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早春

  
春天來了。
  不需說,你只要看一看聞一聞,就會發現春天的腳步早已跨進這個城市的公園。佛山的春意,比別的地方來得早,來得濃,也來得更有生機。
  早晨6點光景,沙沙的掃落葉的聲音已隱隱響起,冬天的痕跡尚未完全消失,春天已迫不及待想要佔領,一聲聲叫人好不清醒。不知是聲音劃破了黑幕還是晨曦喚醒了聲音,6點一刻,待你從床上爬起,走廊外已是一片清朗。
  與晨光同行,總有意外的邂逅讓你喜不自勝。去公園那條路上的兩棵大樹,昨天還頗有藝術感受的葉子已落得一片不剩,只把裸露的枝椏直指蒼穹,今天卻已是渾身綠意,一樹青翠在風中招搖。公園門前那片草地年前儼然一副垂死模樣,才三月滿眼青蔥,綠油油的氣勢覆蓋整個草坪讓你只敢遠觀不敢踐踏。晨光初露,路上行人還不多,整個公園仿佛沉浸在微酣的夢中,浮在空中若有若無的輕霧就是它的呼吸,那靜美讓行走的我也不禁進入美夢般的心境中了。
  相思河畔春來早,鳥語花香惹人
。走在路上,有時會有一隻小鳥輕輕掠過你身旁,有時會是一群瀟灑的穿過你的視線。這裏的鳥不像別的地方那般懼怕人,它們同是這裏的主人,我們都承認這個事實,而它們顯然早已洞悉此理,這裏的鳥活的比人怡然自得。公園入口處有十來棵很特別的樹,一月的某一天突然把渾身綠色換成嶺南少見的紅妝,而三月時又見它們全轉為灰裝。而今天經過時聽到鳥鳴聲抬頭一看詫然見到絲絲綠意不知何時爬上了枝頭,密密麻麻的灰中夾著串串嫩綠真叫人心生歡喜。
  這幾天的風吹得很愜意。走在公園裏上,你的肩上隨時會有落下的花瓣或葉子。一陣輕風吹過,紫荊花瓣在空中輕輕打轉,劃過一道美麗的弧線後悠悠飄在草地上或落在河面上。伴風而來的還有各種芬芳,你難以分辨是哪種花的香味,你唯一知道的是它們如此舒心。有時風大一點,整個地面都是黃葉,踩在上面會發出發出喳喳的細碎聲音,頭頂是粉色的紫荊花開得正盛,風中還有各種花香夾著鳥語,那一刻冬末春初的微妙感覺,只能是一種滲透你全身的愉悅。
  春天的佛山比別的季節安靜悠然很多,行人身影隨處可見,大家似乎也沒有那麼焦急與熱切,一切都在春天的氣息裏緩慢的蛻變著。驀然想起一句詩,在這個帶著清霧的早晨我們的心找到了它們的靈魂。也許佛山早春的霧氣已很淡,但是我相信有著方向的人們都找到了他們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