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花崗雜誌第三十二期
line decor
  
line decor

 

他 原是西域來的一條狗

黃鶴昇

近讀《尚書》,當讀到《周書。旅獒》時,覺得有些怪異:《旅獒》,這個篇名不是與臺灣一個名人的名字同音麼?一讀內容,大驚失色。書中有兩句話讓我掩卷不己:“玩人喪德,玩物喪志”,難道古人真的有先見之明,早就預示著我們的今天會出現一個“李大師”,以專門玩人為能事,老來不知羞恥,還自稱“上知天文,下識地理,無所不曉,無所不通”的大學問家?欽哉!欽哉!古人有文與之作證了。

該書《旅獒》,乃太保告誡人們不要“玩人”與“玩物”。玩人則喪德;玩物則喪志。而我們的“李大師”,玩起人來,既尖酸又刻薄,毫不留情。如此來看,這不正印證“李大師”的“喪德”小人之本性嗎?

記得是在《鳳凰衛視》,“李大師”說前臺灣外交部長錢復這個名字,“復”字在古時是作“招魂”解,因此他就說錢復的名字就是錢招魂。這一招也是夠損的了,罵人家叫“錢招魂”。用文革時的話說,叫做“惡毒攻擊”。“李大師”的惡毒攻擊多得不可勝數,他自稱魯迅望塵莫及。人生至此也是夠風光的了。可是他老來還不甘寂寞,繼續口無遮攔,在有識之士面前,則是丟人獻丑了。

孔子說:“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不知禮,無以立也;不知言,無以知人也。”(《論語。堯曰》)李大師,一不懂得禮,拿什么來立呢?二不懂得老來將至,天命不可違,拿什么來顯“君子”的風度?拿個“知言”嗷嗷犬叫,何足稱道耳?

《旅獒》,我們仿李大師的說文折字解,旅,即李也,獒,犬也,翻譯成現代通俗文就叫“李狗”。狂犬日吠,也挺合原意的。。

歷史無情,古人早就看透我們的一切,白紙黑字,早就記錄在歷史的檔案。人,自以為聰明,實則也不過是在歷史的圈內轉。

《尚書。周書》記載,這條“獒”是西戎國送給周王朝的禮物,如今我們明白了:他,原來是西域來的一條狗!