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三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騰沖國殤

為抗日名將劉召東1951冤死祭

 

馬   素

 

 

 

歷史的長河無聲無息地流淌,但給中華民族作出偉大貢獻的人們,為保衛中華江山流盡最後一滴血的人們,歷史不會忘記他們。

一九四四年,聞名中外的騰衝大捷,殲敵數萬,取得中緬邊境抗戰決定性的勝利。這場戰役,總部設在彌度的二十集團軍首當其衝,功不可沒。這支遠征軍司令長官是衛立煌,其任務是協同同盟軍,攻下日寇占領的北緬一帶陣地,打通滇緬公路,到緬甸同在國外的中國軍隊會師。作戰分工由十一集團軍攻打龍陵,二十集團軍攻打騰衝,從怒江南北兩面向占據滇緬公路的日軍包圍夾擊以殲滅之。

為了實現這一作戰目的,一九四三年三月,總司令霍揆彰、參謀長劉召東率部隊從常德出發,向雲南邊境遠征。因任務非常緊急繁重,將士們根本顧不上和家人聯繫,忙著出發,趕到集結地,進行戰前練兵,在美國顧問團協助下,訓練官兵使用美式武器裝備,準備與敵軍一決雌雄。

一九四四年五月十日,二十集團軍渡過怒江,打響了騰衝戰役。

我軍以優勢兵力撲向敵軍,將敵軍逼到高黎貢山脈以內的防守陣地。那裡崇山峻嶺,地勢險要,是騰衝的天然屏障。

日軍憑藉有利地形和堅固工事,頑強抵抗,給我軍造成很大傷亡。二十集團軍當即周密偵察,發現懸崖峭壁間有一條採藥人走過的小道,沒有敵軍防守。劉召東參謀長當即決定改變與敵人硬拚的打法,一方面正面佯攻,同時派精幹官兵攀登上山,迂迴包抄到敵人陣地後面,然後,趁敵人驚惶失措之時,正面部隊和迂迴部隊猛烈夾攻,一舉殲滅敵軍。就用這種戰術層層推進,逐一奪下了敵人所盤據的制高點。劉參謀長總結這次戰役,叫“抄小道,巧迂迴,出奇制勝。”

戰鬥繼續往前推進,再往上又遇到了敵軍堡壘群。機槍吐著火舌,火力相當猛烈,我軍前進遇到強大的阻力。根據敵人佈局判斷,敵方是想利用堡壘群互為依託,各堡壘群之間互相支援,形成一個個火力網,這些火力網之間又互為補充,輪番交叉射擊,以此來消耗我方戰鬥力。這時,我軍當機立斷,採用了穿插分割,切斷敵堡壘群之間的聯繫和支援,然後集中優勢兵力,全面猛攻各堡壘群,一舉成功,占領了高黎貢山,打開了騰衝的屏障。

仗打得很艱苦。當時,高原上陰雨連綿,時雨時霧時雪,道路泥濘,補給困難,幾乎全靠空投。官兵們穿得很單薄,吃的是乾糧,但士氣旺盛,鬥志高昂。

為了激勵將士鬥志,彌度縣黨部組織老百姓支援前方將士。當攻克高黎貢山的捷報傳到了彌度時,整個縣城沸騰起來,尤其是婦女界更是歡呼雀躍。

在縣黨部書記夫人、縣長夫人和商會會長夫人的倡議下,成立了「彌度婦女慰勞委員會」,通過排戲公演募捐得二萬元,由劉召東夫人吳素容帶隊,買慰勞品上前線慰勞將士。

七月七日,正是盧溝橋事變七周年的日子,慰勞團到達前線指揮所——保山浦票。當時進攻騰衝城外陣地的戰鬥正在進行中,砲聲隆隆,煙硝瀰漫,將士們個個鬥志昂揚,同時也有負傷的將士被救援隊抬往醫療救護點。霍揆彰、劉召東二位將軍帶兵注重帶士氣,總司令霍揆彰在火線督戰,慰問團由負責指揮所工作的劉召東將軍接待。臨時指揮部電話鈴聲不斷,傳令兵、參謀人員進進出出,劉將軍頻頻聽取戰況報告,不斷向總指揮部匯報,又將新的作戰命令下達給前線,戰鬥不停息就不下崗位。

原來估計會很快解決戰鬥的,但由於敵軍頑抗固守,激戰二十來天才把敵軍逼到城牆陣地。後來又經過數日激戰,把大部敵人殲滅以後,殘敵才退到城內。我軍使用飛機炸、大砲轟、挖坑道爆破,使用噴火槍,摧毀窩點多處。我將士沖進城內同日軍展開白刃戰,寸土必爭!雖重創日寇,但我軍也傷亡慘重。經過幾次巷戰,我軍將士雖然神勇,但沒有摧毀敵軍指揮系統,敵軍的抵抗十分頑強使戰鬥推進十分緩慢。後來抓到了一個活口,送到指揮所,由劉召東親自審問。那是一個日軍醫生,他供出日軍指揮所在城牆一角4米多深的洞內。次日清晨,我軍的空軍、炮兵、陸軍一起向敵指揮所發起了猛烈攻擊,徹底摧毀了藏在城牆地下室的敵指揮所,全殲了敵有生力量。據戰報統計,該戰役將日寇56師團的兩個旅的4千名戰鬥人員全部殲滅,無一生還,俘獲的30多人都是婦女、伙夫、勤雜、醫生。

至此,淪陷兩年多的騰衝收復了!勝利捷報傳遍雲南全省,飽受日寇奴役的騰衝人民,自動用雞湯熬粥慰勞我軍傷病員,那種激動熱烈的場面是難以描述的。

騰衝戰役結束後,劉召東將軍被授予青天白日勛章,晉升為中將,得了一把繳獲的日軍指揮刀做紀念,還受到盟軍美方指揮官的讚賞。那以後,部隊與美國同盟軍一起修復了滇緬公路,進而打通了中印公路的運輸線。

為了紀念陣亡將士,當時在騰沖修了一座紀念塔,立了一塊石碑,碑文由劉召東親自撰寫:

 

中華民國三十三年九月,本集團軍攻克騰沖,盡殲倭寇,國威遠揚,盟邦忭舞。將士之血,民族之光,茲值紀念塔落成,爰賦長句,用紀偉績。

 

        島夷凶頑稽天誅,  岩疆重鎮久淪胥。

        大軍奮起張撻伐,  掃蕩醜類殲厥渠。

        元戎偉略侔衛霍,  運籌決勝忝帷幄。

        華夏威揚驚世界,  國際交通開鎖鑰。

        八千健兒盡殉國,  成仁取義何壯烈!

        休嗟碧血染沙場,  自有光輝爭日月。

        佳城鬱鬱城之隅,  浩氣磅礴精靈居。

        萬古寒泉薦秋菊,  大荒披髮下雲車。

 

陸軍中將遠征軍第二十集團軍總司令部參謀長劉召東  敬題

 

中華民國三十四年四月吉日   立

 

詩中“元戎”即指蔣中正,衛霍指遠征軍司令長官衛立煌、遠征軍第二十集團軍總司令霍揆彰。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二十集團軍總部撤銷。霍揆彰將軍飛往重慶,二十集團軍總部的善後事宜由劉召東將軍處理。

當時最難辦的是遣散下級軍官和隨軍家屬,總部既無經費,又無車輛。劉將軍到昆明,找到過去保定陸軍軍官大學的同窗借了一個車隊,開到保山,將遣散人員分為昆明、貴陽、重慶三站遣送。送到站後,各自找出路。這些抗戰中奮勇殺敵的官兵們,勝利後得到如此結局,情景是很悲慘的。劉將軍心中十分難過,悲憤交集,加上積勞成疾,在重慶大病一場,險些喪命。 

一九四九年,劉召東到廣州見到霍揆彰,霍司令勸他一起去香港,他因考慮部隊尚未遣散,又回到貴陽。一九五零年元月在重慶被捕。

被捕後,當時監獄方面說:按毛澤東主席的政策,劉將軍是國民黨將軍級人物,我們不會殺害,也不會隨便處置,很快就可以獲得妥善安排。當時每月還回家看望父母一兩次。後來風雲突變,一九五一年五月十九日,重慶滿城貼出佈告,劉召東將軍英勇就義

 

 

劉召東將軍小傳

 

劉召東(19051951),字建中、竟中,華容縣操軍鄉人。“馬日事變”後參加國民革命軍。二七年後歷任第八十七軍高參、第二十集團軍總部少將高參,兼任南、華、安、石4縣特派員,第二十集團軍濱湖遊擊挺進支隊司令,濱湖遊擊總指揮部副總司令兼參謀長。32年調任遠征軍總部少將參謀長,協同盟軍打通滇緬中印公路;參與制訂指揮騰沖戰役,全殲日軍2個旅4000余官兵,獲青天白日勳章,晉為中將。日軍投降後,歷任重慶軍政部中將參議、國防部中將高參、十六綏靖區中將參謀長,湘鄂贛區總司令部副總司令兼參謀長。民國383,總司令霍揆章飛往廣州,劉召東負責總司令部工作。此時,有賀耀祖、仇鼇等人前來勸他起義投誠,拒絕。

 

大別山英勇抗日

1937年“七七”事變,爆發了日本侵華戰爭。不久陸軍大學遷往長沙。由於抗日需要,陸大13期於1938年初提前畢業。當時有兩個職位供劉召東選擇:一是長沙師管區兵役處少將處長;一是87軍少將高參兼199師參謀長。家裏人都主張他去兵役處,認為在後方任職比較安全。可是劉召東本人執意去前線。他說:“國難當頭,民族危亡之時,我應當去前線參戰,以盡軍人天職!……”他說話的神情慷慨激昂,十分感人。

隊伍從長沙開拔那天,正是春節,劉召東赴安徽前線作戰。一別數月沒有音訊,全家人焦急萬分。直到5月份才收到他的第一封信。原來,部隊剛進合肥東城,立足未穩,就與敵軍遭遇。奮戰終日,損失慘重,只得撤退,然後集結分散的隊伍往大別山方向轉移。途中地方武裝大刀隊攔路堵擊。在萬分危機的情況下,劉召東奉命與大刀隊談判;他從大刀架起的巷道中進入大刀隊駐地。劉召東曉以團結抗戰,共同對敵,挽救民族危亡的道理後,大刀隊不但同意讓隊伍通過,而且願意共同抗日。部隊進入大別山後,補充了兵員,進行了整訓,研究制定了新的作戰方案。以後,一直堅持在大別山與敵周旋,找機會打擊日寇。

為此,199師受到傳令嘉獎;劉召東代表師長羅樹甲前往武漢受獎。

 

回湖湘禦敵

1938年秋冬之間,武漢、陽吃緊。劉召東奉調回87軍軍部任高參(軍長劉膺古)。同年,調20集團軍副總部任高參(副總司令霍揆彰),參謀長郭汝瑰,參謀處長彭啟超都是劉召東在陸大的先後同學。不久,總部委派劉召東兼任南縣、華容、安鄉、石首四縣特派員,駐華容。任務是組織地方武裝,配合53軍遏制日軍向濱湖一帶進攻。劉召東在兼任四縣特派員的任上,不但積極組織抗日武裝,而且還熱心培養抗戰建國人才。他時常講,打完仗要好好建設。他先後協助段乃文、周仁等籌辦了南縣湖西中學和南山中學。劉召東很重鄉情,凡是家鄉人找到他或有什麽困難,他都盡力幫忙。

1939年霍揆彰升任20集團軍總司令,委任劉召東為20集團軍濱湖遊擊挺進支隊司令。支隊與日寇隔湖對峙,曾無數次擊退從陽來犯之敵。不僅保衛了南、華一帶的安寧,而且牽制了日寇侵犯長沙的兵力。

 

遠征騰沖

1943年2月,劉召東奉命到20集團軍遠征軍總部任參謀長,隨霍揆彰總部從常德出發,進行遠征。到雲南,總部設在彌度。(當時在雲南的遠征軍司令長官是衛立煌)這支遠征軍的任務是協同同盟軍攻下日寇佔領的北緬一帶之陣地,打通顛緬公路,到緬甸同在國外的中國軍隊會師。劉召東將軍等國民革命軍將士艱難完成此一重大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