文化部通過上海文化局將其調借至北京圖書館展覽;在此期間,北京圖書館的專家們發現了這批文獻的價值,於是打報告給文化部社會文化事業管理局請求留下其中最有價值的二十二冊永久保藏;經文化部決定,將整批文獻全部撥歸北京圖書館入藏。至此趙風昌藏劄正式入藏北京(國家)圖書館善本部名家手稿文庫。

 

三、 《趙風昌藏》的價值

趙風昌藏劄最有價值的是有關辛亥革命前後政局的史料,學術界雖然對趙風昌藏劄的史料價值予以高度重視及評價,稱趙風昌藏劄為“美不勝收的晚清史料,贊趙氏所藏之信劄真可謂是尺牘之精華,史料之瑰寶,謂其價值連城亦不為過。

首先,這批藏劄所涉及範圍廣泛,內容豐富,當年北京圖書館檔案資料《檢查函劄工作報告》曾對這批資料的內容作了一個粗略的分類。大致如下:

各項歷史資料

中法戰爭中日戰爭義和拳辛亥革命討袁討復辟加入協約政局醞釀及演變統一黨變法自強外蒙獨立外交(中俄中英中法中日)邊防建設(修路造船煉鐵)財政農民運動兵匪擾亂張勳兵擾民直奉戰爭

刻書印書的資料

刻君憲紀實刻張文襄遺奏稿刻夢窗詞刻粟香叢書刻常州續詞錄刻何詩孫詩稿及晏詞印黃克強詞廣州開書局刊書刊譯小說及譯史印馮煥章日記刻沈文起左氏補注刻沈西莊孔注辨偽印國朝詞綜補印觀古閣叢刊印北江先生集印經世文編印佛書

編著書的資料

蓼園詞選叢書書目彙編丁氏詁林吳湖帆八聲甘州等詞輶軒書繪渤海圖劉子庚名家詞集果報張文襄遺稿廖平擬左傳經例長編勸學編瑞彭詩詞書劄洪憲歷書葉恭綽書劄詩詞張佩綸管子大義及莊子微言朱一新春秋述義規過考信樊增祥之書劄及詩趙椿年搜集金石文字擬彙為一編趙叔雍詞綜集

文化教育機關的資料

廣東廣雅書院東方圖書館康有為辦時務報劉嶽雲辦商務報在上海籌設圖書館同文館改為譯學館製造局設翻譯館熱河故宮古物胡元倓函擬辦大學

根據當年有關專家對趙風昌藏劄所含史料的分類,可以知道這批藏劄幾乎涉及晚清至民國時期政治、經濟、軍事、文化、教育等方方面面的事件,是不可多得的第一手資料。史學家們目前對政治事件的史料挖掘較深,研究成果較多。

綜上所述,可以不誇張地說,趙風昌藏劄是一個未開發的近代史料之富礦,其文獻價值可能遠遠超出想像。

其次,趙氏藏劄涉及眾多在晚清史、民國史上具有重要影響的人物,是研究近代人物和人物關係的第一手資料。

如研究張謇,趙風昌藏劄就是不可不看的資料,其中所收張謇書劄、電函多達一百餘通。藏劄中還可看到,趙氏與張之洞、張謇、陳寶箴、黃體芳、譚鍾麟等多人保持著父子或祖孫幾代人的交往。

趙風昌在晚清時為張之洞的總文案,對來往函電保存十分用心,退出政治中心後他的社會交往更為廣泛,除政治人物外,他還廣交社會賢達文人墨客及各界朋友。作為惜陰居士他與佛教界也有書信往來,他對私人信件亦精心收藏。趙風昌的兒子趙尊岳早年隨詞學大家況周頤、朱祖謀等學習填詞,與民國間許多詞學家和教授學者都有書信往來和詩詞唱和。 同時他還酷愛戲曲,和梨園行熟稔,與梅蘭芳、程硯秋及為其寫劇本的金兆棪、羅惇曧等有較深的交情,同時父子二人還與不少的書畫家、出版家、藏書家、慈善家有密切交往。

趙風昌藏劄內所收晚清及民國間政界、實業界人物的書劄還有汪精衛、熊希齡、馮國璋、湯化龍、湯壽潛、唐紹儀、盛宣懷、黃郛、沈恩孚、張謇、伍廷芳、宋教仁、薩鎮冰、袁昶、梁敦彥、倪文蔚、龔易圖、張之萬、岑春煊、陳寶琛、陳寶箴、蔣方震。

著名書畫家的書劄有吳昌碩、葉衍蘭、莊蘊寬、王秉恩、譚澤闓、吳湖帆、陶浚宣、鄭孝胥、陳喬森。

文化教育界名人書劄有王懿榮、黃遵憲、章太炎、章士釗、黃炎培、葉恭綽、況周頤、朱祖謀、龍榆生、夏承燾、陳衍、仇采、程頌萬、邵瑞彭、鄭文焯、屠寄、辜鴻銘、許寶蘅、羅振玉、趙元任、張君勱、朱一新、梁鼎芬、胡元倓。

民國時期藏書家書劄有鄧邦述、潘承厚、徐乃昌、丁福保、潘祖蔭。

民國時期梨園名家書劄有王瑤卿、王鳳卿、朱素雲、程硯秋、金兆棪、羅惇曧。

與趙尊嶽有來往的漢奸文人書劄有梁鴻志、王揖唐、王克敏、湯爾和。

佛教界人物書劄有印光法師、林大任、陳裕時(陳圓白)。

從這一串長長的名單我們不難看出趙風昌藏劄內珍藏著多少塵封的珍貴資料。趙風昌藏劄不僅所涉人物眾多,數量巨大、而且裝幀大方、保存完好。配同時期著名人物和書畫家的行、楷、草、隸各種墨蹟,的確是“琳琅滿目,披美繽紛,美不勝收”既是“年代久遠、存世稀少”的珍貴文獻史料,又絕對是具有藝術欣賞價值的精美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