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四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編者前言

 

 

      

從“孤軍奮戰”走向“聯合奮戰”

 

編者引言:

很久以來,黃花崗雜誌已很少刊載讀者來信,特別是誇獎我們雜誌和辛先生的國內來信。我們只願意樸樸實實地辦好雜誌,對得起國人就行。

但是,本期我們發表了這封信。不是因為這位大陸的工程師表揚了我們,而是他提出了一個重大的問題——就是“孫中山的問題”—— 一個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問題,值得我們,值得民运人士,更值得海内外所有為推進民主而奮鬥的朋友們予以嚴肅的關注。這是來自大陸民間的聲音,是來自當今大陸社會的批評,也是來自大陸有良知的知識界的呼聲……。我們,特別是某些聲稱自己是搞民主的人,應當從這封信裏感到深深的慚愧和不安。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且讓歷史予我,我亦予歷史吧。只是莫要再“顛顛倒倒、倒倒顛顛了。因為,我們的民族和人民是再也經不起了。讓我們化“孤軍奮戰”為“聯合奮戰”,豈不是好!

雖然本期雜誌佳作紛呈,唯因辛先生三洲講演而遲至歲末方能面世。在此,辛先生和我們僅向讀者和作者致以深深的歉意。

本期編者前言,且以此信代之。

 

来信原文:

編輯同志:您們好!

 

我不是來投稿的,因來美探親能看到一些違禁文章和資訊,自然眼界大開,然而有些大家著論讓人震驚,驚異不已,完全匪夷所思。有些感受想法切切於心,不吐不快。因此說幾句話,寄語尊敬的辛灝年先生,望先生於百忙之中能看到。下面簡單歸結幾個想法:

 

 

最近幾年,正當清算、批毛及專制方興未艾之際,橫空殺出一匹黑馬,橫刀割恨,把孫中山先生從神像上拉下,載上亂臣賊子高帽,掛上百年罪人的牌子遊街示眾,令人瞠目結舌。

 

 

平心而論,如果從反思歷史,總結經驗教訓願望出發,對歷史人物重新評價無可厚非,但應該是全面公正的以史實為依據,站在百年後共產興衰歷程的土地上,處於普世價值成熟的時代裏,很容易看到孫中山先生生命中犯過的錯誤,挫折,甚至某些人格缺陷。你可以把他從“國父”的寶座上拉下來,你可以把他從“聖人”的名位上除名,但是孫中山在歷史上“推翻帝制,致力共和”的偉大功績,絕對打在歷史的光榮柱上,彪炳史冊。這不是國共教科書宣傳所能奏效的,而是百年來民心、民意的結論。

 

事後羽扇綸巾,揮斥方遒,以文革式大批判惡評孫中山號稱“和平理性”的君子,卻充滿語言暴力。居然把民初歷史說成是清遺老遺少,保皇黨,以袁世凱為代表軍閥與孫中山的兩條路線的鬥爭。對孫中山上綱上線,全盤否定(從生至死看不到一句中听語言),面對袁世凱除吹捧之外,連稱帝都手下留情,說是情有可原。有些立論更是荒唐,混亂。一個淺顯例子:他們要重新“清洗階級隊伍”,指责孫中山不僅是蔣還是毛的教主,而且還要為毛以後“和尚打傘”的事情買單,诬蔑孫的反帝制革命和毛的殺自己人的暴力一脈相承。我們不禁要問,這裏馬克思放到哪里了?十月革命一聲炮響放到哪里了?中国支部(中共)的上級共產國際放到哪里了,蘇維埃联邦共和國又放到哪里了?這種張冠李戴、指鹿為馬的荒唐邏輯,不僅讓人大跌眼鏡,還自詡為“董狐之筆”,我看連“漿糊之筆”還不如。

 

 

在這一股逆流中,人才濟濟的史學界,民運界,國內外學術界視若無睹,少有出聲。慶倖的是此時出了個辛灝年,挺身而出,孤軍奮戰,萬里走單騎,主持正義,伸張公義。我很少會去聽政治講座,總認為很枯燥,不想聽了辛灝年先生聲情並茂,有理有據,極具感染力的課,真有勝讀十年教科書的感覺。這裏說一下聽課中有一件事感慨良多:

 

 

記得大約40年前剛畢業分配工作時候,一次看到《參考消息》,一篇美國學者費正清對中國時政的評論文摘,內容已經忘了,可是對文章的印象評價,至今刻骨難忘。就是我當時覺得這個權威學者,有名的中國通專家怎麼連一個普通中國人見識還不如。那天聽了辛先生講座才恍然大悟,原來帝國主義國家並非都是一些“反華之心不死”之輩。我在40年之後才聽到這樣精闢的分析,使我感到自由,文化,宣傳的落後與滯後,以及真知灼見之難覓。

 

 

說些離題的話,我很支持劉曉波獲獎,實至名歸(和平理性,零八憲章有些現實意義)。它的意義不僅是對個人,而是對所有為中國人權、民主事業奮鬥的,包括反對劉曉波的民運人士的鼓舞。不過讓我感到很遺憾或失望的是劉還有些書生氣,對兩個問題看法恐為大詬病。第一,這樣大師級人物竟然加入徹底反孫大合唱,今後必然失去國共兩黨內及老百姓的選民,他好像對孫思維已固定。沒有機會,如有,真想對他說句“勸君少罵孫中山”(毛曾對郭說“勸君少罵秦始皇”)。第二,劉有些門戶之見,大概認為自己是正統,不屑與雜牌為伍,把受迫害很深的第六類份子善男信女拒之門外,實在不是明智之舉。離題太遠了,不說也罷。

 

 

最後重申一下,我不是來投稿,而是作為一位粉絲向辛灝年先生表達支持和敬意。說實話前兩年我看到大紀元,有透視中國政論文章時,以為又是大部頭哲學文章,我很害怕看那些彎來繞去玩哲學文字遊戲的文章,什麼論什麼論的。我們又不是人文、歷史圈的人(大陸一位退休教授)這方面知識層面不夠,可是看了辛先生視頻以後一下子吸引過去,而一發不可收拾,每有機會必看。不想沉寂幾年又重新出山實在是好消息。希望辛先生堅持下去,不僅宣揚百年辛亥,必要時可對一些污泥濁水做一些蕩滌。即將回國,希望下一次有機會能一睹風采。

 

 

祝演講之行成功!

                   國內一讀者

 

                   

2010.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