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中國欠蔣介石一個公道   

(网文选载,选自《看中国》网站)

 

  子

 

蔣介石(中正)畢生完成三件大業:一、北伐軍政統一中國;二、領導抗日衛國戰爭獲勝;三、保衛臺灣成功,使臺灣免受共産黨的紅色恐怖,在安定的環境下成爲亞洲“四小龍”。蔣介石功勛如此卓著,可他的日記原稿却在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找不到歸宿。儘管臺灣、北京、浙江、南京等地理應和更應給予保存,但蔣中正的孫媳蔣方智怡考慮到“保存管理的能力以及學術環境的公正與否”,于2005年初,將之交付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暫存50年。在蔣家後代看來,民進黨政府和共産黨政府,都欠蔣介石一個公道,不會珍視蔣中正的日記。

臺灣成爲民主憲政國家、政黨輪替的社會已經10多年了,但很多人還活在對“二•二八事件”的責任的歷史怨恨和躲避中,所以民進黨才有“去蔣化”運動,國民黨才對蔣公敬而遠之地不敢親近。這才出現了美國成爲當前蔣中正日記的最佳存放地,讓民主臺灣的公民個個汗顔的怪事。很多人居然還孩子般的意識不清,把1950、1960年代的臺灣的威權民主統治混淆爲白色恐怖的專制。所幸2010年10月31日,臺灣退休外交官陸以正發出了臺灣“欠蔣公一個公道”的聲音。糊塗的是陳水扁、馬英九政府,都不能公正對待歷史,更缺感恩的心。

民進党陳水扁任總統時,出現了幼稚可笑的“去蔣文革”:“介壽館”牌匾被移除改爲“總統府”,“介壽路”更名爲“凱達格蘭大道”,“中正國際機場更名爲“臺灣桃園國際機場”,“中正紀念堂”改名爲“臺灣民主紀念館”,“大中至正”匾額被移除而改懸“自由廣場”,高雄市的蔣公銅像被大卸八塊……國民黨馬英九政府任總統之後,去蔣文革速成昨日黃花。但蔣中正冥誕的2010年10月31日,也沒有任何追思禮拜或紀念儀式,很少高級官員去蔣中正停靈的慈湖致敬,國民黨黃復興党部的蔣公紀念會也只有他的老部下和老兵參加。陸以正由此感慨:“給人一種凄凉的感覺。”中華民國的確欠蔣介石一個公道。

蔣中正給中華民國留下的歷史足迹至今歷歷在目:1927年率先清黨,終結了蘇聯支持的中共在兩湖、廣東策動的工潮農運所致的紅色恐怖,這才有1928年張學良的“東北易幟”,才有“海棠葉”地圖的中華民國的統一國土;1937年到1945年,領導國民革命軍在正面和敵後兩個戰場全面抗日,以空間換取時間的持久抗戰的戰略,躋身美、英、中在太平洋地區合作的反法西斯戰爭隊列,獲得自鴉片戰爭以來百年外國侵略戰爭中惟一的一場偉大的勝利,成爲世界四强之一和聯合國的常任理事國;1945年到1975年,從日本手中收復臺灣,徹底清除台共顛覆勢力,以威權民主統治帶給臺灣和平土改、經濟起飛、中華文化復興。可以說,沒有蔣中正,沒有蔣經國,沒有臺灣今日憲政民主制度下的自由。

可是對這樣一位真正偉大的領袖,中華民國居然沒有公正崇高的評價,居然民進黨要去、國民黨要閃,居然讓蔣公後代沒有生活的安全感和榮譽感,實乃中華民國的奇耻大辱,也可謂被國際孤立、被中共擠壓的必然。西方信基督的民族講救贖,中國信天道的民族講禮義。臺灣政黨對收復、保衛和復興臺灣的蔣中正沒有感恩之心,却于其歷史雀斑耿耿于心:或問罪,或自卑。這有失公道。

對蔣中正的公道更不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大陸。62歲以下的人談論1949年前的蔣介石,語言刻薄邪毒:蔣家王朝獨裁,蔣介石是流氓、暴君、反動派、獨夫民賊、人民公敵、背叛革命……人們心目中的蔣中正基本上如同妖怪,非得喊蔣光頭才覺得氣順,聽人稱呼蔣中正就特彆扭。我們對蔣介石的印象居然就是《金陵春夢》和《侍衛官雜記》編造的,而且不願意改變,居然一代一代地以訛傳訛地在報刊、書籍、戲劇、影視裏胡說八道,頭腦被注射海洛因似的輸入的“人民公敵”等中共意識形態的詞語操控,如同電腦病毒,嚴重扭曲我們的政治思維。

我們這些紅旗下生長的狼人,從沒受過所謂蔣家王朝的獨裁統治,却年年、月月、日日、時時、刻刻、分分、秒秒地接受著中共的洗腦,通過家庭、學校、單位、書報、影視滋養出党文化的爭鬥思維和仇恨情緒:聽人批判毛澤東,立刻以“糾纏死人,你們還是人嗎?”的說詞與之戰鬥,却不肯放過蔣中正被强加的“罪惡”。如此愛小人、恨君子的邪惡思維情緒下,才有强奸女中學生的“俯臥撑”說法,才有撞死女大學生喊“我爸是李剛”的張狂,才有爲村民上訪的村長錢雲會被副鎮長指揮人用重型工程車輾死等無惡不作、窮凶極惡的事件發生。

蔣介石曾說過:“不是因爲共産黨的罪惡沒有暴露,乃是因爲神經麻木的中國民衆不受到十八層地獄的痛苦,不會覺醒的。”看浙江溫州車輪滾滾下的錢永會被碾扁的脖頸,看廣西梧州被警察開槍射擊的子彈穿過大腿的討薪農民工……蔣介石的預言實現了,可大多數民衆依然將中共看成是“祖國”、“母親”、“恩人”和“救星”,還相信中共所謂“中國在進步”,“沒有共産黨,中國會亂”的紅色宣傳,依然不能在聽到“天滅中共,退黨保命”的勸誡時毅然離弃中共。

歷史學家辛灝年說得好:蔣先生是中華民族的英雄,他領導中國人民完成了偉大的衛國戰爭,他是中華民族的英雄,他把孫中山“三民主義”理念的中華民國的“軍政、訓政、憲政”三階段的建設具體落實了,值得每個中國人尊敬;蔣先生在中國大陸實行的是“威權民主統治”,那時中國人享有很多自由權利:有辦報紙的權利,有言論自由的權利,有出國的權利;蔣先生清党把安插在國民黨內的共産黨清除出去,用軍隊圍殲聽命于蘇俄斯大林的指令在江西農村搞暴亂、引日本人入侵中國的中共匪軍沒有錯,都是他應該做的,值得每個中國人尊敬。

這才是公道的歷史評價。但在中國,無論臺灣還是大陸,多數學子和民衆心中對蔣介石執政時的軍政清黨、訓政剿共的做法,至今都還有失公允地以白色恐怖來責怪,却寬容中共在大陸和臺灣的紅色恐怖行爲。這種孩子似的反感戰爭年代必要的强制强迫的民衆性的幼稚心理,給威權民主貼上“專制獨裁”的標簽,導致海峽兩岸雖然政治制度對立,却在寬容毛澤東和苛求蔣中正上驚人的一致:一邊跟凶神惡煞的共産黨和毛澤東握手言歡,一邊跟國民黨和蔣中正斤斤計較。

八國聯軍侵華那年(1900年)6月22日,中國王道士發現敦煌藏經洞後立刻報告清朝官府,官紳文人不珍視這些文書的價值,跟今天臺灣和大陸不珍視蔣中正先生的日記差不多。如同清朝官員潘震、葉昌熾坐視匈牙利國籍的猶太人斯坦因四次來往敦煌,運走一箱箱的中華文物出中國,而今中國臺灣和大陸都坐視蔣方智怡2005年初將蔣中正日記交付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保存。悲哉!

不僅如此,大陸《民國往事》電視劇2010年依然惡駡蔣介石獨裁專制、背叛革命。儘管由于辛灝年等學者、文人的努力,蔣中正先生的歷史真相和回頭浪子、正人君子,以及中華民國時期中共洪水危難的中流砥柱的人物形象,正被越來越多的人認識。但終因私情間隔,還原力量還是遠遠不及抹黑和貶抑的力量。

《民國往事》在中共體制下製作拍攝,幾個月就播出,十萬、百萬以上的叫好觀衆繼續視蔣中正爲敵人,支持中共武力統一臺灣或陰謀統戰國民黨。而破網翻墻在海外網站閱讀真相文章而敬重蔣先生的人,一年也未必有一千人。臺灣人因蔣中正先生免于紅色恐怖,却熊十力、劉文典似地覺得蔣光頭不好,就戀戀不捨白色恐怖之類對蔣中正和國民黨的意向性損詞,不認可蔣介石是衛國英雄。

無論臺灣還是大陸,國人只要以衛國英雄的概念爲踏板,就能還蔣介石一個公道。當然,這需要我們積極去直面蔣中正先生的歷史,勇于唾弃中國共産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