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四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C P 无赖的变通

                               

尼瑪蒂.希匹

 

 

是馬克思巫師蠱惑了這個世界,CP流氓們拿起搶來的財務做誘餌,一場搶奪政權的禍患最後成功。那是經歷了一個世紀的苦痛,當人們認識到社會主義的嘗試極其失敗的時候,那些佔據著中華大陸上殘存下來的CP流氓們,甚至開始恐慌人們對樸實價值方面的渴望。倒也難怪,這些流氓是在共產騙局中發家,打著自由民主的幌子登基,卻在獨裁和暴政中腐敗.他們舉起共產的大棒製造血案,宣稱要拯救勞苦大眾,後來又把財富輾轉進自家的私囊。他們不能改換門廷,摘下牌子就等於認可了自己就是流氓,倫理上來個掛羊頭買狗肉也不敢說出真相。那麼,讓我們用一種最基礎的常規,幫助一些有糊塗觀念的人們摘下那副共產倫理的眼鏡,看看CP流氓們極力限制言論是出自於那種情況:誰都會承認,有理不怕大家講,只有無道才駭怕光亮,那麼既然涉嫌了貓兒膩,首先就要馴養一幫道德敗壞的種類穿國服、舉大棒;第二就是要安排一個動聽一點的詭辯來進行裝潢,如:失業不好聽,那就換一種說法,革新成為下崗,反面意見很正常,又可以調換成反動,妖魔化了之後阻斷人思索的神經,好了,一個流氓專制的模式,終於被中國特色這樣的貨色包裝成功。
       袁世凱沒有毛澤東聰明,不宣佈恢復帝制照樣當上太上皇,之後,便開始圍繞鞏固皇權而不惜摧毀經濟為代價的,煽動起無知階層的反復起哄。看那,五千年歷史上最卑鄙滑稽的典章指鹿為馬焚書坑儒火燒慶功樓竟然在這短短的十年之內再次的發生------
       當這個下流殘忍的暴君吹燈拔蠟的時候,中國的經濟被折騰的已經是十分的貧窮,後上來的大掌門,也只不過是沒他那麼大的能力折騰,而不得不開放了正常檔,並不存在什麼設計師那樣的馬屁吹捧。沒有毛澤東人為造成的低谷就看不到恢復的突出,所以,一些頭腦不怎麼靈活的人受到恢復的刺激,把這些遠遠不能抵消破壞的恢復看成是發展,以此來為日益囂張的流氓統制,找這麼一個並不高明的藉口。真好比人原本就吃飯,共產流氓來了讓你吃屎,人要死了的時候,共產流氓不得不讓人吃飯,之後街面上串出幾個差不點兒沒被餓死的傻子,到處叫喊:啊,共產流氓,是你讓我們看到了糧食的芳香。
      毛澤東時代是為加固皇權而開創了人整人治國,如今是為了逃脫懲辦而開展的腐敗治國,因為只有那些大貪巨惡,才知道共產完蛋之後,他們的下場如何。過去時,毛澤東可以用精湛的騙術挑唆民眾為自己起哄,到現在,退化的無賴們只有搜羅流氓,組成防清算聯盟來鎮壓民眾。眼看著這腐敗的政權得了絕症,能做的,只有花五毛錢買一段吹捧,算是安慰一下這個悲慘的臨終。這些五毛黨是天底下最不值錢的人,不如當婊子,會更值得同情。這些人會打起發展了的旗號,把腐敗說成正常,說哪個國家都有等等,幸虧他不是醫生,要是和得絕症的病人家屬這樣的輕描淡寫,這個混蛋一定是經常的鼻青臉腫。他們也會把跟誰鬥都不能跟黨鬥,他們有槍這樣的狗屁翻出來,正是這樣的品種,大清朝的時候說:跟誰鬥都不能跟老佛爺鬥,到了滿洲國了,就又變成了:跟誰鬥都不能跟皇軍鬥了。這些五毛小人們甚至可以攻擊國際社會提倡的樸實價值,仿佛這天底下都要跟共產一起耍流氓才算是正常。當我們看到,世界上存在著許多方面共識的時候就不明白,一個連獸權公約都可以放行,為什麼提及人權,外交部的家奴們便開始大發雷霆,把一個簡單的共識污蔑成有什麼:國外敵對勢力,假借人權,粗暴干涉中國內政。為什麼在獸權與人權之間,只有人權就要成為粗暴的內政?假民主出產的試管嬰兒,剛從褲襠裏出來就開始發潑說:指責中國人權狀況是吃飽了撐的,那麼為什麼即便是吃飽了,撐著了的人,就必須要喪失人性;為什麼可以這樣粗暴的要求人家外國人也和豬一樣的,吃飽了就行。這麼,一個以吃飽了為標準的人上來,今後又能指望他發揮什麼樣的作用!
      現在,流氓集團最後一道防線就是維穩了,搞清楚維穩的內容和物件就不難看穿一個真實的勾當。常規都是禮尚往來,照了面就舉大棒,還要威脅說不許出聲的這位一定是流氓。這樣的背景下,如果還有人揚言說:我們現在很好,為什麼要把社會搞亂呢?那麼這個品種的前輩完全可能和西太后一起大罵亂黨,卻也難逃辛亥革命的義士們扒他的豬皮。這種險惡的人甚至反感談論政治,譏諷說:一個小老百姓說那個起啥做用。真是難已想像,在這樣的背景中主張麻木,號召逆來順受,這個連表達能力都喪失了的人,應該不是道德敗壞就是缺點兒心眼兒。
      現在,還有人不相信共產黨得了絕症,也不奇怪,要是人人都能識破天機,這個世界就不存在凡塵。既然是天機,那還是要天說了算,這方面另人震驚的警示已毫不新鮮,可一部分人就是不信,天人感應連賭棍都知道,心情不好准贏不著錢。也許中國人的悲哀就在於這該信的不信,不該信的瞎信 。有一條規律是物極必反,連毛澤東都懼怕其興也勃,其亡也忽這個週期律的拐點。面對惡狼一樣的貪官們,誰上來都必須同流合污,去永遠加速這個能導致喪命的惡性循環。為了掩蓋真相,他們強裝鶯歌燕舞,破壞短波、擾亂網路。為了繼續愚民,他們收買五毛小人,迫害不同政見、抓捕正當的維權。為了防止中國的天鵝絨,他們連一場寬鬆的群眾集會都不敢 。防範突變,他們控制敏感地段 ,防範突變,他們在院校裏安排密探……

當執政者無所不用其極之際,當初那些向上的熱情不見了,殘酷中萌動起負罪感,這時候,大流氓失去了神秘,只能施恩、不敢發威;小流氓各自為政、胡作非為。混亂中會出現許多無法控制的爆發點,緊接著來臨的就將是鳥獸散,這就是週期律其亡也忽之精彩的拐點

……覺醒吧同胞們,相信天意,千萬不要做中國納粹的殉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