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三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民國逸事

吳稚暉論官氣

 

1935年,吳稚暉在南京與人大談做官妙訣,形容當時官場惡習,語甚詼諧,入木三分。其盲曰:“現代做官,確有妙訣。未登仕途之先,必須善於用氣,用之得當,始能做到大官。蓋氣分數種:日耐氣、忍氣、下氣、使氣、甚至大發脾氣。同時應當小氣的地方,雖一盅殘羹,也要小氣。若須大氣的地方,即使自己是一微員,也要大氣。切不可在應該耐氣、忍氣地方而使氣,下氣地方,而大發脾氣,以及該小氣反而大氣,該大氣反而小氣。如能這樣用氣,就不患不達到氣概十足頤指氣使的地位,總面言之,謂之官氣。”

 

王寵惠日女投懷不亂

王寵惠在日本留學時,在東京和秦力山同租一棟房子,分居樓上樓下。所雇的日本下女,頗有幾分姿色,她見王寵惠少年英俊,常常加以挑逗。王把這種情況告訴了秦力山,商量設法制止她的非禮動作。一天夜晚,日本下女竟乘王寵惠睡熟之際,偷偷上樓,裸體鑽進王寵惠的被窩。王被驚醒,又氣又急,連聲大喊求救,促秦力山趕快上來。秦亦趕忙應聲連呼:“我來了,我來了。”日本下女這才狂奔逃去。此事一經傳播,留學生界莫不傳為笑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