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四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讀司馬涇先生

民主中國憲法設計有感

 

滄按

 

司馬涇先生說得很好,毛澤東創建的人民共和國,是中國文明史和世界文明史上最落後最黑暗、最愚昧、最專制、最腐敗的國家政權。中國人民要自由、要民主、國家要富強、要繁榮,只有一條路,重建民主共和國是中華民族的唯一出路,而制定民主中國憲法是當代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項重要任務。

但對於國號問題,我個人認為,復興中華民國的國號,回歸1946年12月24日 於制憲國民大會三讀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比重新建立一個新國家、制定一個新憲法來的好。因為中華民國和他的憲法,具有歷史上的合法性、民意的正當性和憲法 設計的優秀性,而且有利於中國的穩定與發展。等到全國統一了,再召開國民大會修改憲法,此時各界的建議,包括司馬先生的創見,就成為修憲時的優良參考了。

 

 

選擇復興第一共和是前人的經驗

 

1945年希特勒政權垮臺後,德國人民是怎麼做的?東德在蘇聯控制下被迫屈服於專制的共產傀儡政權,但恢復自由的西德人民立刻扯下納粹的萬字旗幟,重新升起了紅黃黑的三色旗,找回了被希特勒毀掉了魏瑪共和國憲法,重建了1919年成立的德意志共和國,而後來東德也終於統一在西德的民主自由政體下。

1991年蘇聯崩潰時,俄國人民是怎麼做的?他們立刻扯下蘇共的鐮刀斧頭旗,重新升起了代表平等自由博愛的紅白藍三色旗,復興了那個1917年由克倫斯基在二月革命建立,卻被列寧十月背叛摧毀的俄羅斯共和國。

德意志共和國被納粹帝國摧毀了12年,俄羅斯共和國更被蘇聯摧毀了74年,可是當納粹和蘇聯崩潰時,德國和俄國的人民都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那個已經消失已久的第一共和,讓民主自由重新照耀大地。

同樣的,孫中山所創建的中華民國,是中華民族的民主共和國,更是亞洲的第一共和,1949年 他雖然敗給中共,但它並沒有像德意志共和國及俄羅斯共和國一樣滅亡。今天在台灣島上,飄揚的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用的是中華民國的年號,寫的是從唐朝 以來一脈相承的正體楷書中文,實行的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保障的民主自由制度。如果中國共產黨有一天突然垮了,中國人民該怎麼做?當然是要學習德國和俄國優良 的歷史經驗,立刻扯下中共的五星紅旗,重新升起青天白日滿地紅的旗幟,復興民主自由的大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有歷史和民意上的合法性

 

從歷史上看,中華民國推翻了滿清王朝,承繼了整個中國的主權。中華民國這個政權從1912年元旦建立的那一天開始,至今仍然存在於台灣地區,所以中華民國仍然擁有全中國的歷史代表性;而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在沒有完全推翻中華民國政府的情況下,擅自在大陸地 區成立的政權,這個政權由於沒有完全推翻中華民國,因此無法「承繼」中華民國,當然更不是「承繼」滿清而來。所以,我們只能視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從中華民國 的部分領土中獨立出來的國家或政治實體,它在歷史上不能代表整個中國,簡單的來講,是中共在搞陸獨,而非台灣在搞台獨。

如果一個政權要代表一方的人民,那麽最好的方式就是讓人民通過選舉,授權你這個政治實體代表他們的權力,而這個核心在於一部主權在民的共和國憲法,這個憲法必須代表全國人民的民意,而非有少數人所決定,這個憲法更必須保障人民的權力、限制政府的權力。

近 年來海內外民主活動四起,許多專家學者提出各種中共滅亡後中國政治的走向,諸如大前研一的中華聯邦、伍凡的中國過渡政府、劉曉波的零八憲章、王力雄的遞進民主制等等,此外還有更多的民運團體,自封總統、主席、總理、領袖等等的比比皆是,誰也不服誰。這會出現一個很大的問題,將來大家各搞各的,中國不就要走 向四分五裂?除此之外,這些理論只是少數人所構思,尚未經過廣泛的討論和批判修正,更未獲得全中國人民的認可,需要很多的時間去磨合。這樣實在是浪費時 間、浪費精力,更引爆內戰的危機。

我個人認為,唯有1946年12月24日於制憲國民大會三讀通過的中華民國憲法,才是最能代表全中國的民意的合法制度,可以減少討論修正的時間,避免國家分裂的危險。為什麼這麼說?這就要回顧一下中華民國憲法是怎麼形成的。

1936年5月5日, 中華民國經過軍政、訓政的階段後,準備走向憲政,當時的立法院草擬了五五憲草,然而日本侵略逐漸緊迫,制憲國民大會無法召開,所以憲法草案暫時擱置。在抗 戰期間,成立了憲政期成會,由中國民主社會黨(前身是梁啟超的進步黨,在袁世凱時期和國民黨是死對頭)的主席張君勱,吸收當時各黨派的意見,對五五憲草加 以刪修,改成了期成憲草。在抗戰結束後的1946年1月10日,召開了政治協商會議,當時的代表如下:國民黨8人、共產黨7人、民主同盟(包含民社黨)9人,青年黨5人,無黨籍9人, 各黨派代表由各黨自行推薦,無黨籍人士由各黨一起推薦,這可是名副其實的政治協商會議,各黨派人數代表差不多,各有各的立場,爭論十分激烈,不過最後還是 達成了軍隊國家化、政治民主化、黨派平等化、地方自治化四項主要協議,並且對於期成憲草所要修正的地方也達成了共識,最後由民社黨主席張君勱做政協憲草的 執筆,此時的內容已經和當初的五五憲草大不相同,國民黨代表孫科有風度的表示,別人改的比我們好,我們當然應該要支持。這個政協憲草,就是後來制憲國民大 會召開時,中華民國憲法的正式底稿。

1946年11月15日,制憲國民大會於南京召開,要對政協憲草做最後的修正,國民大會代表席次分配如下:區域代表770人,最後報到735人,全部由地方民眾一人一票選出,其中包括了台灣12人、新疆13人、西康14人、青海9人、興安2人、熱河8人、察哈爾7人、綏遠10人、寧夏9人。特種選舉,包含西藏24人(達賴和班禪各推舉12人)、外蒙古25人、婦女保障名額20人、華僑43人、軍隊40人。職業代表437名,由工會內部推選。黨派代表670人,包括國民黨220人、共產黨190人、民主同盟80人、民主社會黨40人、青年黨100人、無黨籍40人,全部由各黨推薦。除了少數代表不克參加,中共和民盟故意拒絕參加外,人數依然超過法定人數的三分之四,所以大會順利召開,最後經過反覆的討論和爭執後,中華民國憲法於1946年12月24日三讀通過了。

從 這份名單當中我們可以看出什麼?制憲國民大會集合了各黨派的立場、各職業的立場、各行政區的立場(而且包括台灣、大藏區、內外蒙古和新疆)、華僑的立場、 軍隊的立場、還有婦女團體的立場,所以中華民國憲法是具有全中國民意的合法性的。不但遠遠勝出中共一黨包辦的人民大會和政協會議,其接受度和正確性也超過 那些由少數民運人士及學者所擬定、尚未獲得廣泛認可的民主制度。

目前在中華民國地區,實行的憲政制度,是包含了增修條文的,但在增修條文的前面有說明「為因應國家統一前之需要」。 也就是說,如果中共垮臺了,中國重新統一在中華民國之下,所有的增修條文作廢,回歸到原先全國人民所共同訂定的憲法。這時候當初參與立憲的台灣、西藏、蒙 古和新疆,就沒有正當的理由宣佈獨立,而各個民運團體和學者也沒有另立山頭、自封領袖的資格,而大家也就能夠一同享受到憲法所保障的種種權力,這難道不是 最好的結局嗎?

更 重要的是:中華民國不只擁有一個主權在民的憲法,在憲法底下更有著完善的民法、刑法、訴訟法和行政法規,而這些法規,都是在中國大陸內亂外患的三十八年中 經過多位學者研商草擬、國民政府頒布,而在遷台相對和平的六十年裡,又經過無數民意代表的討論修定而成的。重新組織的政府只要依法行事,不就可以幫助全中 國快速走上法治的道路嗎?

除 此之外,中華民國在台灣省已經發展出一套完善且公正的選舉程式和地方自治制度,只要中國大陸行政區劃處理好,人口統計完畢,即可由基層開始舉行各種政府首 長和民意代表的選舉,由下而上建構起來,最後到中央的總統和國會,完成主權在民的體制,民主就能在中國徹底的實現了!這將是全體華人之福啊!

所以說,廢除中共的偽憲法,回歸中華民國憲法,是中國走向民主統一的最好最快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