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五 、三十六期合刊
line decor
  
line decor

 

辛亥革命

是共產黨杜撰的、编造的提法

 

——警惕中共在“攪混水”

 

  佑  麟

 

黃花崗雜誌社:

因為我一向閱讀黃花崗雜誌,對你們有信任感,故将文章及所附歷史資料和报刊资料的影印件寄給你們,請予以發表。如果不能或不願發表,務請告訴我,我再謀他投。

此致

                      蔣佑麟         謹識

 

              

      民国九十九年四月

 

正文:

 

我是一位旅美老華僑, 2011年3月25 日,我看到海外一家新聞網站轉載了美國官方“自由亞洲電臺”的一條新聞說:在歐洲的一個民運會議上,一位自稱是蔣復璁先生“嫡孫”和“民國史專家教授”的人說:“ 辛亥革命是共產黨的提法”,“‘辛亥革命的提法’是共產黨懷著政治目的提出來的……”,“在一九四九年之前從來沒有‘辛亥革命’的提法。這是中共杜撰的,編造的”,“ 在國民黨的黨史文獻中是從來不提辛亥革命的,”“‘辛亥革命’”的提法是典型的共產黨文化的產物……”。

未想,2011年3月30日,这家新聞網又報導了這位“與民國史有著密切關係”的蔣璁先生嫡孫的答記者問,完全是重複的內容,只是增加了這樣幾句話:“應慎用“辛亥革命”提法”,因為“在國民黨的黨史裏,和中華民國的建國史裏,從來都是說‘武昌首義,辛亥建國’。那麼共產黨說是‘辛亥革命’,他們已經喊了七十多年,從毛澤東的著作裏面‘新民主主義論’,四零年毛澤東發表的《新民主主義論》裏面就是辛亥革命了……”。

看了這些報導,我不覺大吃一驚。

因為,我與臺灣前故宮博物院院長蔣復璁前輩有過交往。老先生送我的,他自己的“口述歷史”這本書,就一再地提到了“辛亥革命”,並以自己兒時能欣逢“辛亥革命”為驕傲。但是,他的“嫡孫”,這位“民國史專家教授”卻不需要拿出任何的歷史資料和證明,就能夠這樣不負責任地胡說一氣,美国官方自由亚洲电台等媒体也不需要作任何的瞭解,就能夠一再地這樣胡亂報導,我實在有些想不通,不禁感到十分地哀傷。因為,辛亥革命爆發的1911年,中國還沒有共產黨。“辛亥革命”這個說法,可以說是當時和後來這一百年人人皆能言之的,人人皆願言之的,也是人人皆引以為驕傲的。“辛亥革命”怎麼會成了“共產黨杜撰的、编造的提法呢” ?甚至成了“共產黨文化的產物”呢?在國民黨的黨史文獻中,當真是“從來不提辛亥革命”的嗎?一九四九年前的中國和一九四九年後的臺灣,當真就沒有人說過辛亥革命嗎?難道是因為毛澤東一九四零年提出了辛亥革命的說法,這個世界才有了辛亥革命的說法,並且只有共產黨說,其他任何人都沒有說過?據我所知,在臺灣,自從李登輝要“去中國化”以後,臺灣才開始“去辛亥革命化”(詳見下文及圖示)。為此,本人願將手邊一些重要歷史文獻和教育資料公佈於眾,藉這些早已公開的“史實”,也是國民黨和中國人人都知道的史實,來證明辛亥革命絕不是共產黨杜撰的、编造的提法”,絕不是“共產黨文化的產物”,絕不是只有共產黨講,卻從沒有其他人說。這才算是“講真相”吧。辛亥革命百年將近之際,要警惕中共 “攪混水”。   

 

關於“辛亥革命”提法的重要歷史資料舉例

 

國民黨重要歷史文獻舉例

 

1、中華民國十三年(1924) “中國國民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宣言”第四節開頭即稱:“由是言之,自辛亥革命以來,中國之情況……”。選自中華民國四十九年(1960)臺灣中華學術院出版的《國父全書》第313頁(圖1、圖2)。

 

2、中華民國六十三年(1974),由臺灣中央日報社印行、日本產經新聞連載的《蔣總統秘錄》第二章標題就是:“辛亥革命和日本”(第93頁)(圖3、圖4)。

 

3、中華民國六十七年(1978)由“中華民國史畫編纂小組”編輯、“中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出版《中華民國史畫》第一冊第161頁第二章第一節第二段開頭即稱:“辛亥革命的起義之地——武漢”(圖5、圖6)。

 

一九四九年前後

大陸和臺灣重要學術教育資料舉例

 

4、中華民國十年(1921),梁啟超在天津雙十紀念會上發表的講演,題目即是:“辛亥革命之意義與十年雙十節之樂觀”。此文原載1921年《晨報副雋》。1949年前收入梁啟超《飲冰室內合集》第十三冊,第三十七卷。1949年後大陸版《梁啟超選集》第772頁(圖7、圖8)。

 

5、中華民國五十一年(1962),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著名歷史學者錢穆著名歷史巨著《國史大綱》。其下卷第46章標題即為:“辛亥革命以後之政局”。該書在臺灣連續再版四次。在海內外均被認為經典之作,傳播極廣(圖9、圖10)。

 

6、中華民國六十二年(1973)由臺灣商務印書館出版的“大學叢書”——陳青雲教授著《中國教育史》第647頁第一節標題即:“辛亥革命與教育”。(圖11、圖12)

 

7、中華民國六十二年(1973)由臺灣三民書局出版的“大學用書”——林瑞翰教授著《中國通史》(下)第362頁標題即:“辛亥革命與中華民國的建立”。(圖13、圖14)

 

8、中華民國六十三年(1974)臺灣三民書局出版的“大學用書”——李守孔教授著《中國近代史》第207頁第三節標題即:“辛亥革命”(圖15、圖16)

 

9、中華民國七十七年(1988),臺灣東華書局出版臺灣當代著名歷史學者張玉法先生的巨著《中國現代史》。該《中國現代史》第35頁第二章標題即“辛亥革命”(圖17、圖18)

 

10、中華民國八十九年(1990)由臺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發行室出版發行的《蔣複璁口述回憶錄》(蔣複璁等口述、黃克武編攥)第24頁即稱:”……辛亥革命,最得人心的一件事,就是將辮子剪去……”(蔣複璁口述,圖  )。第95頁頁首標題即是:“辛亥革命與革命黨人”,僅本頁提及“辛亥革命”就有四次。而蔣複璁先生就是這位“嫡孫”和“民國史專家”所稱的祖父,他絕沒有因為“辛亥革命是共產黨杜撰的、編造的提法”,而在一九四九年後的臺灣“慎用辛亥革命的說法”(圖 19、圖20、圖20

 

 

2010-2011年

臺灣關於辛亥革命說法的變化舉例

 

11、中華民國九十九2010)11月17海外各中文報紙報導中華民國僑委會主任吳英毅講話稱:“辛亥革命是大陸的說法,我們只講建國百年。”這顯然是李登輝以來長期“去辛亥革命化”的一個表現。據我所知,後來相關方面接受大陸學者和僑界人士的强烈批評(圖21),加之中共對國民黨慶祝民國百年的無理,國民黨開始悄悄改變提法,稱:“辛亥建國”,但仍因不願意“刺激中共”,不提“革命”,只講“建國”,以致臺灣在世界的各地僑團均以“辛亥建國”來慶祝中華民國一百周年。隨著北非和中東“茉莉花革命”的相繼爆發,中國茉莉花革命已經引起中共的萬分緊張之時,臺灣國民黨或親國民黨媒體開始恢復對“辛亥革命”的提法:

 

12、中華民國九九年(2011)3月26日,北美《世界日報》報導說:“國民黨榮譽副主席吳伯雄上午在與媒體茶敘是談到,國民黨原有意到大陸舉辦辛亥革命百年的活動,因對岸無法接受台方在活動中表述中華民國建國百年,寧願不辦,兩岸活動就取消了……(圖22)

13、中華民國九九年(2011)年3月  29日  臺灣《聯合報》發表社論“林覺民要的只是一張選票”,明確指出臺灣自李登輝始“去辛亥革命化”的錯誤歷史。該社論指出:“辛亥革命對兩岸皆有不可磨滅的影響……但是,辛亥革命一度卻是一個幾乎要被塗銷抹煞的歷史事件。在大陸,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中華民國,無產階級革命取代了國民革命,辛亥革命幾幾乎就要被中共塗銷、抹煞。在台灣,隨著本土化運動的扭曲,「二二八論述」欲淩駕取代「辛亥革命論述」,「去中國化」當然就走向「去辛亥革命化」。然而,當歷史的腳步逐漸從這一條岔路走回頭,辛亥革命又成為中華民國建立國家認同的題材,亦成為兩岸的共同語言,林覺民則又成了召喚歷史與建構共識的典型人物。”(圖23)

14、中華民國九九年(2011)年4月10日,中華民國背景的世界日報週刊發表陳世耀文章:“兩岸爭奪辛亥革命正統”,肯定了中華民國繼承辛亥革命的歷史正宗性。臺灣由李登輝的“去辛亥革命化”,至此開始出現歷史的回歸,即回到共同認知辛亥革命所開創的中國現代歷史的正宗之途,也就是辛亥革命創建中華民國的歷史正途。(圖24

附 圖(影印件)

 

圖1 圖2
1 3
圖3 圖4
4 6
圖5 圖6
5 7
圖7 圖8
8 9
圖9 圖10
10 11
圖11 圖12
12 13
圖13 圖14
14 15
圖15 圖16
16 17
圖17 圖18
18 19
圖19 圖20
20 21
圖21 圖22
22 23
圖23 圖24
24 25

 

 

林覺民要的只是一張選票

 

臺灣《聯合報》社論

    (轉2011、3、29, 世界日報)

 

329日是黃花崗起義一百年紀念日,也是青年節。想到黃花崗,就想到林覺民,一聲意映卿卿如晤,深情又淒絕的一喚,為整個國民革命留下了一個激盪千古的感嘆號!

在台灣 召喚歷史與建構共識

辛亥革命對兩岸皆有不可磨滅的影響。在台灣,中華民國所傳承的三民主義「民族/民權/民生」,既是台灣之所以能生存發展至今日的根本追求,亦是在兩岸關係中 尋求雙贏共生的主要憑藉。在大陸,則當「無產階級專政」及「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教條破產,孫中山做為「革命先行者」,及辛亥革命標舉的「民族/民權/民 生」,儼已成政治思想上的替代或補充,否則孫中山遺像不會每年十一出現在天安門毛澤東像的對立面。

但是,辛亥革命一度卻是一個幾乎要被塗銷抹煞的歷史事件。在大陸,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了中華民國,無產階級革命取代了國民革命,辛亥革命幾幾乎就要被中共塗銷、抹煞。在台灣,隨著本土 化運動的扭曲,「二二八論述」欲淩駕取代「辛亥革命論述」,「去中國化」當然就走向「去辛亥革命化」。然而,當歷史的腳步逐漸從這一條岔路走回頭,辛亥革 命又成為中華民國建立國家認同的題材,亦成為兩岸的共同語言,林覺民則又成了召喚歷史與建構共識的典型人物。

但是,畢竟已經一百年了。在台 灣,辛亥革命當年追求的「人人都有一張選票」已經實現,不必再要青年們效法林覺民,只要青年們知道珍惜及並善用這張選票即可。在大陸,則與其禮讚辛亥革命 的理想,不如朝「給人人一張選票」的目標去努力;與其歌頌林覺民的壯烈,亦不如努力設法給青年一張選票,勿使當代青年仍有一百年前林覺民式的抑鬱。

在大陸 終要給人人一張選票

陸的目標應在努力設法終究要給人人一張選票,台灣的問題則在如何珍惜及善用這張選票。其實,今日台灣青年雖可不做「林覺民」,但就「民族/民權/民生」的 角度來說,其面對的世界局勢與國家情勢可能較林覺民時代更為複雜。林覺民那個時代,是非判然,青年可以為正義而殉身;但今日台灣的青年,在全球化的競爭壓 力、競合莫測的兩岸關係、藍綠撕裂的國內政治,及買空賣空的政客語言中,如何正確體認「民族/民權/民生」個別層面及綜合思考的是非曲直,反而可能較林覺 民的時代來得困惑難解。這一代台灣青年,不必做流血殉身的「林覺民」,但其在理智與情感上所承負的國家使命未必輕於林覺民當時;因為,皆是一個「吾充吾愛 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的重大抉擇。

黃興悼林覺民等黃花崗烈士文曰:「七十二健兒,酣戰春雲湛碧血;四百兆國子,愁看秋雨濕黃花。」春 風秋雨,碧血黃花,今日的兩岸問題可以化約作:給沒有選票的人人一張選票,不必再作「林覺民」;讓有選票的人人以「林覺民」那種聖潔悲憫的心情,知道珍惜 並善用那張選票。(節錄自聯合報社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