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三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民國逸事

 

陳少白諷嘲官樣詩人

 

 

 陳少白有次由香港去廣州,同船有個戴眼鏡、留八字鬍的長衫客,自稱為李杜復生,要當眾賦詩,以示才高。他擺頭晃腦,在船上走來走去,哼哼哈哈了好大一陣,才得詩一句:“萍水相逢未有期”,好久還續不上下旬。陳看他怪相可憐,就為他續作:“冷渠癲憨學吟詩”,又指著他的鬍子說:“鬍鬚八字成官樣”,再指他的長衫說:“三足坩長光棍皮”(柑為廣州土語這樣,諷刺長衫為光棍皮)。當時,長衫客被嘲弄得無地自容,連說;“小子荒唐!小子荒唐也。”同船人則捧腹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