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四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下崗工人 長恨  
(網文)
路遇兩人在拾荒,兩鬢斑斑似染霜。 
身穿工裝已破舊,腳登解放鞋一雙。
 
頭戴鴨舌帆布帽,滿面灰垢渾身髒。
 
手拿鐵鉤翻垃圾,一見廢品眼放光。
 
兩手伸出似墨染,又刨又抓又扶筐。
 
各種瓶子盛一袋,廢舊紙張捆成箱。
 
破布爛衫不放過,碰上鐵器喜如狂。
 

上前開言試問訊,二位來自何村鄉?
 
城市拾荒受白眼,何不回家種田忙。
 
小哥且聽老漢講,我們兩口非愚氓。
 
不是農民不是閑,原在國企大工廠。
 
父母三代同單位,軍工企業好風光。
 
回想當年解放前,父在工廠技術強。
 

造槍造炮造子彈,支援大軍過長江。
 
終於趕跑國民黨,迎來新生慶解放。
 
埋頭苦幹建祖國,任勞任怨血汗淌。
 
三反五反多支持,老闆靠邊黨員上。
 
公私合營變國企,為國建設工作忙。
 
反右工廠也吹風,老父性直開了腔;
 
領導不能喊口號,也到車間做榜樣。
 
差點戴上帽一頂,罰去燒火鍋爐房。
 

記得五八大躍進,全民回應來煉鋼。
 
爬坡上嶺幾十裏,肩挑背磨運鐵礦。
 
腳板磨穿肩背腫,不見鐵水流出場。
 
工人大哥充好漢,沒有半句怨言傷。
 
叫俺幹啥就幹啥,永遠緊跟黨中央。
 

三年災荒轉眼到,人人餓得心發慌。
 
吃了上頓盼下頓,每天只想四兩糧。
 
雖是餓得站不穩,仍要生產大快上。
 
加班加點連夜幹,只為有頓夜餐嘗。
 
原是一人挑煤炭,換成四人拖進房。
 
五大三粗男子漢,個個變成猴一樣。
 
饒是如此不喊累,生產革命兩不黃。
 

災荒過後是調整,多少工人回了鄉。
 
上級令下鋪蓋卷,重返農村去栽秧。
 
從此不復工人身,臉朝黃土曬脊樑。
 
剩下繼續拚命幹,上班爭把時間搶。
 
加班權且當貢獻,假日更比平日忙。
 
不講吃穿不講玩,一切為了共產黨。
 

一月工資三十元,維持溫飽已勉強。
 
好在醫療學費少,只是從無隔夜糧。
 
苦幹大幹拚命幹,剩餘價值在何方?
 
榨盡工人血和汗,獻給祖國獻給黨。
 
緊接文化大革命,工人堅守在工廠。
 
又抓革命又生產,雖在工作心惶惶。
 

只看小將鬧得歡,仍把任務肩上扛。
 
從未懈怠想貪耍,更無閒情去遊逛。
 
老輩累得忙退休,兒女緊接頂替上。
 
要長身體遇餓飯,要想學習文革狂。
 
要想成年步社會,又遇上山和下鄉。
 
泥裏土裏滾幾遭,煉了筋骨黑臉龐。
 

還好能夠把父頂,高高興興進廠房。
 
一月工資三十元,仍學父輩緊緊張。
 
一二十年晃眼過,天天工作一個樣。
 
黨叫幹啥就幹啥,從不會把價錢講。
 
勉強安頓成了家,計劃生育來一場。
 
正當壯年挨一刀,男女結紮無漏網。
 

老漢當年帶了頭,響應號召結紮傷。
 
從此落下一身病,腰酸背痛為哪樁?
 
重活不敢去硬撐,陰天下雨床上躺。
 
只為聽了黨的話,成了殘廢無尾羊。
 
文革過後是改革,百廢待興俺更忙。
 
三中全會春風起,為治國傷忍我傷。
 

生產任務一再緊,奔波疲累如餓狼。
 
孩子嗷嗷正待哺,撫老養小人漸蒼。
 
一心只想保平安,如斯度日也不妨。
 
但能苟且偷生過,豈料風雲大飛揚,
 
經濟調整形勢變,工廠虧損工資黃。
 
農民漸富奔小康,國企改革要下崗。
 
老漢英年早已過,再加殘廢結紮傷。
 
老伴也是文革長,知識身體兩茫茫。
 

下崗名單一公佈,夫婦雙雙同上榜。
 
飯碗由鐵變成泥,再無工資買口糧。
 
兩口回家愁難眠,苦思夜想把計商。
 
八十老娘重上陣,擺個小攤廠門旁。
 
過路工友伸伸手,買點瓜子算幫忙。
 
一天賺上四五元,難夠買米度饑荒。
 

誰知當官顧形象,市容整頓又登場。
 
擺攤有損城市貌,瓜殼扔地污染長。
 
一聲令下城管來,踢翻小攤收簸筐。
 
老娘伏地聲哀告,城管兇狠賽虎狼。
 
擺個小攤也犯法,娘親氣得病倒床。
 
千般思量萬般計,我倆只有來拾荒。
 

不算犯法不偷搶,不惹城管把身藏。
 
廢紙一斤一毛錢,塑瓶五分一鋼洋。
 
拾到鐵器如拾寶,一斤三毛賽吃糖。
 
一月積攢二三百,不比工廠工資涼。
 
市長見俺掩鼻過,書記見俺躲一旁。
 
世態炎涼人冷暖,事出無奈也無妨。
 

女兒尚在讀大學,老母至今病殃殃。
 
孩子學費親友湊,頓頓吃飯只喝湯。
 
老母住院恨無錢,只有依靠小單方。
 
刮砂針灸拔火罐,老母身上試手長。
 
非是相信中醫學,住院無錢空悽惶。
 
再看我倆身上衣,俱是當年工作裝。
 

新舊三年補三年,十年未添新衣裳。
 
排隊專買掃倉米,菜場裏邊撿菜幫。
 
丟棄肉皮被我拾,全家歡呼喝肉湯。
 
改革開放二十年,不懂啥子叫冰箱。
 
拾荒拾荒遭白眼,誰知曾把先進當。
 
想做生意無本錢,想去打工誰要俺?
 

下崗不能去偷搶,遵紀守法要主張。
 
心中只想共產黨,為何百姓總遭殃?
 
建設祖國作貢獻,黨的指示滿胸腔。
 
國企改革路千條,只逼工人去下崗?
 
過去建設多流汗,如今改革淚流光。
 
我為祖國鞠躬瘁,祖國把我當爛瘡。
 

老漢言此淚唏噓,以袖不斷拭眼旁。
 
老婦開口怨氣生,一通空話費時光。
 
訴苦訴冤有何用,誰會替民作主張?
 
不如拾張舊報紙,或可換片白菜幫。
 
兩人相扶行遠去,我自長歎形已僵。
 
漸行漸遠身已渺,仍聞嗚咽泣斷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