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為讀“紫雪糕”致作者信

 

魏紫丹

 

 

楊逢時﹕你的悼亡母文“紫雪糕”,催人淚下,言有盡而意無窮。天長地久有盡時,此情綿綿無絕期。從倫理學上講,這是人間的一對慈母孝女;從美學上講,天仙只配天上有,人間何幸 得一睹。文美、人美、心更美;從社會學上講,這普世價值,那普世價值,再也沒有比真善美更是普世價值。這對母女表現出的正好是真善美人性的風範。

人們的初識都是知人、知面、不知心。我們的“初識”卻是不知人、不知面、初步知心。什麼心呢?良心。那是2001年,我在《黃花崗》雜誌上讀到了你的心 聲:“有人對我說,你是音樂家,何必管政治?我說,這不是政治,這是良心,人若沒有了良心,生命就失去了意義。藝術家若沒有了良知,創作則失去了靈魂。我 是個作曲家,我不懂政治。(《黃花崗》創刊號第126頁)”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楊逢時這個名字,心想既然她是一個講良心的藝術家,自然是個真正的藝術家了。 在我的理念裏,不講良心就等於與藝術絕緣了。這個深刻的印象,在我為祝賀文化、歷史季刊《黃花崗》出滿10期的文章《是文化,是歷史,更是良心》裏,在講文化、歷史的題中之義外,更強調了講良心。什麼是文化?最廣義地講就是人化;凡是被賦予了人性的事物就是文化。什麼是人性?良心就是人性的基本內涵。那, 良心的基本內涵又是什麼呢?感恩。我是把你講的“良心”作為拙文的核心概念的。你自己可以考慮,所有你在音樂上的成就,其成就本身,和對成就的評價,是否 都應該歸結為“人性的凱歌”?就連這篇《紫雪糕》,其中的人,主要是你們母女,旁及祖母、車夫等,不都是極富人性的人?你對家庭及周圍發生的事情,悲天憫 人的呼號,不都是極富人性的事嗎?人非草木,豈有不被感動的可能嗎?你有這樣靈魂純潔、內心豐富的母親,是你應該感到比別人幸運的地方。心理學上講,氣質 是遺傳的,性格在兩歲時就打下了初稿。你的優點是氣質高雅、性格優美;是得自遺傳和家教。毛澤東說的“人貴有自知之明”,是指知道自己的弱點、缺點和錯 誤。這是為洗腦而立的謬論!正確的是應該首先如數家珍似地知道自己的優點。人活在世界上能混得開,還不是全憑自己的那幾個優點?如果你本身不憑自己的優 點,再克服缺點也創造不出現在的成就。《紫雪糕》感人,那是你自己優點的物件化,從中可以直觀出自己的本質。這樣分析,你就會從感性到理性,更感知和認知 媽媽的可愛了。人生最大的倒楣是丟掉優點。毛澤東和共產制度反人性,一是讓人泯滅良心;一是使你丟掉優點。這是說的思想性,其藝術性在於表情達意;如胡適 先生所說:“文學就是表情達意。表情表得好,達意達得妙,就是文學。”語言美得很,情節和結構形成了一個和諧的藝術整體。對與不對,我姑妄言之,你姑妄聽 之。
   祝你在新的一年取得新成就!

魏紫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