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將大陸影視劇藝術水準拖入深淵

CCTV功不可沒

 

淺談《老大的幸福》

玄圭

 

多年來,筆者基本不看國產電視劇。聽說《老大的幸福》是弟弟范偉離開本山后,出演的第一部電視劇,因此給予了我,極大的熱情與興趣。可惜呀!沒看上幾集我便不得不放棄。,較之國內“假、大、空”影視劇橫行的當下,弟弟的《老大的幸福》這部劇視乎更慘不忍睹。我試想,創作這部電視劇的編劇、導演乃至演員,估計是集體處於腦癱之狀態,否則給不出第二個答案。

一、匪夷所思的編劇

網上查一下,《老大的幸福》的編劇是謝麗虹。謝麗虹是幹啥的我不清楚,他編寫過哪些劇本,筆者更是一無所知。然而,就其信誓旦旦的弟弟范偉能選此人執筆,足可證明此人非一般的編劇。可看了電視劇之後,筆者實在不敢恭維,同時也為國產影視劇編劇隊伍的魚龍混雜之現狀,以及他們智慧和創作能力,而感到難過。在此,筆者誠懇地和謝麗虹女士(據說還有宮凱波),商榷劇中的一些問題。供參考。

身為一名從事藝術創作的人員,如何給觀眾送上優秀作品,使人們得以美的享受,與心靈上的愉悅,這些在“大一”就該學到的,就不和你探討了。而我們再下一個層面,進行交流一下作品中出現的幾近通篇不能容忍的低智慧錯誤,這視乎更有利於論題的展開。

1、毋庸置疑,作品是描寫人的,那麼起碼要尊重正常人的思維與邏輯。可惜的是,你的這部作品中充斥著大量的,不符合人生乃至生活常理的情節與故事脈絡。這對於一個編劇來說意味著什麼?首先我認為,最嚴重的問題存在於,劇本的基礎框架(大路子),這是令人難以容忍的。弟弟范偉,在這部劇裏未改以往的幽默、詼諧甚至耍怪態的戲路子。那麼問題就出來了:他所扮演的付家老大,準確地講是一個勤勤懇懇、含辛茹苦把父親留下的擔子挑在肩上,將弟弟妹妹拉扯陪養成人的父兄形象。是極其嚴肅而又沉重的正劇,絕非什麼輕喜劇。那麼,弟弟范偉在劇裏的一系列耍怪態、不著調、甚至匪夷所思的表演,和你設計的人物,是格格不入的。換言之,劇中範偉表演的這個人物,無法和能把四個弟弟妹妹拉扯培養成人的父兄形象,聯繫在一起。這是劇本基礎大框架中的嚴重錯誤是硬傷。試想,把範偉的表演,植在“彪哥”這個人物身上,你不覺得“天衣無縫”嗎。任憑范偉如何詼諧、幽默,怎樣耍怪態均不過分。這或許就是範偉在《馬大帥》獲得那麼多讚譽的根本所在。

2謝麗虹女士,在你創作劇本時是否想過,一個連自己生活都難以為繼的付家大哥,靠什麼把四兄妹陪養成人。準確地講,四兄妹該都上過大學吧,抑或不乏還有研究生之類。否者,何以有地產大亨老二的成功;三弟又憑甚做官;聲樂藝術家的妹妹,何以功成名就,尚帶那麼多學生;還有那個欲在影視界一展拳腳的老嘎達,至少在中戲、軍戲抑或上戲院裏混過吧。那麼,我向你請教,教育成本“猛於虎”的中國教育現狀,他們哪來的錢上學。如那個學聲樂的妹妹,今天能走到這份上,家裏至少有台鋼琴吧,期間還要聘指導老師吧(你知道聘指導老師一小時多少錢嗎)。他們哪里來的錢,難道他們來自外星球,不食人間煙火?反之,你給我一種合理解釋。你不會說,是我拍拍腦袋,臆斷的吧。作為編劇,犯下如此弱智的錯誤,若單純給出劇本的硬傷,是不公平的,也不盡科學。

3、兄妹四人,一曰地產大亨,二曰准處級官員,三曰聲樂家,四曰當紅藝人(機場眾多粉絲)而確都成功在難以打拼的北京。這樣一家四人的成功案例,你覺得這符合現實生活嗎,難以令人信服。再有,地產大亨的二弟,有五十出頭付老大和其子佐證,年齡充其量不過四十七八的樣子。我們考慮他最低的本科學歷,得出一個無任何背景,而又身無分文的東北小城之男孩,經過十二三年的奮鬥,一躍成為京畿的地產大亨,你覺得這可信嗎?除非他去搶銀行,還得搶大一點的,小了都不行。那個准處級官員的老三,盡人皆知在北京報考公務員,至少要研究生以上學歷。那麼,這個“奇人”憑什麼在如此短的時間裏,混跡如此顯赫之地位。你覺得這合乎常理嗎?如果一個編劇競靠拍拍腦袋出劇本,那我告訴你,建築工地上的農民工,可能比我們做得要好。

4、東北小城的四個北漂,均獲得成功,而且還用你的手將其分配在幾個熱點行業中。又把他們植在一個層面上,這是創作的大忌,難以出來鮮活的人物形象,你不覺得寫起來牽強乏味嗎?試想,他們生活和社會地位不盡相同,思想和情感也各異,甚至矛盾衝突不斷,期間再加上範偉恰到好處的詼諧表演。這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5、我僅看了幾集,幾乎全部情節都有悖於正常人的思維邏輯與生活常理。對此,即便大家也未必敢掉以輕心。而你的這個劇本幾乎(起碼我看過的)全部是“穿幫”(不符合生活常理)情節。這令我難以理解,也異常苦惱。假如劇本創作者,故意不按正常人的基本思維邏輯和生活常理寫去,也弄不到如此齊整。匪夷所思!請允許我簡單羅列一下:

梅好(選的是美好的諧音這很無聊)因走投無路而選擇拋棄子。我認為,選擇她的兒子孤獨症是蹩腳的。孤獨症不足以使善良的母親拋棄兒子,而選擇自殺的程度。在後來劇中,那麼長時間未給孩子救治,也生活的挺好,得以證實。說明,梅好的自殺和活不下去的理由不充分。根據後來的戲看,梅好完全可以打工帶著孩子生活。如,老大的弟弟妹妹來看他,梅好不方便再住在屋子裏,幾次聲稱要帶著孩子出去租房子住。如果那樣的話,當初她完全可以選擇租房帶著孩子過,何必自殺。

梅好選擇拋棄孩子的地方也“穿幫”,公園是遊玩的地方,尤為孩子們的天堂,將孩子拋棄在那裏,你不覺得很難被人發現嗎。請你請教一下,現實生活中一般拋棄孩子的地方。

梅好自殺老大施救的時間情節都不對,尤其自殺有太多方式,何苦跑到“咣咣”硬的冰面上,怎能自殺。那樣硬的冰,老大又怎麼能夠落入冰窟。

施救老大的員警誤認為他們是夫妻,這不合乎常理。要麼片警熟悉老大,那他應該知道老大的生活及家庭狀況。要是麼一無所知的員警,可那個出現場執行公務的弱智員警,至少要詢問一下“她是你什麼人”。

辛總監手機被竊這個情節安排的實在弱智,就是為了造成一個小誤會,生硬地貼上去 
的一個情節。原因是辛總監出現在那個地方,這一情節十分牽強。用老二的話說,回 
來家上墳讓辛總監打個前站,諸如安排住宿和上墳之類。或許你不瞭解總監的職責, 
這樣的事完全屬辦公室主任或秘書職責範圍內。(總裁--執行副總裁(常務副總裁)
--副總裁--高級總監--總監--高級經理--經理主管--經理助理--員工。 
總監的職位可多了,有財務總監、技術總監、人力資源總監、生產總監、市場總監、 
銷售總監、營銷總監、營運總監等等) 

兄妹發狠心,專門抽時間去看望多年未見面,一個把自己培養大,像父兄一樣值得敬重的哥哥。下了飛機竟然不去尋找自己的親人,更有甚者當天晚上,皆不回家吃哥哥準備好的飯。這太有失常理和邏輯。再說,他們身處北京和那個邊陲小城會有何干係。老三被縣長請走,試問在京像老三這樣級別的,又非上下級,工作性質又無瓜葛。退一步講,真有干係老三推遲一天,你不覺得太合乎情理嗎。直至他們酒足飯飽也不回家,上演老大給老二做足療這蹩腳戲。如此這般,令人費解。

由於丟手機和老大做足療等引發兄的反問“大哥究竟怎麼生活的”。老大在足浴城裏做足浴推拿師那麼多年,幾個兄弟居然誰也不知道。對於一手養大自己的哥哥,幾個弟弟妹妹都沒有回過順城看望過?甚至連電話都沒通過?平時也沒人詢問一下大哥有沒有錢花,靠什麼生活,皆一概不知。這太有失常理了吧。這不叫“穿幫”而是“穿刺”。

再有,老大和老二小媳婦竟然不認識,視乎也未聽說過這個人。從後面小媳婦和老二叫板的戲,可得出,他們在一起的時間不短了的結論。然而這個,善良熱心有餘的老大,卻一無所知,難道他一點都不關心自己的弟弟。戲中的侄子和老大如此親近,難道就一點都不透露嗎?這合清理嗎?

費那麼大的周折才把大哥請到城裏,竟然晚飯都有局子,不可思議。如果說,大家人都在北京,大哥突然闖來說晚上要一起吃飯,大家的應酬難以一下子推開,這合乎情理。

安排大哥鑽進兄弟媳婦被窩,和喝了弟媳的隱形眼鏡這個情節,就更不符合邏輯。生活中,能把兄妹四人拉扯大的人,絕對是有幾分精明的,否則早把兄妹弄丟了兩個。現實中,即便一個頭腦不大靈活的農民,住進城裏的旅店,晚上也不至於走錯門。旅店裏的房間遠比老二家多,且難以辨認。戴隱形眼鏡的人,摘下後通常是將其放到盥洗間的洗漱位置。絕不會放在茶几上,更不會放到茶杯裏去消毒。接著,你又安排十分憋足的兩人喝隱形眼鏡之鬧劇。不妨,請你去試試將水和鏡片喝下,居然渾然不覺。

誤入女廁所,我走遍國內外好多城市,尚未見過區分男女廁所只標注“w”“m”的。另外,那個時候弟媳做的哪門子美容。廁所事件後,弟媳開車,老大戴著大墨鏡,深深地臥在副駕駛的位子上,儼然一副大老闆派頭,像走錯廁所的人嗎?

老二和小媳婦的關係當說是最“穿幫”,而又最不合乎情理。小媳婦能住到家裏,又不同房,不知這是一種什麼關係。說夫妻還有年薪,說情人老二猴看不上她。如果真是金錢關係,加上老二又那麼反感她,用錢不是完全可以把她打發走嗎。另外看小媳婦一屁股做到保安室的辦公桌上的樣子,說明這個人素質很差。自命清高的老二又如何能容忍這種人。看來就一種解釋,老二有“把柄”在女人手裏,攆不走也離不了,但願如此。總之這兩個人的關係混亂無章。這不叫藝術。

三個農民工跑到老二家要工錢,太不可思議。若老二真的欠了農民工的工錢,若要直接找到老二的家,怕是太難。按順序他們應該找:包工頭、建築公司,建築部,主管建築的經理、總經理、總監、副總裁、總裁、董事長。另外那種高檔別墅區的安保多嚴啊,豈是什麼人想進去就能進去的地方。討薪的拿著,老大給的幾瓶酒就心滿意足地走了,太有悖長理。再有,老大因此走掉,更加不合乎邏輯。身為誠實質樸的哥哥,理應要見到弟弟詢問欠老鄉工資,是怎麼回事。

在車站,老大與風塵僕僕的梅好不期而遇,說明孩子的病相當嚴重,否則梅好不會來找他。於是,老大聲稱要幫助她為孩子治病。治病一是要有錢,二是托人找好醫生,而老大一樣也不具備。按理,他本應求助於財大氣粗,且手眼通天的老二。而是帶著娘倆在北京住旅店找幼稚園,不可思議。更讓人不能理解的是,弟媳和弟弟知道大哥沒回東北,又聽任身無分文的大哥在外面瞎晃悠。(托兒所付費說明老大兜裏沒錢)。一個身無分文的外地人,帶著同樣沒錢沒戶口的女人和孩子,居然要入如此昂貴的幼稚園。老大是不是神經了。

弟弟拉二哥贊助欲尋一個二號角色,這和開始下飛機那麼多粉絲情節有些“穿幫”。另外,哥哥怎能當著弟弟和導演面說翻臉就翻臉。就他的身份而言,至少要“考慮一下”把導演打發走後,再訓斥弟弟,才算合理。

辛總監是個什麼人,是精明幹練的企業高管人物,是女強人之類的成功人士,是在地產業又一定地位的的人,否則她絕不會坐到那個位置。可令人不解的是,把一個即沒文化,又沒錢,土裏土氣猥瑣不堪的大哥,介紹給辛總監。我真不知編劇究竟在想什麼,或是大腦出了什麼問題。

類似上面不合乎情理,違背邏輯的情節太多,幾乎通篇都是,竭盡匪夷所思,讓人難以理解。大概是筆者不看國產電視劇的緣故,也不瞭解外,我們的影視藝術淪落到如此地步。更讓人發瘋的是,居然還能博得CCTV1套黃金檔此的青睞。看來將中國影視藝術水準拖入深淵CCTV功不可沒。實乃國人之悲哀!

二、噴血的導演

與編劇一樣。筆者依舊不知李路何許人也,指導過啥影視。但我覺得,中國的導演越來越像那些厚黑的官員。大凡官場空下一把椅子,不知有多少人躍躍欲試。不論自己半斤八兩,看那勁頭給個總理坐坐,都無人推脫。孰不知,是中國的官,能耐大了,還是官太好做,抑或臉皮厚!

本劇導演的問題太多,講下去弄不好要涉及到,基礎啟蒙教育。因此,此筆者只談談有關演員的選擇。

上面論述過範偉的表演絕不適合這部劇裏面的老大形象,恕不贅述。

男二號付家老二,人物把握的僵死、呆板、雷同化,整部戲就是一種表演“端著”。其實錯了,在公司或公共面前“端著”無可厚非。但不能總這樣,譬如和在一張床上滾出來的大哥和兄妹們在一起時,大可不必。這才是有血有肉的生活。

最敗筆的莫過孟廣美出演的角色,幾乎到了難以評價的地步。做作的表演,令人發嘔的道白,以及外表形象,簡直就是在破壞這部本來就已經很糟糕的劇。作為導演若連這個都把握不好,就下課吧。

辛總監這個人物也很糟糕,同樣至始至終也是端著一副酸臭的架子,很讓人不舒服。根據這個演員看她已不年輕了,不適合出演這個角色。

老大那個妹妹,你覺得在她身上能尋到一絲音樂家的氣質嗎?若說是鄰居家,沒有讀過太多書的樸實女孩,倒是有人相信。

老大的老嘎達弟弟,你不覺得他儼然一幅搞體育的或體育老師什麼的,還很貼切嗎?

筆者真的懶得再評論下去。

三、拙劣演員——范偉

因過去筆者頗欣賞范偉的表演。暗地裏也希望有這樣的一位才華橫溢的弟弟。因此今天就權當一個大哥,和你說幾句心裏話。肯定的講,這部劇把你毀了。在《馬大帥》裏,你塑造的彪哥,屬於幽默詼諧張弛有度的精彩表演,給觀眾留下太深刻印象(王滬生也同樣精彩)。因此,觀眾給予你極大熱情與期待。然而,令大家失望了,這次詼諧與幽默不再屬於你。整部劇你都在耍怪態、出洋相,耍彪。用東北人的話講“耍狗砣子”意欲取樂觀眾。哥哥和你講這不叫藝術,很讓人作惡。是你把自己給毀了。

真希望你們大膽站出,大聲疾呼“停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