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四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請共產黨先講道德

 

 

 

 

 

前不久,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先生在會見全國道德模範時,反復強調道德力量是社會和諧的重要因素,要求全國人民講道德。兩年前,書記還總結出“八榮八恥”廣為宣傳,目的也是提高全民道德素養。值此物欲橫流、官員貪贓枉法屢禁不止,工人、農民、城市居民為維護自己切身利益及最基本權利“群體事件”不斷,礦難接連發生、傷亡與利潤同步增長的多事之秋,書記先生的講話,無疑切中時弊,算是抓住了戰略時機。對此,我們不但充滿崇敬,還充滿了期待。

然而,道德是一個無確定內涵的概念,不同時代、不同地方、不同人物,對道德的釋義迥然不同。例如,封建社會對婦女的道德要求是三從四德,現在提倡男女平等了,這是不同時代對道德的不同要求。在河邊,一個大男人抱住欲投水自盡的弱女子,其作法受到孔聖人推崇,“婦溺,援之以手”,其行為很有道德;在辦公室,某老總圖謀不軌,熊抱漂亮女下屬,就是性騷擾該挨揍了,這是不同地方對同一行為的不同道德評價。最大的區別,還在於因人而異的是非觀點,毛澤東在延安組織機關、部隊大種鴉片,認為“發展邊區經濟”十分道德,大眾則聲討共產黨歷史上的污點!如果按照現行法律“涉毒200克可判死刑”來計算的話,當權者應該殺得一個不留了。又如,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宣佈釋放全體日本戰犯和免除日本侵略中國的一切戰爭賠償,中共當局認為十分道德,老百姓不服,至今還在打官司要侵略者賠禮、賠錢……周恩來的輕率表態,與歐洲各國對德國的索賠要求形成鮮明對比,也為此後的民間索賠預設了難以逾越的障礙。寬大無邊,客觀上是為侵略者開脫和張目,不利於總結軍國主義窮兵黷武侵略擴張的經驗教訓,對不起八年抗戰中犧牲的數千萬中國同胞,毛澤東甚至厚顏無愧地說,沒有你們侵略,還沒有我們(共產黨)的今天。毛酋陰暗心理昭然!

今年正值日本發動侵華戰爭70周年,國外拍了兩部有關南京大屠殺的電影,紀念慘遭屠城的三十萬亡靈;然而,慘案發生地南京的紀念活動呢?顯得冷冷清清。為了迎接北京奧運,需要營造祥和氣氛,大搞投降外交,抹煞歷史,曲意逢迎,沒有中國人起碼的道德和良心了。

所以說,道德是一道不好界定的、模糊的、難解的方程式。春秋時期有個名叫李耳的哲學家,寫出“道德經”不過五千多字,不知多少代人花了幾千年的時間,還是“各取所需”莫衷一是說不清楚。好在現在有個聯合國憲章,下面還有國際人權公約,這便是當今世界公認的普適的道德標準。中國是常任理事國,應當帶頭執行吧,遺憾的是,如果以此考量的話,中共首先很不道德!下麵擇其要者而言之,請讀者諸君明斷:究竟是筆者狗屁沖天,還是共產黨過於偽善?

如今的天下,用教科書和CCTV的話說,都是烈士們用鮮血換來的!烈士包括各民族各階層各黨派各個革命時期的仁人志士,也包括國民黨辛亥革命的烈士們。烈士是全民的,不是共產黨專有的。共產黨自己建的“人民英雄紀念碑”也承認1840年以來的各路英雄。何以“坐天下”之福,就該共產黨獨享呢?而今的中國大陸,“人大”是不是橡皮圖章、“政協”是不是塑膠花瓶、選舉是不是強姦民意?明眼人是不難找到答案的。實質的專制國家說成共和,亂世說成盛世,大權獨攬,別人休管!這是何種道德?

如今的軍隊,都是納稅人的血汗錢養著,又不是區區黨費夠用的,何以國家不能指揮槍、偏要党指揮槍?黨費養的叫党衛軍,人民養的叫國防軍,業主養的叫保安,財主養的只能叫家丁。國防軍只打境外敵人,怎麼坦克開進北京鎮壓學生?這叫什麼軍…軍…軍閥差不多!還有,上去一位軍委主席,就排除異己提拔心腹大封將軍,豢養自己的武裝力量,把幾百萬部隊牢牢控制在一個人手裏,對個人是彰顯權力,對同僚是心理威脅。百姓豈不成了“冤大頭”,出錢幫人養“家丁”,反過來鎮壓自己。恐怕這就更加不道德了!如今的社會,口頭上強調建立健全法制,可公、檢、法形同虛設,上面的政法委書記淩駕于法律之上。若是政法委書記不點頭,不批條子,公安不敢管,檢察院不敢捕,法院不敢判。反之,哪個不聽黨的話,哪個就倒楣!此類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主仆關係,實則封建皇權統治:黨委是老子,紀委是兒子,兒子怎能監督老子?紀委是老子,司法是兒子,老子不喊雙規,兒子不敢抓人……這種錦衣衛和蓋世太保絕對忠誠的隸屬關係,恐怕也不夠道德吧?

共產黨在奪取政權前,處處標榜民主自由,以此爭取民心;在延安時期,毛澤東在和黃炎培的“窯洞對”中議論政權興衰的週期率時宣稱,找到了防止重蹈李自成覆轍的法寶,這個法寶就是民主法制……一旦政權到手,共產黨比其推翻的國民黨政權還要獨裁殘暴千百倍。如果蔣介石真是“獨夫”,也如共產黨當年宣傳的那樣對其殘酷廹害了,真的實施“斬盡殺絕”政策、也不劃塊陝、甘、寧邊區讓其自治的話,哪里還有“偉大領袖”安身立命的地方,“紅太陽”也升不起來,更不要侈談“革命”成功了。如今,百姓有冤無處申,上北京告狀要被截訪,非打即關,軟禁、勞教、判刑,其道德標準比武則天差了十萬八千里。請問號稱“解放全人類”的共產黨人,究竟有沒有女皇帝提倡上訪的胸懷和勇氣?還有資料說,列寧被沙皇流放西伯利亞後,過著夫妻團聚衣食無憂旅遊狩獵的幸福生活,敢不敢把大陸監獄向自由世界和國內媒體開放?這可是真假法制和道德的試金石。

建國伊始,清匪反霸、土地改革、鎮反肅反,無不以殺人立威。所謂清匪反霸,是共產黨奪權後搞的第一場政治運動,每當“解放”一個地方,就由部隊和幹部組成專門班子,把舊政權的散兵遊勇和不明真相上山避禍的普通群眾統稱為匪,調動部隊,集中炮火,進行肉體消滅。即使當時寬大處理了的倖存者,也在後來的歷次運動中橫遭迫害,多數人不得善終。由於殺人太過隨意,無法精確統計究竟殺了多少人,有關專家研究估計,應是“數百萬人”。在中宣部授意下,現在的影視劇常常恬不知恥地將此類題材渲染和神化,塑造殺人英雄,繼續歪曲歷史,毒害下一代的靈魂。太不道德了!

鎮反,則是將放下武器的敵對勢力斬草除根殘酷殺戮,戰場上倒戈有功于奪權的國民黨官兵,亦不能倖免。國民黨黨政組織區縣級的基層人員和所謂的軍警憲特,通通清理出來,被槍桿子掃蕩殆盡!解放軍一個師參謀赴京開會途中,誤傷死于成都龍灘寺,西南軍事委員會長官鄧小平,大動肝火,急調謫系部隊二野戰軍參加剿匪,在周圍百十裏內抓了幾千殺了七八百“土匪”,包括德高望重的簡陽中學校長汪伯衡,一生只與教鞭和文房四寶打交道,也成了“匪”。如果照1800計算,南京淪陷後三十萬人死於日寇屠刀,殺光全體日本人也不夠數呀!至於肅反,就是整治自己人了,包括很多著名的地下黨員,如潘漢年、關露,等等,過河拆橋,卸磨殺驢,有何道德可言?毛澤東承認,肅反運動審查了四、五百萬人。

土地改革,是把相對富裕的地主富農作為打擊對象,掠奪財產,遍施肉刑,殺人如麻。毛澤東二十年代鼓動湖南農民打土豪分田地,造成哀鴻遍野鬼哭狼嚎的慘景,毛偏說“好得很”!解放區的土地改革,其烈度和廣度要比湖南農民運動有過之無不及,一個小小的工作隊長,就有生殺予奪大權,只要喊聲“拉出去”,自有民兵劊子手“敲沙罐”——用開花彈槍擊頭部,腦漿飛濺,慘不忍睹。有的地方殺伐不狠,被斥為“和平土改”返工重來。周立波的《暴風驟雨》僅是皮毛描寫,已使人不寒而慄。殺人太多,難免意外,周恩來胞弟的老丈人,曾經救過劉少奇性命的楊劍雄,皆成刀下鬼,當然,狡詐的政客也可能怕受牽連而殺人滅口。

其實,所謂的地主富農比起現在一般公務員的生活水平,不知低了多少?重慶南岸夏灣,抄家五戶地主,只搜出一個溫水瓶,卻槍決、判刑七八個,內中有個劉姓未成年人,只因家中糧食搶光,實在揭不開鍋了,去農會拿了一點自己的糧食回來糊口,竟說他反攻倒算搶農會,臨刑還在喊媽媽。歷史常開玩笑,讓農民階級始料未及的是,他們血腥搶來的土地在自己手裏不出五六個年頭,就被合作化充公。後經幾十年政策多變的折騰,一時失而復得、一時得而復失……現階段,不是國有,就進了官員和開發商的腰包。

大家都是龍的傳人和一個祖先,就算爭權奪利,相煎何太急?那怕是對敵國來犯的侵略者,只要放下武器,也應繳槍不殺嘛……聯想到中共對日本戰犯的寬大無邊,政策內外迥異,令人匪夷所思。歷次政治運動中的死傷人數,比戰場上雙方的傷亡還多;造成的冤假錯案,比歷朝歷代的總合還多。不齒於人類的血腥鎮壓,人性全無,哪里還有一點點道德的影子!

從年齡上判斷,書記先生沒有參加上述運動,至少不是開展運動的決策人和積極參預者。正如古人所雲“當局者迷,觀局者清”,站在客觀立場重溫歷史,無論現任何職、為誰服務,只要是一個人性未泯的智者,作為當今的領袖人物,必然會為往屆黨魁的滔天罪惡赧顏,並在任內設法彌補,而不是、也不該抱殘守缺,死抱僵屍不放。具體說來,例如,全盤否定反右運動,推翻反右擴大化的托詞,坦承反右是摧殘知識份子的文字獄,政治上徹底平反,經濟上補足受害者工資,以現有國力,應該不難辦到吧?

毛澤東算是讀書人,卻最恨知識份子,篡權建國後,大的文字獄有三次。1955年,胡風因日記獲罪。先不說斯人“關於文藝工作的意見”是否屬於反革命內容,就憑緝獲私人日記的特務行為,就非常不道德。抗戰時期共產黨需要民主人士為反蔣造勢,把胡風等大批文化人保護起來送到香港,太平洋戰爭爆發香港淪陷,又用轎子抬回“解放區”。武裝奪權後,為了推行更甚于蔣的獨裁統治,就將昔日盟友打翻在地再踏上一隻腳,活脫脫的“要人就要人、不要人屙尿淋”的市井無賴嘴臉,如何與道德沾邊?

最可恨的是反右鬥爭,別人不說動員說,鼓勵“言者無罪,聞者足戒”,讓知識份子大鳴大放,從中拈過拿錯無限上綱打成右派,勞改、勞教二十多年,才來個不痛不癢的“改正”,並且迄今為止不補分文。分明搞的陰謀詭計,毛說是“陽謀”;反右戕害百萬知識份子,使我國知識精英斷層,嚴重滯後了國家建設事業的進程。郭沫若之類的小人,居然詭辯道:“有罪者言之有罪,無罪者言之無罪”,用唯心的先驗論給人定罪,典型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1966~1976年的文化大革命是人類社會最大的災難,正當世界知識爆炸各國飛躍發展的歷史關頭,中國人卻被毛澤東拖進一場自相殘殺的浩劫。為了鞏固惟我獨尊的皇權地位,在大狗小狗飽狗餓狗之爭中,硬把億萬群眾運動來、運動去,工農兵學商皆成爭權奪利的棋子,紅衛兵充當炮灰,雙手沾滿“地富反壞右”和老師們的鮮血,最後自己也搭上性命。上下五千年的文明,統統掃地出門,代之以“與人奮鬥其樂無窮”的毛記哲學。這個不要祖宗不要文明不要歷史的文化大革命,實際是大革文化命!依附于文明內涵的道德,八杆子打不著了,早已被共產黨人拋到九霄雲外,文革中的道德標準顛覆孔孟,提倡“己所不欲,要施於人”。

至於六四用坦克輾壓學生、活摘法輪功器官……書記先生眼皮底下發生的滔天罪惡,還有多少道德含量,凡是思維正常的人都有評論,希望提倡道德修養的書記先生能道德地平反!

你們的領袖教導你們說,“虛心使人進步,驕傲使人落後”。在書記先生充滿激情的講話中,只聽見對老百姓的說教,對於自己的缺點錯誤(在百姓看來,其實是罪惡)卻無半點自我批評。如果日理萬機的書記先生沒有“吾日三省吾身”的曾子高明,請重溫中國的古訓,也可與當過老師的溫家寶總理切磋切磋,盼二位領導及諸多同仁共勉之:“學高為師,身正為範”,正人必先正己,責人必先自責。否則,道德淪喪,國無寧日。一句話,請共產黨先講道德,再來教育芸芸眾生。我說的對嗎,書記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