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四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深夜探頭中鐵彈

高三青年變獨眼

 

(文化革命回憶)

 

 

胡庸

 

這是我親手辦理,終生難忘的一件事。這件事發生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大約在六六年深秋。當時,浙江大學本部主要有二大派群眾組織:紅色暴動(稱為紅暴派) 和造反總指揮部(稱為總指派)。第四教學大樓是化工,化學系所在地,大概是化工,化學系師生多數傾向於總指派的緣故,總指派基本上以第四教學大樓為活動基地。該大樓大部分是四層樓,它的屋頂是平的,猶如大陽臺。大樓的北角是六層樓,第五層有門道通向四層樓屋頂陽臺,第五層房間也有玻璃窗開向四層樓屋頂陽臺。總指派的廣播台就設在這第五層房間裏。因為第四大樓底層是經常有人值班警衛的,廣播台是總指派的喉舌,設在這最安全的地方。事故發生在晚上九時左右,我們廣播台人員正在開會討論。有幾位浙大附中的學生突然來到我們房間,與此同時,聽到大樓外面有許多人在吵吵鬧鬧。大家感到好奇,不由分說,好多人通過視窗,跑到四樓屋頂陽臺上去探望,我連連阻止都來及。據說樓下外面是一片黑壓壓的人群,擠來推去的,由於照明燈光不強,看不清楚。不久,我的同事感到什麼東西擊中他的上嘴唇,沒有在意。大約過了一分鐘,一位浙大附中學生,從樓頂陽臺上往下探望,喔哎一聲,用手按著右眼睛從陽臺跑進房間。我替他仔細一看,發現眼睛有血,問題嚴重。我叫他不要動。我們馬上打電話叫三輪車在後校門等,我和同事偷偷地扶他從第四大樓後門溜出,在不引人注目的學校後門上三輪車,送他到中醫院。該醫院的職工多數也傾向於總指派的。經醫生檢查,說這只眼睛難保了,可能要動手術挖掉,否則左眼也難保。我和同事驚呆了,作不了主。最後,我和同事只好連夜通知那學生家長,讓他們來料理。據說,第二天,該學生被送到上海醫院治疔,仍然保不住右眼,被挖掉變成獨眼。

後來我們在那第四大樓屋頂陽臺上,找到幾顆鐵彈子。顯然,就是有人用彈弓將鐵彈射傷了那學生的眼睛;我的同事個子高,算運氣,被射中的是上嘴唇。

 事後才知道這位學生是66年高中畢業生,身體好,學業成績也不錯,積極參加文化大革命就是為了政治表現好,以便考大學容易些。要是沒有文化大革命,他早該在大學讀書了。多可惜啊?生龍活虎的小夥子,一夜間變成了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