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四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致封從德的公開信           

 

吳 倩

 

 

 

給天安門三君子幫助是我們六四同學義不容辭的義務,是我們把他們送到派出所,我們對不起他們,他們是走到歷史的前面。

前幾天去看萬潤南,萬也說要批毛,把中國的偶像破除,中國才能破除專制。

(擇自封從德三藩市六四21周年紀念補充發言)

 

封从德:

     你好那天研討會筆者因為身體實在支持不住(重感冒)提前退場(《三藩市灣區紀念六四二十一周年研討會》)很抱歉今天看到你所提出的向天安門三君子公開道歉心中感到十分安慰和鼓舞因為"勇於認錯"的思想和行動在中國民運中幾乎是缺席的而只有"勇於認錯"才能帶來事業的更新和團結9號俞東嶽就要到灣區來了我向“人道中國”的同仁們承諾接待和服侍俞東嶽,目前我們正愉快地在做接待他的準備工作。

我只所以願意接待和服侍俞東嶽有兩個原因

第一這三位朋友在八九運動中真正打中了專制特權的靶心他們的行動與當時跪在人民大會堂前進行"跪諫"的另外三位朋友正好相反漫長的歷史在這短短的幾十天內被壓縮和定格——自專制歷史以來向專制者下跪的和勇於反抗的兩類精英就在這六個人身上重演了他們告訴我們我們面對怎樣一個政權你反抗它它鎮壓你你向它跪諫他還是鎮壓你一個政權到了這個地步,必定以自噬了結。

儘管六四運動聲勢浩大但你在真正進行反省的時候你會發現"六四"沒有超越"五四"從五四到六四可以說是共產主義從幕起到幕落的一個迴圈而從歷史的高度來看,天安門三位打中靶心的英雄,卻為未來的民主運動埋下了伏筆。俞東嶽的受難,為民主運動終於跨越"五四—六四",為從此的高度奠定了基礎。

    第二,我只所以願意接待俞東嶽,是持守一個原則:一個進步的事業,看你是否建立真正的文明,不是以參與此事業人士的高言大語來衡量,而是看你如何對待弱者。

給天安門三君子幫助是我們六四同學義不容辭的義務,是我們把他們送到派出所,我們對不起他們,他們是走到歷史的前面。前幾天去看萬潤南,萬現在也說要批毛,把中國的偶像破除,中國才能破除專制。

 “把中國的偶像破除”太對了!

 

去年十月一日。我們一群基督徒在灣區舉辦"偶像的崩潰"的特會。就是回應主的呼召。破除偶像崇拜。對於中國人的偶像崇拜進行認同性悔改。六四的失敗。從靈性根源(形而上領域)去探討,就可以追尋到文革紅衛兵的偶像崇拜運動。而共產主義氾濫對

中國造成的災難,就是從信仰層面的災難起首的。一個“假神崇拜運動”會帶來整個民族的墮落。這已經不用我們去多說的。

但是從神學領域去對“拜假神運動”本身的檢討原本應該是基督教界的神學家和頭面人物帶領我們去做的。讓我感到失望的是,他們沒有做。反而是我們一群草民在做。灣區有一位改革宗派的弟兄對我說,很多人對你們做的事(即舉辦這樣的特會。)感到不理解。這話簡直讓我驚訝到極點。悔改是所有基督徒的基本功。為一個尚未形成整體悔改格局的民族做起首的認同性悔改。是天經地義的。

   共產主義在東半球荼毒近一世紀。在中國大陸荼毒近一世紀。至今,中國的基督教神學家們對如何破除共產,抵制“假神”主義信仰的災難,沒有提供系統有指導意義的神學思想,以關心社會公義為宗旨的改革宗的神學家們不住在民間,住在象牙塔裏。

他們先知功能要應用在哪里?而且弔詭的是,前兩年有基督徒牽頭為抵制法輪功的頭面人物搞簽名運動。有很多基督徒踴躍簽名支持抵制這位"假神"我也參加了,還收到法輪功方面寄來的抗議信,雖然這個簽名運動沒有搞得很大。可是不難看出大陸基督徒的一種傾向性。同樣是抵制假神,可是對已經造成極大危害的“毛澤東神”的清算,那些踴躍簽名的弟兄姊妹們,為什麼就不做聲了呢?這些基督徒朋友們,你們對信仰難道持雙重標準嗎?你們不感到你們虛偽嗎?

   從1921到2010對共產主義信仰在中國的氾濫,悔改歸宗,這件事早就應該做了。改革宗的朋友們,如果你們繞過這一圜,

你們熱衷於的改革宗在大陸能生根能延續嗎?

   從這個角度來講,天安門三位朋友才是歷史的先知者,先行者。

以前在與你討論信仰時,我們一直圍繞在一些華人教會的教導不能滿足於你的問題上困擾。就此對你關心的問題回應。還有關於你對有基督徒信了基督教就全盤否定中國歷史和中國文化感到不解。我可以說,有些基督徒朋友信了基督教就全盤否定中國文化是胡說八道。信仰與文化是兩個層面的話題。以後再就此詳談。希望能在討論中除去一些困惑,而使你早日悔改,回歸真神的懷抱。

另外一個讓我感到欣慰的是,二十年來。你們六四這一代,終於開始進行對歷史的承傳和回歸。

十分贊成你的以下主張:

       我們應回歸中華民國的道統和政統,孫中山的理論與實踐是中國傳統和西方思想最完美的結合。中共統治沒有正統,我們要回到1947年中華民國憲法,回歸孫文提出的三民主義,才能整合目前民運分歧的思想,才能結合國人走到要求均富的道路上來。

是的,中共統治的禍端起於它離開孫中山先生建立的道統,另外去"開天劈地",沒有道統。所以它才肆無忌旦地進行復辟。肄無忌旦地牢籠人民。

你算算看,從1912辛亥革命成功到1921年中共成立,才9年,冒出一個共產黨,大規模的戰爭,大規模的流血,對中國進行重新洗牌,開什麼國際玩笑!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

"回歸道統"才是歷史的呼聲。

   以前,我在讀"出埃及記"時,一直不理解為什麼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原本路程是十五天,但是以色列人卻走了四十年幾乎全部倒閉曠野。

如今我是對這事實心悅誠服。綜觀自辛亥革命以來的百年歷史,實在是以色列人出埃及之歷史里程的現實演義。

孫中山先生相當於中國歷史的摩西。而現今一代人則相當於約書亞。約書亞與摩西是承傳關係而不是由約書亞(繼承者)再來"開天劈地"

"海外民運"成為群眾的笑柄。不是張三怎麼樣李四怎麼怎麼樣,而是中國現代政治運動脫離中國現代政治的道統。一旦脫離根基就無休止地在曠野漂流。千萬不要以為戴一個現代化的帽子,就現代化了。自古如此:大道先行。

 

  前一段時間,東部為了民主黨的事,又起爭端。為什麼大家都來爭這個民主黨的牌子呢?因為民主黨坐牢的人最多。朋友們一定知道。共產黨坐牢的人才多呢。為共產主義獻身流血的人不計其數,我的親人中就有與李大釗同案的烈士。可是,不能因為烈士多就證明"道統"正確。

"道統"就是"道統"!

    一百年前,上帝就籍著孫中山把中國的國鼎,國統,國綱賜給中國人了。這"道統"並不會因為國民黨被趕出大陸,不會因為共產黨如今冒似強大,不会因为现在的國民黨政權和頭面人物向中共乞憐,就不成其為道統。

中國的道統是建立在上帝與子民之間的。而在這二者之間的真正的精英人物是那種把握住歷史命脈,並且抓住歷史時機的人。

多說一句“八九。"這個千載難逢的機遇,原本是歷史給予趙紫陽和改革派的。給予他們為中國回歸正道而做鋪路事功的。而這機遇稍縱即逝。可見趙紫陽是善良的共產黨人而不是大政治家。

如今能否走出中國歷史的曠野漂流,已經到千鈞一髮的地步,已經到了歷史時間的命定的"時刻"

謝謝你,你信中提到的正好是我關心的。

現在是號召打到中國共產黨”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